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1章:爆炎宝

这养不熟的白眼狼。

莫说是自称自己是皇帝,便是穿戴了明黄的衣物,也都是大禁忌。

三个人鱼贯而入。

沉默之后。

方继藩鄙夷的看着天坛下的众禁卫,瞧瞧这些人激动的,就这样还想立功,真是吃x没赶上热乎的啊。

可是……

心里安慰着自己,却在一刹那之间,方继藩抬起步子,上了一层台阶,死就死吧,十八年后,还是一个可歌可泣、忠厚善良、童叟无欺的汉子。

…………

七十多名首领,以及他们的侍卫,足足上千人,在此恭候。

说着,抬头看着大同这巍峨的关墙,不禁叹息道:“大同乃九边之一,更是我大明京畿之门户,这城楼和高墙,自太祖高皇帝以来,屡经修葺,是时候,这墙该撤下了。”

朱厚照抬着头:“这下有活儿干了。”他有点喜极而泣的样子,激动的手舞足蹈,接着拍拍王守仁的肩道:“这一次,若是当真出了事,你便是大功一件,不要害怕,本宫会派十个八个禁卫,在数十丈外保护你,就算是死,那也是为国而死。”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

求月票。弘治皇帝说罢,却是抿了口茶:“不过……时候还早,那些诸部的首领,还不懂规矩,朕会下旨礼部,先派礼官,让他们学一学。”

一百九十多个少年,统统进入了书院。

方继藩摇摇头:“我不学这个。”

刘瑾大喜,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但凡是干爷爷出马,那么,孙儿就一点都不操心了。奴婢这边,先着紧着考察那些心腹和佛朗机的俘虏,尽力也从中,择选出一批能用的来,先将骨架子打好。”

却见坐在御椅之后的,是两个硕大的黑色镜子,遮住了此人的半边脸,萧敬两腿一麻,啪嗒一下,顺势就跪了下去。

宦官惶恐不安,不敢直视弘治皇帝,道:“陛下,陛下……好看,好看呢,陛下戴什么都好看。”

王不仕戴着一副大墨镜,竟慢慢找出了一点感觉。

方继藩顿了顿:“就说铁路,新修的铁路,是筹到了足够的银子了,这就要开工,可是陛下应该看到通州等地的炼钢量了吧,陛下觉得,这炼钢量,增加了多少。”

这哪里是给齐国公送礼,这分明是找虐啊。

可是……

他得撑下去。

妇人连忙打断道:“你……别提他们。”

夫人的表情很少复杂起来,沉默了片刻,叹口气道:“老身没什么可说的,但凡是对朝廷和齐国公有用的事,当然是极力支持都来不及,邓总管来到我王家,大家相识就是缘分,往后家中之事,免不得要邓总管照看着。”

王不仕没有说话,只朝他们点点头,又重新戴上墨镜。

“她们已经进了,老爷,这一桌是老爷独自的晚宴,若是老爷想和亲眷们一齐进食,下次提前知会一声,这点菜,只怕不够老爷与亲眷们吃的。”

肚子撑着实在太厉害。

王不仕本不想喝茶水,实是肚子撑得厉害,却还是坚持端起了茶盏,一口喝尽,才呼出了一口气。

邓健将大金链子戴在王不仕的脖子上,一脸满意。只是……

现在好了,家奴也充塞了进来。

弘治皇帝震惊了:“那你命那邓健到御前来,朕且看看。”

多少家作坊,年销五万两纹银以上的作坊有多少,每年耗费了多少吨煤炭,多少吨钢铁,又冶炼了多少钢铁,这林林总总的事,到了统计人员们手里,统统化为了最直观的数目。

只可惜……这天下,哪有这么多精于计算的人才,而且十之八九,还都被西山书院垄断了七七八八,撬方继藩的墙角,这不是找死吗?

“所以,我才将你召回来,咱们,得让他做个表率,我已想好了,明日,将你送去王家,你呢,日夜随扈王不仕的左右,教他怎么花钱,怎么高调怎么来,不要给本少爷面子,放心,他自个儿已经答应了,一切都听本少爷的。”

“厚照啊。”弘治皇帝微笑:“今日……怎么见你这般本份。”

弘治皇帝轻轻的敲击着案牍,是不是为了江山社稷,他心如明镜。

方继藩诧异道:“陛下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这都是儿臣的心头肉,儿臣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就算他们出了岔子,砍了脑袋,儿臣也是伤痛欲绝,生不如死的。”

弘治皇帝看了朱厚照一眼,精锐的眸子里透着疑惑。

弘治皇帝接过了章程,细细看了一遍,抬头:“战略保障局,这名字,听着稀罕,专职海外刺探之事,这是你的主意,还是继藩的主意。”

于是这到嘴的话,朱厚照努力了很久也是没说完全。

朱厚照叫了刘瑾来,一本战略保障局的筹建章程直接摔在了刘瑾的脸上:“狗东西,照着这上头的去做,本宫可是为你做了保,若是做不成,看本宫打不死你。”

王文玉道:“叫人集结起来,准备好火器。”

老李等人纷纷点头,他们熟稔的开始检查自己的装备,有火铳,还有火药,以及腰间的短刀,还有干粮。

一声号令,这马步兵,也不顾任何的阵型,便纷纷朝着那土人方向冲杀而去。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方继藩坐着,慢吞吞的呷了口茶,眼眸瞅了瞅王不仕,调侃着说道:“你别光顾着说,你倒是拜下来呀。”

