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请记得遥远的他 第84章:贵古贱今

请记得遥远的他

安徽不良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7538

    连载(字)

87538位书友共同开启《请记得遥远的他》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贵古贱今

&n

“今日不是下雨吗?据说八皇子折腾这一通,他被毒蝎子咬伤的伤口恶化了,脸色红得脸色,似乎发了高热。别的大夫信不过。请您去看看。”二人道。

    二人坐在床前,又闲话片刻,大多数都是谢芳华提各种要求,谢云澜无奈地应承她。

谢芳华纵马走了大约半盏茶,来到这一处山坳最低洼处,忽然,一张大网从两旁树上飞快地罩下,正对着谢芳华这一人一马。

藏锋将剑拿开一些,阴冷地道,“你少耍心机,本座放开你,你岂不是跑了?”

外面雨下得大,可是整个队伍安安静静地走着,半丝动静没露出,雨中只看到谢墨含的马车,看不到谢芳华的丝毫身影。

“是啊,那么久远。”秦铮目光飘远,看向西北方向。

谢芳华随后从内室走出来,懒洋洋地靠着秦铮的身子看着满院落梅。

二人各做各的,书房内安安静静,并不违和。

秦铮冷哼一声,面色是自己所有物被侵犯了的那种不快表情。

能够协助柳妃出手,这么大的迫害和刺杀,她几乎觉得是天衣无缝的

这一日,秦浩足足折腾了半日,才意犹未尽地散了场。

卢雪莹觉得有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

孙太医垂首,摇摇头。

“可就是应验了!”谢芳华平静地陈述,“从那之后我就病倒了。”

燕亭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皇上……”

“本来皇上下了早朝后,就想先召见您,但是因为您去了谢氏米粮,皇上又派人喊了英亲王府的大公子秦浩。杂家刚出来时,秦大公子在和皇上禀告这一次外出剿匪的事情。”吴权继续道,“这一回,大公子也算是立了一个小功,剿灭了三座山头的土匪,杀了三个匪首头目,收缴了一千多人。未来京城方圆两百里,能够平静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死生在一起,天地弃魂也甘愿。

担负着英亲王府、忠勇侯府两府至亲性命,担负者情深意重天地缔亲之圆满与不圆满,担负者南秦的江山天下百姓星河。

秦铮也如谢芳华一样,心疼得全身虚无到几乎提不起微薄之力,连触动她唇角,都用尽全力支撑,只能轻吻她唇瓣reads;。

不多时,千人队伍出了山林,上了官道,来到了枫叶林。

“你说得有道理,四皇子不会将你如何,顶多是公开你的身份,待为上宾。”谢云澜微微一笑,“而你也能趁机和四皇子达成协定,达到你来南秦京城的目的,你二人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孙太医靠着车坐着,胸前同样插着匕首,无声无息地保持着姿势,已经死去。

不多时,李沐清来到近前,翻身下马,走到谢芳华身边,对她温和地道,“你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我过来看看。”

秦铮退后一步,懊恼地发作道,“睡觉就睡觉!爷什么也不做了!睡觉成了吧?”话落,转身进了自己的里屋。

门房给他打开门,他往里面走,看到英亲王书房的灯亮着,不由问,“父王还没睡?”

秦浩冷笑一声,“她是不愿意嫁我!”

外面人似乎再没事儿可禀,见秦铮再没什么吩咐,他撤退了下去。

秦铮无辜地看着他,“我第一次烧火的时候也和你一样。”

“所以,下次再吃饭,别挑食糟蹋饭菜了!只要能熟的东西,都不错了。”秦铮道。

谢芳华立即站了起来,昨日她见卢雪莹气色就十分不好,曾经看着身子骨极好的女子,昨日跟一阵风就能刮倒了似的。她放下筷子,离开桌前走了两步,又停住脚步,回头去看秦铮。

英亲王妃本来还待继续骂,闻言住了口,立即说,“快让她进来。”

秦浩有些讶异,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卢雪莹就怀上了,但他转而又想起了什么,嗤笑了一声,不以为许。

秦铮放下书本,垂下脸,“刚大婚几日,你就听娘的胡话,想这些未免太早了。有胡思乱想这功夫,不如想想漠北关山迢递,大舅兄明日一早就启程,给他准备些什么东西带着。”

谢云澜此时开口,“因咱们都住在丽云庵最后面的院落,距离这老庵主的居所有些远,再加之夜里大雨,山风太大,我们带来的人只守卫自己的安全,无人发现,很是正常。”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不行,王嫂给你的人,还是要你留着。”大长公主一怔,立即决绝。

