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城:第8章:例行公事

圣安娜娱乐城 作者: 大海下的海拔

听似是很嫌弃的话语,但却有着一缕不易察觉的关切,表面上是在责备,可实则含有别的深意。这恐怕是霍骏琰自己都不曾知道的。

詹琦就不爽了,一脸菜色,悻悻地走开,扁嘴,心里不服气啊……自己今天是买了几单出去,但刚刚龙晓晓买那对婚戒可是价值百万啊!这比詹琦卖出的单总和加起来还多,她能不妒嫉么?

尤歌愤怒了,这不仅是因为某人趁她喝醉之后**了,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种时候怀孕,起码还要过两三个月才能,因为她吃那些治疗脑伤的药副作用很大,她必须要在停药半年后才可以怀孕。

她郑皓月,好歹也是宝瑞的总裁,容析元却很少正眼看她,并总是这么一副冷得冻死人的表情。

郑皓月又在发脾气摔东西,最近她的脾气很暴躁,佣人们都束手无策,每次只能躲在一边默默地看着,等她不闹了再上去收拾整理。

“可是……可是……我……我去叫沈兆来帮你。”尤歌红着脸就想跑。

云珊和陆晓东同时惊愕,这不是上次在电影院门口见到的男人吗?怎么也来婚礼了并且还是苏慕冉的男人?

可这样随意地小便,确实不好,尤歌也认为该对馋馋管教一番,毕竟嘛,家教要从小抓起,狗狗也一样。

许炎愣了一秒之后立刻

原因很简单啊,许炎压根儿昨晚不是吃的泡面,可他不这么说的话,怎么能争取到尤歌的心疼呢?女人心疼你才会为你做事嘛,比如经常来做饭……做饭是小事,关键是他想趁此机会跟尤歌像情侣般相处,一起吃饭培养感情才是目的。

“这条怎么样?”苏慕冉问许炎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穿白大褂的许炎,一点都不会显得太素,依旧是光芒四射的惊艳,还多了几分儒高洁的气质,这么矛盾的两种气息都能糅合在一起,兴许是只有他这样的男人才能驾驭得风格了。

让尤歌感动的是,容老爷子对两个宝宝的厚爱,即使人在香港主持大局,每天也都要在视频见过两个宝宝之后才能安心入睡。

或许,他也在做着一个没有尽头的梦……

在这里随处可见各种奢侈品,来宾们也都是盛装出席,比那什么电影节走红毯还更耀眼。

“谢谢,我没想到自己也可以变成这样。”晓晓很感慨。

老奶奶有点焦急了,诱哄着让孩子松手,但也没用,这孩子就是抓住尤歌的头发,越抓越紧。他觉得自己是在跟尤歌玩,不明白为何大人不准他玩?

“哎呀小祖宗,你要抓就抓我的头发好了,别抓阿姨的,快放开!”老奶奶使劲掰孩子的手,连连对尤歌说抱歉。

尤歌忍着头皮传来的疼痛,咬牙说:“别掰他的手了,怕伤到他……我……我没事,我能忍……”

容析元狠厉的目光一沉,伸手抓过那人手中的电话……

“容总,你知道外界怎么评价你吗?说你年轻有为,雄才霸略,颇有容老爷子当年的风范,容家人才辈出,不愧是底蕴雄厚的大家族,最难得的是,容家的祖籍就在我们隆青市,一门精英,实在是隆青市的骄傲啊!”唐副市长神色有点激动,赞美之情甚浓。

“压力大?哼,他男人压力大就要找ji,那我压力大是不是可以去找鸭啊?他如果因为压力大,他就该多跟我聊聊,说说心事,他干嘛要出来鬼混,不只他才有洁癖,老娘我也有洁癖!他跟其他女人鬼混过了就别再指望老娘原谅他!”尤歌叉着腰,激怒的表情确实有点像……母老虎。

可怜人家沈兆带着个女人在房门外敲了几次门都没反应,最后只能给点钱就打发走。沈兆很纳闷,怎么回事呢?他却不知道容析元已经吃饱喝足,更不知道容析元身边睡着的人是尤歌……

他将椅子移到她身边,长臂一伸,揽在她腰上,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对情侣在说悄悄话,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的……

“啊……”苏慕冉惊呼,差点跳起来,而同时她右边身子也瞬间像触电似的麻了,手臂上起了一片小小的鸡皮疙瘩。

许炎急急忙忙下楼去了,肚子饿,那是借口,只是因为自己一时怪异的举动,他感觉还是快点离开为妙。

这时候,许炎也正走进来,瞬间成为了大家瞩目的焦点。

“m的,老巫婆这招够狠啊。”

而更让尤歌担心的问题是,何碧翎这次来,打算住哪里?该不会又是想住在这儿?

