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怀柔天下
作者: Save倾煊章节字数:93389万

而方继藩则再没说任何话,极潇洒地带着邓健转身,飘然而去。

远处,却传来了吵闹。

倘若如此,就真的是坑爹了。

此时,小宦官又继续道:“自然,奴婢这也是道听途说的……呵呵……”

刘账房哭哭啼啼地道:“少爷,能不能先知会一声伯……”

……

香儿踟蹰起来。

心里虽是鄙视,可日子还得过下去。

他目光如毒蛇一般的盯着方继藩,似乎不解恨,压低了声音,继续道:“你别看你们方家乃是伯爵,可在咱眼里,又算什么呢,你以为你爹靠着刀枪,蒙了陛下的赏识,就可无忧,实话和你说,陛下怎么看你们这一对父子,还得靠身边的人,在这宫里头,谁靠着陛下最近呢?嘿……”

疯了,疯了啊。

张懋说罢便大笑,这金腰带可是有典故的,校阅的规矩,是从太祖高皇帝就开始了,起初叫阅骑,当初的英国公张懋,便是在少年时,成化皇帝在西苑阅骑,张懋连发三箭连中,于是赐得金带。

许多考生纷纷抬头,惊讶的看着方继藩,很快,他们似乎又觉得正常了,各自窃喜,方家的败家子便是方家败家子啊,还真是……名副其实,这才两炷香功夫,离考完还早着呢,可这家伙就交卷了,交的是白卷吧?

陈彤小心翼翼的看着弘治皇帝和两位内阁阁老,总觉得他们有一种窃喜的样子。

这些商人能从十全大补露之中得到好处,自然会动用自己手头所有的资源,对这十全大补露进行推广和宣传。

弘治皇帝突的有种深深的欣慰感,一个小作坊能够让太子懂得这么多,这难道不是幸事?

方继藩不但是对的,而且还煞费苦心的安排。

陈彤瞪着方继藩,眼里要喷火,真是岂有此理,今日……今日……

于是开始说起自己在作坊里的所见所闻。

“除此之外,还有腌鱼所用的盐过多了,实是暴殄天物。”

方继藩拽了拽朱厚照的袖子,以示他少废话。sadcsfcs

好在他忍耐住了脾气。

翘着腿,只稍等了半个时辰。

“放心,很快就可以妥当了,儿臣敢打保票,在过几个时辰,便可恢复如初。”

可听对方说到难处,尤其是关中大灾,弘治皇帝是有所耳闻的,忙是颔首:“不是朝廷已去赈济了吗?”

而陈彤不一样,正在壮年,又精明能干,有他在,这作坊大小事务,可以令弘治皇帝高枕无忧。

张煌言淡淡道:“楚军在城中,怎么会没有细作呢,这书信只要送出了城,楚军自然需要借重为父,到了那时,自然有楚军的细作登门,张家与之合作,这功劳也就来了,万事开头难,哎……说句本心话,老夫是实在不愿做叛臣啊,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陈的臣子是臣子,大楚的臣子,难道不是臣子?谁给我们张家富贵,我们张家,自为谁效力。”

陈凯之起身,朝梁萧看了一眼:“楚军三日之后,就要整装待发,三月灭楚,朕就看梁卿家了。”

可现在洛阳城内发生了什么呢?

弑君……

围在这中军大帐之外的官兵,似乎有了一点儿怯意,有人稍稍后退了几步。

到处都是哀嚎,抱头鼠窜的人早已丢弃了武器,这根本不是一场战斗,因为战斗从未开始,在陈军眼里,眼前根本不是敌人,而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

这时,有人踩着泥泞疯狂奔来。

一般的散兵还有乡勇,是极少形成成规模的骑兵的,毕竟骑兵昂贵,没有足够的军马,根本无法做到,就算有战马,要养活也不容易,更不必说,极容易暴露自己。

吴越已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睁大眼睛,眼中布满了血丝,随后,一把扯住这校尉的湿哒哒的衣襟,怒喝道:“这里哪里会有骑兵,有多少人马?”这校尉期期艾艾,被吴越勒着,已是透不过气来,老半天,才期期艾艾的道:“乌压压的一片,一大片……径直朝着这儿来了,他们的马快,好似一人有两匹马,轮替着奔袭……”

梁萧在雨中,目光狰狞,已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吴都督,还愣着做什么?”

何况,自那国师乱政之后,西凉上下,早已暗暗隐藏着不满的情绪,任谁都明白,钱姓天子,已是名存实亡,只是所有人敢怒不敢言罢了,这些时日以来,国师为了讨好胡人,横征暴敛,将无数的草料、粮食献给胡人,更是加剧了这等不满的情绪。

钱盛乃是西凉皇子,却被陈凯之封为了凉王,倘若,陈凯之依旧保持西凉的话,就不会只封西凉皇室代表的钱盛为王了。

刘涛不辱使命,带着汉军的捷报,使西凉军顿时混乱,随即,他带着大量吸附而来的西凉军民,占据了天水,身边已有数十万军民为他效力,西凉国师直接被斩杀,愤怒的西凉军民还拿住了国师不少党羽,也俱都杀了个干净。

朱寿无奈,他不敢违拗这位西凉国师,自是清楚,一旦得罪了国师,自己的命可就不保了,何况,自己的家人俱都在武威城,以国师此前对人的心狠手辣,到时,只怕要家破人亡不可。

至少在西凉军中,显然这是通贼的口号,轻则流放,重则杀头。

赫连大汗也已慌了,拗口的说着求饶。

这些人,在胡人之中,俱曾高贵无比,可今日,却不过是一群阶下囚,行刑之后,武官们提着短铳,穿行在他们的尸骨之间,进行补枪,偶尔,会有零星的枪声,随之,地上的尸首飚出血,抽搐痉挛。

