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宝沸腾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可是无论她怎么拍门他就是不开,直到火急火燎的佣人找到主卧的钥匙奔上楼来,她开了门奔进去,抓他的时候还是被他用力推开,这一下已是极狠。

不远处从雨中开过来一辆豪华的奔驰房车,停在与台阶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后车窗却在这时候下降,露出一张平静到几乎可以说面无表情的俊颜。

曲耀阳轻笑看着她的模样,放开撑着她的大手的同时,他却突然加快了力道,剧烈的冲撞起来。

他坐在她的床边守了一会儿,待确定那点滴里新加的含有轻微镇定安神作用的药剂对她没有任何副作用,他才转身离去。

等等!

“不!项链还是夫人的,我参与竞拍只是想做善事,而今天正好是夫人的生日,我曲耀阳铜臭商人一个,不懂得挑选礼物,匆忙从a市带过来的生日礼物只怕夫人不太喜欢,正好眼前有个这样好的机会,我借花献佛,祝夫人生日快乐!”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裴淼心的身上。

可听听她的语气,那不痛不痒的味道,他哪容得她这样耽搁?

拳头在身侧捏得死紧,胸口疼完了又到眼睛疼,他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两人已经走到这般再回不了头的境地了。

餐厅经理立刻会意,接着说道:“余小姐见曲总迟迟未到,所以显得有些焦急了,十分钟前还询问过服务生,曲总您的车到了哪里。”

电梯门“叮”的一声在面前打开时,于康已经接到电话,说是“宏科”的高层过来了。

“可是,咱们不过是‘玉奇’在a市的一间分公司而已,曲总怎么会……”

临去以前,她没有动过那间屋子里的任何一件东西。

他难耐地按住她的臀压向自己迅速膨胀起来的那处,他啃咬着她诱人的唇瓣问她:“可以吗?”

******

光是这样看着那道背影,都让曲婉婉不禁红了脸颊。但是捉弄和多日来想念的心一下占据了她所有的理性思维,她只知道她太想念他了,想得恨不得现在马上冲过去就抱住他,才不要管他是不是没有穿衣服。

腰肢的主人微微一僵,紧接着回过头来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

他送了她们几个进客栈,又拿了叠现金给严雨西,说这是几位姑娘这几天在丽江的伙食开销,第一笔定金款已经打到她们个人的帐上,等生意谈成,后续款亦会跟着打到她的卡上。

木质栏杆的外面,一个楼梯的距离,似乎是阿坤哥的声音,及时叫住了正准备上楼的沈俊豪。

夏芷柔还要发飙,夏母赶紧在这时候拉住她道:“别在这吵,你妹妹年纪也大了,管得了你就管,管不了就算了。再说了,刚才我看见那什么飞的穿戴也不是太差,说不定这次你妹妹真能挑个好的,到时候你在曲家也能有个倚仗不是?”

看着胸针沉默了半天,桌子上的电脑屏幕亮起,有邮件进来,是何爵士夫人的助理ryan从香港发过来的电邮,只有几行简短的小字。

“这车真不是我的,淼心,哥哥不骗你,哥今天出门的时候就没有开车,只不过顺道坐这车出来。”

那时候他同裴淼心之间的关系正好陷在最尴尬最紧张最让人痛苦难堪的境地里。

“打住!”苏晓慌忙截断,“我求你了嘞,姐妹儿,你可千万别说什么如果我是个男人你就跟我了什么的,虽然我也承认现在的你确实不错,又美丽又自信还是个专业人士,可是这可怎么办呢?姐妹儿我天生就喜欢男人,而且还得是个帅哥!就算我真有机会当个男人,那也铁定是玻璃,是断背山!所以我求你别再糟蹋我了行吗?我可不想蕾丝边儿,你懂的。”

她怪他是不是在背后做了什么小动作,他则气她差点用一杯酒将他给害死了。

“臣羽巴巴!”小家伙早受不了地一声轻叫,赶忙扑进曲臣羽的怀里,“麻麻她好念得凶哦,你快救救我的老命吧!”

