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悲聆 > 第29章:隔靴搔痒

第29章:隔靴搔痒

悲聆 | 作者:白敛| 更新时间:2019-09-02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但是我还是要抱着一些希望。我编辑了一条短信也发了过去:“你是谁?我怎么看不到你人,你在哪呢?”

先前也是有一些奋不顾身逃亡的人,却被厉鬼活生生的一把抓住塞进嘴里。然后立即就化成气体……

包厢里的女子说话的语气比我想象中的要温柔的多,也没有那么严厉的感觉。或许这次碰到的鬼会比较好说话?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呀,你跟那百宝箱的小神谈了什么呀?”

我很想当着宫弦的面跟陆雅撕逼。但是想到自己还顶着一身粉色的油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泼妇,我也就索性作罢。

“不……不怕……大哥哥不怕……”大明的样子特别的滑稽,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中,让我差点儿想笑出来。

我快步走到张兰兰的旁边,亲昵的挽着她的手然后往下走。这下子我跟张兰兰是在一起的,总不会有鬼还来想不开找我的麻烦吧?

离子木换了一个姿势,顿了顿又说道:“所以好多来我这儿的男人,女人。都宁愿自暴自弃,也不想留下什么伤口。更别提在梦中用这种微微的痛觉来让人清醒了。”

虽然他是背对着我,让我看不清楚他的容貌。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的心,我已经无法淡然地转身离去。

想到此,我跑动起来。随着我越跑越快。很快我就跑回到跟张兰兰分开的地方。

果真,当我放下电话以后,他就欺身而上,将我压在了身下。他甚至不需要亲自脱我的衣服,只见他手一挥,我跟他的衣服就自动的脱离了身体。

就在我挽上了宫弦胳膊的瞬间,他的手上也立马多了一把软剑,还是如来时一样,软剑指向之处,那些半人高的杂草就消失了,路面上现出了一条水泥路面来。

第二天晚上我又来到了王鑫的别墅,这个时候王鑫的老婆也已经从床上起来了,因为小慧并没有怎么使用她的身体,只是让她的身体陷入了沉睡,所以这个时候她恢复的还是很快的。

“我也知道你不是我的姐姐,但是你和她真的是太像了!这也算得上是了却我的心愿了。姐姐我可以抱你一下吗?”小慧这个时候的话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祈求的意思,只要是个人都不会拒绝她现在的请求的,当然善良的晴雨也是这样的。

“那这样子好了,我们赶紧找一个能够上网的地方,你帮我把这个差评消掉好吗?”我连忙趁他开心的时候提出了我的要求。

“小攻,你们坐好准备,我看看能不能让牛走到了边,你观察看看,若是车辆可以通行的话,就把车开出去。”

“兰兰,每次都是你陪着我一起经历这些超出自然的灵异事件,你会不会烦我啊。”

“真是让本尊刮目相看呢,你竟然可以支撑了那么长的时间,不过本来你的功力与本尊势均力敌的,可惜了。。。

看见陆雅坐在我旁边,两条洁白的小腿裸露在空气中,一晃一晃的。

我扯了扯嘴角,这就尴尬了。人女儿让他爸别开灯了,把蜡烛给点着。他爸这么几天都没有实现女儿的心愿。唯独今天心血来潮,还被我给撞上了。不仅如此,似乎还让他女儿小溪误会了。

我心一紧,感觉一个利爪狠狠地扣住我的胸口。喘不上气,也吐不出气。

此时我连身体上的伤也顾不上了就第一时间的打电话给宫一谦,这已经是习惯了,以前每当我出了什么事时,都是第一时间的给宫一谦打电话,让他过来帮忙我处理的。现在也是一样,我还是第一时间的就想到了他。

因为感觉到冷,我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往后退了一点。护士冷幽幽的声音对我说:“现在就觉得冷啦,一会还有更冷的呢。”

听见医生的话,我如同被叫魂一样的走了过去,手术房里面比昨天张兰兰贴的那样还要更恐怖,基本五十厘米内就有两个符纸。

“真的吗,兰兰,你真的没有听到有人在笑吗?”

经过昨天一天的经历,我学精了。遇事情要多问多了解。

我挫败的只好给张兰兰留言。将我此行的经历以及目的告诉了张兰兰。请张兰兰随时跟我保持联络。

我们俩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说完我们俩对视了一下,都笑了起来。

宫一谦点点头,阿明回头看了我们一眼问道:“坐好了吧?我要开始驾车啦。”

“没有,没有,就是随口说说。”我敷衍的对他笑笑,还是决定不告诉大明我眼中还看到的女子的事情。我怕吓到他。

看到手机开机的界面,我兴奋地蹦了起来,一把抱住张兰兰。当手机已经可以正式使用的时候,我连忙打开旺旺,翻到那一条差评的位置。

张兰兰哈哈大笑:“你说谁臭道士呢?现在论气味,指不定谁更臭。你口中的‘她’就是那个一头金发的花季少女吧。没错,她已经被我给弄得魂飞魄散了。”

