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群而不党
作者: Save倾煊章节字数:93389万

顾千城瞥了一眼他“咚咚咚”直跳的心跳,嘲讽一笑。

“挑完了。”太复杂了,顾千城发现自己的脑容量不够,只得拿着抄好的数字出来。

这个不重要,不是吗?

封家给出最大的诚意,而这全是因为顾千城本身,与顾家那个拖后腿的国公府,半丝干系也没有。

“这么要强,你在顾家是怎么活下来的?”秦寂言略略松开了力道,却没有让顾千城下去。

这该死的默契!

要知道,秦云楚会有今天,说起来还是和顾府有关。秦云楚以前从不去花街柳巷,自从在顾府被吓了一次后,那方面有点不行,才开始寻花问柳,惹上这风流病。

人活着,就算为自己打算,踩着秦云楚上位,顾千城一点压力也没有!被顾千城骂幼稚的秦殿下,不仅没有一点不高兴,甚至还颇为得意,微微上挑的眼眸,显示他此时的好心情。只是……

顾千城心里狂笑,面上却一脸严肃的道:“传出来多少天了?”不知秦殿下知道了,她今天才知晓这件事,会不会郁闷得撞墙。

除了银庄外,老皇帝还点了五皇子的恩师,做今年科考的主考官,明摆着是给五皇子拉拢新晋举子的机会。

“嗯,”秦寂言轻轻点头。

“为什么?”比顾贵妃聪明漂亮的女人一大堆,老皇帝为什么对她特别?

林琳把顾千梦介绍给自己几个好友,让顾千梦和她们混了一个脸熟后,又开始悄悄和顾千梦说,今天来的那些公子哥……

“老大……”围着秦寂言的土匪不解的看向猪头六,猪头六也没有解释,只再次拉下脸,命令手下散开。

可是,她这个时候真得很委屈,她需要秦寂言安慰,需要秦寂言哄她。

“不可能!”带兵打到皇城,那是叛乱,真要走到那一步,她和秦寂言就没有可能了。

之前,她拿嫁妆作价,让顾国公直接付八十万两银子,给她娘点长明灯,现在赵王府把嫁妆退了回来,顾国公把公中的部分拿走,剩下的全部丢给了顾千城,让顾千城自行处理。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非常仗义,可顾承欢越听越生气……

“行了,行了,姐姐妹妹什么的都可以,你姐姐没事吧?”年长的一个,担心地看着顾承欢。

三小子打开盒子,闻到久违的肉香,一个个吧唧着嘴:“总算又能见荤腥了,上次吃了一次后,我就一直惦记着这个味道。”

“皇上,我可以问你一句,你要怎样才能放过季家?”季诺被带下去,并没有反抗,但他在被拖下去前,却用尽全部力气朝秦寂言喊了一句。

只是秦寂言不会告诉老皇帝。

她急巴巴的来报信,可不就是为了给顾千城一个好印象,日后有个好出息。

“长生门圣女?”凤于谦真没有想到,这差事这么简单,看到倪月的刹那,甚至愣了一下。

周王还有一股人,潜在京城。

封老爷子和顾老太爷都是人精,秦寂言虽然没有说,可他们都知道,秦寂言是让他们去看着太上皇,别让他在登基大典上捣乱。

“轰……”就在此时,火山里又传来一声巨响,地面晃动的更厉害,秦寂言没有防备,差点被晃得摔得再地,好不容易站稳,就见火焰果“啪”的一声,与果蒂分开,笔直坠落。

“放箭!”术数师一出现,大秦的将领就下令。

“唰……”士兵手中的箭,第一时间对准了他们,瞄准,射击!

秦寂言眼眸一扫,冷道:“可想出应对之策?”

“皇爷爷,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只是你以前看不到罢了。”秦寂言再次将汤勺递到太上皇嘴边,“皇爷爷,你放心,汤里没毒,我再狠心也不会对我的亲人下手。不管是赵王叔还是周王叔,甚至是云楚,我都不会要他们的命。”死只多痛苦一下,而活着才能痛苦一辈子。

“皇爷爷,你若不想喝说一声必是,我自是不会勉强你。”秦寂言站起来,有眼色的太监立刻上前,递了一块帕子给他。

秦寂言只当没有听懂,反问:“朕追封自己的亲生父母,也过?”