裴淼心佯装生气,背转了身不再去理那一大一小两个人。

他眼睁睁看着她面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又是从前那个单纯无辜的小女孩,揪住他的衣领贴近他的下巴,仰头看他的时候轻轻对着他的下巴呼吸,温热的感觉和暧昧的情潮从他下巴处直冲入他大脑。他的眼里心里这会亦只剩下她,深邃的双眸里早就染上了炽热而浓烈的欲色。

……

“其实,我看得出他是喜欢你。”背靠在栏杆前抽烟的严雨西望着裴淼心的方向淡漠出声。

裴淼心笑着侧转过头,“那你一定是看错了,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在他的眼里,我从来都是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寄生虫,他只是一时对我生了兴趣。”

翟俊楠不信,“别撒谎了,你要真结婚了为什么不戴戒指?还有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在维新街的童南路上遇见你时,怎么不见你老公来接,反而要你大半夜的送别的男人回家?这不符合逻辑啊!再说了,就算你真的结婚了,我看你这老公也是一个不合格的老公,赶紧把他踹了,找你自己的幸福吧!”

“这么说那天晚上的人真的是裴淼心?”

似乎那一夜之后,台风悄去,乱了的心弦,也跟着恢复了所有的平静。裴淼心找了许多与珠宝知识有关的书来参看,以前跟着裴母逛珠宝展的时候还积累了些经验,只是那些皮毛,似乎根本就够不上专业。

易琛边往前走边脱衣服,待到旋身从卧室出来的时候,上半身的衬衫已无,露出内里线条分明、肌理明快的胸膛。

“妈,算了吧!淼心姐……淼心姐她可能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她心里难过,所以……所以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去国昌路。”

到达大门门口,来为裴淼心开门的人是陈妈,后者正站在门前犹豫的时候,裴淼心已经不由分说夺门进屋,快速奔到楼上曲耀阳的书房。

他顺道又去夺了那空姐手中的登机牌道:“抱歉,我们不走了,现在飞机可以起飞。”结果第二天夏芷柔没有等来曲子恒被收拾的消息,反而等到满城的报纸披露的都是与她有关的事情。

“裴淼心,我一直都觉得,就算你不是什么聪明的女孩儿吧!但你至少应该不笨!我儿子同那女人在一起多久,若是真心喜欢真的非她不可,那他何至于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女人?既然那个女人收服不了我儿子的全部身心,那就说明你还有机会,有机会等待翻身。”

“行了!你少说两句行不行?!”跟在曲母身侧进来的,还有一脸严肃和不耐烦的曲市长。

他知道她喜欢他爱着他多年,只是他从未想过,像她这样漂亮又倔强的女孩,会一直为他守身。

白天她吻沈俊豪时的感觉更像是完成任务。

是的,已经不耐烦。

曲母僵硬着唇角冲上前来,赶忙将曲耀阳的手臂一抓,扬声道:“耀阳,妈妈知道你有多在乎臣羽这个弟弟,也知道你一定是答应了弟弟要帮忙照顾他的妻女。可是,这事儿上开不得玩笑,就算你再在乎这个弟弟,淼心也是你的妹妹啊!你不能不为你妹妹和她的两个孩子考虑,臣羽既然已经过世了,她就有再嫁人的权利!”

那阴影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直到站定在她跟前,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他脱下了身上的衬衫,那从腰腹一直盘亘到他尾骨以下的疮疤却看得裴淼心一怔。

“芷柔!”几个人的身后突然有人大喊。

“芷柔她从来都不是二奶,她是我的女人!难道你的小姐妹儿没有告诉过你,我们就要离婚了么?我离婚之后芷柔就会进门,到时候她才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他发现她水盈盈的目光,不觉弯了下唇,“怎么了,我说工作上的事会不会让你觉得很闷?”

裴淼心也不吝于抬她,“我在会里经常听其他干事说起张太太的能干,从前这类的公益活动也都是你在主理,我刚刚上马主理这样的活动,若有什么做得不周,还希望张太太提点。”

聂皖瑜拼了命地挣扎,更是恶狠狠地望着裴淼心,“这下你满意了吧?你一定觉得自己特别得意吧?当初夏芷柔是怎么对你的,你现在就是怎么对我的!我爱一个人到底有什么错,我不管就比你晚认识他几年罢了!就算是你,当年在知道他有一个喜欢的人时,他这样对你你不伤心不难过么?”

万晓柔在门口冷笑,看来这么久没见,裴淼心那小女人已经变得不再简单,她甚至都学会了要在适当的时候表示弱势,这样她的男人才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捍卫她的权益。

“二嫂!”娇滴滴的一声亲唤,甚至带着些嗔怒的娇羞,“你快帮我说说耀阳吧!他这个人好奇怪,在北京的时候都还不是这样对我,一回到他的地盘就开始欺负我,他要把我扫地出门了,二嫂,救我!”

