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正网充值:第121章:涉笔成趣

申博正网充值 作者: 欷墨大胖次

“没错,顾千城你想要什么尽管说,你的祖父也在此,朕以天子之尊起誓,只要你帮朕,朕许你永世荣华,顾家百年富贵。”为了自己的小命,为了再掌大权,太上皇不惜起誓,可他的誓言打动不了顾千城。

“那就好,程家那里,如果有机会我会与他们和好,程三公子是聪明人。”秦寂言为她不惜得罪手握兵权的程家,她也可以为秦寂言放下矛盾与程家交好。

“好嘛,好嘛,我错了。让你五子成不成。”顾千城连忙将乱了棋局摆平,将那枚黑子递到秦寂言面前。

秦寂言嘴上说不在乎凤家军的生死,可他是担心的,因为底下有最好的兄弟凤于谦在。

“殿下,一切安排就续,随时可以进入荒城。”暗一上前汇报,语气平静,却透着满满的自信。

“九成以上。”昨晚那么激烈,那位姑娘都被楚世子玩坏了,没有套套,秦云楚肯定会中招。

侍卫听到这话,傻愣愣地看着老管家,完全不能理解。

秦殿下却哈哈大笑,似乎很乐呵。

“药王什么时候欠长生门人情了?”留守的将士根本不信君亦安的话,一脸怀疑的看着她。

他在义庄做了三十几年的活,还是第一次见到皇子皇孙,要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朝臣见状,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个时候也只能跟着高喊:“祝圣上一统江山,万岁万岁万万岁。”

“埋没人才呀。”顾千城摇了摇头……

“落水了,落水了,有位姑娘落水来。快,快去叫个船娘过来。”

这几个不懂武功的人,就敢打她的主意,简直是找死。

这七人的来历顾千城不用问,也知不简单。不过,顾千城没有审问的意思,将人放倒后,便通知不远处的承欢他们过来了。

“老太爷,大小姐会来吗?”顾家大管家跟着老太爷一起走了,这次也是他陪老太爷进城。

“让人看好她,别让她死了。”实践证明倪月的血有用后,秦寂言再次叮嘱宫人,让他们十二个时辰盯紧倪月,不能让她死了,也不能让她跑了。

当然,唐万斤也只是有点小羡慕而已,他并不会因此生气、吃醋。他是没有父母宠爱的孩子,他太清楚父母的宠爱与陪伴,对现在的龙宝来说多么重要。

赵王妃顿了一下,面上有几分不自然,却什么也没有说,拍了拍顾千城的手,说了几句好好养伤的话,便寻了个理由回去了……

暗卫齐齐低头,不敢辩解。

这坑人的地方,除了滑溜溜的冰墙和冰柱再也没有其他,想要借冰墙和冰柱的力,搞不好会摔死。

她和五皇子会摔在一起,要说幕后没有人出手,顾千城是不相信的,不过……

三个儿子、一大群孙子个个都对皇位虎视眈眈,拉帮结派,就只有秦寂言置身事外,从来不争……

“皇爷爷……”秦寂言正想拒绝,太监就进来报:“皇上,五殿下求见。”

昨天还在为她脚好了而高兴的孙妈妈,今天就变成了一俱冰冷的尸体。顾千城眼中的泪一颗一颗往下滑落,在众人给纷纷后退时,唯有她上前。

那个跑去找顾千城的粗使婆子,大着胆子上前:“大小姐,是刘管家安排几个老婆子拉上来的。大小姐放心,我们都很小心,没有伤着孙妈妈。”

近二十万人,张嘴就是不少的粮呀。

“区区一个长生门算什么?胆敢害我们殿下,别说一个长生门,就是十个长生门我们也敢抄。”凤于谦懒得与倪月废话,一挥手:“把人拿下!”