这家伙,还真是大方,竟和我方继藩一样,都是散财童子啊。

更可怕的是,这些银子靠的,本就是皇家和方家最乐见的方式,挣来的。

没了……

除此之外,铁路局还拥有沿岸三十一个站点的土地,这点站点的土地,若是将来,运营一点别的什么,又有多大的利润呢。

刘瑾看到了朱厚照和方继藩,便从担架上下来,一瘸一拐的道:“殿下,干爷。”

方继藩却上前,拍拍他的肩:“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太子殿下要赏你。”

干爷爷疯了啊。

方继藩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殿下,要低调,别坑我孙子。不妨,就叫西洋战略保障局吧,这名儿……我看成。”

“有。”王不仕道:“其一,未来铁路修的如何,只有天知道。其二,若是铁路修成了,盈利不影响,只怕这些买了股份的人,最终给他人做了衣衫。”

先要将未来的铁路资产,进行打包,而后……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紧接着,飞球腾空。

他说罢,笑了笑:“朕听说,你们二人,想修通保定府和通州之间的铁路,是吗?”

虽然现在其税收暴增,可看着,确实很吓人啊。

弘治皇帝道:“朕会考虑的,只是眼下,当务之急,并非区区营造一事,我大明积弊重重,实在令朕心忧啊,朕在想……罢了,朕自和内阁议定商榷,你们退下吧。”

此时,他在一座宏伟的宅邸里,半躺在床榻上,他穿着一身丝绸的睡衣,便连衣领口,都有专门的花边,此时,葡萄牙总督已经请来了一位专职的理发师。

王不仕才开口道:“该死的明帝国将我们驱逐了,大多数的使节,都被他们投入了监狱。至于船队,我是听说过,有一支西班牙的船队,曾经遭受过他们的袭击,他们狡诈的设了陷阱,将西班牙的舰队引入了港湾,而后,将它们统统击沉,为此,明帝国举起了盛大的庆典,来庆祝这一场胜利。”

接着,王细作自他的衣服里,取出了一份羊皮舆图,他取出,打开。

不过……

方继藩道:“今日面圣,陛下对母后,可能有所怨言,说什么妇道人家,懂个什么,能有什么出息,不碍事就好了。又说,女人是办不成事的,不聪明,相夫教子,都已是了不起了……”碎尸万段四字出来,实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所有人心如明镜。

却有人大笑:“哈哈哈哈………”

不过现在,算是正式给予了她们待遇和俸禄了。

那么,索性,就赏赐刘文华吧。

可是……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文华感觉自己虚脱了。

“这是怎么回事?”

弘治皇帝冷漠的道:“万死?朕也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弘治皇帝已是起驾,至奉天殿。

这是大事啊,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弘治皇帝了却了一桩大事,一挥手:“卿等退下吧。”

朱厚照便撇撇嘴:“别夸了,本宫知道本宫很聪明,还需你来夸?”见着那叫小环的女子,口对着口……

她微微一笑,道:“就让陛下侍奉着祖母吧,我等暂且退下。”

却又见人群之中,有人魂不守舍的站着。

那是……梁储。

他心头一热,那个女子……是自己皇祖母的救命恩人啊。

…………

更多人一头雾水。

太皇太后年纪又大,她说头晕、胸闷的时候,便几乎要昏厥了,慢慢的,没有了多少的意识。

此时,梁如莹上前行礼道:“能给小女子,看看病症吗?”

这脉搏,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

娘娘这个年龄,突发急症,也是正常。

每一个人都在背诵书。

其实……她们真的不是来捣乱的啊。

若是无医德,那么,还学医做什么?

那叫小环的女子听罢,哪里还敢怠慢,噢了一声,面带羞怯,她居然张开了樱桃小口,而后……径直一手捏着太皇太后的下颌,竟是一口……贴了下去。

方继藩这狗东西……这下他完了,看看哪,看看这狗东西做的好事,好端端的女子,竟给教成了这个样子。朱秀荣一听,顿时秀眉蹙起,露出担忧之色。

到了戏台之下,茶点和瓜果都预备好了,朱秀荣侧身坐在母后一旁。

“就是那一幅靠南墙的……”

女医们比男人们沉得住气,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毕竟,都是在闺阁里,闲坐就是一整天的主儿。

好在方继藩内心强大,忙是行礼:“儿臣能为陛下所信重,为陛下所厚爱,起于阡陌,实是荣幸的很,儿臣自当效犬马之劳,为君分忧,是儿臣的本分。”

女医们要入宫,实在有太多事需要周密的安排,否则一旦出了什么差错,身为女厕所所长,啊,不,女医院医正的方继藩,这罪过,可就大了。

众女在医学院的明伦堂里,一个个看着方继藩,女人最麻烦之处就在于,离别时,就好似是生离死别一般,方继藩硬着头皮,安慰她们道:“入了宫,好好的当值,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其他的事,少看,少听,少去管,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我就不多讲了。除此之外,宫里当值,大多时候,是极清闲的,贵人们也没有这么多病痛,因此,平时清闲了下来,也万万不能偷懒,每一期的求索期刊,都要好好看看,不懂的,可以修书来西山,询问。

好了,言尽于此,你们行囊都收拾好了吧,我送你们入宫。”

外头,早有车驾准备好了,数十辆马车,稳稳的停在医学院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