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城:第137章:以微知著

圣安娜娱乐城 作者: 大海下的海拔

(全书完)凤阑锐在那个侍卫离开后,先去了太上皇的寝宫,太上皇的寝宫外,如今到底都是他的侍卫,戒备之森严只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哦,原来皇上是来找王爷的呀,只是,就算皇上来找王爷也不用带这么多的人吧,这架势也实在是让人害怕,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皇上这是来杀人的呢。”上官云端的眉角微微的一挑,故意意有所指地说道,只是,却也故意的避过了凤阑锐的问题。

只是,夜无痕的那张脸却是瞬间的阴沉,唇角微动,冷声道,“站住。”

皇上气结,脸色微沉,但是当众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转向凤阑绝,说道,“真是让绝王见笑了,选亲现在开始吧。这些都是夜阑国众位大臣的千金,个个优秀。”

夜无痕那么做,还不如直接的杀了上官凌雨,虽然知道,夜无痕那么做是为了她,也知道,上官凌雨的狠毒,更明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上官凌雨,她是没有丝毫的同情的,但是,她无法看到爹爹承受更多的痛苦,上官凌雨毕竟是她的亲生女儿呀。

她这话虽然没有明确的回绝蓝魅辰,但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若是平时的凤忆希在这种情况下,断然不会当众抵抗皇上,但是此刻,听到皇上的话,却突然怒声道,“难道凤月国与蓝城的关系已经沦落到了要靠我的婚姻来维持吗?”

“我也没说过,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呀。”叶寒微微的瞥了一下唇角,低声的嘀咕着,眸子深处再次闪过一丝怪异的轻笑,再次补充道,“那也要她的肚子真的有孩子才行呀,平时那么冷静的人,竟然急成这样,连我的话都不听完,那可就不要怪我没有说清楚了。”叶寒自言自语的为自己解释着,不过,若是凤阑绝真的停下来,听他的解释,只怕他也不会真的跟凤阑绝解释清楚,毕竟,他可是向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

“这件事,本王自然会查清楚,到时候,若真的不是你做的,本王会还你一个清白的。”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一眯,唇角微动,这才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只是,他说出的这话,却是彻底的粉碎了蓝岚最后的一点的希望。

这个小女孩,若不是真心喜欢她,绝对不会送她花的。

他的唇再次慢慢的靠近她的耳边,再次轻声笑道,“今天晚上,保证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我们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

看来,这个女人的出现,的确是为了挑拔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今竟然直接的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就是让她不要相信凤阑绝。

但但是这一点,就对云儿十分的不利呀,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选一本蓝岚没有看过的书。

桐城受灾,百姓都陷入水深火热中,百姓肯定是因为太饿了,没办法,才会**,皇上不是快点让人去救援,竟然还派兵去要直接的杀死那些百姓?

他真的很怀疑自己刚刚听错了。

“让人暗中监视南宫府,不管任何人出去,都要暗中跟踪,确定去处。”凤阑绝眉角微挑,再次用千里传音吩咐着隐。

蓝岚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眸子中快速的隐过几分狠绝,只是,却是更快的掩饰了下去,然后望向凤忆希,柔声笑道,“希儿妹妹说的对,是我疏忽了,我的确不应该拿自己最擅长的跟王妃比,这样吧,这件事,就由王妃来定,王妃说要比什么,我都奉陪。”

所以,她才出了这样的问题。

皇上为何会惊成这样,难不成,难不成,她写出的答案与那些管家算出来的都是一样的?

只要是她,不管穿什么,在他的眼中都是最美的,而若是换了别人,就算是穿上金缕玉衣,他也不会正眼瞧一眼。

“我知道了,你肯定就是我的皇嫂了。”

惊愕中,微微的转眸,望向不远处的凤阑绝,想要从他那儿得到答案。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威力,让人无法忽略。

现在,她到底要跟她谈什么,刚刚夜无痕不是应该表明了他的态度了,她不是应该高兴吗,应该满意了吗?

上官云端的脸上多了一丝深思,这个女人跟夜无痕到底是什么关系?