在一个接一个炸药面前,他们再多的冷静都是徒劳。

“太上皇一直说,棋品如人品,朕一直觉得这话不对。不过,今天朕认可这句话。”他可以改变棋风,封似锦可以仿太上皇的棋路下,顾千城可以背出千余个棋谱。在秦寂言看来,棋品和人品没有必然的联系,但今天他要用这句话,给封似锦承诺。

临出发前,秦寂言已经把他们来时的痕迹抹除,那个有双头蛇的山洞,被他推了一块巨石砸下去,就算有人过来也看不到他们出现的痕迹。

顾承欢说要给老夫人拿药,虽然只是装装样子,可就是装样子也要像那么一回事,顾承欢撒腿就往老夫人刚住的房间跑去,中途因为太急,“不小心”撞到了顾承志……

秦寂言的属下是尽职的,他们不仅成功的,把顾千城的“礼物”送到了该收的人手里,还顺便把顾家一行人的反应做了实况转播。

“臭小子,死在临头还敢给老子嘴硬。放下火把?我们为什么要放下火把,我们现在要这船连你一起烧了。怎么?害怕了吧?害怕的话现在就下来,给你爷爷我磕头求饶,你爷爷我一高兴,说不定就会放你们一马。”猪头六看秦寂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当他是装的。

“朕要这些人……全部留一口气!”秦寂言说这句话时,还在半空,风将他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来了,来了……老大,等等我。”有猪头六带头,船上的土匪一个接一个跳上小舟,不像军队那般井然有序,可效率却同样的高。

“我们在西胡的消息瞒不住,现在让皇上知晓对我有利无害。”

虽说此举有破坏内部团结的嫌疑,可现在总捕快顾不得这些。

京都府伊一看乐了,秦王殿下这就是给他送政绩,这二十几起凶杀案证据齐全,他只要派捕快上门拿人就行了。

“嗯。”秦寂言接过信,快速撕开,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景炎,你很好!”趁火打劫,再也没有比景炎更精于算计的人了。

他知道,他没有保护好顾千城;他知道,他让皇上失望了;可这并不是他消极的理由,不管皇上怎么处置他,现在他都是皇上的影子,他必须保护皇上的安全。

“二!”

毕竟,暗风楼的主人是他母亲。只是现在说这些已没有意义,他已经把太上皇逼到瘫痪,他实在做不出亲手弑君,杀死自己祖父这种事……眼见着胜利在望,甚至可能会活捉赵王,却不想突然街上就出现一群平民百姓,让秦王的人无法再打下去了。

其他人见状,有样学样,一个个呸了赵王一句,这才离去。

“好,姑娘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老管家哪里舍得说不,放下吃到一半的饭菜,巴巴的跑了出去。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顾千城衣服又脏又破,有几处都被烧坏了,双手血淋淋的,手背被火灼得红肿起泡,脚上鞋还在早烟,脸上被热气熏得通红……

“太后你这么爱胡思乱想,北齐的皇帝和大臣得多辛苦?”只看秦寂言的脸,绝对猜不出他在说什么,旁人只看到太后气得变脸,秦殿下云淡风轻,当下高低立见……

“多谢摄政王。”秦寂言颔首,见北齐太后脸色稍霁,秦寂言又说了一句:“太后娘娘,本王一向心直口快,还忘娘娘别往心里去。”

他们也许该给秦王一点颜色看看,让他明白这是谁的领土,别仗着手上有人质,就嚣张的不把人放在眼里。

四个字,完全将秦寂言这一路的心情表达出来了。

他仍旧不死心,“我们可以给长生门做事,但不想服忠心蛊。”

倪月不可能不明白秦寂言话听意思,可她却在装傻,“多谢皇上的夸奖,希望皇上好好考虑。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能接受,毕竟这五年我也是白捡来的,能多活五年我已经很满足了。”

现在的倪月,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包括拿她的命去赌……锦衣卫首领是老皇帝的心腹,老皇帝知道他一向忠心耿耿,见他说得言辞凿凿,老皇帝不免有些动摇,只是……

老皇帝没有问事情的经过,锦衣卫首领也不敢多说,免得才老皇帝多想。

一句交待的话都没有,直接出宫,完全没把他当回事。

秦寂言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不怕事,也不怕与圣后对上。

“夫人,入口就在前方,你跟紧我们。”长生门的人也比顾千城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热得直吐舌头,哪怕拼命喝水也没有用。

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实在太多了,而且手段层出不穷,他们担心秦寂言在这里会有危险。

“西胡,好大的胆子!”风遥听到秦寂言的声音,转身就是一剑,劈向那突起来的小土丘。

老太爷忧心忡忡,可他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脑子也不像之前那般清明,怕自己做出错误的决定,便将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招来,打算问问两个儿子有什么法子。

