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城:第65章:不日不月

圣安娜娱乐城 作者: 大海下的海拔

尤其是读书人。

王不仕吸了口气,道:“可是……你的恩师……他很富有。”

可是……因为干粮势必占据了他们主要的物资,重武器,是难以携带的。

卧槽……

作为礼部尚书,他最讨厌的,就是和大漠诸部打交道。

就是因为要陪在陛下这里,随时撇清关系哪。

对他而言,眼前的这个皇帝,不过是瓮中之鳖,和自己相比,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

这……怎么可能。

…………

这就是勤于思考的好处。

盟……盟誓……

这个逆子!

各部的首领,早已预备好了,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亲信族人,在天坛之下诡迎。

方继藩坐在马上,道:“英国公,陛下清晨起得太早,只怕有些疲倦,你先退到一边,陛下有旨,此番会盟,展现的,乃是我大明对草原诸部一视同仁,这关内关外子民,俱都被陛下视为己出的恩情,百官,不必尾随了,就让我带着一些禁卫,还有刘瑾刘公公随同即可。”

王守仁心平气和,等待着,首领们纷纷的上了高台,随后,依照礼节,他们要向‘皇帝’行大礼。

他话音落下,一个首领道:“皇帝陛下,臣下突兀,要献上一件宝贝,以表臣下对陛下的诚意。”

远处,是连绵的帐篷,首领们各自居住。

方继藩:“……”

突然,弘治皇帝下意识的抚额,觉得脑袋有些眩晕,他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都到什么时候了。”方继藩怒气冲冲,侧目看了一眼一旁忙碌的萧敬,低声道:“我们三个人,萧敬一个人,我们是一伙的,事后,把干系都撇到萧敬这狗东西身上。”

弘治皇帝又道:“你看,你又觉得朕是自大了,你带了那鞑靼商贾来见朕,朕岂会不知,只是,心怀不轨之人,只是少数,若因为这少数,朕便不敢去了,岂不是……先寒了那些愿意归顺之人的心?朕听说,大漠之人,最敬重的乃是英雄,倘若朕如此惜命,反而被人看轻了,若真有人图谋不轨,自有人将其拿下。”

王守仁道:“都是弟子的主意,弟子该死,万死之罪。”

弘治皇帝起了个大早。

他显得有些激动,行在之外,晨曦万丈,弘治皇帝在萧敬的伺候之下起塌,穿上了冕服,萧敬则在他的身后,为他梳头。

小宦官去了,却又去而复返:“陛下,齐国公非说有事要布置,可太子不让他走,说是一齐见驾,两个人在外头拉扯。”

便见朱厚照围着他转悠。

“哈哈哈哈……”弘治皇帝大感宽慰,难得父子之间,说这么一番体己的话,没有反目争吵,也不见朱厚照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令他龙颜大悦,弘治皇帝拍了拍朱厚照的肩:“这才像话嘛,来,来,来,和朕同车辇,朕想听一听,你对大漠诸部的看法。”

刘健跪坐在一旁,心念一动:“陛下……陛下……此番前去大同,老臣以为,还是不得不有所防备,那些蛮人,若是有人包藏祸心,只怕万劫不复。”

朱厚照:“……”

方继藩反正也听不懂,耳根很清净,爱咋咋地。

一会儿工夫,便有人来报:“少爷,王不仕来求见,说是有事……”

带着墨镜,能让自己心里产生安慰。

“本老爷,我……喘不过气来。”王不仕拼命呼吸。

他现在突然发现,墨镜也有墨镜的好处,这一身行头穿出来,很别扭呀,戴了墨镜就不同了,就好像身上多了一层保护色,至少,不至于如此面红耳赤。

虽然大家唾弃了一番,却又不由自主的冒出个念头,我若也有钱,该多好呀,何至于为了每月的房贷忧愁呢。连这样不懂得洁身自爱的人,都可以有钱,上天,真的是很不公道啊。

这狗东西。

萧敬颔首:“遵旨。”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说出这里时,方继藩下意识的脸微微一红:“我觉得,陛下当然是原谅太子殿下。”

“呀?”方继藩看着朱厚照,卧槽,小朱,你将我卖了呀。

方继藩又想踹他一脚,可最终,还是犹豫了,心里叹了口气,这狗r的,这么多年,还是这一副德行哪,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少爷说的太对了。”邓健擦拭着眼睛:“少爷这是深谋远虑,一语中的,得让他们花银子,不然百姓们没法活了。”

他虽只是顺着方继藩的话来讨好方继藩。

邓健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忙是点头:“小人懂了,懂了,要让王不仕高调起来,要让他名动天下,做天下人的表率。”

弘治皇帝敲了敲案牍:“召方继藩。”

