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悲聆 > 第75章:斩木揭竿

第75章:斩木揭竿

悲聆 | 作者:白敛| 更新时间:2019-09-02

…………

在这证券大厅里,齐刷刷的墨镜朝向牌子处。

紧接着,有人高呼:“西山方家,认筹五百万股。”

几个时辰之前,自己好像距离一场救驾的大功劳,相隔是如此之近。

萧敬歇斯底里道:“陛下,陛下呀,您是不知道,那方继藩,他……他带着王守仁还有刘瑾那该死的家伙,他们……居然……居然让王守仁,假扮了陛下,前去参加盟誓了。那王守仁,还穿去了陛下的冕服……他这是胆大包天,是无君无父哪,他们今日,敢假装自己是皇上,明日,岂不是要谋朝篡位了?”

外头的宦官听罢,自是退开了。

圣驾尾随其后。

方继藩:“……”

他心里有点狐疑。

方继藩转身就想跑。

他没料到,事情到这个地步,下意识的,他想要放声大吼。

“这些年,对大漠,该打的,都打了,接下来,是该安抚人心,休养生息。朕此番去,便是要定下规矩,使诸部感受朕的诚意,从此心悦诚服,死心塌地,这大漠,已经消耗了我大明太多太多的国力,今朕欲制四海,非要安大漠不可。”

弘治皇帝又道:“你看,你又觉得朕是自大了,你带了那鞑靼商贾来见朕,朕岂会不知,只是,心怀不轨之人,只是少数,若因为这少数,朕便不敢去了,岂不是……先寒了那些愿意归顺之人的心?朕听说,大漠之人,最敬重的乃是英雄,倘若朕如此惜命,反而被人看轻了,若真有人图谋不轨,自有人将其拿下。”

“这涉及到了千千万万人的生计,用你们读书人的话,叫做关系社稷苍生。”朱厚照在旁添油加醋。

当然,他们也有所疑虑。

外语书院这事儿,还是要向弘治皇帝奏报不可。

因为人总难免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

他们是最需要得到认同的群体,他们只恨自己不能锦衣还乡,让从前的穷亲戚们瞧瞧,自己已经发迹了。

人们既是羡慕,又是肃然起敬。

谁也不知道,这四洋商行到底是什么路数。可它拿到了海贸特权,就足以让所有的商贾为之动心了。

案牍上,是上上月的新政区域经济成长值。

方继藩顿了顿:“就说铁路,新修的铁路,是筹到了足够的银子了,这就要开工,可是陛下应该看到通州等地的炼钢量了吧,陛下觉得,这炼钢量,增加了多少。”

今天去扫墓,路上严重堵车,晚上八点才回家,饭还没吃,先写了一章,待会儿去吃饭,等下还有一更。争取十二点之前吧。王不仕有一种欲哭无泪之感。

王不仕不徐不慢的摘下了墨镜,冷冷的看了这翰林一眼,其他的翰林,也忙是收起看热闹的神态,纷纷上前,给王不仕行礼。

可是没办法,自己答应了给齐国公送一份礼的。

一副一百五十两?

萧敬颔首。

…………

方继藩便上前,行礼:“儿臣见过陛下。呀,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

邓健就笑:“少爷多才多艺,学富五车,居然还晓得剥皮,小的……能追随少爷,真是三生有幸,祖坟冒了青烟。”

在大明其他的州府,钱粮的数目并不复杂,因为其经济比较原始,而地方官呢,只需问一问,大致心里有个数,也就成了。

弘治皇帝微笑:“赶紧去盯着铁路的修建。”

刘瑾喜滋滋的忙是低头捡起章程,感激万分的拜倒在地:“奴婢……谢殿下恩典,殿下对奴婢实在太好了,奴婢这辈子,便是当牛做马,也难报万一。”

可显然,这些土人颇为彪悍,他们发出咕隆咕隆的声音,密密麻麻的土人,便疯狂的集结,有人举起了弓箭。

这……还真是祥瑞,再祥瑞不过了。

“误会,你想有什么误会。”方继藩凝视着他,尖锐的质问道:“你送银子给我,是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大家多买股票,也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私人的投资,将这银子,投进作坊里,投进股票和楼市,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要送我方继藩股票,你当我方继藩是什么人,我方继藩是那等丧尽天良,巧取豪夺,看着谁的银子多,就会暗中打他主意的人?。”

他顿了顿,便从鼻孔里冷哼出声。

“你说没有就没有?”方继藩龇牙咧嘴的看着他,语气透着不悦。

“一边儿去,我回京,是办大事,你们这些妇人,别碍事儿。”

他急速上车,紧接着,那马车快马加鞭,将无数妇孺,抛在了自己的身后。留下了无数妇孺的哭啼。

你问他这个玩意好不好,他说好啊,好的不得了,他拿了三百万两银子去支持。

弘治皇帝厉声道:“啰嗦什么,快去。”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这西厂,只是一个称呼,叫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叫内厂,叫外厂都可以。”

弘治皇帝不断的点头。

先要将未来的铁路资产,进行打包,而后……

沈傲道:“已到达预定位置。”

“噢。”方继藩和朱厚照乖乖的行了礼,告退而出。

“你记一下,从此往后,所有百官上奏铁路营造靡费钱粮的奏疏,统统都留中,朕不看。”

在这里,颇有几分佛朗机的风情。

他开始念诵了感谢天主之类的话。

现在,西班牙已经陷入了恐慌之中,他们无法理解,如此先进的舰队,居然会被明帝国击溃。

他很艰难的道:“你在明国内部,对其舰船,还有他们的水师,有什么见解?”

