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郁郁不乐
作者: 素荣章节字数:79635万

“你……你不要过来!”

“对。”边上一个女子,点头赞同道,“通过这几天的观察,这个程晨小姑娘,一直都是独来独往,我们贸贸然上去搭讪,只会引起她的警惕,甚至敌视。在没碰到合适的机会前,我们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既然想过,那就说明他心里有过这种想法。

颜蓁蓁瞟了谢明曦一眼。

六公主默默全部吃下。

俞皇后沉浸于伤痛之中,根本无暇顾及这些。昌平公主只得安排个章程,命宫女们将晕过去的女眷扶下去休息,喂些参汤之类。待醒过来,再回灵堂。

这是表明自己不愿占先行落子的便宜。

一样的天赋超卓,一样的惊才绝艳!

顾山长特意叮嘱:“你不可在谢明曦面前透露口风。”

三皇子笑着走上前来,拍了拍四皇子的肩膀:“我今日出宫之前,还特意去寻了你一回,没想到,你比我早出宫一步。不然,我们便能结伴同行了。”

这一场闹剧,驱走了方若梦所有的迷惘。

此时的谢云曦,也在奋笔疾书。

孙夫子面不改色地收了谢云曦的试卷,待到谢明曦身边时,着意又仔细地看了署名。

谢府的家丁有一半受了伤,剩余的一半,显然也不是淮南王世子侍卫的对手,被揍得哭爹喊娘。

说起来,四皇子是诸皇子中第一个立侧妃之人。

还是那么令人讨厌!

盛鸿和谢明曦迅速对视一眼,有默契地保持沉默。

礼部尚书亲自主持新帝登基大典。

盛鸿也跟着起身,将杯中美酒洒落在地上。心里默默念叨,父皇,你若地下有知,就保佑我这个儿子早点顺利出京就藩吧!

……

勃然大怒的建文帝霍地起身,龙目中满是怒火:“朕让你查明真相,不是让你任意栽赃,随意找人顶罪!”

世上最愉快的事,莫过于亲眼目睹仇人赴死。

“七皇子大婚那一日遇刺,我也曾生过疑心。奈何追问数次,阿渲都未承认。我便存了侥幸之心,以为此事真的不是他干的。”

谢明曦无声一笑。

廉夫子不喜多言,扯了扯嘴角,简短地说道:“不得懈怠!继续努力!”

无人知晓,她是何等的厌恶甚至畏惧男女之事。只是,她掩饰得极好,前世的四皇子从未察觉。

只是,四皇子已张了口,谁也不便再多舌。

……

俞太后一直住在椒房殿里,椒房殿亦是后宫最大的寝宫。福临宫小了不止一筹。因帝后皆居于此,也日渐有了凌驾众寝宫的气势。

徐氏脸皮也算老辣,低声笑道:“这里没外人,娘娘就别臊我了。我委实是被吓得不敢进宫了,唯恐给娘娘惹乱子。今日也是阿钧让我来的。”

淮南王世子妃看着心疼,鼓起勇气为盛锦月求情:“请父王息怒!锦月还小,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今日顾山长亲自登门,儿媳也觉面上无关。”

为了荣华富贵不要廉耻之人,被耻笑也是活该!

谢明曦微不可见地略略点头,和盛鸿交换了只有彼此能意会的眼神。

……淮南王府被灭门的惨事,在皇室宗亲中影响极大。

自己没休了她,真算是厚道了。

点翠也比往日憔悴了许多,再没了妖娆妩媚的风韵。垂着头去厨房领了午饭,刚要走,耳边忽地听到熟悉的淮南王府四个字。

更奇葩的是,董翰林接下来又将目光瞄向了更年轻貌美的廉夫子……

当日晚上,永宁郡主便领着谢云曦回了谢府。

果然是有喜了!

宫女口中的谢姑娘,正是入四皇子府为侍妾的谢云曦。

六公主略一挣扎,可惜今日用力过度手腕乏力,被谢明曦轻轻松松地拖出了右手。谢明曦低头一看,面色顿时一变:“你的手被割伤了!”

谢明曦哼了一声,毫不留情地说道:“赢了比试就行了。拿下第一,已经足够压下四皇子殿下的风头!最后这两箭,纯属多余!”

想起自己骇人听闻的奇异经历,六公主心中忽地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

“娴之也是个刚硬脾气。淮南王府前去送礼说情,被她毫不客气地拒之门外。今日又张了白榜,将盛锦月之事公之于众。”

还能怎么选?

只可惜,谢元亭除了一张尚能过目的皮囊外,半点没遗传到谢钧读书的天赋。倒是将谢钧的软骨头学了个十成十。

四皇子到此时才缓缓松开陆迟的肩膀,和李默隔空相对,彼此双目中都是一片凉意。

同是庶出,方若梦对谢明曦顿生亲近之意。

娇妻太聪慧太犀利,身为夫婿,既有压力又觉得无比骄傲!

颜夫人:“……”

罗氏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还不得不强挤笑容,做出一副“我女儿如此出色我这个嫡母如此自豪”的表情……

中宫皇后和嫡母的双重身份,也使得俞皇后在一众庶出的皇子面前保持了绝对的威严。哪怕四皇子心中再多怨怼不满,也绝不敢流露出来。

俞皇后不知说了什么,建文帝低声笑了起来,看着俞皇后的目光,满是柔情。俞皇后回以清浅的笑意。

顾清顿时笑不出来了,急急问道:“你没答应吧!”

谢钧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眼睛一亮。

永宁郡主终于按捺不住,狠狠瞪了过来:“谢明曦!你竟敢不将自己的外祖父和舅舅放在眼底!”

皇陵里的密室中,烛火通明,亮如白昼。

盛鸿的退让,必须有底线和原则。否则,最终只会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任人欺凌。

顾山长和廉夫子对视一眼,一起点头。

……帝后年少相识,情意深厚。

梅妃目中露出一抹黯然,悄然垂头不语,心中涌起熟悉的苦涩。

“是,安平谨遵父皇之命。”六公主终于张口说话了。

建文帝心中颇为快慰,笑着说道:“你既是和她投缘,不妨多多来往。”又笑着询问:“她是今年新生头名吗?今年多大了?相貌才学如何?”

六公主走上前,扶住梅妃的胳膊。

不过,这样的装扮在少女中并不扎眼。周围的少女都穿得精致华美。

那个赵长卿,是俞皇后的弟子,一颗心岂有不向着俞皇后的道理?

后宫其实一点趣味都没有!

出生在天家,一众孩童们都很早熟懂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963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