何秀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他心里清楚,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挣扎求生,就只看这接下来的表现了。

当有人确认了陈无极的身份之后,却诧异起来,有人愣愣道:“殿下竟没有死。”

天空已是有些晦暗了,此时尚是正午,可方才还是艳阳高照,随之而来的,却是翻滚的乌云。

胡人的所有精锐,或者说,几乎所有胡人年轻力壮的男人,现如今,几乎已经残存不了多少了。

陈凯之自望远镜,已看到了第一营出现的情况,这里遭遇的进攻最为猛烈,鏖战也最是激烈,虽然其他各处阵地,也出现了胡人突破了防线的情况,可大多时候,情况还算可控。

“传令第九营!”陈凯之缓缓的拔出了腰间的剑,开始下达命令:“随朕驰援!”

只转瞬之间,这冲击的队形已开始变得紊乱,伤亡的数字开始飙升。

可问题在于,在这炮火轰鸣,子弹乱飞,弓箭如蝗,战马川流不息的战场之上,自己根本无从有效的下令勇士们退下来。

新兵们一个个脸色苍白,一下子有点发懵,手心已捏满了汗。

哒哒哒……

武官道:“陈队官,陛下的口谕,敌人若不进入五十步,决不可开火,请将命令传达出去。”

可现在,陛下竟又重申了一次命令,而且还是以口谕的形式,显然,陛下怕下头各营把持不住,先行开火,引发不可测的后果。

其实参谋部的预测,是胡人极有可能想要毕功于一役,因为此前,他们已经发起过试探性的进攻,而且很快便被打退,尝试到了火器的厉害。

而这万千人一起唱诵的文章,竟很快,在这声浪之中,竟使新兵们消去了恐惧,他们渐渐的忘乎所以,早已忘了,在那大营之外,早已无数的饿狼虎视眈眈。

赫连大汗全副武装,他深吸一口气,觉得那读书声令人作呕,随即,他下达了命令:“令各部预备,天黑之前,踏平汉军营!”

很快,一个个的方队开始变得齐齐整整。

所以他是极力反对决战的,而是先挑起各国对大陈的战争,等关内的大陈疆土被各国吞食,而这一支在关外的孤军,自然会慢慢被胡人困死。

“不不不。”何秀忙不迭的否认,他可怜巴巴的看着赫连大汗,此时他已来不及解释,只是希望赫连大汗,能够理解他的苦衷。

在这两相对比之下,赫连大汗简直就是明着告诉各部的首领,自己这个大汗,不想继续做下去了。

“可是……”陈凯之又笑了:“这群饥不择食的饿狼,并非是犬,真的约束的住吗?倘若照此下去,确实可以勉强约束住,除非……我们有所动作。”

“问候人家的女性,翰林们哪里及的上你,你也别谦虚了,就你了,不必文绉绉的,你怎么擅长怎么来。”陈凯之淡淡道。

其中左翼的新五营遭遇了一支胡人铁骑。

新五营立即开始戒备,营官张超,下达了预备战斗的命令。

陈凯之自然有他的信心,因而在传旨之后,各营开始陆续出发。

双方争论的喋喋不休,再加上随军的文武大臣,多数也支持在此坐守,许杰自然气不过,希望得到陈凯之的支持。

三清关这里,只要到了曙光露出,便喧闹不止,而在另一边,数百里之外,这里有数千顶帐篷,围绕着一处金帐,这金帐显得格外的显眼,因为按照胡人的规矩,他们极少聚集而居的,即便是进兵,也大多会以千人左右的规模,分散在一片草场,依旧各自养马,只有在真正的战时,方才聚集起来。

何秀依旧还跪着,小心翼翼的抬眸起来,目中带着谄媚,话音里也是透着讨好。

“妥了。虽然各国也未必可信,可是贱奴以为,各国与大陈之间的矛盾,在于他们绝不愿意一个强大的大陈出现,所以,只要大陈越强,他们才最有可能落井下石,这一点,通过贱奴与各国的接触来看,显然是绝不会错的。”

这枯燥的操练,因为多是一群年轻人,岁数相仿,渐渐熟识了,也就渐渐有了袍泽之情。

“所以,在臣看来,现在维持关内各国和平相处的可能只有一个,就是胡陈双方,持续流血,即便是大陈胜利,那也是惨胜,军队死伤殆尽,民生凋零,即便侵吞了西凉或是大漠,也已筋疲力尽,到了那时,他们就可以趁此机会,要求虚弱的大陈,从大陈手里,分到一杯羹。”

虽然这几个方案,到了实际战场上,却未必能做到按计划实行,可是无数的方案、预案,却随时可以因为战场的变化,随时做出各种的调整。

“陛下,赫连殿下的意思是,西凉皇帝乃是大汗之子,陛下西征,便如进犯大胡,大胡将视陛下为大胡的敌人,现在大胡已调集了数十万铁骑,只要有一个陈兵出了三清关,那么胡人铁骑以及西凉数十万马步兵,将会如洪水一般,杀入关中,还望陛下对此事,予以慎重。大胡和陛下,其实并没有仇怨,陛下不可因为自己对西凉的野心,而蒙蔽了自己的眼睛,做出错误的选择。”

蜀军进剿的越狠,则越说明了他们外残忍内,宁愿绞杀叛乱,也绝不敢触碰胡人。

陈凯之听罢,若有所思,整个人显得有些阴沉。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33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