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明辨是非
作者: 熙欢妮章节字数:45150万

已经有官兵,让李玉按了手印,画了押。

众女子自然都是一脸的着急与担心,生怕凤阑绝突然的开口,选了那个女子。

其它的人听到那个女人的话,微愣了一下,但是随即便都相信了她的话,再望向她时,眸子中便全都是满满的怒意。

凤忆希听到他的话时,也有些惊愕,有些意外,脸上的绝裂微微的缓和了一些,她知道他的骄傲,他此刻能够这般的跟他道歉,的确是让她无法无动于衷,但是想到以前的种种,再想到他这次的自做主张,将她推到这般难堪的局面,她的心一衡,再次低声道,“两年以前,我们之间就已经结束,错过了,就永远的错过了。”

“二皇子他们还有什么计划?”凤阑绝的脸色微沉,低声问道,她一定是知道二皇子其它的什么机会,要不然,她不会这般的冒然行事。

所以,凤阑绝是想要将蓝岚软禁起来。

只是,就算他心中明白,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他的心中也早就希望岚儿能够对凤阑绝放手,特别是在凤阑绝娶了亲之后。

而她这一番话,便也表明了她的态度是向着上官云端的,姐姐虽亲,在这个时候,却比不上皇嫂了。

“恩,一百万两白银,也不错了,大家感谢公主的慷慨捐助。”上官云端的眸子也望向场下的百姓,淡淡的轻笑,她的声音不高,比起蓝岚,可以说是轻上了很多,但是她的话一出,却立刻得到了众人的响应,众人纷纷的鼓掌。

老人说话间,将手中的银子,全部交到了场上专门记录的人的手中。

只是,看到那不断涌上来的百姓,她的眸子微微的一沉,身子也下意识的向后微退,下意识的要避开那些百姓。

“这个女人的号召力倒是很强。”人群之外,不远处,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站在高台之上的上官云端,低沉的声音中有着几分深邃的意味。

其实,她这次的赌注跟上次的用意是一样的,无非就是想要让上官云端离开凤阑绝,只不过,这次更狠,更绝。

皇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望向蓝岚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欣然的轻笑,轻声道,“这样最好了,大家和和气气的,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他那脸色却是明显的阴沉了几分。

一个数字,可以是碰对了的,也可能是他事先告诉她的,但是若是她接下来,写出后面所有的数字,那么那些人就无话可说了。

凤阑绝此刻正端着桌上的酒杯,微微的摇着,听到他们的对话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没有人看到他握着酒杯的手,在慢慢的收紧中,而在听到夜如梦的话时,他的眸子明显的一沉。

一时间,因为心慌,都没有来的及收回身子,却没有想到,皇后竟然在这个时候想移开她的手,一时间,她因为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力道。伸向砚台的手,也不能立刻的收回。

而在这个时候,上官云端的脚,在她的椅子上微微的用力一蹬,她的身子便再也控制不住,直直的向前倾去,因为手是正向着上官云端的桌上的砚台的位置的。

那些侍卫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很快便找来了几个管家装搭的人,这古代最重视的往往都是那些诗书学,所以精通算数的并不是太多,不过,身为管家,倒是应该懂的这些的。

那些管家虽然都是从宫中找来的,但是平时却是没有机会见到皇上的,如今突然的被带来,而且还是这般的阵势,一个个吓的腿都软了。

“恩,恩,难得你这孩子有这份心。”老夫人连连的点头应着,“不过也不急在这一时,等用过了午膳,奶奶让人送你过去。”

刚刚秦思柔说夜无痕爱她,为了她喝了一夜的酒,但是这个男人又何尝不是深深的爱着她。

所以,便自己暗中跟着来了。

上官云端之所以对这儿这般的熟悉,是因为她以前的确来过这儿,不过,那时候,是以前傻傻的上官云端,她的脑中有着些许上官云端以前的记忆。

好在,那人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他们可以随便找个地方躲一下。

“不过,听说,这一次,凤阑锐不仅请了所有大臣,还把各位大臣的夫人都请去了,听说是王妃的意思。不知道这里面会不会有诈?”那个侍卫微微思索了片刻,再次说道。

“只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呀。”上官云端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接着说道,“丞相可能已经猜到,柳如絮还没有死,在受着折磨,所以,他一直跪在皇宫外的目的,未必是在求柳如絮生,或者只为求柳如絮一死。”

以前,他可以用她的病做借口,可以将她带在他的身边,但是她的病已经对好了,他就再也没有理由待在她身边了。

更要还她自由之身。

而凤月国在凤阑绝的管理下,也越来越富裕,越来越强大。

她也不会耍那种手段,皇嫂也说,爱情的面前,不容的你耍任何的手段,也不容的你有任何的侥幸心理。爱情,需要的是百分百的真诚。

房间内,个个人心慌慌,望向地上那死像极为恐怖的丫头,一个个忍不住轻颤。

她倒是没有想到夜无志会说出那番话来,他如此一说,这事就更热闹了。

而她相信经过刚刚她的推波助澜,一定够她们闹腾了。

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在她的心中,原来早就有了凤阑绝的存在,她不希望他娶别的女人。

