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狂妃:第1章:鬼玄天

神女狂妃 作者: Save倾煊

这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龙晓晓遇到的帅气小伙子。

尤歌对着镜子发笑,纤细的小手指着镜子里的自己:“清醒点,不准为他这样的人哭泣和悲伤,更不可以生气。就当他说的话是个p,放完就完事,如当真,你就是不折不扣的傻子!尤歌,你记住,你在他心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男人精雕细琢的俊脸上掠过一丝诧异,怀里突然被塞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他的表情僵硬了两秒才缓过来,大手抱着香香,似是有几分不自在。

容析元神情不变,像是很随意地将杯子往chuang边一放……

容老爷子缓缓站起身,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目光落在尤歌身上,冷冷地说:“容家不会承认你是自己人,就算你们领证了也没用,没有我点头,你永远都不算是进了容家的门!”

许炎的两只手都沾满了淀粉,尤歌用筷子夹一只虾放进他嘴里……两人都那么熟悉了,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尤歌心胸坦荡,没有想到其他方面,但落在某些人眼中就不一样了。

尤歌的脑子飞快转动,想着解决之法,却不知外边,龙晓晓都急坏了,就只有她和詹琦,店长也不在这里,可是总公司的副董事长来了啊,突击检查,简直要命!

翎姐苍白的脸颊流露出心疼,赶紧地往厨房走去……

以她的脾气,若是知道,只怕会立刻搬出别墅去吧……

“你笑什么?笑得这么……凄凉?”尤歌冒出这句,虽然凄凉这词很难与他联系在一起,可她刚刚就是这感觉,看到他自嘲的笑容,她的心会隐隐作疼。

苏慕冉不知道说什么了,已经明白过来许炎的用意,是在帮她。

龙晓晓尴尬得脸红,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我高兴那么说,怎么了?哼……”

尤歌清冷的眼神藏着一丝心痛,淡淡地说:“容析元,既然容家的声誉那么重要,你现在就该放开我,以免万一被记者看到你这样对待女人,恐怕你又要上头条了,岂不是整个容家都要跟着丢脸?”

大家都被勾起了好奇心,一个个翘首以盼。尤歌也仰着头,心想,大叔这是要干嘛?

“嘿嘿……许炎,刚才出去那个美女是不是你女朋友啊?”男医生好奇地问。

郑皓月沉默几秒之后,笑了,精致的妆容透着几分狠色:“好啊,不错不错,真有骨气,我们店就是需要这样有骨气的人。既然你们是新来的,很多东西不懂,可以不怪你们,但也不能一点惩罚都没有。这样吧,今天你们所卖出的所有单,提成全都作废,也就是说,你们的提成会从明天开始计算。怎么样,有异议吗?”

“……”

郑皓月此刻真想将尤歌的药被换掉的事说出来,可是,她终究还是忍了……因为,她不能惊动了暗中下狠手的人,她还没能确定究竟是谁干的。

容家从上上一代开始就在京城里扎下了牢固的基础,而这些,有的人只是听说,今天亲眼所见的是某上位者的儿子亲临婚礼现场,这就是最佳的说明,容家,底蕴深厚,一般的富豪之家是不能与之媲美的。

有了比头发更好玩的东东,小孩果然就放开了尤歌的头发,兴奋地望着那手机……

电话那端的人显然也很兴奋,吩咐这手下走近些,他要亲口听到鉴定的结果。

尤歌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怀里的宝宝也哭得更凶了,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只能在心底呐喊:“容析元你别死!你还没看到宝宝呢,是龙凤胎啊……你不能死,你一定要撑过去,要活下来!”

容析元是个有洁癖的男人,养狗也能看出来的,他为狗狗们请的两个保姆每天都会将狗狗打理得干干净净,时常都会带狗狗们检查身体,该打的疫苗可一个都没少。这样,狗狗们可是比别家的都要健康呢,尤歌和狗狗在一起也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健康。

尤歌只觉得呼吸发紧,半眯的眼眸里神色复杂,喉咙里发出干涩的声音:“你……怀孕了?”

