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那年匆匆话别离 > 第41章:瘴雨蛮云

秦铮嗤笑,“娘若是想知道,何不学李老儿,您跑去右相府问问?您儿子和他儿子产生什么隔阂了?他若是真精的话,就找来英亲王府,何必跑忠勇侯府去绕弯子?”

谢芳华当先开口,“大姑姑”

    若是没猜错,他体内的恶气,恐怕就是咒了。

侍画、侍墨等八人立即跟在她身后下了楼。

“藏锋宗师原来已经等了两日了,这么说,我从京城出来,宗师便知道我必然经过这里了。”谢芳华看着他,似乎也被他周身的气息感染,泛起丝丝冷意,脸有些白。

“不是还有一盏茶吗?芳华小姐何必急?”崔意芝伸手拦住她。

谢芳华回头,便看到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了落梅居的围墙,一下子望去了无名山。她心口揪得疼起来,在她不知道的那些年,他是否都如今日这般望着无名山的方向,在想着她?

最后是几行字迹排列在一处。

秦铮叹了口气,“哭不塌院墙,也会哭塌我的心。”

所以,保了三皇子和柳妃,保了柳氏家族,杀了四皇子,也是为了她自己。

谢云继慢慢地继续道,“四皇子安排人在事发当时已经各处搜索柳妃娘娘和柳氏的证据。同时,只要李统领出兵,那么,便有启封城的一万府兵等着剿灭他。”

一个是宗室勋贵游手好闲只懂吃喝玩乐雪月风花荒唐无稽没人管教被养歪了的纨绔公子;

谢芳华手一顿,不解地看着皇帝。

燕亭闻言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永康侯脸色也渐渐白了。

“原来是你小子!”忠勇侯怒意对向秦铮,似乎下一刻就要挥手劈死他。

这时,谢墨含从车内挑开帘幕,看向谢芳华,也愣了一下,“妹妹”

天地结盟,生死与共。

这样的倾天地九泉之爱之情之情深意重。

时间静静的,一刻一刻地过去,谢芳华眼泪似乎怎么也流不干,秦铮的心窝被她烫的如煮沸了的水。

秦铮也如谢芳华一样,心疼得全身虚无到几乎提不起微薄之力,连触动她唇角,都用尽全力支撑,只能轻吻她唇瓣reads;。

秦钰眸光微冷,“天下长的相像的人可能很多,但是一模一样的人倒是少见,即便身份天差地别,但秉持两国邦交友好,既然在下遇到了这等奇事儿,也不能置之不顾。”话落,他吩咐道,“来人,将他们拿下!”

谢芳华不说话,低头沉思。

不多时,李沐清来到近前,翻身下马,走到谢芳华身边,对她温和地道,“你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我过来看看。”

她忽然想起,他出身在清河崔氏,是英亲王妃要过来给秦铮的陪读,却成了他名副其实的小奴才,奴待了这么多年。

“我就是再确定一遍,怕你不当回事儿地给胡乱扔了。谁知道你躺下得这么快?”秦铮嘟囔了一句,安慰她道,“你睡吧!我不扰你了。”话落,转身又回了屋。

“和紫貂在外面玩耍。”秦铮对秦倾说话到是多了几分和气。

林七后退一步,想着只要小王妃高兴,做了就做了吧大不了再出去买。

侍画侍墨二人立即跟在谢芳华身后,也快步出了落梅居。

王倾媚咳嗽了一声,臭着脸顿时笑了,“我哪里知道你们偷偷跑出去惹了人借由杀手门来杀人?也怪不得我!”话落,见秦铮脸一沉,立即道,“我这就给你去拿!”话落,一阵风地走了。

“你自己梦魔了吓人,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大长公主打断她的话,“快去收拾,跟我回府。芳华比你年纪小,但是比你稳重。你非要闹着来丽云庵,娘依了你,险些出事儿,以后不准你再任性了。”

选了一处门面稍好的酒楼,大长公主吩咐人包了整座楼,跟随的护卫等一起用饭。

“娘!”金燕脸也白了,“难道我们就不管了?”

r />

“娘,您可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做的?”金燕闻言凑近大长公主。

金燕、燕岚只能跟着她离开了酒楼,大长公主府的护卫和英亲王府的护卫,几百人合在一起,浩浩汤汤,离开了小镇。

“何人要上山?这条是通往丽云庵的路,从现在起,封锁了,任何人不准上山!”前方一个兵头的人喊。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题外话------

李琴先弹了一曲清平调,之后又让她来弹。

谢芳华自然不反对,与她坐在了对面。

李沐清道,“怜郡主是不是回京了?”