容析元看着陌生的面孔,急忙问:“你是谁,这是哪里?”

这个女人的心真不知是什么做的,认儿子,这种话原本

“……你……可恶,还想折腾我。”

“咳咳……容总,尤小姐……”黄总经理开腔了,一本正经很严肃:“在这之前,两家公司都跟我们泰华有过不止一次的接触,大方向都已经谈过,互相协商之后才有了今天的会晤,对于两家公司的诚意,泰华跟同身受,因此也觉得,同样表达诚意的方式就是尽量节省你们的时间,对于收购一事,尽快有个结果。经过前段时间的磋商,今天会有新的企划案提交,我们泰华将即时做出结论。”

璇宝贝缩了缩脖子,肉嘟嘟的小脸露出一点害羞,圆圆的大眼睛望着容析元,犹豫不决的,最后还是凑上去在他脸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几天没去看龙晓晓了,尤歌惦记着,刚给龙晓晓打电话,那妞还不忘询问两个宝贝的近况,也是想念宝宝了。

是啊,严格说起来,许炎只是尤歌的朋友,但跟容析元一直都是情敌,凭什么他要帮忙?朋友之间的帮助,也是有限度的,像这样的情况,许炎完全没理由要挺身而出,他应该置身事外。

代理店长,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肥缺,很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正式的店长。想坐这个位置的人太多,却偏偏被尤歌一个新人得去了,谁会服气?

一直以来,尤歌的潜意识都在避免去想一个问题,那就是——翎姐对容析元是什么心思?真的仅仅是当朋友吗?会不会翎姐动心了却装作没事的样子呢?

这次前来,尤歌并没有特意准备礼服,现在的她不是曾经的富家千金了,她是靠自己双手赚钱吃饭的**女性。而她目前的收入并不高,如果为了参加展销会而买一条昂贵的裙子,那对她来说就是不必要的奢侈。

可这件事真的能瞒得住吗?

尤歌大惊失色,瞪圆了眸子紧紧盯着他,震惊之中夹杂的难言的情绪,可下一秒,她已经转身就跑里边跑去,冲到门口,疯了一样将门关上,挡在前边,不让容析元入内。

尽管他不想引起太多注意,可与生俱来的光芒还是吸引了不少人。尤其是女人。

办公室里,尤歌坐在真皮椅子上,桌上一堆件是她需要查阅的,大约有十几份。

但这只是表象,唯有家人的温暖才能让容析元感觉到自己是回家了。

感到肩头上多了一只男人的手……

这是一件多么奢华的礼服啊,上边的珠子不太可能是假的吧?脖子到胸口再到腰际,目测至少有几百颗珠子,这如果都是货真价实的珍珠,那……

尤歌愤愤不平,秀美蹙着隐含担忧,生怕宝瑞今天就这么黯然收场了,她会难过的。

假如唐虞梅真的不在这个世上了,或者她一直都不再出现,容析元或许没这么痛心。他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可唯一的缺憾就是,这个家,没有他的母亲在。

这护士也认识许炎,龙晓晓知道的。

尤歌不知道该往哪里走,顺着游泳池边上往台子的方向走,茫然的眼神满布忧伤,忍着不哭,紧张地寻找着她盼望中的身影。

“嘿嘿,说得对,这么水灵的人儿,别可惜了……”

好可怕!尤歌第一次见到这么令人心惊肉跳的眼神,好像她是小羔羊,他们是野兽,随时可能会撕了她!

看不见的血雨腥风凝实在人心,郑皓月呆呆地望着容析元……到现在她还是没能看清他是什么样的人么?为了尤歌,他居然可以如此愤怒?

惨绝人寰的一幕,连老天爷都在悲鸣,密密绵绵的雨飘落,大地蒙上了阴霾与寒冷,是在哀叹这世间种种的阴暗吗?

