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眼叫沦陷

冷处偏佳-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191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5章:炳烛夜游

冷处偏佳 41914

“那……你想要自己的爸爸吗?”不知道怎么,唐心若突然提起了那个许久未曾提起的人。

两人才刚穿好衣服,门铃响了,容析元猜到是谁,果真,一开门就窜进来一个年轻的身影。

望着怀里这水灵灵的小人儿,她粉润的红唇还有着一点微微的发肿,雪白嫩滑的肌肤点缀着一颗一颗浅粉色的草莓……这是他的杰作,是他留下独特印记。

容析元轻轻将尤歌那只插着管子的手放下来,可她还是不愿离开他的怀抱,像只贪恋主人温暖的猫咪。

就在容析元即将得逞前的一秒,院墙外传来了佣人急切的呼唤声:“先生……先生……不好了,翎小姐她晕倒了!”

容炳雄那双豆子般的小眼睛甭出阴狠的光芒:“容析元这个孽种,看来他是深藏不露啊。他一定是认识某个高手,才能在*之间赶制出一模一样的戒指。而他居然能沉住气,将计就计,从而使得宝瑞名声大噪,我们却成了这件事的助力!我不甘啊!”

但陆晓东却听不进去,竟然理解成了苏慕冉在关心他。

草坪上喷泉边,龙晓晓和霍骏琰坐在一块儿,两人都陷入沉默,龙晓晓几番欲言又止,可一看到霍骏琰那并不柔和的脸色,她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怎么这么油腔滑调了?”尤歌那心里其实是挺甜蜜的。

如城堡般的别墅里,又只剩下尤歌和她那只善解人意的小狗狗。

这是回锅肉,五花肉炒的,并不是很肥,龙晓晓最爱了,一口吃进嘴里。

龙晓晓只能苦笑了,总裁不分青红皂白要这么处理,任何人都没办法扭转局面的。她和尤歌根本就没错,为什么会这样?

“我呸!别以为你是监护人就了不起,尤歌离开了瑞麟山庄,离开自己的家,她会有危险,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一个穿着丝绸唐装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表情严肃地站在眼前。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大门,熟悉的花园,一切都是那么温暖亲切,容析元一进别墅就感到了家的气息。

婚礼上的服务员也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堪比五星级酒店的水准。

晓晓从没这么装扮过,惊喜之余,也很感激造型师。

后边一层一层围着的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但是表情都很一致——等待。

或许这是遗传吧,尤歌其实对珠宝制作的兴趣还是挺大的,在过去四年里,她没少研究相关知识,因此才会在先前大胆地扯下裙子上的两颗珍珠,就是她知道在那样不够明亮的光线下,珍珠的品质会得到更好的体现。

“不……不可能,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贵妇脸色苍白,越发心虚了。

她很尴尬,脸都成酱紫色了,拿着戒指和鉴定书,只觉得好烫手,可她就是不明白,难道是那个设计师看走眼了?

告诉你,你想要得到的一切都不会如愿,因为我不会让你得逞!”尤歌深沉的语气和坚定的眼神,透露出她的决心和捍卫的战意。

nbsp; “那又怎样?有得必有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目前最重要是先把容析元挤出去,等我坐上老爷子的位置,大权在握,那时候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公司的声誉就算会有损,不过也是暂时的而已,那个位子本来就该是我的,等了这么多年,这次,谁都不能阻止我!”容炳雄看似亲善的一张脸,瞬间布满了煞气,他的决心里带着狠毒,必要时,他可以六亲不认!

