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岁月静好流年 > 第41章:量体裁衣

……

先到一旁的一条小溪略微冲了一把脸。

“嗯。”少女连点头。

“好了,二师姐,少说一点。”旁边一个瓜子脸少女开口道,“青雨她毕竟才练习剑法几个月罢了,咱们从小练习,好些年了。青雨她比咱们弱,并不怪她!”

当然这点银子,现在滕青山没在意。

“这一根根尖刺,还真够重的。”滕青山握着这黑『色』尖刺,原本在赤鳞兽背上,滕青山觉得很小,此刻拿到近处一看,“竟然有半米长,底部有拳头粗。这一根,竟然有百斤重!”滕青山开始拔出一根根尖刺。

“小雨,这三个多月,想哥了么?”滕青山笑着『摸』『摸』青雨的脑袋。

如果没空气阻碍,那速度要快的多。

轮回枪猛地产生一个外旋转的强烈劲道,由内而生,轮回枪劲道强的,令滕青山都无法握住枪法!

“找寻鳞甲,不是用强,咱们得靠这。”滕青山一指头脑,“放心吧,关统领,我有把握的。”

“你们俩的意思是,认真夺那赤鳞兽鳞甲?”冀鸿看二人。

冀鸿紧接着道:“不过,赤鳞兽吞下‘黑火灵果’,会再一次生长,变得更大。同时逐渐蜕变……这一个过程,估计还有一个月时间。而蜕变成功的赤鳞兽,那将变得非常可怕。连先天强者也忌惮!从它那夺鳞甲,很危险。”

滕青山仔细一看,这两张人皮面具,一张是看似平凡的青年,另外一张,则是有着刀疤的中年男子面孔。看工艺精妙之极,滕青山用手『摸』『摸』,这人皮面具竟然一片冰凉,轻若无物。

“哗啦!”衣服被撕裂,那碎裂刀光劈在滕青山穿的寒铁内甲上。

噗!

连滕青山,两世经历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岩浆。这岩浆的威力,将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武者,完全震住了。那七名厉害的武者的结局‘尸骨无存’,让所有蠢蠢欲动的高手心都冷了下来。

只觉得一连窜的模糊青『色』刀光亮起,将那道身影完全包裹,只听得‘锵’‘锵’‘锵’……一阵密集的撞击声,抵挡这么多暗器,也令那道身影速度略微缓慢下来。须知这岩浆湖足有数十丈宽。

书籍被踩得猛地坠入岩浆中,“蓬!”岩浆流表面凭空就是一团火焰,书籍化为飞灰。

说来缓慢,实则快捷迅速!

“呼!”“呼!”“呼!”……

冀鸿环顾周围,其他高手们同样蓄势,冀鸿压低声音道:“青山,等会儿可要拼一把!如果得了黑火灵果,宗主很可能就给你!如果咱们只是得到黑火灵根……那玩意,宗主也看不上。所以,咱们最重要就盯着那黑火灵果!”

“是!”

古世友脸『色』这才好看些。

所以,还是装作在外面搜索的样子。

而且——

那精瘦汉子连跟上下去。

随着这精瘦汉子,滕青山他们三人一同步入‘红雾’中,滕青山一靠近就确定,这的确是普通的水蒸气,渐渐的,滕青山听到‘汩汩’,仿佛水煮沸时候的声音,滕青山右手搭在精瘦汉子肩上,一路跟着。

三人走到洞口,滕青山透过藤曼枝叶缝隙看向外面。

“一壶?”滕青虎连摇头,“不,你今天晚上别喝酒了,你的酒归我!”

“有人挑战古世友!兄弟们,快点。”外面黑甲军军士声音响起,这令滕青山他们三人立即出了大帐,只见西边聚集了一圈圈人,乍一看,最起码已经有数千人了。火焰山的武者大半都赶过去了。

只是人家,实力似乎比他还强。从一开始,那中年人就完全占据了主动,一棍比一棍可怕,那霸道之极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古世友。

阴柔、狂猛两股意境,可以瞬间交替。

年仅十七岁,却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归元宗驻扎地。

“嗯。”滕青虎眼睛放光,“这火中取栗和火上浇油,是青山教给我比较简单的两招呢,没想到啊……这两招,在青山他手里就那么厉害。我如果这两招,能赶上青山一半,百夫长比试,我就能夺第一!”