秦铮看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军营里坐镇,竟然还让人悄无声息死了?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永康侯立即道,“不可能,我就住在他隔壁,韩大人一晚上没动静。”

谢云澜伸手拿了车上一床薄被盖在她身上,对她道,“你若是累了,就小睡片刻吧!到了地方我喊你。”

院落内的仆从极少,除了一名守门人外,一

那二人同样惊骇地看着谢云澜背着谢芳华,闻言齐刷刷地低下头,恭敬地道,“是,公子!奴才二人一定不敢懈怠。”

她的命,担负着英亲王府小王爷秦铮的命。他们加在一起,就是南秦半壁江山基业。

“做皇帝到没做太子时有耐性了”秦铮嗤了一声。

“爷正饿着呢,这还差不错。”秦铮面色稍霁。

秦铮听罢,气忽然消了,笑道,“我倒觉得这桩事儿你没做错,他是该有个女人了。”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皇宫,上了马车,秦铮对外吩咐,“去右相府。”

谢芳华想起今日右相夫人对她的态度,叹了口气,“右相府不见得待见你。”

郑轶一噎。

谢芳华伸手拉住她,“娘,您别告诉他,他此次出京,暗中带走了关在暗牢里的郑孝扬,要铲除荥阳郑氏和北齐的暗桩,要做的事情必须隐秘保密,且必须果断快速出手,不得出丝毫差错。虽然有郑孝扬相助,但荥阳郑氏毕竟几代根基了。而且,他不懂医术,回来也只能恼怒心急。”

“您将兰姨叫进来。”谢芳华道,“再吩咐个您信得过的人,守着门。”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春兰继续道,“可是除了奴婢和她,当时奴婢真不记得还有什么人在场了。”

英亲王妃回握住她的手,转身拉着她进了里面,坐在椅子上,对她道,“竟然在英亲王府,在我的院子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样的事儿,如何不让人心里发寒”话落,她又道,“娘不是害怕,是觉得竟然连咱们府里也不安全了。”

过了片刻,喜顺匆匆跑了回来,“王妃,王爷和大公子说这就回府。”

谢芳华点头。

“我会随身带着药。”谢芳华道,“而且我出京后,立即去找秦铮,有他在,你总放心吧。”

她这样一想,心里顿时轻松了,秦钰陪着她送她去平阳城就去吧,连夜折返,他辛苦也就辛苦了,以后她一定万分小心不让他再管着,要烦也就烦秦铮一个。

“是。”侍画点头,又小声道,“那品竹等人,都带上吗”

谢芳华念着金燕那日对她在茶楼提醒,她才能及时进宫救了秦铮的交情,所以,拉着秦铮停住了脚步。

秦铮没答话。

金燕闻言想起她在府中大病了多年,如今方才好了能出府走动,暗暗唏嘘,一边下了马车,一边道,“芳华妹妹可不要谦虚,就算你多年不出府门,但是忠勇侯府什么好东西没有?你的眼界若是低了,这天下女子的眼界都不够看了。”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她的声音虽小,虽然对谢芳华附耳,但是却瞒不过耳目聪透的秦铮。

    谢芳华看着谢云澜眉心一团黑紫之气,**的上身血脉游走的地方,似乎有两道气在窜,使得他垂着的头面色痛苦,她想着,他身上的痛苦怕是比面前表现出来的痛苦要严峻十倍不止。这一团黑紫之气她只用眼睛还看不出来是什么,若是要查探的话,只能靠近给他把脉。

    还是他一直就是这副样子,还是今日她来到他身边,他故意使得赵柯和他共同在演戏。

    “芳华,你出去吧!”谢云澜半响后睁开眼睛,看了谢芳华一眼。

    赵柯脚步顿住,回头看了春花、秋月一眼,对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您身子尊贵,要不就用您这两个婢女的吧!在下竟然忘了,您有带了婢女来此。”

    谢芳华想了想,还是跟了过去。

    谢芳华站稳身子,目光也怔怔地看着谢

屋中的火炉一直燃着,暖意融融。谢芳华歪在椅子上不想动,静静想着事情。

谢芳华转身将手中的花篮和里面的梅花一股脑地扔出了门。

谢芳华仔细观看李如碧被伤的脸,微微蹙眉,想着郑孝扬真是下了狠力,这样的伤,就算是言宸的医术,怕是也要留下疤痕,除非……

右相夫人闻言又哭了起来。

谢芳华对金燕点点头,金燕与她一起走了出去。

秦钰手臂紧紧地扣住右相胳膊,薄唇紧紧地抿起,一双眸子也现出沉痛之色。

谢芳华惊异地看着她,“没想到你答应荥阳郑氏是为了这个打算。”

谢芳华看着她,反手握住她的手,“金燕,一个人不应该为另一个人而活。你这么年轻,要才华有才华,要美貌有美貌,要身份不输于任何一个人。你应该寻找一个真心喜欢爱你的人,过好一辈子。秦钰不喜你,非你的良人,便不是你的姻缘。你又何必你虽然是大长公主所生,但又不姓秦,南秦江山基业与你何干你真不必如此为他牺牲。”

小泉子引路,头前走着,谢芳华跟着走了一段路后,对他低声问,“金燕郡主去御书房了”

“那我也愿意!”金燕道。

“就如她说,值与不值,端看她自己的选择。”谢芳华慢慢地转身,低声道,“我回府去等秦铮的信,先看看他怎么说。”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谢芳华摇摇头,将入宫的决定和分析与他说了一遍。

