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请记得遥远的他 第15章:韬晦之计

请记得遥远的他

安徽不良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7538

    连载(字)

87538位书友共同开启《请记得遥远的他》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韬晦之计

一息之间,易峰的防御罩就要破开!

不过,与九爪紫金神龙一样的是,那巨猿无论是本体,还是化身,都没有修炼什么强大的功法,完全是凭借肉身的品质与速度在战斗,身体似乎也没有太明显的属性,它们应该都是以吸收天地灵力来修炼的。

“你的实力其实不比那身怀混沌剑灵的家伙差,只是你不能利用而已。若是你能全力驱使你体内那种比神灵之力还高级的能量,还愁拿不下这么几个人?”南宫老怪似乎真有办法,言语十分肯定。

“易峰,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么做可是背叛魔道的事情。”连破穹却是拦在了南宫雪琪前面,对易峰警告一句。此时,他真担心易峰会攻击南宫雪琪。

疗伤的这些日子来,易峰时不时会抬头仰望苍穹,似乎在那遥不可及的天上,有着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那张吹口气都能重伤自己的巨脸,更是让易峰久久无法忘怀,简直就像梦魇一样纠缠不休于易峰的灵魂深处。

斩天以神识在这里扫荡一圈后,惊讶地告诉易峰,这里的修士个个都是神级,而且多数都是神君级,修为最弱的也是个大神后期修士,甚至还有不少与那沙鼠妖一样,乃是神君后期的大高手。

“那行小字绝对是故意设计出来的,若我所料不错,应该是专门针对能够认识那种文字的修士而设计。在这里的修士,应该都认识那种文字。”斩天臆测地道。

也就是如此之人,竟是神界实力的巅峰,竟是一位天尊级高手,让易峰如何不意外?

人类一方的祖神为赢得胜利,也付出了比较惨重的代价,目前只有四位祖神化身存在,其中就有了那剑祖,还有一位浑身缭绕黑云的暗黑祖神,与一位手持白色十色光剑的光明祖神,还有一位身形朦胧的令人看不清样子的虚影祖神。

最为郁闷的是,这些贫瘠的星球里,就算是一些看似实力强大的势力,竟然也难以找到多少神石,直接就断了易峰想要靠打劫来供给传送的想法。

易峰尝试着穿越星河一次,易峰的速度不如那女子,那女子带着易峰却也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到达最近的一颗星球。当然,一年的时间对于神界大多数修士而言,都不算什么,很多天神想要从一颗星球到达另外一颗星球至少都得十年,当然,若是能有一件强大的飞行法宝也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不过,饶是如此,易峰有着十分坚实的基础,他的速度要比那些大主神快了很多。

这极品神丹也是太过厉害,一般仙人的仙婴只有在度过神劫后才会蜕变成为神婴,可冷依依没有经过神劫就已经如此,实在逆天。

还好的是,易峰的肉身中含带了无比浓郁的生命元力,而在三种能量猛然冲刷肉身之际,那株近在身边的小树也是光华大耀,似乎是感受到了三种能量的挑衅一般,涌入了大量的生命元力帮助易峰。

但是,如果一路畅通的话,也要不了多久就能赶到,关键的是一路上绝对不可能畅通无阻,只可能是危机重重。也就在此时,易峰其实已经是不打算去神园的中央位置了,那里就算是有再好的宝贝,自己也得有实力去拿才行。

易峰早在煞罡星就向天机老头询问过,关于天界各大祖神的栖身之处,目前易峰就正向暗黑祖神的地盘而去。

三更到。。。斩天剑在当空太过惹眼,强大的气势波动堪称撼天动地,包括两位不死主宰在内的所有不死强者都被震撼到了,竟是没有谁在此时对易峰三人出手,只是眼巴巴地看着斩天剑,心中想着如此绝世宝贝如果归了自己所有,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这说明,斩天剑在破掉诅咒之后威势大增,由它发出的剑芒,比一般绝世神兵发出的剑芒要厉害了很多,它对自己发出的剑芒的加持作用越发显得骇人。