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感觉真不好受,是这两个男人都不允许的,更坚定了要查出幕后人的决心。

确实,这一次容析元格外小心翼翼,疼惜她初经人事,不忍将她折腾得太厉害,尽量地温柔着享用。这样也让尤歌慢慢地感受到了除疼痛之外的最原始的情动,好像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跟随着他,在仿佛惊涛骇浪中起起落落……在这样动情的时刻,尤歌再一次展现了她跳跃的思维……

许炎脸色一变,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可他毕竟不是神,如今这一团乱麻的现状,他只能顾得了一头了。

===========

容析元被唐虞梅戳中了最痛的伤口……他当然知道尤歌和许炎住在加州的房子里,可这又怎样?既然尤歌能在他成为植物人时还留在身边照顾他,他为什么不可以原谅过去所有的一切,让彼此重新开始?

“趁热喝。”容析元见她发呆,端起了杯子送到她嘴边。

这是个清爽的早晨,尤歌和容析元冰释前嫌,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他们的欢声笑语在四周回响,不管是小狗狗们还是别墅里的人,都能感受到那一份特别的欣喜和感动。

翎姐清了清嗓子,没说话,却直接唱起了摇篮曲……

尤歌面无血色的脸布满了悲伤与愤怒,直觉告诉她,这照片的真实性很高……她联想到了容析元反常的举动,虽然那个秘密工作室可以为他解释,但总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地方被疏漏了。而这照片的出现恰好弥补了被疏漏的部分,如果加这些都联系在一起,整件事情就变得清晰而简单了。

保镖见到尤歌质疑的表情,无奈之下只能拨通了沈兆的电话……那家伙在电话里匆匆向尤歌打招呼,说明这俩保镖的身份之后果断挂电话了,他还在睡觉呢。

许炎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哭,说到底,就是他和尤歌之间缺少一点缘份。

卢老先生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许炎的优点,把这小子给夸上天了。

“那个……许炎他家到底是做什么的?他当医生,可是他

“你……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是想要女人了吧,我家对面有个发廊,里边好像有那种服务,你可以去……”

如果是加班,如果是想来,那么,都10点了,他应该打电话来问一下吧

佣人时常找借口推脱,不给尤歌做饭吃,但这难不倒尤歌,她虽然不是精通厨艺,但至少她还会做炒饭和煮面条,不至于饿着。

这话听着是没什么问题,但何碧翎却是脸色一变,皱起了眉头,绝美如女神般的容颜浮现出隐约的不安……容析元什么意思?难道他想说,他仅仅是为了报恩?

容析元像是看不到何碧翎这热切的眼神,岑冷不带一点温度的语气说:“谢谢赌王的好意,可是……我今天来,只是想问问,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何碧翎,真的是何碧翎吗?你们是她的亲人,应该能给我答案。”

此刻的容析元再也不是刚才那般淡然,他的愤怒毫不掩饰,赤红的双眸甚至带着一丝嗜血的恐怖。

尤歌只觉得一道柔亮的白光出现,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惊得合不拢嘴。

老爷子看得有点痴了,略显浑浊的双眼里似有点点晶莹闪烁。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

这些人的鼻子还是很灵的,确实出事了……

“你们吵够了吗?”几个字,却是让吵架的两人脸上一热。

看不见的血雨腥风凝实在人心,郑皓月呆呆地望着容析元……到现在她还是没能看清他是什么样的人么?为了尤歌,他居然可以如此愤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其中一间主人房的灯已经熄了,只剩下一盏柔黄色的灯光还在那里亮着,只是窗户拉得严实,看不清楚里边什么情况。

郑皓月的涵养,在外人面前一向挺好,可眼下她也无法淡定了,想不到容析元居然会带着尤歌前来。

其余的人面面相觑,每个人都知道尤歌的身份,因此也会礼貌地打招呼,但郑皓月就抓狂了。

“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宝瑞内部的事务,她来做什么?”郑皓月横眉竖眼,眼底那藏不住的妒火旺盛。

容析元猜测老爷子可能是知道尤歌怀孕的事了。尤歌现在怀孕五个多月,由于是冬天,穿得厚,不仔细看就只会觉得尤歌长胖了。可老爷子是那么笨的人吗?多半是已经看出来,只是没说而已。

“你丫的能不能叫得自然点?”

