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纵情酒色
作者: 限定热可可章节字数:43163万

“难道是骨架龙骨骨架”钟凡说完。李建山和水手都跟着钟凡想猩红的湖边走去,都想去看个清楚。

“约书亚出现之前,都说你‘红发’是‘四皇’之中最弱的一位,但现在看来,事实好像恰恰相反啊……”战斗刚一开始,雷法就惊讶道。

一直以来,天罚五大军主,实力最强者为‘雷霆军主’艾尼路,而最受雷法器重的则是‘剑之军主’耕四郎,一般雷法不在的情况下,都是由耕四郎来主持大局的,隐约有着天罚二号人物的意思。

万一把雷法惹恼了,对他们出手,就算不死也得灰头土脸。

漫天的飞雪将整个桃花林覆盖的朦朦胧胧……风吹过,扬起了桃花瓣在空中飞旋,最后落在了白皑皑的雪上,露出继续妖冶的魅惑。

“沫沫……”苏沐风沉痛的唤了声,“你,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了?”

夏以沫瞳孔放大的大大喘息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看着前面一动不动的龙尧宸,大吼道:“神经病!”

想到此,小麦的眼眶有些微微发红,但是,她却坚强的不让自己有一点儿的悲伤情绪泄露出来,就只是愤怒的盯着龙尧宸。

龙尧宸侧倪了眼夏以沫,看着她一脸紧张的急忙撇过脸,嘴角若有似无的笑了笑,淡漠的说道:“我还有事!”

“沫沫,”龙尧宸抬手轻抚着夏以沫那已经被夜风吹的冰凉的脸颊,他指腹贪婪的嘶磨着,当昨天确定了自己心意的那刻,他告诉自己,只要她不背叛他,那么,他就对她好,不同当初对若晞的承诺,这个……是由心的,只听他轻轻的说道,“既然来了,直接下去太可惜了!”

“我不走,”乐乐低着头声音闷闷的,“我要等妈咪和龙爸爸……”说着,清澈的眼睛里就噙着泪水,可是,却坚强的不让掉下来,“我不哭,我会很乖。”

暗影仿佛一下子记忆回到了那年的夏天的t市,小姐乖巧的样子,心弦一下子被触动了,忍忍酸涩的滋味说道:“可是,乐乐不想龙爸爸和妈咪出来看到你身体不好对不对?”

“国府的人还是不消停。”龙潇澈的声音就仿佛三九寒天的冰溜子,冻得人血液仿佛都没有流转,“就是些小鸡肚肠的人,心思都用到了国内了。”

“妈咪,别动,你胳膊脱臼了。”乐乐急忙轻轻阻止夏以沫的动作。

“少夫人真是个祸害,宸少为了她都在鬼门关走了多少次了?”某护士显然很气愤的在那里边配药边抱怨。

重症病房内还躺在她的儿子,她在那刻听闻小麦和小宸的事情都因小泡沫而起的时候,她有那么一刻想要扇她一巴掌……可是,她没有,因为,这个女孩儿是儿子用命来爱的!

“怎么了?”乔治疑问,“小沫沫不是知道吗?”

她几次想要给他电话,却最后都忍了下来,她知道,他喜欢听话顺和的她,而隐忍的结果就是,直到早上,他都没有给她只字片语。

再次皱眉,夏以沫不在理会这个石头到底为什么会变色,看了看外面细雨蒙蒙的天气,她响起昨天大雨中的情形,抿了抿唇,又把电话找了回来……

龙尧宸猛然蹙了下眉,眸光轻倪了眼夏以沫,墨瞳深处噙着复杂。

他就这样盯着夏以沫许久,方才起身去了浴室,他将毛巾打湿后走了出来,轻柔的为夏以沫将脸上和身上的血迹以及脏的擦拭掉后,拿了睡裙亲手给她换上,一切的动作轻柔的不得了,可是,全程的动作,只要细看,却能看出他的指尖在发抖。

“龙家的人什么时间简单了?”段震气恼的指着段少洹,“我布置了十多年,眼看今年一切顺利,可是,临了呢?龙梓熠被龙潇澈带走,龙尧宸又是个难啃的骨头,龙天霖更不是个省油的灯!三天后的议会,你是不是想要被赶出国会?”

龙尧宸听了她的话,利眸轻轻眯缝了下,顿时,周遭的空气中夹杂了让人无法呼吸的迫力。

龙尧宸轻倪了眼手机后冷漠的说道:“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为难他们。”

龙尧宸在夏以沫阖上门的时候收回了眸光,而原本脸上的淡漠渐渐被一丝气恼所取代,他眸光轻倪了眼桌子上在夏以沫进来前收到的传真,修长的手指擒过,深谙的视线落在上面……

“嗯,”龙尧宸应声,“我马上过来。”

就算不爱,就算是被玩弄的女人,她的心里也不许有别人的存在!