“你闭嘴,不准再说一句话。”秦钰摆手。

小泉子悄悄走到跟前,,“皇上,您若是累了,就回寝殿休息一下吧。这些日子,您一直没曾休息。依奴才看,再这样下去,您快比李大人还要瘦了。”

秦钰扫了李沐清和郑孝扬一眼,似乎也没心情跟二人计较了,对二人摆摆手。

郑孝扬也不说话。

“你们好大的胆子!”秦钰“啪”地一拍玉案,玉案“砰”地一声响,上面堆积如山的奏折哗啦一声被震到了地上。

秦铮拉着谢芳华走了进去。

“小王爷,这个老奴作证,夜里我就睡在太子殿下房间的外榻,也没听到任何动静。”吴权立即道,“左相和侯爷一左一右地住在太子殿下隔间,韩大人就住在侯爷隔间。”

“这个问题就出在你手里这根金针上了。”谢芳华道,“因为,金针太细,被武功极高极好的人突然灌注内力刺入的话,韩大人是个不懂武功之人,被这么细如牛毛的金针刺入,可能在他的感觉就是一瞬间后背心疼了那么一小下。疼痛之后,还是能照常做一些事情,那么,关上窗子,再走回床前躺下,完全能做到。”

秦钰闻言看向秦铮,“我丝毫没听到什么动静,因为我住在这里,这座营殿,外面是我的隐卫,守了一圈,足有百人。外围就是五百士兵了。”

谢芳华也跟着秦铮来到窗前,入眼处,前面任何遮挡物都没有,一片空旷,或者说,这一排殿舍,前面都空阔,连遮阴的树木也没有。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谢云澜伸手拿了车上一床薄被盖在她身上,对她道,“你若是累了,就小睡片刻吧!到了地方我喊你。”

谢云澜揉揉额头,见她实在困倦,沉默片刻,应承道,“好吧!”

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屋中有些清凉,虽然打扫得干净,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

------题外话------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做你的梦去吧。”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御书房。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守门人一时也不敢再开口。

这时,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上前给秦铮见礼,“原来是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久仰久仰。”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谢芳华抿唇,“这么多花,为什么只这一株金玉兰打了花骨朵”

“是。”翠荷垂首。

英亲王妃带着春兰进了内室。

春兰又立即道,“不对,您说是咱们在仔细观察金玉兰时有谁在场,那就不是刘侧妃,当时咱们在看那盆金玉兰时,刘侧妃早已经出去打点安排人了。”话落,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惊,“难道……不可能啊……”

秦钰颔首。

老一辈的诸如永康侯等人,都忽然觉得,属于他们的时代是真正的过去了,属于他们儿子这一辈的一代真正的来临了。

“我说能就能,大不了计划一切搁置。”

6。日,京门风月手游开启不删档~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言宸所在的院落后,嘴角一直高高起翘着。

“不去!”谢芳华摇头,她没心情。

谢芳华念着金燕那日对她在茶楼提醒,她才能及时进宫救了秦铮的交情,所以,拉着秦铮停住了脚步。

金燕也察觉了秦铮竟然对她笑了,态度转变得如此明显,让她暗暗心惊了一下。

秦铮心情好,懒洋洋地笑道,“金燕表妹一直夸你家的店铺做的好,我们便来看看。”

谢芳华看了一眼,伸手拿起一个翡翠的凤凰奔月簪环,看了片刻,跟着金燕手里的对比一番,对她道,“你手里的这只和我手里的这只雕工相似,但我到觉得这个更好些。凤凰奔月,华而不奢。”

实在难得一见!

秦铮微微颔首,对那掌柜的道,“将那只簪子拿过来看看。”

“你对铮表哥也好得可以。”金燕悄声对谢芳华耳语,想起她对秦钰多好,可是秦钰却是不冷不热地对她,一时有些郁郁,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真是应了这句话。

    “我在这里!”谢云澜依旧压抑的声音传来。

    “别碰我!”谢云澜见她的手要碰到他,顿时低喝了一

    赵柯从后面抬起头来,看了谢芳华一眼,见那女子纤细虚弱地站在面前,盈盈不堪风吹。眼圈发红,眸光似乎是畏惧害怕至极,但偏偏还咬着牙站在那里没被吓得跑开。他收回视线,低声对谢云澜道,“公子,你体内恶气乱窜,我就算施以金针,怕是也压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您一身功力可就废了。”

    “芳华小姐既然碰巧来了,也见到了您,如今不如让她……”赵柯又看了谢芳华一眼,低声建议。

    可是看起来,他身体的症状倒是怪异而稀奇,不像是在演戏。

听言抱着酒坛跑进院子,路过谢芳华的身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哎呦,听音,不过是煮酒而已,你怎么弄了半篮子的梅花?”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这一支的花瓣都摘没了,你怎么可着一个地方摘啊?怪可惜的,不漂亮了。”