“城主大人,这是何意?”谭林对着那中年修士问道,虽然恭敬,但也有愤怒。

“这小子毅力果然惊人,若是换了一般融合期的弟子,恐怕早已昏厥。再加把劲儿试试,实在不行,我就直接以灵识入侵他灵魂吧。”应成子心中也是在算计着。原本他以为,易峰肯定会因剧痛而昏迷,而后在意识混沌时,他便可轻松对之迷魂,可事实却并非如此。

饶是如此,易峰此时的灵魂也不纯净了,更是一涨一涨的,让他十分难受。这种情况估计会持续一段时间才会缓解,希望不要留下后遗症才好。

——————————————

于是乎,易峰又动手了,漫天的鬼头大军只用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将他们解决。

灵魂不能稍动,易峰也无法以灵识驱动法宝帮助小黑,小黑只能靠自己了。

那刚刚飞来,要对小黑发动雷霆一击的狮虎兽也疑惑了。以前他与小黑争斗数场,小黑即便是不敌也不会化为人形状态,狮虎兽也从来没有见过人形状态下的小黑。

易峰问斩天那大狼狗的实力如何,斩天迟疑半天后,方才说道:“我似乎探测不到那大狼狗,前面的一切在我神识之中都是朦朦胧胧,看不真切。”斩天则是不以为意地说道:“有材料,还有星辰真火,你还怕炼制不出来仙丹?”

“哦?”易峰将信将疑。提纯这些材料,易峰可以用天火玉净瓶中的火焰,多费些时间应该是能够办到的,毕竟这些只是药材,不是坚硬的炼器材料。

斩天的声音刚刚在易峰识海震响,易峰就觉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出去,每一刻自己的身体似乎都垮掉几分,连骨子都疲软许多。

而南宫雪琪心中却是滋味颇多,她心中却是认为,易峰之所以这般拼命,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那就是为了营救自己。难道上次之事以后,我在他心中已经有了很重要的地位吗?难道他真的很在乎我吗?南宫雪琪心中不由得冒出一大堆问题。

在临行之前,易峰却是忽然拉住她的手臂,说道:“把烟儿也带上,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否则……”

易峰的话还未说完,那南宫雪琪依然拉着韩烟儿一道入了飞行法宝,转眼就消失在天际之中,不见芳踪。

而这边,蓝红火龙却是在击退那极品灵剑后,与后面新喷出来的火龙一道扎进了鬼头大军之中,接着就听到被鬼头包围着的那团金光在一阵黯淡后发出一阵悲呼声。

前面下界的神界高手,除了南宫家族的神君外,前面两位都遭遇了匪夷所思的下场,似乎要制裁易峰乃是一件不好的选择。

没有片刻犹豫,易峰出手了,他知道本源之光可以洞穿一切法则神通,故而直接飞到裂天镰旁边,挥手打出一道体内的本源之光,将那道流光震散了去。

易峰硬结下了那一道本源之光,似乎让天界那边有点意外,攻击稍稍停顿了一下,可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流光从天而降,宛如要灭世了一般。

正魔双方谈判破裂,那么正道修士肯定不会继续以南宫雪琪去要挟魔尊,那么南宫雪琪恐怕只有一死。

四劫散仙毕竟是修真界的高手,争斗经验也是十分丰富,经过短暂的失神后,他便回转过来,手中却是多出了一把金灿灿的长剑,同时身上也是金光耀目,宛如金甲战神一般威风凛凛。

对于这位被正道修士禁锢了许多天的魔尊之女,善良的韩烟儿一直没有刻薄对待她,相反,在韩烟儿陪伴南宫雪琪的日子里,韩烟儿对她可谓是照顾有加。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南宫雪琪不仅生的美艳惊人,而且脾气十分倔强,从不服软。

上位神兽金龙天尊的天赋神通就已经那般强大,天尊级凤凰的天赋神通,就算是易峰也不敢领教,他就在此时出手了,而且还让魔化神婴配合,直接发动双重融合领域,整个战场都被笼罩起来,而领域的威势也重点集中在了凤凰天尊身上。