不,她死了以后,肯定会被发现吧,毕竟尸体会变臭的。只是那时候,她不敢想了。

但是,她不是上官云端,若是凤阑绝给她戴这根链子时,戴不上,肯定会怀疑,那时候,事情只怕就暴露了,不行,她不能失败,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叶寒的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说真的,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的抢过呢,这个女人胆子不小,不过看在她现在心情不好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有些呆愣的望着她。

不过,想到其它的人都不认识她,而凤阑绝在没有成亲之前,应该会避嫌,不会去马车上,只要凤阑绝不在,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下了马车,宫女在前面引着她们,上官凌霜看到那气派,华丽的皇宫,一脸的惊愕,一双眸子更是忍不住四下张望着。

上官凌雨也一脸轻笑的走向大家,敷衍着招呼。

“够了,都给本王滚出去吵。”凤阑绝突然的怒声吼道,云端现在昏迷不醒,他们竟然在这儿吵起来了。

众人的眸子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上官云端,夜无痕此刻更是没有心思再跟叶寒计较了,一双眸子,更是快速的望向上官云端,直直地望着她,等待着她醒来。

她原本一直以为,这个男人是不懂感情的,但是这一刻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这个男人,才是一个真性情的男人。

只是,在她离开后,夜无痕望向她的背影时,双眸却是微微的闭起,脸上更多了几分沉痛,或者也隐着几分悔意。

那一刻,他便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人亲情,感情,能信的只有你自己,要看的只有你的势力,你强别人就服你,你弱别人就欺你。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变的强大,不断的扩展自己的势力,终于让皇上不得不重视他,让这夜阑国离不开他。

进了皇宫后,他便直直地去了太上皇的寝宫,只是,到了太上皇的寝宫外时,却看到,他原先的那些侍卫,都已经被换下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太上皇清醒来不没有?

而凤阑锐的眸子却是猛然的一眯,唇角更多了几分冷笑,望向凤阑绝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恨意,“凤阑绝,你就是这么跟太上皇解释的?”

玲妃的话语微顿,一双眸子突然的望向凤阑锐,那刚刚的轻柔便瞬间的消失,换成了一种让人惊颤的狠绝,唇角微动,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锐儿,没什么好怕的,凤月国的一切,本来就应该是你的,是他,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你的一切。”

如今那丫头一死,侍卫一死,线索便似乎全断了,这事,便更加的扑朔迷离了。

只是,夜无痕的生母爱子心切,独自带着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到了一个极寒的雪山。

如此说来,秦思柔那一身的病也是因夜无痕而得,夜无痕对她的宠,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爱,还是因为感激?

而且,这也关系着上官凌霜接下来的去留的问题。

哎,这个二夫人实在是不知道珍惜。

上官云端微怔,他说到当年的事情,应该会是那件事情吧。

到了这个时候,他在意的仍就是二夫人的安危,而不是自己的。而且他现在也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很显然是中了别人的计了,刚刚他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现在想要掩饰也来不及了。

“你不明白,你还敢说不明白,你自己做那么不要脸的事情,你会不明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骗我。”老夫人听到她的话,气结,不由的怒声骂道。

就连他这段时间暗中让人调查丞相的一些事情却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这个女人虽然聪明,但是毕竟势力有限,根本不可能会有那样的能力。

“丞相说这话,可有证据?”凤阑绝的唇角突然的绽开一丝轻笑,不怒反笑,声音中此刻似乎也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也带着淡淡的笑意。

众人猜测着,可能是因为绝王此刻真的无话可说了吧。

而对她,此刻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如今整个大殿上吵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够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单单是这份冷静,沉稳,就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

“李公子确定这些画像上的女人,一个都不认识吗?”上官云端慢慢的收起了最后一幅画像,这次开始追问道。

“情况很复杂。”此刻的叶寒隐去了平时那痞痞的样子,脸上是难得一见的凝重,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一次冷冽,沉稳的夜无痕都忍不住问道,冷冷的声音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担心。

“皇上,云儿您是知道的,她怎么可能会杀人?”上官傲天一脸沉重的望向皇上,他一向骄傲,此刻的声音,竟然带了几分恳求。

月儿本要从正面给她们奉茶,只是上官云端却是暗暗的拉拉了她的衣角,将月儿拉到她们的后面。

“是呀,别打了,都是自家姐妹。”五夫人也起了身,去劝架,只是,同样的没有什么诚意。

那个女子的脸色微微的一红,似乎多了几分羞涩,低声道,“没有。”

她刚刚说这些话,更能引起她的共鸣。

她对上官云端的敬佩只怕已经完全的深入内心了。

好在,出了太上皇的宫院后,侍卫就少了很多,一路上,她们两人又都十分小心的避开了那些侍卫,所以,倒也没有被发现。

而刚刚去传话的那个太监这才急急的走向前来,小心地说道,“王爷,皇上与皇后此刻都在泰和殿。”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515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