“还没有。”侍画摇头。

谢芳华颔首,“我也觉得此事太巧了,先去看看。”

右相已经得到了消息,匆匆回了府,与他一同来府的还有本来在一起处理朝事儿的英亲王和左相、永康侯。

右相夫人一直以来是端庄贤淑的,从来没人见过她如此。

右相闻言皱眉,“碧儿,你什么意思”

李如碧道,“爹,我不诊治了,就这样吧。反而对于我来说,容貌好坏,也没什么用处。”

李如碧摇摇头,“哥,我不想治了,治不好,不如不治。”

李沐清犹豫了一下,挥手照着李如碧脖颈轻轻一敲,李如碧顿时昏了过去。他伸手接住她,“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干什么爹、娘,你们都出去吧,我留在这里,陪小王妃给妹妹救治。”

英亲王妃话落,秦钰已经来到了右相近前,听见英亲王妃的话,问道,“太医还没来?”

金燕拉着谢芳华坐下,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芳华妹妹,你想必已经猜到我叫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泉子匆匆来到雨花台,对谢芳华恭敬地见礼,“小王妃,皇上请您去御书房。”

御书房内,一时寂寂无声,秦钰大怒后,便是彻底的颓然默然。

“我知道了”谢芳华转身进了荣福堂。

谢芳华摇摇头,“没有”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bsp; “他能将大婚提前到这个地步,这最后一笔,总不能输了,否则实在是”谢墨含不敢想象,从怀中拿出一枚信号弹,递给谢芳华,“若是宫里的情况太糟,你就放这个。哥哥就是拼死,也要进宫救出你。”

谢云澜抬头看她。

林七从小就被卖入英亲王府,因八面玲珑,行事激灵,懂得看人眼色,所以得大总管喜顺的喜欢认了干儿子栽培,自然得了几分识人的本领。那次崔意芝刚踏入英亲王府的门,他就晓得这崔二公子定然不是个省油的灯。皇上亲自会面,他肯定是要入朝为官的。他往厨房瞅了一眼,听言那小身影正在杀鱼,想着同是崔氏嫡系一脉,这听言是看不出半分长公子的派头,比那崔二公子可真是差远了。暗暗替他叹了口气,荣华富贵嫡出身份不要,偏偏喜欢做小厮打杂。

清河崔氏一直以来秉持人傲骨和清流门楣,族中子弟以为主,喜欢钻研治世之道,大多书卷风流。但若是江山飘摇,天下倾动时,那么人不管大用。武将才更能够发挥锋芒。清河崔氏这么多年来难得出一个武兼备的子孙,自然甚是爱护。再加之若是能从武将,有谋有兵,也算是族中一道屏障。自然甚是欢喜。怎能不买皇上的账?尤其还是许以兵部侍郎。

谢芳华随他身后,慢慢地踱步进了屋。

芳华拿着衣物,走到了屏风后。

谢芳华咬了一下唇,每天这个时辰已经起来了,若是再睡的话……

二人没起床,落梅居内的众人即便有的醒了,有的起了,但都忍着,小心翼翼地不敢闹出丝毫的动静,恐防惊醒二人。

“你刚刚……”秦铮担忧地看着她,试探地问,“疼?”

秦铮站在木桶旁,似乎有些舍不得将她放下,看了她片刻,直到谢芳华脸都红透了,他才慢慢地将她放进木桶里。

秦铮立即又伸手拽住她胳膊,拍拍她后背。

刚收回视线,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又立即抬头去看,只见秦铮露在桶外的肌肤呈粉红色,尤其是耳根脖颈的部分。

谢芳华总算搬回了一局,忽然似笑非笑地对他说,“我看自己的丈夫,又不犯王法”

不多时,侍画侍墨抱了一摞衣服进了屋,摆放在软榻上,对秦铮道,“有您的衣服,有小姐的衣服。”

谢芳华透过镜子看着他,很少有男子会梳女子的头发,可是秦铮却会,且做得自然纯熟。她很难想象,当初德慈太后和英亲王妃是怎样教导的秦铮,除了任由着他宠着他外,又是怎样从不限制他在一旁学着看着竟然会了女子的生活琐事儿。

谢芳华仰着脸看着他,“这难道不该疑惑吗?**之童,便知风月,实在匪夷所思。”

“太子治水,竟然去了那么远?”谢芳华挑眉。

谢芳华微微弯起嘴角,声音又轻了些,“寻常人的脉象是平脉,常脉。怀孕的脉象通常是滑脉。”

整个人就那样的僵硬着,紧绷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谢芳华。

哪怕曾经一度冷言冷语

谢芳华顿时放开了手。

“喂,你可不能进了洞房就不出来啊”程铭喊了一声。

幸好,她有勇气走出这一个选择,这一步,他迈了多少步,她才走出了这一小步。

秦铮身子一僵,脚步顿住,低头看她。

她看了一会儿,啧啧了两声,有些吃味,“嫂子,你长得也太漂亮了这样穿着嫁衣更漂亮的不像话。若是让人都看了你,以后这南秦京城的女子还有人娶吗?”