易峰在心中不断呼喊斩天剑,可却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一声炸响激荡而出,强大的气势波动平着推开,劲风席卷之下,就连那些神君级的修士都难以站稳身形。当然,这并不是易峰与斩天剑能够制造出来的威势,而是斩天剑、混沌之力与那禁制同时爆出的。

季常平心中十分郁闷,明明是占着上风却一直无法拿下对手,一段时间后,他也就看出来易峰是在做戏,自己的攻击每次都与之失之交臂,绝对不会是巧合。

“易峰晋级!”执法长老淡漠地说了一句,而后便扔给了易峰一个玉牌。

而这些久经杀阵的南武门高手,组合在一起,从他们身上透溢出来的杀意与愤怒,令人未身临其境,便已经胆寒三分。

不过,易峰此时却是摸着下巴,望着云邪消失的方向,脸上渐渐浮现笑意。

所以,易峰回来后才会招来骆氏兄弟,目的便是让他们知会情报组,尽最大能力监控南宫家族的驻地,同时在奥庆城门口准备拦截有可能到来的冷依依与南宫雪琪。

可班德与其他五位主宰皆是面色大变。

这个发现,终于是让易峰有了紧张的感觉。

要领悟时空法则,首先需要的便是对空间法术与时间法术有所涉猎,不要求在这两个法术上有多么精通,但至少要知道一些,要有一定的造诣才行。

可易峰对空间法术,也是一知半解,除了精通瞬移这么一个低级的几乎每个修士都会的空间法术外,他对空间法术几乎是一张白纸。

而此时,易峰不禁又会想起那九块天碑的内容。

凌灵将那化灵丹从配方到炼制过程,再到服用时应该注意的事项,前前后后说了近一炷香时间,易峰却是已经在地上打滚!他娘的,早知道小爷就不来这里了,还以为走了桃花运呢,原来是天降横祸啊!

易峰如小鸡食米一般连连点头,飞快地将那从悲鸣寺中拾来的手镯自手腕上捋下来,递到凌灵的玉手上时,急切地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这个……只能听天由命了,希望神婴可以硬抗过去,毕竟十系神灵之力有着十分强大的疗伤功能。”易峰顿了顿后,又好奇地问道,“对了,你原本叫什么名字?”

这种连突破仙人级的妖兽都不敢轻易触碰的火焰,所过之处,所挡尽皆披靡,而独立军的一万多人也就在火焰两边攻击,却是十分安全和惬意。

易峰每前进一步,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而后全力鼓动体内的能量才能再挪一步。

不过,那无形波动的大范围涌动并不是在易峰所在的山洞,而是不断向上,而上面则是露天的,无形波动的冲击力也是直入长空之中,让星球的外围更加危险。

易峰先是冲着那洋洋得意的螳螂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了,而后便调头就跑。由于有波动的推动,易峰的速度极快,可他却是分明感受到后面的劲风越来越强。不敢回头,他知道定是那螳螂追了过来。

最终,易峰还是忍了,同时寄希望于自己的誓言不被东辰天尊发现。

易峰说完就要行动,却是被斩天给阻止了,只听斩天接着说道:“你那储物戒指又不能装活物,装不了雷母的。”