“去你的,还敢打报告?我刚说什么来着?我说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忍……还是得忍!尤歌强忍着心中奔腾的怒火,紧紧咬着牙没有说话……其实她这两天都在强撑着上班,受到容析元的影响,状态太差,她在工作上一不小心就犯了低级错误,她知道自己不对,她不辩解为自己找理由,她接受上司的批评。她是这么想,可老巫婆是咄咄逼人啊。

两人有说有笑地去取行李了,比起先前苏慕冉一个人的孤零零伤感,现在可说是剧情急剧扭转,阴转晴了。

许炎对待感情很谨慎,不会轻易动心和付出,苏慕冉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这说明许炎对她是有一定感情的。或许现阶段许炎对苏慕冉的感情还不够深刻,不如她的爱那么多,但相信随着时间,两人会越来越好,越来越融洽,直到谁都离不开谁了,他就会成家,生子……

家里的餐厅从父子两个人吃饭开始变成三个人吃饭,渐渐的龙晓晓还会跟霍律师一起下厨,各自做点菜出来吃。霍骏琰就大饱口福了,只要能有时间回家吃饭的,他就不会在外边吃。因为家里的味道最合他的口味。

尤歌却佯装不悦地说:“你是因为想见孩子才这么说的,又不是想见我,哼哼。”

“哼哼……女金刚又怎么了?别人想当还当不了呢!只有女金刚才能对付臭*!”

确实震惊,他不是很肯定地说不会答应赌约吗,怎么现在特意跑来就是为说这个?

翎姐静静地凝视着佟槿的睡颜,也不知在想什么,过一会儿就出了房门,临走时她的视线瞄了瞄那一瓶枇杷膏……真难喝。

香香一个劲地冲翎姐汪汪汪直叫,一改平日的温顺乖巧,就像个小泼妇。

容析元悠闲地迈着步子往门外走去,边走边说:“怒气伤肝,上了年纪的人应该心宽一点……就这样吧,我还有事要做,让沈兆送你去机场,正好下午一点钟有飞香港的航班。”

容析元不敢分心,牢牢抓住布条,一点一点靠近地面……在这样重要的时刻,他却想起了一个熟悉的遥远的画面。记得尤歌也曾像这样从高处往下爬,那时,她和他,才第一天见到。

...很难得看到容析元尴尬的表情,此刻他却是老脸一热……这,真不好意思说出口啊,不是他不想给尤歌一个像样的婚礼,而是她自己说现在孩子太小,想等孩子一点,再过两年办婚礼,让俩宝当花童……

霍骏琰这心里忽然没来由地一阵烦躁,不耐地说:“随你便%我到是差点忘了,你还有个男朋友,你医药费的事,也轮不到我管了。该说的我都说完,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己对尤歌越来越有兴趣了,她是一座宝藏,开发的过程,他只想享有独家权益。(这章6千字,还在码字哦有加更,求点月票支持!)

踩着八寸高跟鞋,穿着灰色职业套装,郑皓月成熟干练的外型看上去很适合处理眼前的状况,而她也觉得自己出现得正是时候。

郑皓月在做报告时都是一脸的满足,喜形于色,还有几分掩饰不住的骄傲。容析元静静听着,时不时点点头,表现依旧稳重淡定。因为这一天,是他早就预料到的。宝瑞有那个实力,迟早是会火到国际上去,不仅为这个行业争光,更是国产品牌的典范标志。

郑皓月大惊,他真的听到了?糟糕……这下,她可如何解释?