尤歌难得能像今晚这般清闲,没了他在身边蠢蠢欲动,她该很好入眠才对。

“别闹,晚上喝点香蕉牛奶有益健康和美容养颜,别人想喝还喝不到的,只有你……”他的呢喃,越来越含糊,用他自身的灼热点燃着尤歌。

宝宝,就是尤歌的命根子,每天小心翼翼地呵护,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从最开始只有那么小的一团,到现在都一岁多了会叫麻麻了,与其说是尤歌在照顾孩子,不如说是孩子在支撑着她走下去的动力。

曾经,容老爷子是反对尤歌进容家的,仇恨放不下,自然也就不接受。可是经过了那么多事,加上老爷子身患胃癌,对人对事的看法都有了质的转变,他对尤歌的改观才换来了如今一老一小和睦的相处,就像是亲生的孙女似的。而他也知道,尤歌对他的关心,可比容家那群人更真诚。

如果她可以骂,如果她可以大发脾气,她或许没这么难过。

眼看着她胸前那一片诱人的风景就要被许炎收入口中,她在他的嘴唇触碰到肌肤时,猛地一抬脚,瞬间,一声痛苦的闷哼响起,某男在愤怒与惊骇中,身子矮了下去……

果然,尤歌也听见了,迷糊地睁眼,愣了愣,然后突然跳下chuang,将他的外套往身上一盖,急急忙忙打开窗户,转瞬,她怀里就多了一只雪白的小萌物。

许炎愣住,扫了一眼这屋子里的人,似乎有一个是先前在天台的

第二天。

只有无人的时候他才会释放自己的情绪,在这里,没人能懂他的孤单和那种快要把人逼疯的思念。

“你看那边,我们是不是该去检查一下?”

而佟槿忍不住爆笑:“哈哈哈……元哥,是你财产太多还是嫂子对你的了解太少啊,你们夫妻俩也太逗了,哈哈哈……”

尤歌转忧为喜,这才露出了点点笑容:“嗯,这还差不多,该避忌的东西,你自己记得就好。”

每次补汤的食材都会不同,但都是美味可口,让人吃了之后还意犹未尽。

他是怎么会生病的?之前她一点都没看出来他的不对劲,他是怎么撑到现在的?

唐虞梅身子一僵,却还是嘴硬道:“是你们逼我的!想要从我这里把人抢走,你们以为可以不用付出代价吗?我在乎两败俱伤,你们有胆子来,就该有牺牲的准备。”

鲜血染红了沙发,唐虞梅昏过去了,这一场令人揪心的惊险也过去,尤歌紧紧缩在容析元怀里,望着眼前受伤的唐虞梅,不知怎的,她却恨不起来了。

热腾腾的红糖姜水就摆在尤歌面前,很难相信这是容析元熬的,他会这么细心体贴?

容析元轻松自在,仿佛根本不将这么重要的事放在心上。喝着现磨咖啡,品尝着浓香,再点上一根烟,悠闲地吐着烟圈。

身后,一个瘦弱的身影在接近,披着睡衣,脸色有着不正常的苍白,望向容析元的背影,她沉寂的眸子里才有了波澜。

翎姐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父母早就去世,可到了十五岁那年,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母还健在。从那开始,她就在寻寻觅觅,抱着一丝丝可怜的希望。

恭敬的态度,黑衣黑裤标配,一看就是保镖。

...通过短片和实践,尤歌知道了什么是冰与火的冲击,容析元也享受到了一种新鲜的刺激感。两人之间这夫妻生活还真是挺和谐的,时常都充满激情和新鲜,也使得彼此的融合度越来越高,越来越亲密无间了。

在万米高空之上如此惬意的享受蓝天白云同时还有美味,顿时感觉人生美好的一面,整个人都会放松,懒洋洋的。

尤歌脸皮薄,房间费是卢老先生付的,她琢磨着要怎么感谢老人家才好呢?坐人家的私人飞机来,还不用花钱就住高级酒店,这么好的事,尤歌认为可不能白白受人恩惠。

这些年来,容析元一直都很清醒、理智,从未一次醉过,可今晚,他破例了。

离开了大厅现场,耳边顿时清静了。尤歌在走道上站着,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红彤彤的小脸,柔润的双唇,俏丽而又有着淡淡的妩媚魅惑,纯美的脸蛋搭配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迷人的曲线,不需要袒胸露ru,只是露出她雪白的颈脖和精致的蝴蝶锁骨,便已经足够令人心神荡漾了。真正的美,不是那些艳俗的女人可以比拟的。