“是的,他没有机会。弹劾顾贵妃和顾国公的折子,已经在内阁,封大人绝不会压下。”秦寂言好看的眉眼微扬,眼中的寒意只有他才明白。

当天晚上,皇上就看到御史弹劾顾贵妃恃宠而娇,娘家人行事张狂,不将王法放在眼里的折子。

“我信你。”三个字,举重若轻……

“火山爆发了,快跑呀,快跑呀。”江湖中人个人武力高强,可终归比不上训练有素的士兵。遇到这样的事,他们第一反应就是跑,而且是自己一个人跑,完全不管他人死活。

军师大人可怜巴巴的看着秦殿下,一双大眼无声控诉:明明你伤的比我重,你好意思说我是残废?

“你说那位夫人呀?她没事,好好的呢,还有力气照顾孩子。”少女拍了拍心口,娇俏的说道,可是……

这些年,他对秦寂言还不够好吗?

“没有。”言倾脚步一顿,看了御林军统领一眼,面无情的道:“大人不必担心,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我定不会让刺客出城。”

没错,暗卫的目标是一号牢房的人。

北齐人看了一眼,飞快地收回眼神:他们早就猜到了。

当当当……北齐人继续砍铁链,又是数十下,虎口流血,铁链也只是开了一道小口。

“好身手。”那武者却不生气,而是抹掉脸上的血,再次朝暗卫出招,这一次他的招式明显温和了许多,是想要保存实力。

“不用了。”顾千城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留个活口也问不出更多。

居然是景炎的人!

看在秦殿下的份上,焦大人已经给顾千城少算了一点,只算出一百多万两,只是……

顾老太爷看了太上皇一眼,见太上皇没有异议,顾老太爷这才颤抖的爬起来,只是他自己都站不稳,要怎么去扶封老爷子?

“太上皇,封老是累晕了过去,很快就能醒来。”她就知道,太上皇不会让封老爷子醒过来。

双方碰面,秦寂言扫了一眼便收回眼神,脚步不停地往外走,景炎的属下却一个个呆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甚至秦寂言走远了,这群人还一个个转身盯着秦殿下的背影瞧……

顾千城待到锦衣卫首领走后,才轻声说道:“就怕有些人家,把人藏了起来,谎报死亡。”锦衣卫只能让活人喝药,有心人想要是藏起来,他们还真的找不到。

在和子车说之前,秦寂言就想到了对策,“把暗风剑交给风遥,其余的都交给风遥去办,你从旁协助即可。”

“退兵!”城外,本已经取得胜利的将士们,不得不退兵十里,要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不过这份不满却是针对赵王,与秦殿下无关。

她不求情还好,越求情秦殿下越生气,“这不是小事。”顾千城的事,什么时候是小事了?

他知道,因为他决意离京,有不少人已经在开始寻退路了。

他身边的人个个都了解他,这些人要是背叛了,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顾千城压根不考虑。

“相生相克?”顾千城眼也不眨的盯着八卦图,看到最后居然眼花的发现,这图好像会动。

顾千城手上只有一把刀子吗?

顾千城虚挥了一下手中的刀,后退一步,在对方反应过来前,一脸欢喜的大喊:“祖父,你终于来了!”

“殿下,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让你去六部学习吗?怎么就变成了领六扇门的差事?”凤于谦得到消息后,就一直在为秦寂言担心。

“给本王的女官加一个座位。”秦寂言重复一遍,重点提醒“女官”二字。

“真让我咬?”月光照在顾千城雪白的胳膊上,滑嫩的肌肤似泛着一层像是珍珠荧光,让人很想……

他放心不下顾千城。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她现在有跟秦寂言谈判的筹码;现在,是秦寂言求她的时候,她不需要把姿态摆得那么低。

要是秦寂言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就会发现她那笑容,阴冷的可怕,完全不复之前的清冷孤傲。

现在的倪月,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包括拿她的命去赌……锦衣卫首领是老皇帝的心腹,老皇帝知道他一向忠心耿耿,见他说得言辞凿凿,老皇帝不免有些动摇,只是……

锦衣卫首领略一顿才道:“顾姑娘只是意外发现此事。如果真要说原因,也许和五皇子、贵妃娘娘有关。”