那三名武者惊恐看着这个独臂汉子,其中一个脸『色』煞白,捂着自己右臂,右臂手腕处有一道血痕,手筋已经断了。

滕青山听了,也对这个独臂男子升起一丝敬意。

到了那,已经是正午。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其他两支人马滕青山不清楚,不过自己的人马还挺顺利,大家都是黑甲军军士,大部分都有山林生存经验,在大山里,有滕青山、滕青虎、杜洪三人带领,根本不怕出现什么危险。

“你有何事?”滕青山看了他一眼。

“青山,今天竟然三个人挑战你!不过,看起来都很一般,被咱们这些黑甲军兄弟气势就震住了。真是不自量力啊。”滕青虎感慨道,滕青山也是哭笑不得,这天下间,自我感觉良好的人还真不少。

“得震慑那些人一番!”滕青山心中暗道。第五十三章 风起云涌

这男子看了看自己左臂,随即不在乎的继续喝酒、吃肉。断臂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过去,他曾经绝望过,疯狂过,可时间抚平了一切,苦修二十年,再度拥有强大实力,他比二十年前天子骄子的自己,更加沉稳,更加可怕。

孟田死的尸骨无存,而且当时周围没人,根本没人知道,是不是滕青山杀的。

段侯点头连道:“对,那黑火灵根吃下肚,一个普通汉子,就能拥有万斤巨力,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不过……这黑火灵根的效果,对后天巅峰强者而言,是远远不及那黑火灵果的!”

怎么增加?

“滕都统,你,你认识我?”李金福有些惊诧,对于滕青山,他当然了解。如今黑甲军中滕青山名气还是很大的。其次,李金福这些年在黑甲军,娶了媳『妇』有了儿子后,两三年也会回家探亲一次。

一个《地榜》高手,已经不需要职位来证明实力。

滕青山暗自点头。

“客官,里面请。”小二立即热情迎接过来。

“一个庄子,一家连一家,夜里如果再有很多人盯着。无声无息带走人,就是高手,怕也难做到。”滕青山说道,“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歇息。你们就好好呆在这,我夜里,去那大金庄好好探查一次,看看,到底是什么黑『色』怪物。”

滕青山从窗户一跃而下,很快来到马厩处,在马厩处足足有九名黑甲军军士在看守。黑甲军的战马,那极为贵重。在外行走,都是有专门人看守。

大家都期盼着,这些武者高手,能杀了那怪物。

朱崇石捧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两口茶,目光中神光内敛,哪还有一丝醉意:“爹说的对,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如果这次没有青山兄弟,我这批货物,怕真的难保全,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那孟田!如果这笔货物被抢夺……也只剩下范氏兄弟这笔货了!”

信鸽传信,在九州大地上是很普遍的,当然,一般是宗派,或者一些大富商大家族才有资本专门去训练信鸽,并且在各地有情报点。

“进来!”

滕青山笑了:“这个段侯,轻功似乎比那靳涛,更高一筹啊。”

“怪物在这!”

清脆的声音,而那妖兽却被这一枪蕴含的巨力刺得在地上滚到在地,而后立即一个翻身。

“族长。”那汉子急得眼睛都红了。

“秦狼兄,你认识那妖兽是什么妖兽吗?”段侯询问道,“我也知道很多妖兽,可就不认识这种妖兽。”

他本身就是以速度取胜,刚才又施展了禁招,速度更快。

如果滕青山不施展《天涯行》身法,根本无法追上。

“不可能!!!”孟田心中根本不愿意相信。

“我已经深受重伤,如果持续厮杀,肯定要命丧滕青山之手。之前我断臂,吃亏在我的血月刀,比他的枪要短!这一次,即使他长枪刺穿我,我也要趁势杀他。”孟田下了决心,不顾一切杀死滕青山。

孟田遗留下完好的物品,只有一样——血月刀!

