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官网开户

流水落英-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060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3章:傲剑刚

流水落英 10604

“听说山上有人受伤了?”她表情平静地望着阿坤哥的方向。

裴淼心叫他大叔,这两个字一点没错,他比她远远大了十岁,她是该唤他一声“叔”。

再之后的之后,安小柔似乎又渐渐开始明白,她与曲耀阳的这段关系,也许最不该的就是约在那个上午吃早餐。

设计图是再画不下去了,怎么画都不满意,芽芽不在身边,她始终是无法安顿下自己的心。

她在电话里头好一阵幸福,直说:“michelle,你现在要是有空就过来,我跟阿jim就在市中心的时代广场上闲逛,想给两个小朋友买点东西。你都不知道阿jim到底是个多棒的男人,尤其是在床上,他对我……”

她回身的时候看到裴淼心,张开双手就是一抱,说:“嗨,姐妹儿,怎么没见你那个小不点?”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她的声音都已沙哑。

他该怎么跟她说,他该从何说起她才会相信?

“曲耀阳,你睡醒了没!你疯了是不是啊!你在干什么,你快放开,唔……嗯……我好难受……你放开……”

陈副总这时候横过眼睛,正想提醒他们不要再说话,于康已经率先迈步上前,迎出电梯里的人。

她还没来得及向众人解释疑问——其实从她普一走进这里,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惊地望着她,露出满脸的讶然时,曲耀阳突然直奔工作主题。

从两扇紧闭着的高大大铁门往前走,裴淼心只觉得周围环境的压抑,直让人不敢抬头直视。

她已无力再恨任何人。

修长的手指隔着纯白色的小内,若有似无地刺激着她敏感的花瓣,她本能地想要闭紧双腿,却因为双腿已经被他强行缠在了他的腰上,而无法后退。

曲耀阳沉默着,“行,下个月结婚,届时你可千万别后悔。”

曲婉婉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眩晕,本来就生病难受着的身体这一刻更加觉得火热煎熬,想推又推不开身上的男人,只得歪着头呜咽出声。

其实,也许他们原也可以不用离婚。

窗边的裴淼心睁开眼睛,冲严雨西勾了下唇角便弯身去拿放在脚边的东西。

那拽着她胳膊的男人正好也挑了唇,一张干净帅气的容颜,“你就是阿淼?”

裴淼心从病房里出来,背靠在一侧的墙边,深呼吸着告诉自己没事,她爱了他这么多年,他也伤害了她这么多年,就算是到了今天,他为了救她连命都不要,他们之间的一切也只算是彻底抵平了,以后谁都不再欠谁,也谁都不用再记挂着谁。

旁边的房门正是大开,他与她这样紧密相连的姿势,但凡有个人经过,都能轻易窥得双方的狼狈。

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问完,车子正好已经停在主园的门口。

她唤他:“你干嘛!”

夏母精明的双眼来回梭巡过她全身,夏芷柔闷声不语,夏母才又道:“我也不想管你的事情,可你至少得明白自己得来的今天到底有多么不容易。你一向是个聪明的孩子,我只希望你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他还有别的女人,却全部都是点到为止地不去纠缠任何感情上的问题,只是各取所需、适时放手,谁也不要想要纠缠谁。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她会支付不起你的律师费?还是说……那天我跟你们坐同一辆车离开的时候,你诱哄她自己先代垫律师费而曲耀阳回来后会给她……这一切都是骗她的吗?她做了曲家少奶奶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支付不起律师费?”“妈妈,我现在工作跟生活都很好,我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也可以同时兼顾好芽芽跟思羽,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还有您跟爸爸也是,你们辛苦了那么多年,这次让我来照顾你们好吗?”

裴淼心绷着脸,用手比了比右侧的车门。

曲耀阳听了只是冷笑,“我还真不懂什么叫做人。“

这几年父子之间亦敌亦友,虽然大的利益前边,曲市长总会最先想到他自己,可是在一致对外的公开立场上,他却到底还是支持自己。

那天夜里的不告而别,如果不是突然而至的苏晓将他送进医院洗胃,他可能真的就一命呜呼——他也万是没有想到,裴淼心这小女人居然差点将他给弄死了。

曲臣羽换好睡衣重新在床沿坐下,长臂一伸,便将裴淼心母女紧紧揽抱在自己怀里。

他快步追上转身朝客栈走的裴淼心,情绪波动到胸前起伏不断,“你觉得跟我在一起是在浪费时间?!”

“翟俊楠他怎么跑了?嘿,晚上的饭局不是他提议的么,跑屁呀!”

坐在回家的车上,裴淼心仍然不得一刻半刻的安心。

看报纸的时候,夏芷柔正坐在曲家大宅子后的小花园里享受轻松自在的早餐时间,是佣人端着她要的英国红茶和蜂蜜松饼出现在她身旁的时候,她才注意到被佣人故意躲在身后的报纸。

曲母的情绪甚是激动,夏芷柔本来就有些心有余悸,再看到面前的夏母,则更是吓得不轻。

裴淼心疼得一声闷哼,他早就抓着她的小手向下去摸他所有热情的源头。

他以为,在她决定要他用心来交换这段感情的时候,她就已经不会再这样对他——好像他是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她永远是朵开在彼岸的花,可望而不可及。

推开女儿全是粉红色的小房间,看到漂亮的公主床上,那个正蜷缩成一团抱着一只毛绒兔子玩偶睡得极香甜的女儿,裴淼心便弯身在她额头上吻了吻,这才转身退了出来。

曲臣羽却是挑了眉道:“那又怎样?我明天谁都不想要约。”

本来是开玩笑说出来的话语,可他这会正裸露着丑陋的伤疤,被她这样一说,裴淼心只觉得一怔,一瞬就变成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裴淼心抿了抿唇,“十年?”

苏晓用力拍打着夏芷柔的身体,夏芷柔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抬手也回敬了过去。

这一摔,夏芷柔的手腕用力触在地上,霎时一阵剧痛袭来。

他扬手示意餐厅经理选定了瓶酒,“刚才在你写字楼的楼下,好像遇见一位熟悉的老朋友了,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那人是谁。”

曲耀阳抬表看了下时间,摆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这是我拖朋友从苏州带回来的帕子,奶奶您是苏州人,所以我想,您一定会想念家乡的东西。”

仰头看到她从楼梯上下来,曲臣羽挑了眉问:“奶奶睡了?”

“是这样的,我今天过来找你,其实是想麻烦你帮我重新镶嵌一份首饰,它原来的款式已经太老太旧了,所以耀阳特意叫我拿过来找你,让你帮我们想想办法,重新把这上面的钻石镶嵌为一枚戒指。”

曲耀阳从西装内袋里摸出支票,一边写一边问弟弟:“那车得多少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