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61章:暗绿稀红

血色长发壮汉这一提醒,居然让苏放得知“无量上人”去了太空!

咻!

正值下午放学时间,穿着统一校服的学生,一批接一批,从门口涌出,分散到左右两条长街上。

众学生还在猜测,说不定董翰林恼羞成怒之下,会毅然请辞。

谢明曦淡淡一笑:“皇子们都正年少,便是上朝,也只听政,根本无议事的资格。你不必心急,安心读书。”

建文帝却是龙心大悦。

两人对视一笑。

“好,我信你。”谢明曦也说出了此生从未出口的话:“盛鸿,我信你不会负我。”

谢明曦立刻阻止:“万万不可!”

无人叫上江凝雪。

“反之,若母后和皇姐不济了,我便出手助她们一把。”

方若梦气得俏脸煞白,全身簌簌发抖,嘴唇不停打颤。想说什么,脑子却一片空白,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众皇子皆去赴宴,三皇子也未例外。

三皇子立刻笑道:“人多用膳才热闹。”然后殷切地看向俞皇后:“不如将二皇兄他们也都叫过来,一起陪母后用膳如何?”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省力。

江家的门紧紧关着。

建文帝眉头皱了一皱,淡淡道:“你受了重伤,无力行礼,便躺着说话。朕恕你无罪!”

谢明曦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林姐姐特意来看我,怎么就成煞风景的了?你可别乱说!要是让她听到了,非生气不可。”

好在林微微是过来人,颇能体会到初为人父母的狂喜和骄傲。闻言笑道:“真的么?快些抱来让我瞧瞧。”

该来的总要来。

“两个月前,值守武库司的丁主事,并未留守库房。而是私自溜出去喝花酒,直至天亮时才回。其余三个值守的低等武官,在子时过后被一个姓周的主事引着离了库房,躲在屋子里掷骰子赌钱。一个时辰后,才回库房。”

无人知晓,她是何等的厌恶甚至畏惧男女之事。只是,她掩饰得极好,前世的四皇子从未察觉。

……

“谢妹妹,”萧语晗的眼中滚动着泪珠,满面恳求,声音哽咽:“算我求你了。你替我好找照料芙姐儿……”

准备好的一肚子话尚未出口,就这么被堵住了。

“只是,错事已经犯下,便是再责骂她也无济于事。倒不如想想法子,将此事遮掩过去。或是请人去顾山长那儿说情,惩罚稍轻一些……”

李默本就是个急躁脾气,喝了一晚的酒,头脑本就不够清明。再被陆迟这般冷眼相对冷语相对,气得火冒三丈。

谢明曦也没什么不快。此次归京,盛鸿身肩重任,想悠闲自得也不可能。

这样的天气,最适宜翻晒冬季的毛料衣服了。只可惜,永宁郡主住进慈云庵的时候,根本没来得及收拾任何贵重衣物——便是收拾了带来,也没机会穿。

刚退出移清殿,迎面便遇上了如今身为皇上亲卫统领的周全。

方若梦立刻轻声提醒:“颜妹妹,你声音小一点,夫子们就在隔壁进食,可千万别被董夫子听见了。”

盛鸿沉默了片刻。

公婆二字,根本不屑出口。

盛鸿要立女儿为皇太女,怎么也得等几年再说。

宁王身手不及盛鸿,不过,比起他们两个还是要强一大截。刚才两人出手想制止宁王,被宁王各自踹了一脚挥了两拳。

萧语晗这个儿媳,也和往日一般,晨昏定省从未迟过。

看着疾声厉色的建安帝,萧语晗心中阵阵发凉。

“你是朕的皇后,自然要处处替朕考虑着想。”

谢云曦心中一块巨石落了地,虽然竭力隐忍,眼中的喜意却遮也遮不住。

有了身孕,抬为侧妃,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文绮低声道:“天色已晚,姨娘也该用晚饭了。”