在大明其他的州府,钱粮的数目并不复杂,因为其经济比较原始,而地方官呢,只需问一问,大致心里有个数,也就成了。

既然太子主动请缨,那就让太子来吧。

何况,这海外之事,并不牵涉大明内部,自是不疑有他了。

王文玉接过,却发现远处人影幢幢,显然,这是当地的土人,他们穿着兽皮,手持着各种原始的武器,一个个在林莽之中游走。

老李气喘吁吁,小心翼翼的观测着附近的情况,一面道:“王先生,看着不像,这古城,像是有一些年头了,早已荒废,想来它们的原主人,早已销声匿迹,现在这些土人,更多的,只是盘踞在附近,你看,那古城外围,只有简易的茅草屋,那才是土人们的栖息之所……”

这种敬畏,比之那些叽叽歪歪的翰林们,更加透彻。

而为首的王文玉,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大笑。

弘治皇帝道:“既如此,朕明白了,卿家且先告退。”

“老夫……老夫也去……”

方继藩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殿下,要低调,别坑我孙子。不妨,就叫西洋战略保障局吧,这名儿……我看成。”

“可要花,也不容易啊,除了衣食住行之外,就是买宅邸了,偏偏这一年来,宅邸的价格,还算平稳,虽是略有上扬,却也不至于如从前那般一日千里。”

这么一说,刘瑾顿时流下了感激的泪,他委屈巴巴的道:“殿下,干爷爷他说的对啊,奴婢这样做,不也是为了殿下和干爷的大计嘛。”

于是,飞球降落,终于下落至了云层下方,可无论朱厚照用望远镜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地面上有啥痕迹了。

方继藩道:“陛下……蒸汽火车,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才有了今日的投产,虽然这车,是太子殿下领的头所研发,可所动用的人力物力,都是惊人。不只如此,未来铺设铁路,都需训练有素的巧匠,才可做到万无一失。还有钢铁作坊里,无数的匠人就不必说了。”

弘治皇帝:“……”

他郑重其事的对贵人道:“阁下,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

贵人便轻声喃喃道:“愿天主保佑。”

贵人开始闭上眼睛,他开始觉得血液中的坏分子开始剥离了自己的身体,这是一个愉快的过程,虽然过程之中,难免会有一些痛苦,可相比于纯净自己的身体,祛除病魔而言,显然,这并不算什么。

王不仕便下意识的看向葡萄牙的总督。

第一章,求保底月票。是诡计!

王细作从这总督的府邸出来时,他手里掂着金币的袋子,可就在此时,突然,钟声响了。

可谁晓得,太子殿下……将他召……召回来了。

站在朱厚照一旁的谷大用,这一刻想死。他幽怨的看着肥头大耳的刘瑾,却还得露出欢迎之状。

八十万两,还是能筹措出来的,哪怕是国库,都为之黯然失色。

方继藩凝眉,不让人见识一下,铁路带来的巨大效益,怎么能将这铁路推广出去呢?

她们是女子,很快便开始忙碌收拾起来,宦官们要帮助她们搬下行囊和器械、药材。

梁如莹倒是怕这些宦官,不晓得这些器械的贵重,将器械磕磕碰碰了,索性和其他女医,自己来搬。

陈列显得不安,忙是磕头:“陛下,王先生所说的白令海峡,实是艰难啊……”

“所以,你带了你的人,回来了?来到了京师……复命?”

“卑下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陈列小心翼翼的道:“卑下觉得……王先生,只怕……回不来了。”

方继藩觐见,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道:“王文玉此人,倒是赤胆忠心。”

朱秀荣点头。

弥补过失……

梁储淡淡道:“吾之女,不嫁尘垢粃糠之辈,以后,请万万不要提及这样的事,还请自重!”

刘焱和刘文华二人,自是滔滔大哭,他们知道,自己最后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可以说,这曾祖母的性命,完全就是梁如莹保下来的。

知恩图报,乃是理所当然。

他的叔父刘焱,先是面带微笑,而后,笑容逐渐的消失,再之后,他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身子也有些歪歪斜斜的了。

弘治皇帝皱眉。

这是朱厚照大展身手到时候。

当然,方继藩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自然不是因为……揩油的原因,而是因为……这是女权主义的伟大进步啊,在这个世上,终于有伟大的女性,跨越了雷池,主动去和男子挨得如此之近,就在这无数天使环绕的一刻,方继藩创造了历史!

可有时,方继藩心情好了,也会说提一些更进一步的知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方继藩忙是道:“儿臣一直都说家父没薨啊。”

弘治皇帝接着叹道:“刘卿家、李卿家、谢卿家,你们也这样认为吗?”

钦天监是关门观察天象的,而古人们相信,天象改变和人事变更有直接的对应关系,这件事,就只好问问天象,看看是不是当真乃是祖宗和上天的意思。

在弥留之际,她看到了自己已经死去的儿子。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随即她凤眸一转,看了梁如莹一眼:“随本宫暂先回避。”

张皇后呷了口茶,定了定神,朝梁如莹道:“你叫什么?”