土匪窝里的老人、小孩和女人,也不是好惹的。

“老大……”被点名的老三,老四一阵哽咽。

暗卫现在也不敢肯定,有没有人和向导一样潜进邺城,安全起见他不能让顾千城单独行动。

在城内,拿下秦寂言。

她不恐高,也不是第一次随秦寂言“飞来飞去”,可却是第一次要自己抱着秦寂言,而不是秦寂言抱着她。

“千城,到了。”顾三爷打断顾千城的思绪,扶着顾千城下马车。

“可以。”顾三叔还在犹豫,顾千城就开口了。

三叔进去也帮不上忙。

“想要,但不是现在。现在把孩子生下来算什么?”顾千城坐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秦寂言。

顾千城知道,承意回来肯定要先去老太爷那,她并不着急,安心地在院子里等着,本以为要等上一段时间,却不想不过半个时辰,顾承意就来了。

顾千城确实愣了一下:“回京?今天就走?”

这就是他治理下的大秦朝!

“不是,是长生门的人。”长生门的人已经在京中活动,秦寂言也就没有隐瞒的意思。

“老爷子说的是事实,我要解释什么?”顾千城将棋盒盖上,神色平静的坐回原位,看她的样子,绝对是早就明白自己的弱点。

“就去前面的祥云楼。”身着一品朝臣的老头站了起来,其他人也立刻跟着动了,可不等他们迈步,意外就发生了……坛中人将意思表达出来了,可顾千城却没有动,因为……

厉害!

君亦安恼羞成怒,气得快哭出来了,“既然是你提议的,你就不能让他们少收一点银子吗?”这简直是割他们的肉,可偏偏为了唐万斤,他们药王谷就是割肉也得出。

现在,少要药王谷的银子,就是要得罪能到分银子的人,这种事顾千城是不会做的,至于旁人会不会做,那就与她无关了。

带着这样的重伤逃离,他有资格说自己赢吗?

她知道,这世间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郁结于心,会短命的。

顾千城终于明白承欢为何怕她查这件事,也明白承欢宁可一个人承受也不说出来的原因。

咬咬牙,子车拖着身子越发的沉重的老管家,不断的往前游。无疑,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子车几次都觉得自己动不了,胳膊酸痛的不像是自己,心肺也因水压,而痛得挤成一团,可是……

秦寂言一剑扫过去,两个水手同时倒地,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秦寂言抱着顾千城,心里一片柔软。

这世间会注意到他高不高兴,会花心思哄他高兴的女人,恐怕只有顾千城一人了。

这就是老大夫的好处,不仅医术精湛,经验更是丰富,能最大程度减缓病人的疼痛。

“要姐姐吹吹?”顾千城这是玩笑,可承欢却当真了,用力点头:“好。”

“让人去催催,请不到太医就请京城有名望的大夫,承欢的伤不等。”

顾千城没有注意到秦寂言的异样,叹了口气道:“我祖父想要趁我行情好的时候,把我嫁入高门。”

圣后为了给秦寂言一个下马威,并没有安排什么马车,而是让人带着秦寂言一路走过来。

“这种事,任何人都能办得到,就凭千城与皇太孙的关系,多的是人讨好她那位三叔。”再说了,他就算做了顾千城也不一定会说她好。

“我只怕……会寒了一些人的心。”要让那些忠心不二的官员知道,这次宫变是皇上一手主导的戏码,恐怕会心寒,认为皇上在耍着他们玩。

“咚咚……”冷着一张脸的秦殿下,加重脚步往室内走,可直到他走到人群后,也没有人发现他的到来。

他可没有忘记,三位王叔的人如何坑他了。

沾了尸气,两人并没有急着上马车,而是在太阳底下走了两圈,晒晒太阳,好去掉身上的尸气,等到差不多两人才回马车。

顾千城要去看神女小像,进城后,车夫直接将马车赶到六扇门。

“看样子,其他几俱干尸也和这小神女像有关了。”顾千城将神女像放下,在秦寂言对面坐下。“这俱小神女像从哪里来的?”

“圣上他……要做的事太多。”再说了,长生门放话要灭的是封顾二家,他们两家要是不拿出一点实力,如何震慑长生门。

秦寂言这话,打了大部分人的脸,把朝臣噎住了,秦寂言也借此让太监宣布退朝。

无利不起早,这话绝对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在江南坐小月子吗?

那么多人怀孕生子,怎么到她身上,就这么折腾呢?