三人怎么都想不到,会在阳台那里见到容析元,这么晚了,他还出现在阳台,如果不是他们有耐心守到现在,就不会知道他醒了。

“嘘……”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颈脖,深邃惑人的眸子与她对视着,犹如宇宙黑洞般的双眼有着让人*的危险。

尤歌尴尬地拿起杯子喝水,借此掩饰她狂跳不止的内心……怎么办呢,她竟然觉得这一幕好亲切,好像与他之间的距离又近了。

尤歌听得很仔细,表情变化也随着容析元的故事而起伏,她眼里时而愤怒时而悲伤时而痛惜,她完全被故事的曲折牵引着,不知不觉手抱得更紧,呼吸减慢了很多,脑子也似乎清醒不少。

结过婚又怎样?他不在乎那些世俗的东西,只要尤歌一旦离开容析元,他一定会第一个拥抱她,再也不会放手!

回到座位上,许炎将一瓶矿泉水递给苏慕冉,继续看电影。

“这……暂时还没查到。”

可是,尽管尤歌心中坦然,但有的人不那么想,“关系户”这个词儿,在公司里都传开了,甚至有人造谣说尤歌是许大公子的*,这得惹来多少人嫉恨的目光啊。

苏慕冉想了想,他说的话虽然不好听,可也是事实,假如交往之后出现问题,哪一方感觉不适合结婚,那也只能和平分手了。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霍骏琰还没出现,龙晓晓不禁有点着急了,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呢?

今天这小插曲,龙晓晓以为过了就过了,可没想到,自从这天之后,霍律师就时常打电话邀请她去家里吃饭,每次都说是自己研究出了新菜式,邀请她一起探讨探讨厨艺,可每次都有霍骏琰在场,并且这家伙还淡定如常,不反对龙晓晓来,却也没多说什么客套话。

老爷子年纪大了,不适宜折腾,提出今年的春节就在隆青市过,不回香港。

朱坤,是本市一个小混混,放高利贷的。霍骏琰知道这个人,在警方也有案底,只是想不到龙晓晓家里居然是欠这个人的钱。

“什么?”尤歌惊讶地捂住了嘴巴,两眼瞪得老大,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

顿时,这男人黑沉的表情瞬间阴转晴,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心里暗想……嗯,看来这丫头还是有眼光的,知道他长得好看。

当然了,这也不能怪容析元,没有被那种带狂犬病的狗咬过,就体会不到他痛苦的经历和心情。

容析元垂着的那只手,拳头攥得很紧,沉凝的眼神里酝酿着一股暗潮,好像随时都可能席卷出骇人的暴风雨!

前段时间别墅里有四个保镖,但最近只有三个了,而因为尤歌的到来,唐虞梅将两个保镖都派到了容析元房门口去守着,另外的一个正在大门口被佟槿拖着聊天。也就是说,现在是容析元离开的最佳时机!

龙晓晓从小到大,只喜欢过两个男生……第一个是大学的学长。可那时,喜欢学长的女生实在太多,不只有本校,还有外校的。而龙晓晓只不过是其中一朵默默的小绿叶,跟其他很多女生一样只能看着学长跟校花成为一对,然后黯然伤神。

这一幕太不真实,但亲口从容析元嘴里说出来的,怎么会假?

“不行,你早上已经做过了,而且,办公室不可能有tt。”

“啊……你要在这里?不……不要!”尤歌恼怒,她可没那么开放,怎么能在窗户面前那个?

尤歌穿的是裙子,这简直太便宜容析元了!两人在急促的喘息声中合二为一,前所未有的刺激,兴奋,品尝着这一特殊的“午后甜点”。

这话可把一群人给气得,一个个都只扔给她一顿白眼。

尤歌的美,恬静中透着青春活力,清新中带着明媚,纯美与风情并存,外貌与气质兼顾,还有一副令人艳羡的好身材,何愁不成为亮点?人们最先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年轻女子那般美好地静静站着,她比周围的一切都要生动而明亮。

抛开其他都不说,只是尤歌这亲民的表现就让人感觉很舒服,没架子,谦虚好学,半句没提过自己在国外也是名校毕业的资历,还有她脸上的微笑就是最好的招牌,无形中可以拉近与人之间的距离。

唐虞梅又端饭菜来了,顺便还不忘又一次地给容析元洗脑。

许炎不屑地冷哼:“你该知道我是什么出身,想要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对我来说不是难题,用得着尤歌说?”

