第45章:断断续续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都灵妖皇大吼道。

很简陋的一个黑色按键,只要按一下所有的炸弹都会爆炸,所以凤轻尘将其藏在智能包里,这东西要是掉了,那乐子就大了。

将孙思行安置在九王府,凤轻尘便安心了,再三交待左岸,让左岸一定要保护好孙思行,凤轻尘才拖着疲累的身子出去,让九王府的人烧水,她要沐浴。

接着,夜叶话锋一转,暗示这次的事情是意外,幸得太子救治及时,他和苏绾都没有生命危险,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他不追究。

九皇叔不需要摆出高傲不屑的姿态,他本身便是尊贵1;148471591054062,一句话便让人明白什么叫云泥之别。

两人一身怪异的装扮,又直接从火海飞出来,好像不受大火的影响,太守外等着火灭了后,进来收尸的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呆了。

“三年?你能给凤离族什么?”凤轻尘开始盘算,和九皇叔合作的好处。

九皇叔看着凤轻尘离去的背影,轻笑……

凤轻尘好笑看地着明微公主,见明微公主看着她半天也不说话,好心的提醒道:“明微公主,九皇叔可是要求你半个时辰内走,你可没有多少时间了,有什么话还是快说吧。”

皇上这是不相信凤轻尘,那些来探病的人也不相信凤轻尘,可十位御医诊治的结果,却和孙思行一样,甚至比孙思行说得更严重。

九皇叔原本也觉得凤轻尘惩罚太重,可在路上听到凤轻尘的不安,九皇叔就站在凤轻尘那边,支持凤轻尘的动作。

一两条蛇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么一大堆蛇,真要动手的话,九皇叔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被蛇咬。

“就凭你们,也想杀我?”椅子一转,黑衣人也将真面目露了出来。

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最后的赢家。

随手接过下人递上的帕子,略略擦了脸上的灰尘与汗水,便递给了凤轻尘,这一举动熟稔无比,好像做了千百次一样。

明明那天晚上,他和凤轻尘在皇宫,也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也是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那时候他虽有一点遗憾,可还能控制自己,事后也能冷静的与凤轻尘相处,可为什么今天就不行了呢?

六个护卫得令,便不再顾忌玉华兰芝,完全放开手脚,凶狠地扑向九皇叔,好像要将九皇叔撕碎。

“啊……”四人掉下去的瞬间,只来得及发现一道惊恐的叫声,后面的声音,直接被山洞倒塌的轰隆声压过了。

毕竟,这样一个本该鲜衣怒马的男子,实在不应该被眼疾,束缚在这个小小的陋室之中。

在掉下去的那一刻,九皇叔和凤轻尘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倒霉被牵连。

视线相交,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对方。

可明知是故意的,他也只能暂且忍着,直到门房高声通报……1711拉拢,都在盯着

暗道两边镶满了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脚底下铺着汉白玉的石板,不过今天那汉白玉上却沾了血迹,看那血的颜色应该是刚刚落上没有多久的。

“好。”苏文清一咬牙,起身在一边的石柜上,拿起一把小匕首,朝蓝九卿的伤口处剜下去,冰冷的刀尖碰到翻白的肉,蓝九卿痛得直抽气,却是哼也不哼一声。

凤轻尘自认不是敏夫人的对手,乖乖地闭嘴站在九皇叔身边,可敏夫人却不打算放过她,开口的第一句就是针对她。

“集不齐九张地图,你拿到也无用。”九皇叔一脸平静,在敏夫人没有察觉的时候,他与敏夫人的距离,又拉近了一步。

加上路上花的时间,九皇叔离京快一个月了,王锦凌和符临实在顶不住了,几乎每天都写信,催九皇叔回去。

毁?的确毁,凤轻尘只要用力往上一顶,毁的不仅是东陵子洛的男性的尊严,也毁了东陵子洛未来的路。

“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在宫里吗?”凤轻尘问向西陵天宇,这事西陵天宇比她清楚。

“还好,还好我没挑好地,要是强买到你家头上去,得罪你们家可就麻烦了。”崔家人有多狠,她可是领教了,当初就给崔浩亭治个病,崔家就有人派刺客杀她。

来多了,管家都心软了,景阳先生真是一个好男人,据说景阳先生是孤儿,说不定还能入赘凤府……

等到暄菲说完,九皇叔很给面子的点头:“本王知道了。”

“至于二长老这个人,就是本王也看不透。他的存在感极低,凡是都听大长老的,这样的一个人,要么极端无能,要么另有盘算。而且这个时候他不在房里,似乎是故意引我们往他身上查。”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二长老的嫌疑最大人,也最难琢磨,有些事他们现在还不能下结论……1374算计,借刀杀人