“死去吧。”孟田暴虐吼道。

“嗤!”

刘虎很清楚,这一趟货,对自己大哥意味着什么。

一片响应声,护卫们兴高采烈地谈起晚上吃什么,喝什么了。

近一个时辰后,车队终于赶到了叁石客栈。

“好勒,马上就来。”那掌柜亲自端着菜谱立即朝后院跑去。

“保护好朱九爷,快到后院去!”滕青山下令道。

“哈哈,黑甲军都统‘滕青山’不愧是绝顶高手!这么快就能发现这无『色』无味的‘随风一梦’!”一阵大笑声,顿时这客栈楼上也冲出来十几人,一个个都手持弓箭,朝楼下疯狂的『射』杀。

滕青山只感到,整个人都被这刀光给压制住了,如同陷入冰窟一般。

“兄弟们,咱们就是刀口上『舔』血,怕什么?头掉了,碗大个疤!”大当家嘶吼着,面容狰狞,“他娘地,咱们这有五千兄弟,如果还让他们这点人活着离开,咱们还有个屁脸面?干脆『自杀』死去算了!”

滕青山他们脸『色』大变。

面对『潮』水般涌来的马贼,滕青山一人迎上去。

“杀!”马贼们狰狞地挥舞着刀枪,杀向滕青山。

滕青山目光冷厉,盯着那位大当家,手中长枪终于动了。

“噗!”“噗!”“噗!” ……

“跃起来?”那几名马贼精英眼睛一亮,手中铁链立即扔出。

因为巫山帮的失败!

可是,滕青山还是分了些银子。

“嗯,好。”

和小猫生儿育女了。

朱崇石看着远处滕青山敲诈那大当家,脸上『露』出笑意,说道:“他在赚钱!”

这块小玉佛,竟然隐隐有着彩光折『射』。

江宁郡一共九大城,九城的城主,地位和黑甲军都统相近。而主城‘江宁郡城’的郡守,地位则和黑甲军统领差不多。

当天『色』昏暗下来时,滕青山他们才绕到江宁郡城的东城门口,那黑甲军军营所在,靠着东城门口。滕青山他们一进城后,很快就进入军营。五百名军士也都解散,各回各的住处。

滕青山刚出现在校场上,不少熟悉的百夫长好友,以及一些都统,都来道贺。

“都统大人!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而属于你的赤血马和寒铁重甲,也在庭院内。都统大人还请将你的青鬃踏雪马和赤铁重甲准备好,估计过一会儿,有人会来收回。”

“你说小雨?”滕青山笑了。

滕青山心里是很乐意好好闯『荡』一番的,至于自己妹妹小雨,在不久前,青雨已经加入了归元宗。不得不承认青雨的天赋很不错,修炼内劲秘籍仅仅七天,体内便产生内劲。虽然无法和一些当天就能练出内劲的天才比,可毕竟青雨十四岁了。

滕青山点点头,瞥了那近百名护卫,笑道:“你们朱家富甲天下,有了这么多护卫。看来路上,我麾下兄弟们也会很轻松啊。”

“海外?”滕青山有些吃惊。

来到归元宗这么久,滕青山也对这个世界地理知识有所了解。

“经商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从小就想走遍天下各地。”朱崇石感叹道,“西域沙漠各国,我二十岁之前就逛过,那蛮荒,距离咱们扬州很近。就在扬州南边!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各种小山丘陵等,大量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大树,还有各种毒蛇毒虫猛兽,我在蛮荒最外围逗留了一个多月,和一些闯进去冒险的武者交流了一下,也就没再进去。”

“青山。”滕青虎骑在旁边,“哈哈,让你穿重甲,你不穿,看,现在被淋湿了吧。”滕青虎等人全身套着重甲,就脸和手是『露』在外面的。颈部内部还有着护脖,刚好将雨水完全阻挡,无法淋湿他们。

“朱兄,周围可没什么能躲雨的,大家忍忍吧,这夏天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你也让你的人警惕着点。现在咱们进入徐阳郡境内。徐阳郡可是极『乱』的一郡。马贼极多。我黑甲军的威名,怕是震慑不了徐阳郡疯狂的马贼们!”