尤歌不服气啊,拼命跑,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终于在跑到别墅门口时后劲不续,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气,两眼死死瞪着容析元,愤懑地说:“你……混蛋……王八蛋……你腿长了不起吗……干嘛追着我跑……害我这么……这么……累……我……”

郑皓月好不容易拉回心神,勉强稳住,颤颤地说:“你凭什么这么以为?凭什么这么自信?”

要知道,两位面试官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种问题,而往往很多招聘者为了博得面试官的好感,会故意将自己曾就职过得公司进行贬低,有的甚至表现出极度厌恶,大放厥词,以为贬低以前的公司就可以向面试官表忠心,这恰恰是得到了反面的效果。

这样的尤歌,让郑皓月有了强烈的不适,因为她发现,尤歌的出场吸引了全体的目光,包括容析元!

她巧笑倩兮,云淡风轻地说着,仿佛说的是一个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人。她怎么可以做到这点的?从前的尤歌,怎么会如此镇定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

尤歌和容析元之间没有障碍物了,忽然感觉彼此如此地近,但又好像相隔万里那么远。

“嗯,托你们的福,我大难不死,并且痊愈了。”

尤歌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冷静了,终于变了脸色。而周围响起压抑的惊呼声,也都在提醒着她此刻容析元的举动时多么的惊世骇俗!

昨天在订婚礼的现场由于容析元获悉尤歌出事,所以提前结束了仪式,外人不知为何,可容家人却是清清楚楚,就是因为尤歌。

“嗯?”容析元抬了抬眼皮,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后方的人,他的堂弟容桓。

车子开了几分钟就停下,在附近的一栋公寓里,关着冯奎三人,由沈兆亲自看管。

郑皓月泪眼模糊,身子摇摇欲坠,受的打击不小,撕心裂肺的恸哭,很是悲惨。

在怀孕不满三个月时,容析元是很煎熬的,时常都只能自我消化,可是现在都六个多月了,他除了不能太激烈,还是可以适当的跟尤歌亲热,有夫妻生活。

老爷子表情沉重,苍老的面容上那双眼睛却依旧犀利有神:“你这么做,良心可安?”

今晚,尤歌以为自己可以安安稳稳地睡觉了,不会再被骚扰,可是……

容析元的感情,很难有人理解,他的很多行为都会让人产生质疑,他真的爱尤歌吗?

她雪白的肌肤变得略带晶莹的粉,在灯光下犹如艺术品般精美迷人,在他的攻势下,她差点把持不住,忍着没叫出声,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半咬的红唇和她痴迷的眼神,足以让男人奋不顾身了。

糟糕,她喝酒了?这瓶酒是容析元为自己准备的,他才只喝了一半,剩下的全都被尤歌吞了。不用猜,她一定是醉了。

佟槿总算是明白了,这是……出事啦!

帅大叔的出现,让尤歌心里略微踏实一点,没先前那么害怕了,继续往下缓慢移动。

可是……尤歌刚还理直气壮,不过当搜遍包包都拿不出身份证时,她的脸又绿了,无比郁闷地看着警察……

...浅浅淡淡的灯光下,空气中充满了温馨感,尤歌搂着容析元的脖子,笑得很甜,还不忘奖励地给他一个亲吻。

...一堵墙,挡住了多少风光,与这高大上的别墅显得那么格格不入,隔出了两个世界。

“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是单身?真是的,这么优秀一个小伙子,怎么到现在还没女朋友?难道……难道……”翎姐说到这里,忽然露出神秘的表情:“难道你不喜欢女人?”

正好,斜对门的包厢走进去两个人,一男一女,十分亲密,那男人打扮得很时尚,女人就花枝招展的,过道上站的服务生还在捂嘴偷笑着议论……

例如某大牌的满天星钻表,虽然足够奢华高调,很能彰显佩戴者的豪气,可是最大的卖点不过就是钻石多些,但是宝瑞的“梅兰菊竹”手表因为有了中国风的加入,立刻就与那些闪闪发亮的满钻表区别开来,凸显出淡高洁的风格,颇受中老年消费者的喜爱。

终究还是不敢再这里吵架,何碧翎黑着脸出去了,正好她的手机也在响,看到来电显示,何碧翎顿时就感觉怒火中烧。

相比起她的激动,容析元却是很淡定。对他来说,昨晚听到她喊“大叔”时,他就已经感到值了。今后的xing福,他相信不会缺少的,只差一步一步动摇她的心,让她习惯跟他过夫妻生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