“本公子说话算话,一定会让你们走。”王锦凌温和一笑,可这笑却不达眼底。

他会把所有的账,都算到洛王头上。

为了舟王这个准女婿,楚城主一定会出面,甚至不需要王家动手脚,楚城与舟王的人,1;148471591054062就会把洛王斩下马。

凤轻尘身上不是泥就是血,王锦凌真不知道凤轻尘伤得有多重,只是她身上过高的体温,让王锦凌极不安,生怕凤轻尘烧傻了。

要主爹娘知道,他没被前朝皇陵的机关折腾死,却饿死了,那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九皇叔不高兴,就让他把怒火发泄在北陵身上吧,北陵这几年也确实过分。时不时在边境骚扰百姓不说,还经常抢帝国的粮草,再不灭了北陵,一定会是个大隐患。

那双眼幽深阴郁,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看样子这几个月的牢狱之灾,对他来说不是没有收获。

凤轻尘却不知九皇叔在不安什么,只用力的推开九皇叔,推不开就用打的……

别说古代的男人,就是现代的男人也很在意妻子的清白,是九皇叔说错了,还是她听错了?1172死了,这黑锅皇上背定了

说完,不等凤轻尘发怒,豆豆便立马跳下马,然后……嗖的一下,不见了,留下凤轻尘一个人,在原地气得不行。

暄少奇和十八骑紧张地看着前方,雪狼将前爪竖起,狼眼满是期待。好在,这一次没有让众人失望,凤轻尘的声音刚落下,奇迹就发生了……307破相,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知道一切都有计划,凤轻尘也不再多说,很快四人就冲入林子深处,九皇叔半马勒停:“差不多了,下马。”

呼……崔浩亭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玉脸微红:“凤姑娘让你见笑了。”

东陵有水军,也有能在海上运行的船,可是要说水军实力最强的,还要数西陵。

在这电光火石间,只见那身影突然一动,寒光闪闪的大刀,突然横空出现。

九皇叔不把全场的人看在眼里,可南陵锦凡却一直关注着九皇叔的一举一动,见九皇叔波澜不惊的样子,甚感无趣。

皇上皱眉,皇后一脸担忧,东陵子洛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笑容可掬的将杯中的酒饮而尽。

“据说苏绾小姐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痛起,苏绾小姐只当旧疾复发,按以前的方子煎了药,可不知为何,不仅没有效果反倒更加严重,连夜进宫请太医,却因为众太医都在清衍殿,以至于到凌晨,孙太医才匆匆赶过去。”也就是说,苏绾也是李想事件的受害者之一。

“左岸说,欧阳豆豆身世不明,可杀手联盟的六个老怪物,都拿他当儿子宠,就是左岸的师父,也对他极好。欧阳豆豆被保护得很好,外人很少知道他的存在,但他在杀手界却有着太子的称号。如果没有意外,欧阳豆豆会是下一任杀手联盟的首领,而左岸他们几个,都只是为了辅佐欧阳豆豆而存在。”

这是杀手联盟内部的事情,如果不是左岸想要保豆豆,那是绝不会说出来的,凤轻尘也是忌讳这一点,不敢对豆豆怎么样。

从皇上的寝宫出来,郭保济和谷主都不说话,一张脸臭臭的,浑身散发着外人勿近的气息,吓得那些在外面的等候的太医不敢上前。

凤轻尘闭口不言,默默地看着车门外,看着越来越远的皇宫,凤轻尘的思绪也越飘越远,最终只是淡淡一笑。

凤轻尘轻叹了口气,她就算再愤怒这个丫鬟的背叛,此时也全消了。

凤轻尘尖叫一声,努力地想要维持平衡,可是来不及了,她已经朝旁边的尸体倒下去了!

他们不差这一两天的功夫。

蜥蜴人低头,盯着自己的双手,仔细想着凤轻尘的话。

好吧,九皇叔懂,九皇叔根本就没有看,因为九皇叔直接趴在她的肩膀上一动不动,颈脖间灼热的气息让凤轻尘越发的闷热了起来。

作为一个大夫,这绝对是很危险的事情,这代表她太“无知”了,她需要学习呀,可她似乎一直没有学习的时间。

凤轻尘盯着自己的肚子,想着这个可能……

“这一路也太太平了。”快到皇陵,谷主弟子深感奇怪。

白白瘦瘦小小……眼睛黑黑的没有神,手脚僵硬,看人的时候呆呆的,和师兄说得鬼一模一样……238送药,你们不走我走

他是大夫,在大夫眼中只有病人……

这是一种心理暗示,让自己忽视掉这伤痛,把注意力放在其他的事情上面,如此一来凤轻尘渐渐地觉得不那么痛,或者说痛麻木了,身子也放松了起来。

呜呜呜……这可是九卿拿小命换来的东西,说送出去就送出去,九卿真大方。

林大人和血衣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轻尘往外走,心中暗想,这姑奶奶又抽哪门子疯,不是来要人的嘛,怎么人没要到,她就走了,难不成真怕他们血衣卫了。

九皇叔完全无视卯三,见百鬼宫的人在震天雷的折腾下,个个累得像狗一样,淡漠的下令:“进攻!”