“是啊,说不定,毕竟我对这雷母也知道不多,你可以试试,应该不会有危险的,最多你先准备好防御措施,以免有骤变忽起。”斩天语气平淡地说道。

没有思量太久,易峰又钻进了飞行法宝,继续向神界大陆中央全力飞行。

在斩天说给易峰知道后,易峰先是一怔,跟着便是苦笑,心中多少也有点不爽。

“只要那小子不死,待他回归时,我再找他算账!”这便是东辰天尊此时的打算。

但斩天剑毕竟是实体,那金色只是能量构成,飞退之后,斩天剑并未丝毫折损,可那金色小剑明显受到了重创。

这霞光的爆炸,威势太强,本来易峰是毫无抵挡的可能,可是,此时斩天剑刚刚发威完毕,在那霞光能量爆发的瞬间似乎触动了斩天剑。

南宫雪琪眺望长空,心中滋味儿颇多。可以说易峰原本可以安安稳稳地飞升,可却是因为自己而在这时出手,也是因为自己而招惹了上界的帝君级高手。

当……

“易峰,请芸霜师姐指教。”易峰上前一步,客气地说道。

可是,当易峰行进到距离那修士还有百米距离时,那修士身体之中的剑意更为强烈,甚至让易峰的剑婴都感到一阵不适,微微颤抖着,欲透体而出。

战刀终于是不再颤抖,安分下来后,依然让周围的空间不住地涟漪着,似乎它只要轻轻一动,那片空间就会立时崩溃一般。

小黑见易峰神色怪异,也不敢开口说话了。而易峰则是硬着头皮向前一步,抱着拳头,恭敬万分地说道:“小子是听闻前辈在此隐居,故而才带着妻子与属下来瞻仰一番前辈的风采,可不是来寻事的。嘿嘿……”这句话从自己口中说出来,易峰自己都不会相信如此低劣的说辞。

“晚辈只是小有所成,与前辈这妖君级的实力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易峰继续装作十分恭敬,惟恐这家伙发怒。

除了老树与躺椅外,院子里就什么也没有了,显得空荡荡的。不过,三眼碧水猿却是进屋子里搬出来一张椅子与几把凳子,而后示意大家都坐下。

还没有等易峰等人看清楚大厅周遭的一切,大厅之中,却是从天花板上落下道道流光,那些流光盘旋飞绕一会儿后,渐渐组成了“幻无止境,正邪昭昭”八个大字。

这八个字的表面意思,易峰自然是能够识得,可倒底隐喻着什么,易峰在一时半刻之间也难以揣摩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呢……很简单,公子只需要宁神静气,封闭六识,只需盏茶工夫便可大功告成。”空间主宰先是顿了顿,随即轻松无比地道。

星芒剑诀比之星辉剑诀要强大太多,易峰稍稍陷入其中的思量便觉得头脑一阵昏沉,却是如斩天所说,境界不够强行参悟,搞不好会遭反噬。

奇怪的是,易峰对灵气的吸收速度十分惊人,而密室中灵气的浓度却是不减一分。

很显然,易峰对这些不死卫兵发动了空间流放,到了他现在的水平,纵然是大主神级的强者,也难以抵挡他的空间法术与时间法术。

“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可是主宰大人的府邸,想来这里作乱,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水平,杀掉我的一个心腹就以为可以偷袭我吗?真是愚不可及!不过,为了对付你,却是浪费掉了我仅剩下的一些主宰尸毒,你要为此付出沉重代价!哼!”黑袍修士对着易峰的四颗魂珠,阴戾地说道。混沌之力是很强大,品级也已经算是超出了神级的范围,正常情况下,就算是顶级的极品神器在混沌之力的冲击下,也绝难坚持太久,更何况还有斩天剑这样的融合了混沌剑灵的攻击法宝,可正是这样的条件也不能很快解决那火池与铁链。

黑风老魔似乎先露出了狰狞的怪笑声,顿时让大家心中一寒,而在三女与麒麟兄弟目瞪口呆之下,黑风老怪眉心蓦然涌出一股子黑烟,竟是将六爪骨龙卷住,缓缓向火池边靠近。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连破穹曾在合体初期时孤身游历修真界,在正道修士盘踞的星球上,被十几位合体初期修为以上的正道修士围攻,他却是在击杀所有敌人后,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就逃了开去。

这日,正道大军全军压上,南宫雪琪却是与已经负伤的鬼灵不断后退,此时却是已经退到退无可退的地步,因为后面就是魔道最为核心的星域,其中有着无数魔道的大宗门,整个魔道资源最为丰盛的星球,也大多数都聚集在后面的星域之中。

易峰不担心原阳仙君报信,原阳仙君更不会担心易峰告发他,二人也算是有了定计。在生意之初,为了放心,大家可都是要立下合作契约的,这个契约就是互补背叛的灵魂誓言,任谁都不能无视这个誓言。