“他……在京城不是很好吗?”顾千城想到平西郡王妃来提亲的事,心中紧紧一痛。

真不知,顾千城会怎么做。

为了让圣后明白他的决心,面对长生门的大军,秦寂言没有退让,而是命战船上前,与长生门隔船对峙。

窦氏听到这话,心里发苦,可面上却乖巧的应是……

猪头六在外面绕了几圈,没有发现异常,终于安心了,“兄弟们,走……回寨子,好酒好吃摆上来,我们压压惊。”

“不好了,不好了,官府的人打上来了。老大,你快醒醒来,官府的人带兵上山了,就要打到我们面前了。”

咚咚咚……战鼓响个不停,寨子里的人也乱成一锅粥,有机灵的跑到内堂,跑去找猪头六。

猪头六虽然喝醉了,可战鼓一响他就醒了。裤腰带一提,抄起家伙就往外走,沿途不忘把睡死的人踹醒,“还不给老子起来。睡睡睡,睡死你们。”

“收拾他,别把金珠压碎了。”她知道暗卫就在不远处,绝对能听到她的话。

暗三傻愣愣地看着雪貂,他知道雪貂通人性,可现在看来这不仅仅是通人性,这简就是--人呀!

记住张渊的面貌特征后,顾千城开始查看伤处。

她虽然从老皇帝手上,讨了一个婚事自主的口信,可婚事自主并不表示,她可以终生不嫁,顶多就是后宫的女人,算计不到她头上罢了。

她早有防备,撞得不算重。

太丢人了!

大秦人在一旁看热闹,他们自己人打自己,简直没有天理了。

北齐人自己打的你死我活,不是对他们更有利吗?

顾千城笑了一声,说道:“我猜……是武毅。”

“殿下,是武毅带人跪在前方。”侍卫站在马车外说道。

“千城盯着我干吗?我脸上有花吗?”顾夫人装作看不懂,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挑衅地看着顾千城。

顾千城平时胆小懦弱,连大声说话都不敢,顾千城突然一呵,孙妈妈要是不吓到才有鬼。

顾千城对棋局的胜负看得很平淡,即使输了棋也没有什么恼的,安安静静地把棋子放好,算了算时间,知道厨房没有这么快收拾好鱼,便问老爷子:“还下吗?”

顾千城脸上也没有表现半分,就好像被骂的不是她一样。

“老爷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顾千城上前,搀扶老爷子去用膳。

守城的官兵叫苦不迭,可又不敢去请那几位大人离开,想要驱赶百姓,可刚有行动就被那几位大人物给劝阻,说是不得扰民。

“哦……这是提醒本宫,早点娶你进门,就这么急着嫁给我?”手指轻勾顾千城的长发,秦寂言笑得十分灿烂。

秦云楚在赵王面前的印象实在太差了,赵王根本不相信秦云楚有那个本事,只道:“不过是一个废物,能有什么本事,先生不必管他,任他蹦跶也蹦不出天去。”

皇上要是突然死了,秦寂言又没有赶回来,在京中的周王就是继位的最佳人选。到时候周王联合心腹,借天时与地利,居皇宫,矫诏书,反诬秦寂言是乱臣贼子也不是不可能。

顾承欢心里委屈、愤怒,可更多的是无奈,因为他有错在先,而他惩罚的他的人又是皇上亲信,他根本不敢和家里人告状,更不敢说出他被人当众人羞辱的事。

“好,听承欢的,咱们就从那张弓查起。”顾千城心中已有计划,不过顾承欢的意见还是要采纳的。

顾千城终于明白承欢为何怕她查这件事,也明白承欢宁可一个人承受也不说出来的原因。

在舱底的那几天,顾千城过得实在不好。睡不好,吃不好,休息不好,身体弱得不像样,这样的情况下,饶是顾千城底子再好,那孩子也不可能保住。

可是……

“主子,湖里有人。”站在船头的暗卫,看到水中浮动的身影,戒备的说道。

“几位大人应该知道,我药王谷已毁了,门下弟子尽数被杀,我手下无人可用,实在是帮不上大人的忙。”君亦安打从心底,就不愿意为长生门办事,可她不敢对长生门的人说不。

长生门的人看君亦安的表情,就知她在想什么,高傲的道:“君姑娘,给你一个良心的忠告,别跟我们耍花招,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很清楚。”

