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那年匆匆话别离 > 第5章:随俗雅化

“张兰兰,好久不见了。”车装的门被打开来了,露出脸的是一个看起来很英俊很年轻的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

上边写着梳子并不是质量问题,而是用了梳子之后,女主人就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第一天的时候是一天睡了十几个小时,第二天的时候就直接睡了二十个小时,而且还时不时的说梦话,而梦话的语气也不是女主人的语气,而是另外一个陌生人的语气。

之后,趁张兰兰还没发飙的时候。我就利索的冲出了房间的门,还不忘记临走前对张兰兰说:“我先出去了啊,你准备好出来找我。记得吃早餐,不然二百斤呢。”

“看来我们只好自力更生了。”张兰兰对我说着,然后头一歪看了看黄拓跋的屋子,“你们,我们先回去再说。”

开始张兰兰跟杨先生解释时,杨先生并不相信,但是随着张兰兰的进一步解释。而且杨先生看到了张兰兰那不似开玩笑的表情,杨先生似乎有些信了。

“首先我们得找到那个女鬼,我还是那一句话,知已知彼,才能做出决策。”

“杨先生,你放心,由于那个女鬼还需要继续吸食你的精气来增加她的修为。因此她不会离开太长的时间,我相信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兰兰,你有没有好的办法?”我自己想了一会儿却想不到好的法子,猛的抬起头看向张兰兰,希望她能够帮我想到一个好的办法。

此时大门那传来了敲门声,丹凤将我放了下来,然后去开门。不过我觉得丹凤放我下来时好像现出了一付吃惊的样子。

何况又是这么残忍的方式,光是我摸到烫的东西都要嗷嗷叫个半天,根本就无法想象被人整个就扔进煮滚了的开水里。

不会是有人想把我留在这里,阻挡我赶到磨盘镇去吧。

我也如实点头,却没有办法继续安慰程秀秀。安慰的办法已经说的太多了,还是要等她自己想通才是真的。

忽然间,那匹马四蹄乱撞,将我摔下了马背。然后他就长鸣做朝着来路奔去。

此时我跟阿明两个人都比较沮丧。阿明刚才从屋里翻出来一些物品。他说这些都是龙白的衣物。

“小心躲在这里别让那怨魂鬼刹发现了,否则会让宫弦还要分心救我们。”张兰兰紧张的看着宫弦的方向。弄得我也觉得心直往下沉。看来今日想要善了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那怎么办?”我禁不住也替宫弦担心起来。

宫一谦软磨硬泡,最终我还是没有选择留下来。因为一方面是不想再给家里找什么麻烦了,另一方面则是也怕半夜碰到宫弦。

我被来人给支撑着,靠在他的肩膀上,真希望这不是做梦。

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像是一道迷宫,我踏进了迷宫里,却找不到走出来的路。

我出门之后,王鑫马上就走到我身边了,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很担心他老婆的,也是有那么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谁能不爱呢?

关上门以后,门外的女人还在不停的叫嚷着:“喂,你开开门啊。真的好用的,我不骗你啊。让我进去。”

“放心吧,没事儿。”说完他又继续往前走。

我恨不得冲到宫一谦的面前掐死他,本身这个陆雅就疑神疑鬼的,宫一谦还不知道避避嫌。到时候自己女朋友被气跑了可别怪我。

我走上楼梯,这小区里面竟然没有电梯。还好曾大庆家里住的楼层不是特别的高,不然这次差评解决的真的就是权当锻炼身体了。

肯定金龙也知道自己跟我们是绑在一天穿上的蚂蚱,所以也没有对我们耍什么心眼。这一路上虽然走走停停,但是却一直保持着我们能跟上他的距离。

“那又是怎么知道我被下了降头呢?”

张兰兰摇摇头:“陆雅说,只要宫一谦跟她成婚完,当天就将药给宫一谦。后来见宫一谦实在是不同意,然后两个人讨价还价,只要宫一谦这几天都陪着陆雅,陆雅开心了随时都可能把解药给你。”

女鬼谨慎的看着张兰兰,提高了嗓门问道:“你是谁,这是什么东西?”“摄影师,我就不检查了。你直接帮我拍照吧,我要传到网上去。”我无精打采的喊来了摄影师,真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货品。非要积累一百个好评的公司,又能卖出什么好东西?

“一谦现在跟陈媚在酒店里,他去洗澡了,刚才是陈媚接的电话,陈媚让我们不要去打扰她跟一谦的好事。”我有气无力的将刚才电话里的内容告诉了张兰兰。

看张兰兰这样子,想必她之前对宫一谦的好感瞬间就被这一件事给打了折扣,也能明显的看得出她已经不那么热衷于去救宫一谦了。

于是我直接对宫一谦说:“你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她是女鬼,身上的皮明明就是从别人的身上剥下来的。”

闭上眼睛后,感觉意识变得轻飘飘的,飘向未知的远方,也不知道哪儿才是个尽头。

我奇怪地问:“为什么要点那么多蜡烛啊?还有外面那些米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挫败的只好给张兰兰留言。将我此行的经历以及目的告诉了张兰兰。请张兰兰随时跟我保持联络。

我有些蒙逼,这个马车上的人该不会是宫一谦吧?

“因为我还听见小溪说了一句‘我去学校里面找过了,并没有找到你想要的……’后面说的想要的什么东西我就没有听清楚了。反正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我就能感觉一定就是跟这支笔有关系的。不仅如此,就在我听见小溪说的这些话的第二天,她还让我平时晚上在家不要开灯,点蜡烛。说什么不喜欢自己在学校看完书回来,家里还是亮得刺眼。”

如果对方针对的是我,那么他又为何要把大明也骗进来。现在我不得不用骗来解释这件事情,如果真是大陈发来的信息,为何会选这么一个有问题的巷子,明明就是为了把大明骗进来。

我正不知所措时,忽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厉鬼虽然是死掉了,动物的死因也明白了,可是我的差评呢?谁来给我解决。

待张会长离开以后,我想要对张兰兰说出我的疑虑,但是我还没有机会出口,屋里又进来了一个年青的小伙子。

“嗯,我们快走。”张兰兰也同意了我的想法,于是我们不再走路,而是直接叫了一辆当地的特色代步车。

张兰兰摇头说道:“吴先生或许还可以当他不存在,但是您却一定要认真。时间比较紧,我也就长话短说,你脖子上带着的那个绳子有古怪。”

张兰兰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前看着电视,时不时转过头来看我一眼,还略带无语的问了一句:“想好办法了吗。想好了再告诉我。我先看会儿电视。”

我咬了咬手指,突然想到自己似乎把这本书给带在了行李箱里面。我激动的拉着张兰兰的手,把她拉到了房间里面,然后用手指了指行李箱。

过了一会儿,小钰突然间从房间里大声的喊出一句:“喂林梦。这衣服是你要买还是我要买啊?怎么你让我给你挑,自己反而跑出去喝水了。”

我在心里大喊一声:“不想了,不想了,谁知道见了面以后又是怎么样的了。”这样,我暂时的将宫弦压制在了心底,强迫自己不去想他。

我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又来到了地狱与人类的交界处。

我还不相信我的眼睛,拿出了我的手机,看了又看。我确信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正是一点十分,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时间,已经是过了处理差评给我期限的最后一天。

“殿下,小的说得句句是真的,殿下若是不相信小的,那么小的只好以死来明心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