行到龙骨旁边时,易峰等人更加惊叹,这条神龙身前应该是被齐腰斩断了,此时只有半截身子的骨头,而断裂之处十分平直,就像是被刀剑整齐切割过一般。

好消息就是,血咒灵泉已经就在前面不足二百米处;坏消息则是,在血咒灵泉之侧,竟有一只巫妖守护,而且那巫妖似乎也已经察觉到了有敌人进来,正张望四周。

如此时间过去三百多年,易峰身体中的几百个主穴道全部被绿色晶体占据,而入体后的生命元力则是向无数个小-穴道而去。

易峰自然可以找到那条通道,当初南宫老怪、梦嫣就是沿着这条通道继续前进的,易峰当时虽然没有看到,但却可以猜到。

也不知道向下了多远距离,担心赶不上的易峰,冲到了所有修士的前面,感觉温度越来越低,而死气则是越来越浓重,空间压力也是渐渐加大。

那通道周围全部被空间之力包裹,从中透溢着一股股凝为实质的死气,隐隐之中似乎还能听到九幽深渊的不死强者的嘶吼声传来。

虽然还有诸多顾虑,但易峰也强自镇静下来,血焰魔帝带来的酒菜味道都不错,在这花之海洋中,酒香、花香、菜香弥漫到一起,倒是真的很享受。

“哈哈……老夫找不到,不过,老夫万万没有想到,人人尊崇的魔尊,居然也会出此下作的手段。也罢,老夫避他多年,也是该有个了解的时候了。放了我南宫家的人,老夫随你们去见魔尊便是。”来人大笑一声后,慷慨激昂地说道。

易峰虽然说谎,心中也有些紧张,但面色却跟个没事儿的人似的,使人难以捉摸。

虽然没有受伤,但易峰也算是领教过了金衣天尊的法宝攻击。

“琪儿,连破穹已经不能再战了,否则会影响他飞升后在上界的修炼,你们的婚事……”魔尊大人忽然提起这个话题,眼睛也是注视着自己女儿,似乎不想放过她的一丝情绪波动。

兰奇城城主虽然实力不弱,但兰奇城毕竟不是邀霞城那般的商业繁华大城,兰奇城城主的储物戒指中也根本没有多么丰厚的仙石收藏。

易峰利用强横的神念笼罩过去,虽然被许多神念说排斥,但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盒王之中的气息。

天上许多祖神化身,四下还有诸多天界强者与神界大陆强者,更有如易峰这样的攻击力极其变态的人物,纵然是祖神本尊亲自前来,估计也难以全身而退。

“嗯!事实就是如此,理应芸霜获胜!”

“你那噬魂魔杖要控制不住这些实力不断暴涨的鬼头了,快将之收起来。”

上面交给辰震与易可儿解决,易峰还是比较放心的,他现在则是指点门内弟子,将那些死去敌人遗落的法宝收起来。易峰心中还很有感触地道:“这是来找茬的吗?分明是来送法宝和仙石的!他们真是太客气了!”

易峰干笑一声后,说道:“董存瑞啊,那可是一位相当了不起的人物,单手向天一举,便是用掌心雷炸开了天!”

知道芸霜已经安全撤退,易峰唯一记挂的,也只有那雪人族公主此时的安危了。但却没有与之联系的方式。

还好的是,易峰杀人无数,所得的灵石数目也十分庞大,支持飞行法宝却也不紧迫。

虽然身受重伤,易峰依然驱使天火玉净瓶喷出三色火焰,随后他又收起了噬魂魔杖,一手握着斩天剑,一手抱着梦嫣仙子那温软的身躯。

他在一路飞驰时,就已经给梦嫣仙子喂下了几粒丹药,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梦嫣仙子的伤势实在太重了。方才那种情况,她几乎是以血肉之躯在抵挡中品魔器的一爆之威,岂会好受?

