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门可罗雀
作者: Save倾煊章节字数:93389万

孙太医点点头,对崔意芝道,“老夫行医几十载,向来不敢说满话,但是此番可敢打保票,崔三公子身体的确无恙。”话落,对秦浩和秦倾摇摇头,看着暗室内崔意端身侧的血泊道,“老夫猜测,崔三公子的血毒应该是解了。这些毒血都排出了体外。”

“我弟弟的病情,得到皇上的关心,一是因了吕氏亲族,二是因了皇上仁心。但即便我弟弟流了一半吕氏的血脉,但他也姓崔,这也是清河崔氏的家内事儿。我父亲管亲生之子的私事儿,哪怕是皇上,也不能强行介入。因我父亲一没犯国法,二没犯族规。若是你强行押了人,那么清河崔氏族长知晓的话,恐怕会联名进京找皇上问个究竟!”崔意芝语气平缓地道,“秦大公子,你可要想好了。清河崔氏的二老爷是你想押解就能押解的吗?皇上可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利?踩着崔家的地盘公然地插手崔家的私事儿?”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最近不是诸事儿不顺吗?我这心总是提着。”

谢芳华闻言脸撇开别处,耳根子不由得泛起了红色,心中又羞又愤。

“你既然记在心里,不用你写下来,你只这样口口相传,告诉我就行。”藏锋不吃这一套。

“崔二公子可否有心情与我谈谈?”谢芳华也看着二人架在一起的剑。

谢芳华不再说话。

秦铮伸手一把将她拽进怀里,低头吻她,“男人绣荷包像什么样子?”

“奴婢觉得这样也省事儿,更妥当一些,希望轻歌公子能不再隐瞒。”侍画道。

“此事如何彻查,父皇得到消息后自有定论”秦钰缓缓道,“既然云澜兄回来就好了,芳华小姐也不用担忧了。我们今日是不能启程了,还是找个地方休整下来吧”

但是自从五年前,言宸下了无名山,以天机阁为据点,未雨绸缪,自然是偷偷制作了土火药。但是天机阁远在两千里地之外,短时间内是没办法补上的。

皇上信任右相府,否则也不会派李沐清来密旨接秦钰了。

二人一起相携着向灵雀台而去。

“那是自然,亲母女嘛!”皇帝笑了笑。

永康侯脸色一僵。

谢墨含点点头,对谢芳华轻声问,“我陪你进宫吗”

玩的就是心跳onno~ ~ 亲爱的们,这个月过去三分之一了,你们积攒到月票了么积攒到的赶快投了吧,月票决定我有多爱我最喜欢的那个人~ ~ 你们懂哒

谢芳华偏头看了郑孝扬一眼,回道,“天下间,再精妙的机关,也有死穴。寻常机关,有生门,也有死门,而这处机关,只有死门,没有生门,也就是有进无出,十死无生。可是,死门也是门不是吗?”

秦钰“哦?”了一声,“齐皇子这是作何不承认自己身份?北齐和南秦邦交甚好,你来南秦,是南秦的贵客。”

“四皇子秦钰,皇后嫡子,自幼聪敏智睿,武兼修,少年多谋,腹满经纶。满朝武人人称赞,天下百姓心甚喜之。皇室一众皇子不可比拟。”谢云澜也看着秦钰,片刻后,忽然淡淡道,“从来不曾有过德行亏损之事,可是就在去岁,却酒后失德,纵火烧宫闱,举国皆惊。检察院上奏,御史台弹劾,左相为首,力荐皇上严惩。”

侍画、侍墨立即担心,“那小姐您……”

玉灼意会,连忙站起身。

“孙卓!”谢芳华挑开车帘,拦住他的话,淡淡出声。

“从事仵作多年?被杀和自杀都看不出来?我看你们不用在这一行混了。”谢芳华冷冷地看了二人一眼,“这车夫手法明明就是自杀,匕首方位刻意模仿孙太医插入匕首的位置,但是还是有细微偏差。而且,他对准的方位,是稍微偏差孙太医一些,他流的血比孙太医多,因为,他插入匕首后,没立即死,而是血流了许多,等了片刻才死。”

秦铮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垂下眼睫,问道,“药煎好了吗?”

谢芳华看着他,那日他说从小到大他就没喝过药,这回就能试出真假了。

秦铮拥着她,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气息极其不规律。

谢芳华等了片刻,听见里屋他躺上床的动静,才松开帘幕,缓缓躺下身。

卢雪莹将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

但是他总觉不止是这样,一定还有哪里不对。尤其是他对他说话的语气和情绪不对。

秦铮扔了一把干柴进灶膛里,没说话。

“带燕小侯爷去洗漱!他的衣服不能穿了,将我新做的衣服给他拿一件换上。”秦铮吩咐。

听言看向秦铮。

今日上墙者:xiaoxuan909,lv3,解元[2015—01—18]“来迟了!id啥也抢不到!阿情,我估计要移情别恋了!容景嘛,是那种处于云端高阳而我只能仰望膜拜的人,秦铮嘛,撒得了泼,耍得了赖,哄得了母亲,气得了父亲,拦得了戏班,扔得了肉包,听得了劝告,骗得了字据……总之,秦铮的形象,很生活化,说不定,现实之中,就有这么一个人。阿情,求上墙!我要让西家的姑娘们知道!哈哈哈!还有,赶紧出版,然后,来张秦铮的q版,然后,我就打算将q头像,把容景换成秦铮!”

刘侧妃连连点头,不敢吱声了。

p;??秦浩脸色发白,垂下头,自责羞愧地道,“孩儿不知……”

出了紫荆林,英亲王妃和谢芳华同时吐了一口浊气。

“左相府在咱们府有眼线吧?”谢芳华低声问。

这个月最后两天,手里还有月票的,亲爱的们,清零啊,别浪费。么么么么

“你当还为哪个事儿?”秦铮看着她,凉凉地道,“有人借用杀手门刺杀我,我来了你的地盘,你这个当小姑姑的倒好,却是对我不闻不问不加保护。任由别人杀我。我如今是托了我媳妇儿的福才好模好样地坐在这里来找你要白莲草。若是我出了事儿,你当你和你的丈夫还能继续欢好?”

秦倾拿不准秦铮,但见他杀气明显,心底发寒,一时间没了主张。

谢芳华点点头,“那就听大姑姑的,不查了吧!”

大长公主拉过谢芳华的手,拍了拍。

“你自己梦魔了吓人,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大长公主打断她的话,“快去收拾,跟我回府。芳华比你年纪小,但是比你稳重。你非要闹着来丽云庵,娘依了你,险些出事儿,以后不准你再任性了。”

谢芳华虽然对学习琴棋书画没什么感觉,但是对于人家师傅亲自下榻来教,还是自然要尊重的。请了李琴进屋,摆好了昨日秦铮摆在她房中的琴,恭敬地请她落座。

谢芳华拿过琴谱,轻轻翻看,半响后,指了一首清平调。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33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