……

想起自己骇人听闻的奇异经历,六公主心中忽地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

“我当然知道四书竞争最激烈,这么说,是给方若梦这个胆小鬼鼓鼓劲。免得她明日胆怯紧张,发挥不力。”

一众同窗里,颜蓁蓁素来瞧不上她这个方家庶女,时常出言讥讽。她平日能忍则忍,不愿和颜蓁蓁生口角。

素来软骨头的谢钧,难得硬气一回:“你对云娘一味娇惯,骄纵得她自以为是。女子生得蠢钝些无妨,可怕的是自以为聪明。”

谢钧气得笑了起来:“照你这么说,非得明娘受了伤,我才能罚你不成!”

子肖其父,半点不假。

头顶顿时多了阴影。

说着,谢明曦扯起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在皇后娘娘看来,储君之位不仅是三皇子的,也是她的。这份皇权,也应该在她的掌控之下。”

她也正年少,体力正佳。却也禁不住盛鸿这般热烈痴缠,到现在腰身还酸得很。

又笑着奉上点心:“这是林姐姐铺子里新出的点心,我特意买了几盒,你和山长尝上一尝。”

李湘如思夫若渴,写的信也越来越厚。人却越来越单薄。原本端庄美丽的脸孔,如今憔悴消瘦,再没了往日的神采。

主仆两个就此事说笑一番,心情俱都有所好转。

不,不可能!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扫了六公主一眼:“笑什么?”

俞皇后:“……”

蜀王夫妇今日刚回京城,梅太妃就“一病不起”。这等事,做得也太明显了。和俞太后一贯的行事风格委实不同。

隔日清早,俞太后皱着眉头醒来,面色阴沉地任人伺候梳洗更衣。鲜艳色泽的宫装一律入不了俞太后的眼,芷兰着意挑了一件色泽素雅的宫装,又细细为俞太后上妆,遮掩去彻夜难眠的憔悴黯淡。

俞太后心中难得掠过一丝悔意。

只是,形势比人强。谢明曦风头正盛,她不得不退让一二。

“明娘,”永宁郡主定定神,温和地张了口:“云娘胡言乱语,你别放在心上。”

淮南王暗示只要他哄得谢明曦去淮南王府修复关系,便会暗中替他活动,让他多年未动的官职升上一级。

盛鸿只得也饮下杯中美酒。可惜,酒入腹中,并未令心头的怒火冷却,反而蹿得更快更猛烈。

一个时辰后。

这也成了近来众人口中的最新笑谈。

譬如四皇子,譬如五皇子。

后宫争斗不休,俞太后在病中也未放权,将宫务交给了先萧皇后。天子心疼自己的谢皇后,这是要出手折腾俞家为媳妇出气啊!

六公主的心情也不美妙。

建文帝朗声笑道:“皇后不必多礼,快些平身。”

俞皇后站直身体,冲建文帝一笑:“没想到,皇上这么早便来了。”

盛鸿未着龙袍,穿了昔日的玄色锦袍,长发纶起,面容俊美。在场诸多美人,竟无人能压过盛鸿的美色。

这世间,唯有真心才能换来真心。

尹潇潇:“……”

待换了干净的衣物回来,赵长卿笑着打趣谢明曦:“七弟妹今日沾了喜气,说不定很快就会传出喜讯。”

“六公主”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满面泪痕:“母妃,我是鸿儿。”

明明是男儿,却被逼无奈地穿起少女罗裙,和一群未成年的少女做同窗。而他的兄长们,俱在松竹书院就读,有伴读有同窗,年龄稍大一些便能听政议事。

说完,便抓紧穆梓淇的手腕,将她拉进了寝室。

谢明曦进了慈宁宫后,并未大动干戈,只换了贴身伺候的几个宫女。

三皇子礼贤下士平易近人,四皇子冷漠俊美文武双全,五皇子年少聪慧才名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