可这说明他有一个很好的对手,以后的生活不会无聊的。

苏慕冉看看表,已经8点过10分了,他还没出现,可能是路上堵车或者,他还没下班

今天过后,就要跟他毫无交集了吗她应该遵守诺言,只要三月之期一到,他还没爱上她,她就得自觉退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只是,真的可以退回吗付出的感情怎么收回有谁可以教教她

虽然今天郑皓月叫尤歌搬东西,是件小事,可容析元的做事风格就是要将一切潜伏的危险都扼杀

而尤歌跟容析元配合很默契,她下午打过电话给容析元,随即郑皓月匆匆离开,尤歌当然不会真的去搬重物了,她才不会傻乎乎地拿身体开玩笑。以前不是没搬过,每次都满头大汗的,现在怀孕了她自然不会再搬了。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她心知肚明,保护肚子的安全才是重点。

温馨的生活充满了浓情蜜意,多了期待,多了生机,多了和谐和融洽,容析元对尤歌的疼爱也达到了极致,用如胶似漆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眼前的一排排房子大都是三层的建筑,独门独户,白色的花式栅栏被两边的绿树衬托着,显得格外优而富有浪漫情调。

此刻,在他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天上那一轮太阳,瞬间坠入永恒的黑暗,感觉不到人世间的温度了,只有刺骨的寒冷侵袭着身体的每个细胞,每根神经……

他是天生的衣架子,黄金比例的身材配上他绝世的风采,俊美得令人屏息,仿佛从天而降的神祗,高不可攀,只能仰视。

郑皓月被尤歌的态度惹得恼羞成怒,差点爆粗口了,但最后还是忍住,狠狠地瞪了尤歌一眼,这才转身出去了。

容析元俊脸上掩饰不住的惊喜,幽暗的眼神一瞬间亮了起来……原本以为尤歌不会在意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还失望呢,现在却觉得这心里甜滋滋的,这绝对是一份美妙的礼物!

尤歌走在许炎身边,忽地感到一阵冷风吹来,打个喷嚏浑身哆嗦一下……谁又在念叨我了?

“怎么,经过昨晚,你还是对我的能力存有怀疑吗?看来我低估你了,原来你是那么的不容易满足啊。”容析元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霍骏琰没好气地说:“这下知道头疼了吧,电话这么多,你慢慢应付。”

在众人的注目下,掌声中,一男一女走进了大家的视线。

有人说:容析元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想干掉他。

事件影响恶劣,一天抓不到歹徒,市民们就会惶惶不安,生怕万一运气不好给自己遇上,歹徒是有枪的,职业劫匪,凶悍程度令人心惊,无视警车护驾都敢去行动,还在两分钟之内就完成整个行动,这该是一伙怎样的凶人?

“m的,老巫婆,把少爷困在这里,她以为还能关一辈子吗,神经病!”沈兆忍不住咒骂,就算对方是容析元的亲生母亲,可做的事情太令人不耻了。

尤歌忽地笑了,很干脆地一挥手:“走,晓晓,跟我下去搬东西。”

但在理智近乎崩断的刹那,他还是强行忍住了,只因为……他不是莽撞的愣头青,他不会只图一时的快意而不顾后果。

许炎走了,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民政局。走的时候看似很洒脱,不吵不闹甚至连一句叹息都没有,可是他真的能这么快就平静吗?尤歌跟容析元结婚了,带给许炎的震撼,岂是一点点而已?

苏慕冉点点头,指了指爆米花:“这是看电影必备零食,怎么你不想吃?”

许炎咔嘣咔嘣地吃着爆米花,看电影看得津津有味,直到感觉肚子太胀,才发觉自己在吃……爆米花!

刚一转身,那女孩子就急匆匆地说:“冉冉,我和晓东下个月20号结婚,你能来吗?”