可要让顾贵妃就此放过顾千城,她又不甘心,顾贵妃眼中寒光一闪,下一秒,咚的一声栽倒在地……

顾千城出来时,就看到五皇子这幅模样,眉头轻皱,却只当没有看到,微微欠了欠身:“五皇子。”

秦寂言轻轻点头,“你说得对,程家的事就算现在没有人知道,很快也能查出来,捂只能是一时。”

“姑娘,你别吓我,你哪里不舒服?”子车吓坏了,也不敢乱碰顾千城。

“我,我……”顾千城大口大口喘气,可到底是松手了。

“嗯。”秦寂言指了指一旁的刀具。

“需要出去吗?”顾千城问向秦寂言。

“呜呜呜……”小雪貂只咬一口,嘴里就出血了,不是蛇的血而是它的血。

“不行,”秦寂言试了好几次,果断放弃,“石门太重,无法撼动。”

封似锦也没有置疑对方的决定,虽然他更想要的是活口,可他知道要是真下达活捉的命令,狂生会有有恃无恐,而他们的人会束手束脚,反倒会影响大局。

顾千城不由得失笑,故作夸张的道:“谁惹我们陛下不高兴了?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让陛下不高兴,拖出去斩了。”

那语气,那神态,怎么看怎么像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顾千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可是,她现在无路可走,能不听话吗?高门大宅里的下人都是人精,即使是老太爷亲自下令,让人去接顾千城进府,这些人也不敢在当家主母的眼皮底下,给顾千城示好。

“龙凤果?我们见过吗?”顾千城想到封老爷子的提醒,不由得问了一句。

“不,我只是不想以罪人的身份呆在北漠。罪人的身份,很多事情不好办。”武毅似想到什么不愉快的记忆,眉头紧皱,面色微凝。

他原本以为自己有十五万兵马在手,打对方十万人,就算无法大胜,至少也能小胜,可现在一看他才明白,自己之前真的想得太简单了。

“少主恕罪,末将无能。”江南驻军统领颜将军见到景炎过来,立刻上前请罪。

抬头,一个冷眼扫向不远处的侍卫,秦寂言冷冰冰的道:“事情都办好了?”没眼力劲的家伙,没看到你们主子正忙着嘛。

“没有找到人,你们回来做什么?”没找到人还敢来打扰他的好事,简直是活腻了。

龙撵很快就抬来了,司徒公公小心的扶着老皇帝上龙撵,“圣上,您当心。”

“臣等愿与皇太孙殿下一同受罚。”封大人和皇后等人异口同声说道,其余人则是附和。

他们皇上可是有洁癖的,虽说平日里不显,可确确实实无法忍受脏乱,更不用说忍受尿骚味了。

“我,我……”户部尚书吓了一大跳,知晓自己差点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再不敢求饶。任由侍卫像是拖死狗一样,把他托出去。

在老皇帝眼中,这是那群学子挑衅他的权威,这是绝对不容许的事。

孕妇失踪案!

“六扇门是不是人手不够?回头你去六部挑人,看中谁直接点走,就说朕准了。”自从和皇后在一起谈了秦寂言小时候的事,老皇帝看秦寂言是越看越喜欢。

“各地都有缺,只是这一甲朕很头痛。”老皇帝说得隐晦,可秦寂言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秦寂言之前收到皇后递来的消息,五皇子认错态度极好,再加上顾贵妃吹枕边风,老皇帝已有意动,准备放五皇子出来,秦寂言便索性做个好人。

“可也不必如此。”有些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然后就成了习惯,顾千城不想养成这种习惯。

听到这话,秦寂言面上不显,耳朵却是红红的。当然,嘴里也不忘谦虚一句:“封、焦两家的事是意外,不在我的计划内。”他要是什么事都能算到,那他就不是人而是人神了。

久久等不到老夫人开口,顾二爷再次道:“母亲,您就发个话吧,儿子还等着您救命呀。”

下人低头不言语,屋内众人亦是神色各异,顾大爷与顾夫人脸色很不好看,他们和老夫人一样,根本就不想见,令他们颜面尽失的顾千城。

当然,如果这两人真有二心,那也与顾千城无关,她替顾贵妃圆谎,已经是看在大家同为顾家女的面子上,她可没有兴趣帮顾贵妃收拾烂摊子。

长生门一行人在废城耗了半个月,他们带来的食物与水已经没有了。

顾千城见秦寂言有准备,也就不再多做劝说,他们都很清楚,要是不能提前清理支灵川的危险,凤于谦一行人就有危险了。

他们也不进城,荒郊野外,山野小村到处有他们的影子,北齐探子跟在身后,不会将人跟丢,可也追不到人影,就这么一追一跑,七八天过去了,仍旧无法肯定秦王殿下到底在哪?

当然,伤患秦殿下有的待遇,顾千城也是有的,虽然她觉得没有必要,可秦王发了话,顾千城也只好半推半就的坐上去了。

五个暗卫正在休息,听到这话竖耳朵来,满心以为会听到一个好消息,结果就听到秦殿下说,“不是。”

不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33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