谢芳华心里微微露出讶异,见那些人打在一处,似乎打红了眼,不可开交。她蹙了蹙眉,淡淡喊了一声,“住手!”

这声音熟悉,这个人也是熟悉的。正是四皇子秦钰。

“你们去救下月娘!”谢芳华也下了马车,同时吩咐。

车夫听稳马车,春花、秋月立即下了马车,看到月娘频频险境,脸色露出急色,看向谢芳华,“主子,我们去帮忙吗?”

谢芳华沿着药圃转了一圈,将所有的毒药都识了一遍,想着这个怪人真是一个种药的能人。有许多罕见的药品,他这里都能养活,而且养得极好。

谢芳华抬步向外走去。

“你对我所做就是娶了李如碧!”谢芳华也恼怒,“这个你要我记得多清楚明白”

秦铮叹了口气,上前一步,伸手顺势将她拉进怀里,抱住她纤细的身子,软了声音道,“上一世,一步错,步步错,我以为,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而南秦江山只需要几年,却不成想,最后,我不但没有挽回南秦江山败势,还弄丢了你。所以,我悔了,师傅逆天改命,我对他说,只要能换回你,要我做什么都在所不惜,哪怕南秦江山倾覆。师傅最终用抹平你对我的记忆和他的性命,逆天改命,重写了你的命盘。”

谢芳华抿起嘴角。

谢墨含也被谢芳华给震慑到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妹妹竟然有这样一面,只一张嘴,便如利剑一般句句对永康侯诛心。在他的记忆里,她的妹妹一直是温软的,柔暖的,柔和的,冷静的,可是今日,她虽然也冷静,但句句尖刻,句句如针尖一般,口风激辩,扎人丝毫不口软。

永康侯闻言气势顿时泄去了些,一时间没了话。

“永康侯府的人自诩猜透了皇上的心思,料想皇上有朝一日会除去忠勇侯府,是以踩着龙王的肩膀耀武扬威,殊不知,猛虎就是猛虎,就算是一直温顺地被养在笼子里,但也不代表它不会咬人,更不代表它会一直温顺下去不挣脱笼子与主人抗争!”

谢芳华静静听着。

“不必了!我还受得住!”谢墨含摇头。

------题外话------

王财摇摇头,哆嗦地道,“皇上,小人不知,小人虽然惯于偷盗,但也是为了给祖母看病,都是小打小闹的偷盗,向来都避着高门大户里的贵人们,平生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知府,谢氏长房对小人来说,可是天大的富贵了。小人哪里还想到有结盟?”

这三人一个面色漫不经心,一个神色淡淡,一个若有所思。总之,都看不出沉重和凝重。

“在后山山崖的索道上。”青岩道。

“这是无忘的衣角!”普云大师道。

“大师怎么判定这就是无忘的衣角,依我看,这不就是一块普通僧袍的衣角吗?”林太妃也凑近瞅了一眼道。

“法佛寺僧人的僧衣,也都是有规制的。无忘是戒律院的首席大师,他的僧袍自然是和别人不同的。”普云大师道,“我和主持虽然一样都穿着僧袍,颜色一样,但你们若是凑近细看,也会发现,我们的僧袍也是不同。”

普云大师点点头,凝重地道,“因昨日王妃、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上山来祈福,林太妃、右相夫人、八皇子、李公子等尊贵身份的贵客来法佛寺吃斋小住。这是春年会法佛寺的一场大热闹之事。主持甚是紧张,生怕出了乱子,早就告诫下去,最近这些时日一定要令人看守好寺院的后山山崖禁地。以防贵客好奇,出了事故。并且,从今日早上开始,因要祈福开坛讲经,这是盛世,定要沐浴更衣。法佛寺上上下下,都换了僧袍。无忘自然也换了。这件衣袍崭新。一看便知是新僧衣。尤其无忘寻常甚是节俭。不怎么穿新僧袍。所以,这件僧袍一定是今日早上那一件。”

15889322002,lv2,解元:阿情,今天查定单都没到,v群的人都哭倒一地了,那眼泪的水加起来估计西湖都能填满了。

谢芳华看向永康侯夫人。

她想到此,笑了笑,站起身,上前给永康侯夫人把脉。

言宸点点头,“好。”

言宸看着她,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