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下载

无央-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8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5章:清水衙门

无央 52180

太上忍不住说道:“规矩岂不是就是昊天帝的规矩,定来与否,有甚用处?”

雷点点头,没多想,纯粹将尤歌看成亲人,激动地握住她的手:“嫂子,谢谢你把我元哥收了!”

“……啊?”姑娘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突然甩开尤歌的手,羞愤地说:“我又不是百合,你……你自重!”

眼看着尤歌就要走出店铺了,迎面进来的身影与她撞个正着!

尤歌猛地一回头,映入眼帘的是容析元熟睡的俊脸!与此同时,尤歌感到身上一凉,下意识低头望去,被子里,她和他都是“坦诚相见”,如初生婴儿般空无一物!

短暂的寂静之后,尤歌听到手机那端传来细微而略带急促的呼吸声,紧接着就是一个陌生的女声说:“对不起……析元他在厨房做早餐,你是尤歌吧,你等等,我去叫他接电话。”

而容老爷子却还是相当沉稳,面对孙儿的“通知”,老人家同样早有对策。

这个念头一晃而过,郑皓月自嘲多虑了,从容析元拿来的首饰设计图纸就能看出他定是请了顶尖的设计师花了不少心思才绘出来的,他又肯花钱,怎么会不希望顺利完成?是她想太多了。

容析元见翎姐的表情有点失望,不禁出声安慰:“乐观一点,你就当是回去报个到,相信我,回到何家,对你来说利大于弊。”

谁能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办婚礼还毫无痛苦的?说什么“只要你幸福就好”,这话,许炎认为很勉强,很虚伪。真正爱一个人,谁不希望对方的幸福就是两人共同的世界?通常说那样的话,都是为了让自己显得很友善大度,实际上心里酸得要命。

晚上,尤歌独自在这房间里带孩子,两个宝宝入睡之后,尤歌习惯地拿着毛巾给容析元擦脸。

果然,这女人慌了,急忙后退……

那么问题来了……佟槿很不解地问:“嫂子,好奇怪啊,这都是商铺,如果元哥真的跟女人鬼混,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不错,彭楝那老头子虽然早就退出珠宝界,可他那一手绝活儿却是太值钱了,虽然他的两个徒弟在珠宝界的名气很大,但要论手艺,只有彭楝能当得起第一的称号。”

尤歌难得能像今晚这般清闲,没了他在身边蠢蠢欲动,她该很好入眠才对。

“没人告诉你吗?如果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不可能出现在展销会的。”他说得很轻很随意,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一般。

同时一惊,她们眼前已经出现了尤歌的身影。

“咳咳……你来得晚,要不要下去吃点东西这儿的餐还不错。”苏慕冉转移话题,甜甜地笑着,酒窝迷人。

尤歌可不知道许炎在想什么,穿上救生衣之后,她还不忘嘀咕两句:“怎么就这一件?你和佟槿都不穿?那万一你们游泳的时候脚抽筋怎么办?”

容析元此刻很理智,他知道许炎是专家,没人会比许炎更了解尤歌的脑部状况,所以刚才即使被许炎打了一拳,他都没有反击。

现在,虽然是醒了,但整个人也因为没休息好而显得有点无精打采的,躺在chuang上,仰望着天花板,暗淡的眼神里含着浅浅的悲伤。

“有传言说尤歌脑子有问题,我以前还不信,可现在她居然把大溪地黑珍珠拿走了,她不是有病是什么?郑皓月,你别再想袒护她,赶紧让她下来!”

“大叔,等等……”尤歌忍不住追上去,拽住了他的胳膊,略显焦急地说:“这都快九点了,你是工作太忙吗?”

尤歌的心乱了,情绪复杂,呆愣中,脑子有些发懵……孩子,这是她每次想到就揪心的字眼儿,以前是因为她吃了治疗脑伤的药,需要停药半年后才可以怀孕。现在是过去半年了,可她是不是真的要和他生孩子?

容析元怒了,不顾身后那群激动的人,拉着尤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客厅……

又是新游戏?尤歌的脸蛋更加红了,就知道这男人一肚子坏水儿!什么新游戏,准不是好事儿!

尤歌的心在开始收缩,疼痛袭来,仿佛有只大手在无情地翻搅着,锥心刺骨的感觉侵袭着每一根神经!

这件事,容析元从未提过,为什么他要隐瞒?难道真的见不得光吗?