“当然了……你也可以……可以不理会我……”夏以沫凄凉的笑笑,脑海里闪过书房里的那张照片的同时,又隐现出了顾浩然的脸,如果说,活到这么大,对她这辈子影响最深的人,那就是他了。

说到最后,夏以沫的脸一热,本被冷风吹的微红的脸颊上更是染上了窘迫的红润,她咬了咬唇垂了眸,被雪冻的通红的手不安的搅动着,心里更是腹诽着自己的狗腿。

“你说,我就信吗?”劫匪甲眸光一凛。

顾浩然有些失神的看着龙尧宸抱着夏以沫的背影,直到无线电里传来声音,他才收回神,“爆破小组进来拆弹,其余人带着孩子尽快撤离,除了爆破小组,这里不许留人!”

简单的话语表明了他的警告,龙尧宸再次眸光扫过所有人,随即起身,什么话也没有说的就离开了,剩下的事情,自然有人处理。

龙尧宸站在绯夜顶层的窗户前,一手抄在裤兜里,一手垂着,垂着的手指间有一支烟正在燃烧着,袅袅的烟雾徐徐上升,将他孤傲的背影渐渐弥漫。

*

本以为自己只是对龙尧宸动心而已,因为他的怀抱,因为他睥睨的气势,因为他给她莫名的安全感……可是,此刻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没有想过要离开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爱情的游戏,只有她一个人入局。

夏以沫的脸又往枕头里埋了埋,她知道龙尧宸在看她,那样炙热的眸光早已经将她看穿,也许……此刻自己的掩饰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场笑话。

龙尧宸看到灯光下夏以沫眸子里的晶莹,越发的烦躁,他走了上前,很不温柔的拭去夏以沫眼角溢出的一滴晶莹,沉沉的说道:“不催你,你想堆几个就堆几个……好了,别哭了!”

颜展翔应了声后,缓缓说道:“在不引起躁动的情况下,以破坏国际友好罪将那个宸少暗杀!”

那些伤,那些痛,还有那些缠绵悱恻,一如昨日。是不是,她退一步,她就可以得到温暖,得到一个他口中所谓的“家”?

冷水打湿了莫忻然的衣衫,头发也是湿漉漉的,水将她润湿的狼狈。她需要清醒,她必须要清醒……她想要好好的活在这个另她厌恶的岛国,她就要清醒的告诉自己……这一切,当冷冽对她没有兴趣后,就会变成一无所有!

莫忻然看着那块已经发黑的面包,缓缓伸出布满青紫痕迹的小手,将面包捡起来。

彭宇阳轻轻为小麦擦拭着脸上的泪迹,他心疼的看着她,可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一直懂她,所以,从来不去问。

龙天霖嘴角噙着笑,浅啜了口红酒,入嘴的香甜气息在味蕾蔓延,他目光不经意的落到了那滚动的大屏幕上,偶尔能看到夏以沫穿梭在赌徒中间的身影,不由得……他的目光变的幽深。

夏以沫径直的往龙天霖坐的地方走去,朝着龙天霖微笑的示意了下,脸微红的在他对面坐下,随便点了杯咖啡后,咬了唇,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闷气,很不开心!

夏以沫的唇抿的更紧,她看着川流不息的车,嘴角渐渐噙了抹自嘲的笑意,直到此刻,她才赫然发现,她不但不知道自己住哪里,甚至……她连龙尧宸和龙天霖的电话是多少都不知道。

“宸少,附近都没有夏小姐的踪影!”电话里,传来刑越微微沉重的声音,“是否通知烈风,让这边的人扩大范围的去找?”

可是,当龙尧宸看到公园修葺的公告牌时,那张如刀削的菱角分明的俊颜上已经沉郁一片。

夏以沫一夜未睡,当东方泛起鱼肚白,清晨第一缕曙光穿透厚厚的云层照射在大地上的时候,她放下了手里的笔,清澈的眸子怔怔的看着手里的那张纸,嘴角艰涩的扯了扯后放下,压在了一旁那小小的绿色植物的下面……

“怎么了,一大早的?”顾浩然温润的脸上有着一丝不快,对于李逸这个毛毛躁躁的性子总是改不掉有些苦恼。

龙尧宸淡漠的端起咖啡,刚刚端起,一句“空腹喝咖啡对胃不好”的气恼声音就窜入了脑子,他微不可见的蹙了眉看着手里的咖啡,有些气恼的就往唇边递……

龙尧宸盯着那瓶牛奶微微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拉回视线偏头看向楼上……楼上依旧安静,这个是很不正常的,虽然他早上在别墅的时间很少,可是,却也知道,夏以沫不是个贪睡的人,一般都起的比较早,到这个点儿还睡着很……不寻常!