苏慕冉在结束完今天的教课之后,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就在这时,苏慕冉的手机响了,竟然又是许炎打来的。

两人同时开口,但又同时语塞,奇妙的感觉充斥在心间,仿佛周围的人都不见了,整个世界只剩下对方。

苏慕冉本来就是家里为他物色的老婆人选,她一直都是喜欢他的,可现在听她说要找个外国人当男友,许炎这心里莫名的不舒服了,怪怪的。

苏慕冉笑得可甜了,抬手摸摸他的下巴:“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霍骏琰再次看了看周围,却没说出那人的名字,而是用手在桌子上划着。

好吧,容析元不会承认自己怕狗,但这是事实,原因说起来却有点辛酸……是因为他小时候曾被狗咬过,而那只狗的主人居然没给它打过狂犬育苗,所以,当时容析元差点没命,后来好不容易脱离危险,捡回一条命,可是却留下了心理阴影。

尤歌看到容析元了,眼里含着泪花,神情复杂:“你怎么不走?你明明可以走的,为什么要这样?”

咦?似乎有情况?龙晓晓两眼一亮,好奇地看着门口的女孩,再看看许炎……嗯,好像猜到一点什么?

通过这么零距离的接触,尤歌对宝瑞的热爱,更多了一层升华。

...看着尤歌一脸复杂的表情,容析元却是若无其事的,好像在孤儿院长大并非什么特别的事情,好像他不会因此而心痛一样。

雷听了,立即如释重负,很坦白地说:“我想吃叉烧。”

容析元缄口不语,面对这种情况,他知道最好的

尤歌果然讶异,惊愕地张着小嘴,确实有些难以置信。

那人依旧摇摇头,不发一言,转身继续手里的活儿,不管郑皓月再说什么难听的话,那人也不会受到刺激。

第一次输给了女人,他这心里怎么能接受得了?

他不慌不忙地伸出一只手,稳稳地钳住了郑皓月的手腕,冷凝的目光含着讥讽:“怎么,你真是在为她心疼呢还是因为你嫉妒?”

她的穿着打扮很简单,没有名牌,没有珠宝,没有香水味,一切都是浑然天成的自然美。她嘴角浅浅的笑容透着镇定与自信,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简单而感到不适于尴尬,相反,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清风拂过,无论是视觉还是呼吸,都会因她的出现而被刷新!

没人再竞价,项链直接到了容析元手中。这套由他亲自设计的项链,送给尤歌的生日礼物,今天物归原主,他花了一千七百万买回来的。虽然是显示了他的财力,可仔细想想也有点讽刺……

如果香香此刻能跑,它一定会冲上去咬冯奎,如果它能说话,它一定会破口大骂。但即使它做不到这些,可容析元能为它做到。

容析元眼中那瞬间狂暴的嗜血,恐怖异常,他如果不加控制,眼前这三个人可能真的会性命休矣。而他毕竟不是杀人魔鬼,这种人渣交给警察去处置最好,送进监狱去,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招待”。

冷冷的空气里还飘荡着这句话,他人已经走了,无视身后的惨叫。香香不知是不是看懂了听懂了,它汪汪了两声,没有再躲避容析元的抚摸。

“热啊……我热……不想穿衣服了,脱掉……”苏慕冉撒娇似的嘟哝,许炎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许炎要抓狂的,想不通苏慕冉怎么跑来他房间的,难道是故意的吗?可是看她醉成这样,又不太像。

“好,既然你不起来,别怪我不客气!”许炎大手一伸,将苏慕冉的身子扯起来,可他忘记自己还围着浴巾,这么大幅度的动作,浴巾松开,掉在地上,他刚好踩到,不留神脚下一滑……

尤歌只能继续等消息,不管怎样,案子有了重大进展,她应该高兴的。就算审讯唐虞梅,是个大难题,但她相信霍骏琰既然告诉她了,他就会尽力去做。他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警察,这一点,尤歌从不怀疑。

这晶莹雪白的肌肤就是最诱人的大餐,容析元忍着身体里那快要爆炸的感觉,温柔地亲吻着尤歌的唇瓣。

容老爷子压抑的火气也有了快要控制不住的迹象,他知道这女人的行为很疯狂,可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前来,想着或许她对她的夫家会有所忌惮,但没想到她这么坚决,显然是豁出去了,即使被夫家知道,她也不会让人带走容析元。

“你看你,怎么光着脚就下地了,小心着凉。”他语气里的疼惜,像棉花包裹着她的心,好甜好甜。

“梧桐树俱乐部”,尤歌好奇地打量着周围,不明白大叔带她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有好玩的?