“我做的那些,不是为了你。我是为尤歌和两个孩子。既然你现在平安归来,我只想跟你说……上天不会每次都赐你好运,假如你今后伤害到尤歌或是孩子,那么,我一定不会介意成为孩子的继父。”霍骏琰坚定的眼神和语气,话也够直接的,就像一股火浪冲向对面的容析元。

尤歌是午饭后去医院的,事先跟霍骏琰通了电话,他在忙着办案,据说是查到了桶伤龙晓晓的人藏身之处,急着去抓人。

说到翎姐去了澳门之后的生活,佟槿每每都很欣慰,感叹翎姐终于是苦尽甘来了,还说过几天去澳门要专程去看看翎姐。

正好,容析元的电话打完了,尤歌也到了他跟前。

这些年来,容析元一直都很清醒、理智,从未一次醉过,可今晚,他破例了。

他失控了,一想起她这位四年都和许炎在一起,他就要嫉妒得发疯!发狂!原以为自己可以心如止水,可在看到她和许炎手牵手的时候,他的冷静淡定,全都在瞬间化为乌有!

容析元还在卧室里挂起了几幅胖娃娃的图片,每天看着都感觉心情舒畅,就盼着将来的宝宝也这么健康可爱。

如果不是赫枫亲眼所见,他还真不会相信容析元会这么chong爱一个女人。

龙晓晓再次被惊得里焦外嫩,直到此刻她才知道,原来尤歌居然是……老总的夫人?但是却离婚了……

容析元忽然笑了,自嘲的笑,笑得比哭更令人揪心:“原来你不是一个人在这里,还有他……你们已经在一起了,我来迟了,对吗……”

会客大厅里,容析元面对何碧翎的父亲以及何宏森,他没有受*若惊的样子,也没有丝毫慌张,稳如泰山似的坐在那里,即使面对的是传奇人物,他依旧保持着不卑不亢的态度。

“何碧翎”此刻再也装不下去,那张美得惊人的脸蛋变得狰狞,想不到容析元会来这么一手,她先前居然还以为他来见家长是代表接受她了。可现在才知道,容析元的目的是为了揭穿她的假面具!

呼吸微微一滞,他的脚步也随之好像被什么东西黏住了。

可越是坚强的堡垒,决堤的时候崩塌越快。他刚才在看到那双眼时,分明渴望着那就是尤歌!但看到她身边出现的男人,还有她正常的眼神,他的心就凉了……仅仅是眼睛像,可终究不是她啊!

“我……我跟黄经理在说话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咳嗽,我觉得那样很不礼貌,所以就把口罩戴上了……咳咳……咳咳……看来我感冒还没好,还得继续吃药。”她皱着眉头,有点无奈。

“郑皓月,你现在也还是宝瑞的员工,既然知道这是董事长办公室,没我的允许,你进来做什么?就算要述职,也该先经过我的同意,现在,请你出去,到下午两点钟,会议室见。”尤歌垂眸,再也不看眼前的人,淡定稳重的气质,就跟容析元一模一样。

尤歌也很无奈,昨晚的事,如何启齿?她和许炎这四年来,除了医患关系,更是朋友,并非真的如别人猜想的那样“鬼混”在一起,两人之间一向都以礼相待的。

“容析元,你是想逼我做什么?说吧。”尤歌咬牙,终于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他是故意引她来的。

容析元却出奇地平静,削瘦的脸颊露出嘲弄的笑意,但他不说话,任由唐虞梅在叨念。

尤歌抱着香香,很不给面子地哼哼,喃喃地说:“我只喜欢闻大叔身上的味道。你干嘛突然进来,我以为大叔来了,谁知道不是。”

男人大刺刺地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二郎腿,仔细打量着尤歌,觉得这妞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加水灵动人了,说实话,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纯天然美女。

尤歌眨眨眼,轻笑着说:“可我在想啊,会不会婚礼之后你就不在乎我了?”

尤歌闻言,立刻又瞪着他:“你的意思是说,你不爱宝宝?”

还能坚持多久。假如现在不叫爷爷,将来说不定没机会叫。

尤歌果然乖乖地坐下来,抱着香香,一人一狗,安静地等待着。

怀里的香香还在不安地挠着爪子,时不时舔舔尤歌的下巴,它四处张望着,似乎也是对于今天这人多而陌生的场面感到不适应,狗狗的眼神中也带着一丝警惕。

“不行,容先生吩咐过,你必须等他忙完之后才可以见,否则,他会不高兴,一气之下说不定就不会见你了,你是想要惹他生气吗?”

自始至终,尤歌都看着香香在车子后边追,她已经喊得声嘶力竭,心痛到无法呼吸了。她知道香香受伤了,可它还在奔跑,它是用多大的毅力在支撑着?她落得这样的下场,只有香香才是陪伴她到最后!

郑皓月那么狡猾的女人当然能从詹琦说的那些情况里猜测出尤歌可能怀孕了,故意借此机会试探,但尤歌没再反驳了,顺从地去搬东西,这又让郑皓月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容析元无视她的激动,冷酷的眼神不带一丝温度:“你是宝瑞的总裁,有你去那边盯着,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澳门的专柜就交给你全权负责,连你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是高级公寓,租金已经先付了一年的,你就安心在那边打理专柜。”

假如老爷子一直都是慈祥温和的,那么,两人的关系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僵硬了?