也就是说,东陵子洛想要做皇帝,要等他父皇死还要等上几十年,这几十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眼下一件事,就是后宫那群女人很快就会生一堆皇子、皇女出来,东陵子洛还有得愁。

“镇守藏宝楼,陆家的钥匙可将蛟龙放出来。”九皇叔这个时候,用得不是自己的长软剑,而是天子剑。

百鬼宫的宫主要真是鬼王后人,那么他第一个要对付的人,不是分裂前朝的四国皇帝,也不是灭了百鬼宫的凤离王后人,而是蓝景阳!

九皇叔倒是谨慎一些:“不到最后不能掉以轻心,也许只是有人借百鬼宫的名作乱。百鬼宫当年在江湖中的地位无人可及,甚至到现在那些武林人士,轻易都不敢提百鬼宫。”

“佟瑶传来消息,邰城暗中向山东边境增兵,似乎有对山东出手的打算。”

不知怎么回事,她最近特别容易累,也特别嗜睡,九皇叔和暄少奇一说不走,凤轻尘就靠在雪狼睡着了……

本以为,太阳出来了,这些鬼兵应该会退怯,却不想这些鬼兵虽然不喜阳,且怕火,可在太阳下,依旧能行动。

小小一个陈家,九皇叔还没有看在眼晨,看凤轻尘饶有兴志,才懒懒地开口道:“陈家送的必是华而不实的东西。”

“就算有,蓝景阳也一定不会躲在那里,我都能猜到你在那些人家里安插了探子,蓝景阳怎么可能猜不到。”凤轻尘虽然不喜蓝景阳,但也不得不承认,蓝景阳趋利避害的本事确实强。

八号,一位面色苍白到没有一丝生气的妇人,光看脸色似乎病得不轻,可凤轻尘却看到对方的眼睛很有神,这八号妇人绝不像她表现出来那要病重。

皇上不在,果然自由。

水晶棺中的人还躺在里面,棺成旁边有一俱人骨,从这个情况可以推断,此阵失败了,死在水晶棺边上的人,十有八九就是行巫术之人。

凤轻尘叹了口气,单手将小孩抱起,却不想手臂因刚刚摔疼,一时使不出力气,一个踉跄,差点把小孩给摔了。凤轻尘吓了一跳,连忙换手,这才将小孩抱了起来。

左岸要保护凤谨,夏挽不能离开凤谨,来接凤轻尘的一人,便是一个陌生的下人:“奴婢宣草,奉左公子之命,前来迎接姑娘,请姑娘随奴婢来……”

林大人的话刚结束,又一爆炸声响起,还伴随着房屋倒塌声。

洛王的亲兵很聪明,他们接到明微公主后才发难,并把驻守的将领给请了过来,不过来的只是一个副将,守将听到这事,早就找借溜了,把麻烦留给属下去解决。

“这,这……”副将一脸为难,幕僚却不管他,很客气的把人送了出去,回头和九皇叔汇报此事,九皇叔应了一声,表示知道。

如此商量一番后,护卫们便把城里的粗布都买了回来,一层层缠着自己的刀,缠完后还拿同伴试了试,确定包得够厚,刀刃砍不死人。

其实,她真觉得自己活得很累,从睁眼醒来,就没有一刻轻松过。

可凤轻尘又知不知道,他的心也很小。也许,凤轻尘一辈子都不知道吧,王锦凌惆怅的望着远方,有些失神。

众人哑然,一脸茫然地看着蓝景阳老祖宗的东西,几千年传承下来,你说没有用处就没有用处。

玄医谷可谓是九皇叔的得力助力,谷主对九皇叔的了解,比连城那些人更多,甚至九皇叔有许多事情,宁可告诉谷主也不愿意让连城人知晓。

九皇叔忒不厚道,居然事先不透半点风声,现在他要怎么做?

正在听属下汇报外面动静的西陵天宇,突然全身一寒,心中升起不好地预感,西陵天宇心神不宁,听不进属下的汇报,挥了挥手把人打发,正准备早点休息,却听外面的人高声喊到,给九皇叔请安的话……

“身子要紧?我会这样是谁害的?”要不是因为九皇叔,她会在怀孕的时候,还要劳心劳肺。

作为一个大夫,要悄无声息地放倒一群没有防备的人,真得很容易,更不用提她有智能医疗包在手,完全不需要买药。

不仅不是美谈,还要被史官、御史批沉于美色!