我并不确定张兰兰的符咒管用,万一再出现刚才那种情况,而我又开不了口的话,那岂不是坏了张兰兰的大事。

刚才我们看着是一模一样的情景,在小女孩的带路之下,场景就发生了变化。已经出现了我们走进来时所经过的那条山路。

在宫弦这个霸道的男鬼强行掠夺的背后,还是处处为我着想的。看似无情却有情,这是我能对宫弦所有的评价。

于是我赶紧装成困了的样子,闭上了眼睛。

“嗯,嗯,嗯。那就好。”只见我的邻坐得到了空姐的答复以后,迅速的抓起他的物品。头也不回的朝前面头等舱走去。只是脚踝拍个片,何至于花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拍不好,我的心里已经暗自着急。纵然是这样,我也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只是心里自已吓自己的觉得自己的腿部是不是出现了很严重的变故,所以医生才会需要观察那么长的时间。

我们才往前走了几步,小功忽然又回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跟上来的两名医生,估计他们也是被吓到了,不敢再呆在那间房子里,也打算离开这里吧。

锋利的刀就是好,可以在最大的程度上减少人的痛苦程度。但是缺点就缺点在,这个刀口实在是太锋利了,我就是轻轻的划过去,都能有潺潺的鲜血不停的流动出来。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需要的三滴,

另外一个阿姨附和的说道:“就是,什么本事不会,就光顾着吹牛玩了。宫建章根本就不会治理宫家的一切,特别是财产问题。太爷爷这段时间也没有显灵过,加上太奶奶也不知道去哪了。现在宫家一时间金钱周转不开,唉,真担心我的年终奖。”

而要是宫弦真的那么阴魂不散,我是个男人都不放过的话。哈哈,我越想越邪恶。心情也随之放松了不少,甚至还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女鬼,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她突然间松开了头发,得到自由的我不停的喘气,被空气给呛得咳嗽。

宫弦与那名娇艳的女子,两人都是衣衫不整。猜都能猜的出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他们后面会做什么?

宫弦与那明女子所在的位置,已经不复存在。我已经找不到它们的方位。

我正愁眉苦脸着呢,张兰兰却嘶笑一声道:“怕什么,她敢来这不还有我吗?好了,你也别多想了,要知道为了帮你印下这些影像,我费了许多心血进去了。现在我得赶紧回去休息补充脑力了。”

宫弦难道的还是有耐心的给了钟明一个机会,我看了看宫弦,觉得他也还算是讲道理的。也并没有那么霸道吧。

我正在为他抱不平时,变故却是忽然就发生了。

刚才仅看了一眼就将我吓了一大跳。一眼看上去还真的以为那是一个真人。现在定下心神来仔细的看,才发现那是一个人体模型。

只是我们的宁静并没有维持多少时间,我们的屋里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我只觉得我的心哇凉哇凉的。还没从宫弦的刺激之中恢复过来,又摊上了一个宫一谦。

“我这一次来磨盘山的目的,想必你一定是知道的吧?你看看今日已经是最后一天了,而现在已经是晚上8点了……”说到此,我特意停顿了下来,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特地用温柔的声音说:“你好,我是老邓古物的客服。你给的差评能删了吗?只要能,我可以退全款给你。”

后来王先生单独把我拉到外面,叹了口气说,“刚刚那个就是我们家欣欣,今年17岁,马上就要高考了。以前她是学校里的尖子生,自从买了那个娃娃,她就跟着魔了一样。”

我心猛地一抽。之前还不相信雕像会是活的,但看欣欣这样,她完全是把雕像当一个活人在供奉了。

我自然是坐在了主位上,先开始动筷子。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正准备把嘴里的萝卜咽下去,陆雅突然跑到了我跟前,放了一个小罐子。

华先生再三的感谢我跟张兰兰,“实在是太谢谢了,你们今天一定要住下来。你们是因为我们才托了这么晚的,要是这么晚出门。两个女孩子,碰到什么意外我跟夫人可是会内疚一辈子的。”

虽然我知道在这里面基本都是张兰兰的功劳。最后实在是华先生的盛情难却,我无法拒绝。

发了一会呆,我知道自己只能偷懒这么一小会,多休息一会,我的命离黄泉就近了一步。

好在机场外面就有一些的士,我没等张兰兰说出目的地,就直接对司机说:“师傅,你们这边冬天都这么冷吗?能不能麻烦你先将我们两个带到这附近的商场去,越近越好。”

我瞄了一眼联系人信息,这才知道了这次给了差评的人,姓沈。

我对张兰兰佩服的五体投地。可是张兰兰却没有跟我说笑的闲心,一脸凝重的说:“你是正规的赶尸人么?”

我犹豫道:“难道要见死不救吗?”张兰兰只是说她还要再去准备一些符咒。却没有想到她这一进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闭关了。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故作天真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