许炎一顿呵斥,发火的样子也是有几分骇人的,整个人阴云密布,他确实难以置信,尤歌会嫁给容析元,那是她的仇人啊!

“许炎,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我没有忘记你对我的教导,我没有不清醒。我跟他结婚,只是为了拿回公司,还有,我的宝贝香香,我也要夺回属于我的所有权,否则他会卖掉香香和香香的狗仔……那都是我的家人啊,我不可以没有香香的……许炎,我没有忘记我回来的目的,我虽然跟他有了结婚证,可我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傻了,我的心,只属于我自己。”尤歌这些话,即是在解释,也是在告诫自己一定要记住现在所说,别被容析元迷惑了。

某人以为自己猜对了,可没想到苏慕冉很不客气地回答:“错。”

电话那端的人苦笑着说:“孙先生,告诉您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容析元他……他已经离开隆青市。”

说走就走,苏慕冉很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先是想好了以前很渴望去而又没去的地方,回家带上护照,收拾起行李,给家人打个电话说一声……一切就是这么简单随意。

苏慕冉想了想,他说的话虽然不好听,可也是事实,假如交往之后出现问题,哪一方感觉不适合结婚,那也只能和平分手了。

霍律师扶着鼻梁上的眼睛仔细打量着龙晓晓,确实感觉很面熟。

“……”许炎一时语塞,这苏慕冉还挺伶牙俐齿的,不太好对付啊。

两个人互不相让,颇有针锋相对的架势。

苏慕冉可不管那么多,什么淑女形象,她现在没什么可掩饰的了,不如大方一点。

咦?似乎有情况?龙晓晓两眼一亮,好奇地看着门口的女孩,再看看许炎……嗯,好像猜到一点什么?

容析元将脸放在她肩膀,故意在她耳畔喷薄这热气……这是赤果果的勾引。

容析元就精神抖擞,一点都不像是刚刚大战一场的人,他的双臂稳稳抱着尤歌,将她放在chuang上,温柔地为她穿上睡袍,将她抱在怀里,舍得不放开。

周丽萍当然看出来这尤歌和晓晓之间亲如姐妹的情谊,不禁感慨万千:“有时候,自己的亲人还不如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啊。”

躺在医院还能每天有工资,这就是尤歌对龙晓晓最直接的鼓励,同时也是在表彰她的精神可嘉。

kk是首席设计师,反应最快,赶紧地赔笑:“哈哈哈,原来是老板娘来了,失敬失敬啊,我马上叫人冲咖啡!”

假意的大方,绝口不提她自己曾是容析元的未婚妻,好像那是没发生过的事。郑皓月这份表面功夫做得太完美了,这让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失恋的女人。

“啊……你要在这里?不……不要!”尤歌恼怒,她可没那么开放,怎么能在窗户面前那个?

雷听了,立即如释重负,很坦白地说:“我想吃叉烧。”

这一晚,容析元很晚才回来,尤歌已经将房门关得严实,他进不去,最后只有回到楼上卧室睡了。

连锁反应出来了,不只是首饰珠宝,还有

苏慕冉穿着黑色紧身衣,惹火的身材勾勒出迷人的线条,健美的身姿比起那些弱不禁风的女人来,她更彰显出了一种健康的活力,好像在发光一样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爸,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容桓低着头,眼里尽是狠绝的光芒。

但龙晓晓听到霍骏琰这么喊,不但没停下反而走得更快了,生怕被逮到似的。

尤歌挣扎了一下,可他的手像铁,她不禁就纳闷儿了,他今天真奇怪。

尤歌汗流浃背,气还没顺过来,听他这么一说,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如此暧昧的姿势,引起了尤歌的好奇,她不知道小姨和大叔在说什么,她想过去看看是不是他们在吵架。

但这次刺激怎么够?尤歌举起酒杯,冲着郑皓月和容析元说:“小姨,姨夫,希望早日能喝到你们的喜酒,我敬你们!”

脑科?

尤歌尽量调整着呼吸,两只小手死死抵在他胸前,仰头望着这个霸道而又狠厉的男人:“你要干什么?你是我姨夫,你不可以……”

车子开了几分钟就停下,在附近的一栋公寓里,关着冯奎三人,由沈兆亲自看管。

许炎当然是正常男人了,可他始终保持着一丝理智,不会做出冲动后悔的举动。

“热啊……我热……不想穿衣服了,脱掉……”苏慕冉撒娇似的嘟哝,许炎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苏慕冉,你给我滚下来!”许炎低吼,只是这声音明显的沙哑,在压抑着什么。