容析元含糊地低语:“你今天应该受到惩罚……”

她今天这么主动这么乖,容析元也高兴,在外边忙活一天回家来,最想看到的就是她的笑容。

尤歌羞窘,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说过啦,那是你的想法,我才没那么想呢,时间长短适度才好啊。以后别故意克制自己了,你想什么时候释放就什么时候释放……”

容析元这心都乱得跟麻花似的,抱着奕宝贝去卫生间里,正好尤歌给璇宝贝把完尿了,一出来就看到奕宝贝在哭。

还有一副耳环,但尤歌没有穿耳洞,留着她以后可以戴。

...郑皓月停下脚步,美目里发出一丝冷然又焦急的光芒:“怎么又不记得了?你好好想想看……”

尤歌的内在还只是个孩子,遇到这种事,她会感到不安,没有安全感,她很不想出去面对那么多人,可她也从小姨身上感觉到了,她必须去,没有选择。

这就等于是在默认,他真的事先都知道了一切。

尤歌是人不是神,她受不了这种伤痛,她又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挖心挖肺的痛苦,这比起四年前更加惨烈,因为那时她的智力还只是个孩子,而现在她的大脑恢复了,所有的认知,喜怒哀乐都比以前更清晰了。

“好,我知道了。”尤歌也知道这种事光着急也没用,线索总是藏在不容易发觉的地方。

容析元一听,哑然失笑,温柔的声音说:“不是难看,是很特别,这又是另外一种造型。”

...浅浅淡淡的灯光下,空气中充满了温馨感,尤歌搂着容析元的脖子,笑得很甜,还不忘奖励地给他一个亲吻。

翎姐上飞机时都忍不住流泪,依依不舍进了机舱,容析元和佟槿看着飞机起飞,心里一块大石头也落地了。从此,翎姐的安全就交给了何宏森,想必这位赌王不会让人失望的。

好吧,沈兆号称是容析元的心腹,可现在居然像是在帮着尤歌说话。

香香趴在尤歌脚边,懒

澳门,转来转去就只有一条街,30是多平方公里的地方,无论什么产业,都可坑有饱和的时候。何家这些年都在致力谋求多方位发展,开辟赌船,是何家的一个战略措施,是必须要进行的计划。

“不是安慰,翎姐,你天生就这么美,为什么对自己那么没信心呢?你要相信我和元哥的眼光,我们说你美,那一定是真的很美。”佟槿带着几分得瑟的神情,对于自己和容析元的审美,有相当高的自信。

但这件事也还不能表示佟槿动心了,可能是一时兴趣而已。

身边,许炎一直都在留意着尤歌的一举一动,他没有问,可他只需要用脚趾头想想也明白尤歌的心思了。

两人有说有笑,气氛和谐融洽,尤歌清丽脱俗的气质和她生动的表情,都在吸引着不少视线,不明白的人还觉得这可能使一对情侣。

一些本来打算买东西的顾客也都立刻停住,关注着眼前这贵妇和她手里的戒指。

喝了酒的人尤其受不得刺激,神经会比平时更脆弱。

苗小妹那边没等到佟槿的回复,越发着急,半年多了以来,她和佟槿每天都有发消息了,现在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何碧翎一时语塞,她能说什么呢,佟槿兴许还不知道容析元是因为得知了什么事才晕倒的,她也不希望佟槿知道,不想失去这个像弟弟般的朋友。

何碧翎这如画般精致的面容浮现出薄怒,可佟槿又说:“这是病房,需要安静。”

田警官不予置评,仔细打量着每个角落,犀利的眼神不放过每个地方。

田警官死死盯着赫枫的表情,想看到对方慌张的样子,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尤歌也不是小气的人,随即礼貌地笑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工作,奖金和升职那些,我暂时还没去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