“嗯。”曲臣羽没再多话,很快将车子开进了老宅的停车库里。

爷爷奶奶家里过了一个开心简单的端午。

“嗨,我那车,不论款式还是颜色什么的都有点过时了,昨儿个我才看见我一朋友开了一款德国新晋的跑车,那拉风的劲儿,好像多瞧不起我似的。”

她又来了,曲耀阳怒目以对,“裴淼心,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疯和玩都好,但是女儿也有我一份,我对她也有爱和责任!如果你不想要她,就打算丢她一个人在这不管,那么,没关系,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让你有机会见到芽芽!”

“你说什么?”红着眼睛,她抬起一张无辜的小脸,怔怔望着他脸上的神情。

眼角鼻尖好像有些酸痛,他正习惯性地眯了眯眼睛,在彻底失控以前赶忙抬手揩过自己的眼睛。

“我不喜欢哥哥,也不喜欢夏阿姨,我可不可以不要跟他们住在一起?”

紧闭的窗玻璃外似乎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地敲打着她的窗棱,映得满屋子都是雨影。

脑海里又回想起了前一天在这房间里发生过的事情。

洛佳的心头跟着一紧,又去望了眼窗外,但愿吧!

两个人推了房门出来,刚准备从走廊上离开,突地听到尽头那间房门里“咚”的一声。

她总以为那年她跟他在北京,易琛搂着哭得就快背过气去的汤蜜……她以为他会决定重新回到这个有着他易家一切的城市。

“行了啊!洛佳,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行了,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

可是今天不行。

捏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却怎么休息了这半天,头还是这么晕?

在客厅的酒柜里找到瓶之前没有喝完的伏特加,自顾自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过来,斟了一杯,正喝着酒时,半夜里,电话响了起来。

“我今年三十多岁了,说句大不敬的话,从她成为我嫂子之前我就开始喜欢她了,一直喜欢。可我那时候就知道自己迟来了一步,她眼里装着的人不是我,一直都不是我。”

“……我害怕,我其实一直害怕,这几日的梦里全部都是当天发生事故的时候的场景。我不断地梦见自己从山坡上摔掉下来,不断地一次次回忆起被雪与石头撞得碎裂的骨头。那些骨头断裂的声音,脆生生的,一次次在我耳边响起。原来,死亡真的离我这么近,这么近……”

她跟他都太熟悉对方的身体了,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吻,却能以着彼此都熟悉的方式轻易挑开各自心底尘封的一切。

曲婉婉气极了猛挥鞭子,一下一下甩过去,其中几下到底还是打到人了。

多时他会在电话里沉吟,也不说话,只是通过一根电话线联系彼此的联系。

苏晓看到她醒了便轻声安慰,“桂姐回家为你煲汤,臣羽刚刚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去了。”

桂姐见他的气色不佳,过来推了他到门外,说:“这话我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可是刚才那会儿是夫人给二少奶奶打的电话,小小姐在旁边看着她妈晕倒,可把孩子给吓得。当年老夫人还在世的时候就说过这话,以后不管你同谁结婚都尽量离那个家远一些,那一位没有容人的量。”

曲臣羽一愣,“你巴巴怎么会不喜欢芽芽?”

可是松了气之后心底某个地方却又像是缺失了一块,那块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她竟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把自己投进了什么样的境地,怎么这样分不清楚东西?

一群小姐妹叽叽喳喳要往楼下冲了,裴淼心赶忙在楼梯口将她们拉住,“你们悠着点,他刚刚才卖了国外的几个酒庄,把事业挪回国内来,而且他的腿脚不好,现在走路还有些不太稳当,你们别把他给弄着了。”

曲耀阳听着就快要笑出声来,“裴淼心你故意的吧?谁说要到你那去过夜了?”

“嗯。”

夏芷柔被一吓,慌忙向后退开了数步,“那东西怎么能吃啊!谁疯了才会要去吃那种东西!”

夏芷柔的眉眼闪烁,她跟曲耀阳家里头的事情,她从不与外头的人说,只一怒目,“怎么没有!谁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是么,那就谢谢曲总裁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要换衣服,请你不要再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谢谢。”裴淼心的声音里尽是颤抖的意味。

左右僵持不下,他还是只有快速走到床头柜前一把拿起桌上的手机跟腕表。

陆离弯了下唇角,在看到曲耀阳气怒得都快喷火的双眸时赶忙向他敬了一礼,“所以兄弟我这不是来给你负荆请罪来了么?”

“你以为这样我就动不了你了吗?”曲耀阳微眯了眼睛。

告诉自己不哭就是不哭,既然在发生了昨夜跟今早的那些事后,他还能口口声声说出自己在他眼里从来就不是个女人……裴淼心一把扶住浴室的墙壁,又一次制止自己狠狠撕裂的心疼。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