就在他走出房间的那一刻。

感觉这一刻,魔鬼虽然在自己身体里流失,可自己的生命,似乎也在流失。

公爵的血液,又开始凝结了。

王细作从这总督的府邸出来时,他手里掂着金币的袋子,可就在此时,突然,钟声响了。

方继藩举起了茶盏,呷了口茶:“保定和通州,能筹措多少银子?”

欧阳志面无表情。

方继藩道:“不知陛下怎么看待?”

朱秀荣却莞尔一笑:“夫君是驸马,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还请三思。不过……我岂会不知,男人在外,谁没有妻妾呢,倘若夫君当真……”

刘焱已是恐惧到了极点,他魂不附体,顿时,开始六神无主,于是,左右张望,希望…………有人能为自己说一句话。

听到罢黜……

“陛下……”刘焱痛哭流涕:“陛下啊……臣这就让侄儿,立即收回退婚之书,这便让侄儿,将梁神医娶回家门,还请陛下恕罪,臣……希望陛下容臣等,一个亡羊补牢的机会……”

“迎娶梁女医,你们刘家,配吗?”

却不禁失笑。

卧槽,这还是人做的事吗?

而自己的叔父刘焱,终于撑不住了,双膝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文华感觉自己虚脱了。

革去功名,永不叙用!

“老方,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眼里别有意味。”

…………

她和其他苏月之类的人不同,似乎慢慢的,她也开始对于救治病人,有了兴趣,再不将她当做被强迫的事。

方继藩倒也识趣,她来求教,往往都会让第三人在场,虽然这个时代,避嫌的用处不大,可至少,这样会让自己良心好受一些。

朱厚照咕哝,敢情自己白安慰了方继藩老半天哪,这样一想,便觉得好似吃了大亏似得。

弘治皇帝道:“萧伴伴,你有话说?”

弘治皇帝微怒:“什么意思?”

弘治皇帝心里感慨,自己的这个儿子,在别处聪明的不得了,怎么有时,又这样糊涂呢,弘治皇帝淡淡道:“钦天监会给朕一个答案的。”

人……真可以死而复生。

其实这段日子以来她们内心一直都在质疑自己的所学。

说到此,太皇太后的眼里,闪动着泪花,轻轻抿了抿嘴角,才又继续激动的道。

张皇后眉头一扬,很是好奇的问道。

张皇后却笑吟吟的道:“你不必局促,本宫,这是给你致谢,所谓有恩必报,本宫虽为皇后,母仪天下,更当做天下人的表率。你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太皇太后乃是本宫和皇上的祖母,她年事已高,身子羸弱,方才,若非你全力施救,只怕现在……已是……哎,来,给梁姑娘赐坐。”

今日乃是廷议的日子。

刘文华也不知,何故突然在半夜三更,有人寻上门,紧接着,说是皇上让他清早入宫觐见,他忙是询问,而宦官自是晓得规矩的,不该说的,不能说,而且传旨的宦官,在东厂里当值,是里头下了一个条子,让他紧急去办事,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却似乎有人开始收到了风声,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

却听一旁梁如莹道:“第三十四期求索期刊,有一篇《猝死论》,其中有一个症状,是否就是如此,根据许多次解剖,分析出来的原因,所谓猝死,多为心室内骤停……”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现在的太皇太后,几乎和一个逝去的人没有任何的分别。

看看吧,看看哪!这些,还是妇道人家,都还是人吗?

这些人,只一看眼神,立即明白了什么,纷纷告退。

萧敬道:“陛下,宫里还有女医呢!”

可现在,梁如莹和许多同学一样,竟在此时,都生出了忐忑感。

方继藩也是头皮发麻,几个护卫已是警惕起来,正要打马,将人打开。

梁储好歹也是吏部左侍郎,为天官副手,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是将来入阁拜相的热门人选,这样的人,位高权重,且有着远大的前途,注定要名垂青史,可现在……哪里有半分大臣的气度,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年人,显得苍老,无力,什么读书人的斯文,什么高位者的威严,此刻一扫而空。

打又打不过,女儿又回不来,还能怎么样。

许多的车中,已是呜咽了一片,方继藩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心里却是感慨万千。

“不过,说女医院是非的倒是有。”王金元小心翼翼的看着方继藩。

愤怒的人,骂什么的都有,仿佛和朱大寿,一下子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弘治皇帝淡淡道:“少啰嗦,去兑换吧。”

弘治皇帝竟是恍然。

这可是大新闻啊。

此前,他一直不相信这个事实。

汉家不幸,虎狼环伺,神州陆沉,中原板荡,异族入主,自此,华夏血脉,几绝矣。

“这是自然……听说……其子刘杰,生死未卜,可怜呐,怕就怕白发人,送黑发人。”

没人关注李东阳的异常。

这样说来……自己的儿子,生存的几率,又大增了不少。

却发现,李东阳正一脸焦灼的看着自己。

儒家官员,非常注重历史经验的。

“嗯?”刘健脑子有点乱。

“可是现在,贸然闯入东配殿,只恐……”

刘健一脸尴尬:“新津郡王殿下……”

弘治皇帝道:“你父亲还活着。”

他笑的声震瓦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