这也正是霍骏琰头疼的地方,目前最要紧的就是想办法将唐虞梅从何家带走。别指望澳门的警方会给予大力协助,毕竟这是何家的人啊,一切都只能靠霍骏琰自己了。

“嗯?”容析元蓦地眯起了眼睛,显然是被这件事给惊到。

也就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胆大包天,派人从医院劫走了容析元,还能将人“偷渡”入境。

有了周末那两天的充电,尤歌的心情都焕然一新,上班自然就精神饱满,能以最佳状态来迎接工作。

“这张嘴还挺厉的,看来昨晚我的功课不到家。”容析元深眸一暗,那一簇簇跳动的火焰燃烧得更旺盛了。

容析元此刻就像个吃饱喝足的,意犹未尽地舔舔唇,慢悠悠地起来穿衣服。

那个地方,是尤歌最眷恋的家,只不过也被郑皓月霸占了,她回去只会徒增伤感。

知道他是故意逗她的,尤歌伸个懒腰,顺势钻进他怀里,搂着他,小脸在他胸前贴着,听着他清晰有力的心跳。

这可把容析元给吓到,赶紧地过去了,抱起奕宝贝。

郑皓月这心啊,不停在叹息……尤歌若不是因为脑部受过伤而导致智力发育出现问题,那这丫头到现在应该是冰雪聪明的了,怎么还会连几百字的稿子都记不住?

佟槿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房门已经关闭,他只能站在外边干瞪眼儿,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为了方便去看望翎姐,容析元将翎姐安排在了瑞麟山庄,由郑皓月照看。

男人一把抓住胸前这根纤细的手指,阻止了她的调戏,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清醒点,别以为喝点酒就可以发疯,我再说一次,我是警察!”

拆墙?不拆?这个问题,容析元却说,可以留着做个纪念……

容析元感觉到怀中的身子渐渐柔软了,没先前那么僵直,他知道,尤歌接受了他的解释,至少不会那么抗拒他了。

就在容析元相邻的卧室阳台,沈兆在佟槿的怂恿下也站在了阳台上,当这俩货看到尤歌举起的牌子时,憋了很久的笑声再也忍不住破功了!

尤歌扁扁嘴,哼哧哼哧地说:“我才没吃醋,不就是按摩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容析元夸张地大叫:“谋杀亲夫啊!”

“……无赖!”

“翎姐?干嘛望着门发呆啊?”佟槿清润的声音将翎姐的神志拉回了现实。

“你呀,总是会安慰我。”

,不想活得那么沉重。

宝瑞除了珠宝,还出品手表、包包、鞋子……每一种都堪称工艺精湛品质优良,加上起独具匠心的设计和高端大气优的风格,人们仔细观察就会发觉,果真如果不看牌子存在的历史而只看品质与工艺,宝瑞不会被那些国际一线大牌比下去。

这也是国内诸多商家一致在为之奋斗的目标和美好心愿。

“还好我没买,不然可能要被坑,造假技术也太高明了,乍一看还分不出到底是人工钻还是天然钻!”

尤歌瞅瞅他手里的衣服,然后突然破涕为笑:“嘿嘿嘿,是你的衣服啊,那真是不好意思……咯咯……咯咯咯咯……”

刚才尤歌说的每个字,他都听到,那软软的带着乞求的声音,不受控制地在他脑海里打转,挥之不去。

“……”

尤歌知道容析元看了监控记录,也明白了为何下午的时候何碧翎会站在那个位置,刚好使得监控器只能拍到尤歌的背面,只能看到她揪住何碧翎的衣领,却不能拍到何碧翎是自己摔倒的……这一切不都是为了让容析元做出此刻的举动么?何碧翎果真是够狡猾够阴狠,不惜用这么残忍的苦肉计,单从监控记录,根本看不出真相。

物极必反,尤歌是伤痛到极致了,一颗心死得不能再死,碎成粉了,才会

现在她却提出离婚,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这好比是在笑话他当初的决定是个错误,在否决他当时那种不顾一切的决心。

...清晨从鸟语花香中醒来,闻着海风清爽的味道,在心爱的人怀中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碧绿的海水和干净的蓝天,空气里弥漫着爱的气息,世界都是彩色的,是生机勃勃的,是连呼吸都能感觉到欢畅的。

“走,试试看我买的衣服合身吗。”

许炎什么都没说,喝了杯子里的酒,第二杯是苏慕冉为他倒的……不是只倒了一点点,而是满满一杯。

“你怎么没有带药在身上吗?”容析元知道尤歌的脑部曾受过伤,她还处在治疗期,怎么会没药?

拿着望远镜,许炎能看到尤歌脸上每个表情,看到她和小孩子说话,逗趣,她灵秀的模样,好像磁铁吸引着他的视线。今天他休假,他不用急着去上班,可以多偷看一下。

感受到她快要憋气了,他才放开了她,瞧这粉嘟嘟的嫩唇泛着水光微微发肿,她娇憨的神情更是惹人爱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