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相公是地主

不看这人间风雨-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997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7章:惨无人理

“无非是一些风花雪月的事儿,还能有什么!”忠勇侯倒是不避讳。

第二日一早,天刚微亮,喜顺便来到了落梅居,林七和玉灼都刚刚醒,一个正准备去小厨房做早饭,一个拿扫把扫院子。见他来了,玉灼迎上前。

“我给你梳。”秦铮道。

李沐清随后走进来,见到谢芳华穿戴着绫罗锦绣,长发用精致的朱钗高高挽起,长裙拖地,身影纤细,婀娜娉婷,手里拿着水壶,玉腕如雪,虽然容貌只能算是清秀,但是气质优清然,阳光照耀下,仙客来盛开的花也不及她十分之一,不由一时怔住。

“荥阳郑氏出了郑孝扬这么一个子孙,才能真正的立世。而那个郑孝纯,实在是被荥阳郑氏那帮子老东西养歪了。”李沐清道,“看着实,却最是歪,不得大志。”

尸体横陈,血流成河,好好的古桥,一片废墟狼藉。

不过他还是很有良心地念着这是她的妻子,是左相卢勇的女儿,亲自换了水给她擦洗。

“谢世子自然不用说了,朕是看着他从小长大的,除了身体差些,聪明好学,比朕的皇子们还有出息。老侯爷能有这样的子孙,朕心也甚是安慰啊。”皇帝笑道。

他,谁知道他那么不禁打,见了血!”

秦铮也如谢芳华一样,心疼得全身虚无到几乎提不起微薄之力,连触动她唇角,都用尽全力支撑,只能轻吻她唇瓣reads;。

秦铮点头,“不错,死门也是门。”

秦钰眯起眼睛,“同为堂兄弟,既然遇到,便不能不管。”

他勒住马缰,身下坐骑驻足,身后的一千骑兵也跟着他齐齐地驻足。他眸光先是扫了一圈四周,目光向远处看了一眼,火光将夜晚的天空都烧红了,他收回视线,眸光一一掠过谢云澜、言轻和地上躺着的云水,最后,目光定在谢芳华的身上。

“走吧!一会儿公子看你待得久了该出来了。”听言搓着手催促。

谢芳华对他指指门口,意思是他该回去睡觉了。真不知道喝醉了酒的人本来已经困成靠着椅子就睡着的样子了,这么一会儿怎么就不睡了?看起来还很精神。

平静下呼吸,不多时,她也睡了过去。

“这……这怎么可能?她刚过门多久……”刘侧妃不敢置信。

秦浩面色发灰,不吭声了。

轻歌知道谢芳华另有打算,便不再多言,退了下去。

谢芳华和秦铮离开了药铺,向来福楼走去。

“是的。”那掌柜的道。

秦铮进了药铺,径自向内堂走去,那掌柜的立即出来拦阻,当看到秦铮手里的令牌,立即恭谨地请人进去。

谢芳华点点头。

谢云澜闻言也没什么异议。

半个时辰后,金燕、大长公主等人收拾好,一行人启程离开丽云庵。

这家酒楼装潢雅致,干净,在这样的小镇,难得能有这样的酒楼。

“十几条人命呢!”金燕说。

------题外话------

今日上墙者:墨晓katherine,lv2,书童“嗷嗷嗷!当初第一次看情妈的书的时候是因为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妾本于是就买了下来,结果爱的一发不可收拾就记住了西子情这个作家w,然后又是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纨绔,再一次买了,因为这……入了520小说!京门可以说是我追的第二本小说哒哒哒!所以!情妈!我想看楠竹。”

他自认为说的很仔细了,可是说完后,秦钰阴沉沉地盯着他,“再没有了?”

英亲王妃看着二人,李沐清自从右相去世,回京有些日子了,总算养回了几分精神。但他没怎么歇着,人更是瘦得厉害。郑孝扬比李沐清虽然强些,但回京后,皇上有些差事儿都扔给他了,他官位虽然还是一个小小的史官,但身上担着的可不止是一个史官的职务,也给累的瘦了。<

秦钰依旧在批阅奏折。

秦钰疑惑,“刚刚仵作验尸,将韩大人全身上下都验了,若是有针眼,应该也可以发现。”

秦钰点点头,撩开韩述后背的衣衫。

秦钰面色变了变,将细如牛毛的金针吸到手里,拿手捏住,抬眼看,这只金针的确太细了,若是扔在地上,眼神不好的人,大约会找半天也难以找到。他看着谢芳华,“你只是观韩大人面相,把脉,怎么就确定是一根这样细的金针?”

“嗯?”秦钰一愣。

吴权一惊,“小王爷,老奴昨夜真的守在太子殿外来啊,您不放我回去,谁侍候皇上?”

------题外话------

谢云澜揉揉额头,见她实在困倦,沉默片刻,应承道,“好吧!”

二人出了房门,也不敢住去别处房间,谨慎地选择住在了谢芳华房间外的画堂。

谢芳华走出暗室,拿出玉萧,放在唇边,吹了一支曲子。

“你自己问她。”秦钰合上奏折,站起身。

右相夫人顿时大怒,“秦铮,你别欺人太甚,大晚上来右相府闹腾,是为了看车,你还是为了找茬”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是。”翠荷垂首。

“但可以肯定的是”谢芳华抿了抿唇,“这个人,背后之人,我一定认识。”

谢芳华点点头,扬起脖子,“怎样我聪明吧”

秦钰反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住,恼怒道,“你总要让我知道什么事情吧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体,禁不起折腾。”

“你这些时日,已经够累了。”谢芳华无奈地道,“我又不是瓷娃娃,哪就不经风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