她微微一笑道:“想不到,竟是梁卿家的女儿,本宫见你医术高明,这些,都是继藩传授你的吧。”

说到此处,张皇后起身,却突然朝梁如莹欠了欠身。

梁如莹微微一愣,她有些无措起来,慌忙要拜下。

张皇后却笑吟吟的道:“你不必局促,本宫,这是给你致谢,所谓有恩必报,本宫虽为皇后,母仪天下,更当做天下人的表率。你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太皇太后乃是本宫和皇上的祖母,她年事已高,身子羸弱,方才,若非你全力施救,只怕现在……已是……哎,来,给梁姑娘赐坐。”

这男人哪,真是忘恩负义。

来的人,看到了朱厚照和方继藩,俱是一脸的惊诧。

刘文华乃是岭南才子,心心念念的,便是学好文武艺,卖予帝王家,若是因此而获得宫中的青睐,这是……何其长脸的事。

“听说……昨夜,太皇太后她老人家……”

刘文华对于这些话,听不真切,不过瞧许多人低声议论,有的人,面上露出了忧心忡忡之色。

那刘文华更是激动的不得了,他恨不得伸长脖子,踮脚,可等到,一个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帘,他吓了一跳,忙是低下头,心里激动万分……颤颤发抖。

那刘焱,顿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太皇太后年纪又大,她说头晕、胸闷的时候,便几乎要昏厥了,慢慢的,没有了多少的意识。

那老御医听罢,便上前,当他再搭住脉搏的时候,顿时,脸上露出了惨然的惊恐之色:“陛下……娘娘突发急症,已是回天乏术……臣无能,无力回天了!”

看着,极可笑。

能救活?

朱秀荣启齿道:“平时父皇从不说这样的话,现在却突然有此抱怨,或许,另有隐情。”

当初先皇帝在的时候,他这个太子,多艰难哪,还不是本宫时刻陪伴左右,不敢说为他遮风挡雨,可也没少为他筹谋吧。

梁如莹正端正的坐在案牍边,娇躯笔直,凝眸,提笔,抄写着今日看到的一篇医学论文。

可现在,梁如莹和许多同学一样,竟在此时,都生出了忐忑感。

他眼巴巴的看着方继藩。

打又打不过,女儿又回不来,还能怎么样。

这家里头,却已有客人来了。

方继藩一愣,他随即,开始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方继藩咬牙切齿:“传我的令下去,凡是我的徒子徒孙,谁敢议论这是非长短,不管其他的,先打了再说,不打他个半死,就别说是西山出去的,若是对方敢还手,立即来报我,我看看谁不长眼睛!”

女婿来了,弘治皇帝的脸上,红润了不少。

弘治皇帝龙颜大悦,于是下旨,到了正午,在无数心知肚明,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或是不明就里之人的关注之下,钦使至西山。

弘治皇帝便微笑:“是是是,卿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当然,你也不必来谢恩,要谢,就谢列祖列宗吧,敕封你的父亲为郡王,这是列祖列宗的意思,非朕本意。”

嗯?

一经放出去,一定是爆炸性的。

于是,人们茶余饭后,都在议论着此事。

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领着一群穿了白大褂女子们,至医学院。

朱厚照和自己并肩而行,张口想说点开心的事,却发现……如鲠在喉。

“哎,看看刘公,刘公也是悲痛欲绝,方才差点昏厥了。”

禁卫哪里管他。

他似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随即道:“理当去见陛下才是,此等大事,当请陛下圣裁。”

所有人一脸愕然的看着李东阳。

刘健一脸尴尬:“新津郡王殿下……”

呼……

刘健苦笑:“臣不知。”

他笑的声震瓦砾!

卧槽,这不是方继藩的声音吗?

“不算!”方继藩倒是急了:“陛下,说话要凭良心啊,那边来的奏报,是中了三十多刀,儿臣一直说,家父吉人自有天相,绝不是短寿之人,是陛下一口咬定,说家父薨了、薨了,儿臣以为,就算是欺君,那也是陛下欺自己呀。”

却见此时,东配殿里,弘治皇帝在朱厚照、方继藩等人的拥簇之下,疾步而出,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出了太庙,不见了踪影。

卧槽,没死为何不早说?

只是……今日的祭祀,有些不同。

站在这巨舰上,还真有几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感觉。

他顿了顿:“朕是一宿没有睡好啊,心里想着,太子和继藩殚精竭力,为我大明,立下了大功劳,这大功劳的背后,是他们的心血,朕有如此巨舰,何愁海波不平呢?可惜的是……鲁国公,却因此而战死,他如此忠烈,实是让朕觉得可惜。却也让继藩,失去了父亲。”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