秦铮继续道,“原来左相府的卢小姐心仪我大哥许久了,娘您竟然不知,今日在猎场她出言教训我,端得是长嫂的架子。我觉得她教训我没有身份,名不正言不顺。正巧我大哥似乎也欣赏卢小姐,这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不如娘您就玉成此事。”

林七从小就被卖入英亲王府,因八面玲珑,行事激灵,懂得看人眼色,所以得大总管喜顺的喜欢认了干儿子栽培,自然得了几分识人的本领。那次崔意芝刚踏入英亲王府的门,他就晓得这崔二公子定然不是个省油的灯。皇上亲自会面,他肯定是要入朝为官的。他往厨房瞅了一眼,听言那小身影正在杀鱼,想着同是崔氏嫡系一脉,这听言是看不出半分长公子的派头,比那崔二公子可真是差远了。暗暗替他叹了口气,荣华富贵嫡出身份不要,偏偏喜欢做小厮打杂。

清河崔氏一直以来秉持人傲骨和清流门楣,族中子弟以为主,喜欢钻研治世之道,大多书卷风流。但若是江山飘摇,天下倾动时,那么人不管大用。武将才更能够发挥锋芒。清河崔氏这么多年来难得出一个武兼备的子孙,自然甚是爱护。再加之若是能从武将,有谋有兵,也算是族中一道屏障。自然甚是欢喜。怎能不买皇上的账?尤其还是许以兵部侍郎。

只见崔荆、英亲王妃、谢墨含、谢云继都在屋中坐着,还有一个算是外来的人。正是李沐清。他坐在谢云继身边,正喝着茶。

“走了这么远的路赶回来,你难道不累?反正鱼刚下锅炖上,你与我休息片刻。”秦铮说话间,拉着她强拖硬拽地躺在了坑上。

今日上墙:西子湖畔情华蔓缦,探花:容景云锦给我的感觉是太遥远,只可远观。而铮二,比他们真实。

秦铮忽然笑了一声。

谢芳华点点头,伸手推他,“这是院外。”

薄了日光,负了月光。

“小姐果然刚醒来就问小王爷。”侍画抿着嘴笑,“小王爷在清晨就被刑部的人喊走了,走时嘱咐了我们,说小姐若是要问起,就告诉您他去了刑部,估计除了刑部外,大理寺的人也要赶着找他。想来要忙上一日,让您响午若是不想出院子,就自己在落梅居吃午饭,不必等他了。晚上他尽量早些回来。”

“你说是不是?”谢芳华又问他。

除了五人外,还有今日来观礼的太子殿下坐在了一旁的偏坐上。

这就是秦铮,他在用他的方式爱他,用他的方式给了她这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大婚之礼。

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今日的大婚

秦铮抬起头,抱着谢芳华进了新房,径直抱着他来到床前,将她放下。

谢芳华也转回头看着他。

没看到秦倾等人,只看到其中一名黑衣人在和月娘单打独斗,其余人也各自缠斗在一起。而那和月娘单打独斗之人显然不是最早先那领头的黑衣人,而是一名身着素净青衫的年轻男子。他的武功显然在月娘之上,因为月娘已经受了伤,而他周身却无伤势。

“主子,这是月娘放出的信号,在西南五里处。”春花立即道。

这一处药圃很大,几乎覆盖整个洼谷。

秦铮又道,“你重生后,眼里、心里,都是忠勇侯府,就连片点关于我的记忆都没有。我于是只能先困着你,绑着你,亲近你,让你重新爱上我,不是想你变回前世的样子,而是想你找回对我的心,我没有把握,才一贯强势,怕你拒绝,便不给你拒绝的余地……”

谢芳华闭着的眼睛滴下两行泪。

秦铮猛地用力,一把将她娟帕扯掉,只见上面点点殷红血迹,如盛开的梅花,很像她上一世血尽而亡遗留在手中的那块写有驭狼术的绢布。他眼底涌上青黑色,却并无意外,将娟帕扔了,拦腰将她抱起,向房间走去。

来到门口,永康侯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回转身,对谢芳华道,“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看着孱弱多病,如今在本侯看来,竟是好得很,话语机锋竟然厉害,如此伶牙利嘴。不知道皇上知道了会如何?”

谢芳华瞅了他几眼,当没看见,继续品着口中的茶水。

谢墨含看着她,抿了抿唇,目光从她的脸上,落在她手中晃动的茶杯上,“而其他人,程铭、宋方、郑译、王芜等人昨日都在各自家里过年,并不知晓燕亭离开的事情。都是今日才知。秦倾在宫里,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就算有心,也是无力。剩下的人里,唯独一个李沐清。但是依着右相府中庸的门风,以及李沐清的聪明,他才不会去染手永康侯府邸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

这是小姐八年来第一次训斥下人。

暖阁内的门帘挑开,谢墨含从里面走了出来,温声道,“英亲王和王妃亲自来了咱们府,大年初一过来吃晚膳听戏,是对你的看重,也是对这门亲事儿的看重。爷爷不出府迎接是因为长辈,我是小辈怎么能贪睡不出去迎接?”

春兰立即上前来扶英亲王妃。

谢芳华被英亲王妃拉着,听着她絮絮的话语,微微低着头,只能静静地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