“让开,都给我让开!”

诸葛元洪正拿着一张纸看着。

而如今这天下间,最出名的无疑是扬州盐商第一人‘朱童’,如果说朱童到底有多少钱,估计没几个人说清楚。

朱童做事有个规矩。

当然以朱童的财产而言,即使很少,已经很多了。

“蠢?一个十岁就能赚得百万两银子的财神蠢,天下间可没聪明人了。”诸葛元洪淡笑道。

的确,天下间谁敢说朱童蠢?就是人家朱童真的做一件蠢事,肯定也会有人说,朱童做这事情别有深意,不是一般人能明白的。

可有漏网之鱼,就麻烦了。

黑甲军的两支十人小队,骑着战马,化作两道狂风,疯狂地在强盗马贼团伙中冲杀,那幻动的冰冷枪尖,刺破一个个强盗脆弱的身体。这黑甲军战马一旦飞奔起来,军士们在马上只需要借力用力,一刺就能轻易将马贼身体刺穿。

加上十人为一个队,彼此辅助,十人冲杀,可以说是绞肉机。

“用人埋?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大当家喝斥道,“记住,要学会用脑子!”这位大当家,认定自己的计划绝对没一点问题。

滕青山身体无论是筋骨、脏腑、六识灵敏等等,都达到人体一个巅峰。那血石坡下可是聚集着三千人,三千马贼即使再听话不吭声,依旧发出不少声响。

“哈哈,各位,还是留下吧!”一声大笑声从远处传来,仿佛奔雷般响彻在半空,只见那血石坡下浩浩『荡』『荡』出现大量的人马,“你们还是别逃了,另外一边十里地,也有我两千兄弟等着你们,你们没路可逃!”第三十五章??白马帮刘三爷

清晨,铁连山上一寂静处,就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青山,你找我有事?”滕青虎最近春风得意,五十名伍长比试,他取得第一,得了百夫长之位,当然骄傲。

“青山你创的?”滕青虎瞪大眼睛。

危害重的,比如将宗内非常重要的秘籍传出去,那,废除武功,或直接处死,都是有的。

“嗯,谁?”滕青山疑『惑』道,对那凶手,他倒没深究。

滕青山还记得,那个年轻人。

这刘三爷笑容满面。

整个黑甲军整齐划一停下。

当即五百名军士在统一调配下,分到四家酒楼中去。

滕青山看着远处,那隐约模糊的庄子,正是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滕家庄!

旁边的袁兰无奈笑道:“没法子,青山啊,青雨她就是眼界高,没一个看得上的。”

其中,冀鸿是宗主‘诸葛元洪’的二师伯,辈分极高,担任第一统领位置数十年。

滕青山眼睛一亮!其他四人心中都是一颤,都有些无奈、不甘。不过紧接着便释然了。按照归元宗提拔人的规矩,一般在同等能力下,会提拔年轻人。看第三统领‘臧锋’和第四统领‘关绿’便知道。

“嗯。”冀鸿点点头,“都统的战马、重甲等,等你回宗里,到时候一并给你!好了,你们继续驻守在这,待得三月期满,再回去。我马上就要带白崎,先一步,回江宁郡城。你们也不必劳师动众来送我。”

“师祖!”白崎眼泪流了出来,痛苦泣声喊道,“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师祖你得为徒孙报仇啊!”

“吱呀!”

第二天天一亮,滕青山便命令黑甲军军士开始仔细搜紫金矿区,其他四位百夫长,也协助滕青山,让麾下军士帮助滕青山。

董延眼眸中掠过一丝森冷之『色』,右手袖中突然冒出一个黑『色』长管状物体,他猛地一按这黑『色』长管其中一个凹槽。

可董延却转身就逃:“不怕死的,追啊!”

不过……

“这毒竟然这么狠。”白崎原本以为自己能靠内劲撑住,可谁想,在他连封掉自己『穴』位,而且用布带扎进,可只是减缓,根本无法阻拦,“田单,你们两个,可知道这是什么毒?知道有什么解毒方法?”

滕青山也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