这酸溜溜的,只可惜尤歌自己还没察觉到,她现在只是在不停地告诫自己不要沉迷,全心全意地在抗拒着容析元。是真的那么理智和冷静还是她害怕泥足深陷?不管怎样,尤歌硬是没开口叫住他,看着他走了。

“容析元你别得意,你不就是早了几个小时来公司吗?我爸日理万机,忙得很,现在才来又怎样,不代表我们就是在外边吃喝玩乐!”

容炳雄的假笑凝固在脸上,伸手摸着自己的秃顶……这是他的习惯动作,每当愤怒而又在压抑的时候,他就会下意识地摸头,就是他在思索对策了。

龙晓晓说完转身就走,一转身就苦着脸心虚地加快了脚步……她故意说得好像很理直气壮甚至有点蛮不讲理,可这是为了避免霍骏琰再追问下去,她可不想被问到心事,她暗恋的秘密只想放在心底,怎能被他识破?

“好听的?抱歉,我暂时没学会。”霍骏琰一本正经的样子。

亲情,本该是温暖而美好的,但容析元感受到的却是歹毒与自私,还有那女人强烈到bt的控制欲。

容析元忽然眼神一变,竟带了一丝激赏说:“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点血性,脾气够硬的,如果不是情敌的关系,说不定我真会给你点个赞,但遗憾的是,我会等着看你如何解决难题,当你无法解决而不得不选择妥协的

没人再竞价,项链直接到了容析元手中。这套由他亲自设计的项链,送给尤歌的生日礼物,今天物归原主,他花了一千七百万买回来的。虽然是显示了他的财力,可仔细想想也有点讽刺……

“嗯,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他治好了我。”

容家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光是从老爷子对这件事的太对就能推测,兴许在老爷子心里也是在责怪容桓的父亲。当年的事,是容家最大的秘密,也是悲剧……

他坐在沙发上,好半晌都不曾有过动作,直到手指传来疼痛,他才惊觉,烟头烫了手。

冯奎脸都白了,他当然认出来那个透明的箱子里装的狗狗就是尤歌的,那只顽强的小狗,居然还没死?

屋子里压抑沉闷的气氛越发凝重,容析元紧锁的眉宇没有松开过,那只紧紧握着的手,关节泛白,额头上的青筋隐现。

“喂!”许炎大惊,忙不迭地冲上去抓住苏慕冉的手,原来这妞在脱自己的衣服。

女金刚今晚是彻底发春了?

许炎快要崩溃了,这么玩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能把持得住!

容析元眉宇间浮现出凝重,他就算还没与霍骏琰见面,已经能想象出霍骏琰现在有多烦躁了。

女人一声冷笑,像是听到了可笑的话,不屑地说:“你大老远的跑来质问我,不觉得多此一举?那是我的儿子,我将他接到身边,有什么不对?”

尤歌不由得想起了前几天容析元不在家睡的时候,可那后来也证实了是他要工作,在秘密制作戒指……尤歌不愿将过去的事情与此时此刻的情景相联系起来,但这心里就是难以踏实,闷闷的喘不过气来。

但这仅仅只是暂时的而已,当尤歌吃完饭开始洗澡的时候,这脑子就不听使唤地浮现出了容析元的影子……

“你有什么权力惩罚我!放开!”

这可把容析元给吓到,赶紧地过去了,抱起奕宝贝。

尤歌竟然不怕他了,好像能看穿他现在不是真的生气,她心里甜滋滋的,原来被人“吃醋”的滋味这么美呢,尤其是,这个人不是别人,是他……

“我才不管那么多呢,我只知道我赢了,怎么你想赖账?”尤歌佯装生气,这小模样最是招人爱了,他又忍不住哑然失笑……她还是跟个孩子似的。

“……”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