唉……个中种种,真是不足为外人道,每每提起,九皇叔都觉得自己旧疾要复发了!

进门后第一句话就是:“义父,你是想我把你的衣服,送给那些深闺寂寞的小姐和夫人,还是画下你沐浴的身姿,供那些爱慕你的夫人小姐欣赏?”

“我忍你,以后绝不与你共事,女人真是麻烦。”王七咬牙,继续按凤轻尘的要求画着。

太子的心,有一个口子,凤轻尘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将太子的心取出来,补好!1986滚,总要有一个活着

“我确实不懂。横竖都是杀人,怎么杀的又有什么关系。”作为一个杀手,左岸完全不能理解凤轻尘的为何,会因为杀人的方式而不安。

九皇叔抬头望天,面无表情的脸上染上几许愁绪,脑子一片混乱,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对,一定是这样。

“啊……”长公主尖叫,连忙拿帕子去擦:“你做了什么?”

凤轻尘别过脸,掩去眼中的嘲弄。

蓝九卿把宝儿接下山后,居然无耻的让宝儿发现,他云找女人泄火的事,宝儿怒火中烧,当场指责九卿下流无耻,可九卿这无耻的家伙居然说,他是男人,这是他的需求,宝儿没办法满足他,他当然要去找别的女人了,皇族的男子在十五岁就会有专门的丫鬟,来引导他们通晓情事,所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凤轻尘就像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单手捧着茶杯,慢悠悠地品着茶,好似不曾发现安平公主的尴尬。

她皇兄还等着凤轻尘去救,现在可不是顾面子的时候。

“我不管,你不肯去救我皇兄,我就跪在这里不起来。”发现凤轻尘怕她跪,安平公主跪得更高兴了,大有长跪不起的架势。

凤轻尘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他虽然是大夫不怕那血淋淋的画面,可他不喜欢这血腥味,太难闻了。

“小气,一碗汤都保密,我又不开酒楼,你放心不会将你的秘方外泄。”凤轻尘越不说,翟东明越想知道。

“什么?”清王身形一晃,险些摔倒了:“你说,九皇叔一大早就到江南王府?”

清王等人,一路快马加鞭,甚至王锦寒也在半个时辰内赶到王府,唯有江南王。

冤枉呀,他们好冤枉呀!

有些事,即使心知肚明,可真正动手时,还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一个让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的理由,现在这个机会正好,皇兄应该也会满意……2030在一起,以后都要好好的……

打死她也不说,她是想九皇叔了;她更不会说,她想趁机打听一下那个孩子的事情。

“看好家,照顾好那个孩子,有事就去找王锦凌,有人欺1;148471591054062负你们,就给我打回去,出了事就去找九王府,别让人欺上门还不还手。”凤轻尘交待了两句,就趁夜黑风高之时,悄悄出京,目的地:南陵皇都。

“父皇。”南陵锦凡一脸不满,白皙的面容更显阴森,隐约带着几分委屈之色。

和他耗,看谁耗得过谁!1407军需,我喜欢提前做好准备

九皇叔所说的合作,不过是吃味的话,他自是明白,别说凤轻尘现在还做不了凤离一族的主,就算做得了这个主,凤离一族也不会与他合作。

适当的示弱,有助于增进彼此的感情,九皇叔将自己脆弱孤寂的一面,毫不保留地展现在凤轻尘面前,当然不仅仅是情感的自然流露,更多的是为了博同情,然后……

“他母1;148471591054062后不同意他娶崔家女为妃,后来见事情成了定局,便要他娶隐篱先生家族的女子为侧妃,被天宇拒绝后,便当众指责天宇不忠不孝,不配为储君。”九皇叔没有隐瞒,把这段西陵上下全部禁口的事告诉了凤轻尘。

“别动,本王病了,要休息。”1;148471591054062估计是刚睡醒的原因,九皇叔的声音带着一丝柔糥,和平时的清冷慢调调完全不同,仿佛在撒娇一般。

“你怎么了?”云潇明知故问,凤轻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为转移云潇这个八卦男的注意力,凤轻尘道:“正好你来凤府了,我找你谈点正事。”

“我找你就一定是要你帮忙嘛,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麻烦制造机。”凤轻尘没好气的道,随即发现自己好像真得很能惹麻烦。

凤轻尘点了点头:“是,崔家人已经找来了,明天就会把你接走。”

陆家的宝藏这个倒没有什么,南陵锦凡想要借此威胁九皇叔,几乎不可能。符临和宇文元化愁的是前朝的事。

就因为这消息是真的可能性极高,两人才后怕……

啪……汗珠摔碎在地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特别响亮,符临和宇文元化心头一震,两人当即屏住呼吸,抬头看向九皇叔,却见……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