如此做,也算是稳妥起见,是担心万一来人不顾一切救走了南宫雪琪,事情就砸了。而如此一来,来人就算是救走南宫雪琪,也还要顾虑另外一个晚辈,而那晚辈与南宫雪琪一样,也是身怀南宫一族的血脉。来人若是顾及南宫雪琪,就不会不在乎南宫雪琪的父亲。

“不好,他们的烟雾有迷魂效果。”斩天在易峰识海之中吼了一声。

随着二哥的脚步在移动,其他几人忿忿难平的声音渐渐低下来,他们都是一脸希冀地看着自己的二哥(二弟),因为这家伙时常会有惊人之举,似乎一切在他眼中都无法遁形。在这个团队之中,虽然大家都称呼那金仙初期修士为大哥,但这二哥才是大家心中的绝对领导者。

而当二哥看到易峰的脸面时,搞怪的易峰陡然睁开眼眸,与那二哥对视之下,那二哥当即惊呼一声,身子也不由自主地爆退几步。望着纷纷而来的几十位魔道高手,易峰只能在心中暗骂正道修士无耻,居然在此时对自己使绊子。

火龙速度一点都不慢,而且似乎还能锁定目标,那三劫老魔虽然惊退,但依然被火龙追上,而后便是一声惨绝人寰的痛呼声。

在之前易峰就知道,云空天尊与那九爪神龙的灵魂化虚了,成为了几乎不死不灭的存在,他一直想要找到灵魂化虚的方法,没有想到竟然误打误撞成功了。

不过,似乎是精神力的能量不够,又一天时间过去后,易峰灵魂化虚的速度越来越慢,三颗魂珠也没有完全透明。

正与墨蛟战斗的应成子,以及刚刚解决掉两只妖兽的其他四位分神期高手,感受到噬魂魔杖的魔威后,尽皆脸色大变,纷纷抬头去看。

九魅狐妖对易峰的这个眼色的意思能够理解,只是她还稍稍犹豫了下后,才带着南宫雪琪、冷依依等人悄然出去。她知道易峰的意思是,让自己小心云空天尊,并且让外面的天尊们做好准备,务必保护好修为较弱的南宫雪琪与冷依依。

故而魔道这二百多人几乎没有一人敢于后退半步,那位二劫散魔也不再去管蓝冰火灵,径自对上了正道二劫散仙,而其他高手则是一边躲闪鬼头的扑咬,一边抵挡正道高手的进攻。

魔道在幻灵星所在的星系聚集了大量的高手,一个传讯,他们就能乘坐传送阵而来。

它居然张开龙口,将天火猛烈地向自己腹中吸,就像天火是它的无上美食一般。

再则,南宫老怪对魔尊手下弟子可没有什么好感,出手抢夺神牌也是理所应当。

可刚飞了一会儿,易峰又无奈地退了下来。越是向上,高处却是有强烈的劲风肆虐。那劲风若是普通的劲风也就罢了,可惜在斩天的提醒下易峰知道,那些都是仙界极其恐怖的罡风,其中一种名唤天煞罡风的流风,不仅是速度极快,而且威力极强,若是易峰被刮中,估计即便是他有着堪比下品仙器的肉身品质,也肯定会被绞杀。

让易峰万分郁闷的是,斩天那厮也不在了,没有谁能够在此时给易峰指导一番,更没有人能够看出那混沌金剑吸收完斩天剑后,会给易峰带来什么。

必须要慢慢补充,而且还得帮助龙皇妃慢慢进行消化,到了一定程度后,若是龙皇妃能够恢复意识,也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有了如此情况,易峰说出有五成几率,龙皇如何能够不欢喜异常。

解开封印很简单,而封印被解开后,果然如大家所料,龙皇妃的灵魂与妖婴顿时就要溃散,却是被易峰当即禁锢了妖婴,而斩天则以强横的神识禁锢了她的灵魂,两者就是在同时完成,可见默契程度之高。

而此时,一位分神初期修士却对京阅传音问道:“人已确定,师兄为何不直接出手擒他?”

如此这般,又是百多天过去。都说风雨之后见彩虹,易峰此时也正有这种感觉。

如此这般,易峰只有当速度提升了才敢前进,而身体在没有任何能量的帮助下发出的速度,提升起来很缓慢,易峰几乎每前进十米就要辛苦锻炼几年时间。

不过,从刚才的一次出手就可以看出,九魅狐妖的实力远在小芙之上,应该是不惧这些来历不明的青年高手,但未必能够不惧这古老战刀。

而出于畏惧,麒麟兄弟却是离得远远的,根本不敢靠近分毫,三女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