“大管家,给华大夫双倍诊金,派车夫人送华大夫回去。”老太爷对医好自家孙子的人,丝毫不吝啬。

“爹,我想喝水。”顾承欢不想打击自家父亲的积极性。

水喝完了,顾承欢也累了,顾二爷不需要旁人提醒,就主动让承欢好好休息,养足精神等太医来。

换言之,顾家上下没有一个关心,顾承欢的随是为什么断的。

“朕……乃真龙之子,区区一点路,怎么会累。”秦寂言四两拨千斤的,化解了圣后的刁难,不等圣后开口,又道:“圣后,朕此事前来,是有事要求。”

景炎的心腹再不敢言语,只低头不说话。

开玩笑,她都饿了这么久了,怎么也要吃个饱吧。虽说饿狠了的要吃清淡一些,可她现在没有那个条件,一切只能以饱为主了。

“皇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药王谷主那人你真不能放,他医术高超,你放他自由就是放虎归山,给他时间他必然能建立一个新的药王谷。”

龙宝强忍着泪水,哽咽的道:“父皇,策儿不想做皇帝,只想父皇你一直陪着我,策儿不能没有父皇。”他不是普通的孩子,他在很小就知道死亡的含义了。

顾承志见机上前,乖巧的道:“祖父你别伤心,以后有我孝顺你。千梦姐姐也会孝顺你的。”

秦寂言想要保存实力,等待援兵来,而西胡人则要速战速决,尽快解决秦寂言手中的兵马,免得让他等到援兵,实力大涨。

顾千城也不隐瞒,点了点头,“是猜到了。”神女庙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干尸,总是有原因的。

“姑娘,皇上已经出发了,按皇上的速度,应该能与我们一同到达江南。”中途休息,顾千城又抱着树狂吐,老管家一直想要上前照顾一二,可却找不到机会,这次终于找到了机会了。

为了确保顾千城的安全,秦寂言一路派人许多人盯着顾千城,几乎每天都有消息传过来。

秦寂言很同情程老太爷,吴六郎这个祸害挑上谁家,谁家就倒霉,正好程家就是那个倒霉的。

“看地图,火城的入口应该是在火山脚下,从火山里走过去。”景炎拿着地图对比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地方,而这地方赫然就是那九道门所在。

走到第九道门口,景炎身上的衣服已散发着焦味,隐隐还有一股肉香。

三神汤和辟秽丹还算冷门,苏合香丸就没有什么,这东西药店就有卖,有解郁醒脑的功效。

“呜呜……”小雪貂发出低低的悲鸣,挣扎的从顾千城怀里跳出来,小腿一跳一跳的来到雪貂身旁,小脑袋在雪貂身上蹭了蹭,眼中的泪水一颗一颗滑落,说不出来的悲伤。

“让我先走,快,让开,你们不走,我要走。”

有人的地方就有阶级,而阶级存在,就不可能人人平等。

只可惜,他们的想法很美好,可实施起来却有难度,因此……封似锦的人早有准备。

“什么乱七八糟的,没个正形。”秦寂言被逗笑了,侧过头,伸手勾着顾千城的下巴,“就算是大老爷与夫人,那也应该我是大老爷,你是夫人。来,叫一句亲爱的夫君来听听。”

她很清楚,顾老太爷没有单独招她进书房,就是要给她下马威,让她明白,在顾府没有老太爷的照看,她什么都不事,最好不要和老太爷玩花招。

“这是在做无用功。”季诺当然知道长生门的人不将他看在眼里,可季诺半点不生气。

至于把顾千城送进秦王府的事?

亲兵愣了一下,在颜将军的怒视下,忙不迭的跑开,劝说的话也全部咽了回去。

眼见着殿下和顾姑娘两人完全忘我,侍卫没法,只得硬着头皮咳了一声,“咳咳……”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