顾浩然、龙天霖、苏沐风、龙尧宸……这四个男人在此刻混乱的交叉在她的脑海里,初恋,骑士一般每次解救孤独,绝望的陪伴,致命的纠缠……她想要平凡的人生,却因为这四个男人,她对平凡就只能奢望。

夏以沫看了看那些被保安架走的人,微微叹息了声,突然觉得很讽刺。

“小姐,一位吗?”侍应生上前接待。

龙天霖摆摆手,示意侍应生去忙,和颜若晞双双往间走去,进了眼见,见龙昊琰也在,他瞥了眼桌子上的酒,不满的说道:“二叔,你还真偏心!”

*

就算是中了媚药,但是,模糊中的感觉是那样的熟悉……可是,醒来却是宋美娜?

这个消息在小小的车厢里起了绝对的反应,小麦消化了好一会儿方才缓过劲儿。这些天,spark说没有感觉,她心里疑惑,spark这个人一向随性,小提琴和他是一个灵魂,拿着小提琴就等于合体了,需要什么感觉?现在,她终于有了答案。

“啊——”

“是!”

“自私的讲……”龙天霖顿了下,拉回视线侧身,深邃的眸光深深的看着夏以沫,“……我希望你放弃哥,只有你放弃了,我才彻底的可以放心大胆追求你。”顿了下,“而从如今的形势下,你却不得不放弃。”

夏以沫对龙天霖的愧疚一下子被他最后一句话给弄得思绪僵住,她一眨不眨的看着龙天霖那深沉如海的视线,渐渐的,她没有办法坚定自己的想法……

“我也同意……”秦枫苦涩一笑,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初因为夏以沫的关系造成了最后的连锁反应,那么,他就从她这里回来。

看着这些记录,龙尧宸眸光变的深邃,他视线紧紧的盯着夏以沫的号码,眸底闪过一抹自嘲的沉痛。

龙尧宸眸光落在外面,深谙的眸子仿佛和墨夜渲染在了一起,“怎么,你认为他会睡不着?”

说到最后,夏以沫的声音有些不能控制的哽咽,这样的情绪透过电话传入龙尧宸的耳朵里,顿时,他的心脏就好像被针扎了一样。

掀开被子,龙尧宸下了床出了卧室,径自往乐乐的房间走去,下意识的,他放轻了动作,推开门,果然见被子又被乐乐踢到了一旁,他上前,轻轻的为乐乐盖了被子后就在一旁坐下,柔和的灯光映照在他如刀凿的冷峻侧脸上,映出他深藏的悲伤。

想要迫切的接手xk,就是为了要找她,可是,当从三年多的地狱森林里犹如野人般的生活走出来的那刻,他却突然迷失了方向,他想要找她,却又害怕找她!

**

夏以沫没有停下脚步,甚至,微微的迟疑都没有,她只是往前走着,没有泪,没有酸楚,没有痛……空了,好似什么都空了,她眸光空洞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一直走,一直走,不管前面到哪里,也不管背后那道犀利而刺目的眸光。

冷冽自嘲的一笑,深邃的锐眸中有着一丝轻叹。

说着,夏以沫视线里全然是期待的打开包装精美的礼盒,适时,就听莫忻然说道:“一件婚后的礼服……想着婚纱也不是我强项,加上想要给你准备的人怎么也轮不到我……”

最后,蔷薇死了!王子守护在蔷薇的身边,直直最后也化成了泥土,和蔷薇沉沦……

飞机在齐亚岛落下的时候已经是当地的傍晚,夕阳在海的尽头就像是一个大大的咸蛋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吃……

“我去!”夏以沫急忙拉住了苏沐风,见他疑惑的看着自己,急忙说道,“那个……还是我自己去吧,你,你在这里等我!”不等苏沐风说什么,夏以沫就急忙越过他匆匆离开。

“对不起,我在家排行第三。”冷湛的话不冷不热的传来,“在冷轶的上面,我还有一位哥哥!”

冷湛看着桌面上被琉璃灯折射出五彩光晕的杯子,暗暗嗤嘲的笑了笑,继续吃起了东西。

探出手臂抱住冷冽,莫忻然闷闷的说道:“你要换个方式想想,你至少有爱你的妈妈……我比你更惨,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最后被扔到孤儿院,更惨!”

莫忻然猛然一僵,然后推开冷冽,一双愤怒的眼睛瞪着被雨水沁湿的冷冽,“高高在上的殿下也需要人的安慰吗?”冷哼的声音咬牙切齿的传来。

“哐啷……”

“啪!”

“说对不起有用吗?”冷漠的话溢出龙尧宸的薄唇,他走了上前,在夏以沫面前停下。复杂的眸光包含了爱恨交加,这样纠结的表情夹杂在血腥弥漫的空气下,透着让人没有办法呼吸的压抑,“夏以沫……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个蠢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31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