隐并没有在前面带路,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各位大臣一个一个的从他的身边走过,隐此刻的脸上,仍就如同平时一般的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双眸子一一的扫过那些从他的身边走过的大臣。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

“皇上英明,皇上英明。”那位侍卫立刻一脸奉承地拍着马屁。

夜无痕突然站起身,无视书房内所有的人,直接向外走去。

没有人为她添加什么,也没有丫头过来服侍,夜无痕自然更不可能会过来。

但是,他却一直坚定跪在外面,他也知道,凤阑绝不可能因为同情他面放过留如絮。

丞相看到柳如絮的尸体时,原本奄奄一息的他,突然的站了起来,急急的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柳如絮的尸体,看到柳如絮身上的伤后,他慢慢的闭起了眸子,泪珠却是慢慢的滚落了下来。

“它连死人都能医活,那点小病就不在话下了。而且它还能够让人青春不老呢。”叶寒的脸上也是满满的欣喜,只是却有着太多的疑惑,再次追问道,“你是从哪儿得来的这宝贝呀?”

不过,上官云端却明白他这么做,不是无情无义。而是真正的有情有义。

还真是可悲,可笑呀。

“凤忆希?”蓝魅辰看到她那下意识后退的动作,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怒火,不由的怒意喊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的眸子猛然的转向一边的李贵妃,冰冷的眸子中再次满过嗜血的杀意。

“什么?雪凝?”皇后微惊,双眸快速的转向李贵妃,带着几分试探,却也带着几分责怪,她骗个傻子,有必要用这么好的茶吗?更何况,这不是明显的暴露自己的身份吗?

“那怎么行?”凤阑绝却十分的坚持,“还不快点……”

秦思柔微惊,突然想起,在外人的眼中,她可是夜无痕的女人,必须要用这个身份来掩饰自己的真正的身份,遂沉声道,“不管你的事,你不是来看病的吗?干嘛那么多的费话。”

听到他的笑声猛然的停下,秦思柔回神,却发现他正呆呆的望着她,不由的脸一红,快速的避开了眸子,低声道,“我的病,没什么希望了,你就不必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不是进宫行刺的?那他们这是?”丞相大人也微怔了一下,随即再次问道,望向那几个人时,眸子中多了几分疑惑,只是双眸微转,恰恰看到二皇子的异样时,脸色微微的一沉。

此刻的她仍就是跟以前一样的伪装,不想再继续装傻是因为不想再任人欺负,但是这张绝世的容颜,她却不想轻易的展露。

上官凌雨也一脸轻笑的走向大家,敷衍着招呼。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但是在这皇宫之中,在这种情形下,却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她不想成为焦点,不想引起那个什么绝王的注意。

众人见上官云端没有任何的反应,便也感觉到有些无趣,而且此刻毕竟是在这皇宫中,要时时刻刻注意形象才行,所以便纷纷找了位子坐下,不再理会上官云端了。

“你有迷药吗?”众人都把目光转向她。

而恰恰在此时,那些去搜查的侍卫都纷纷的转了回来,一一的禀报道,“皇上,没有发现任何人。”

“凤阑锐你就是因为太过多疑,所以不相信其它的人,所以,才会让他偷偷的潜入本王的王府的。”凤阑绝再次慢慢的说道。

事情还没有结束呢,老夫人这样出去只会打草惊蛇,而且现在云儿还被那人揽在怀里,老夫人这么一闹,云儿就危险了。

“我说了,你不要乱喊我,我不认识你。”二夫人再次狠声打断了他的话。

“就你,也配吗?”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一脸狠绝地说道,说出的话,更是伤人。

丞相大人望向上官云端中,那微眯的眸子中射出狠不得将她立刻碎尸万段的阴戾。

夜无痕的眸子慢慢的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略过,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而且竟然在刚刚那随意般的闲谈中,便将李玉绕了进去,就连丞相都无所防备,不得不说,她的确是够狡猾。

丞相的脸色瞬间的变了颜色,阴冷中更多了几分担心与慌乱,毕竟若是真的有人证,只怕,只是这件事,他早就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一切,那些女人都已经死了。

“王爷,本相真的没有污蔑王爷的意思,王爷一身正意凛然,自然是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本相相信,这朝中所有的大臣也都相信。”丞相的脸上已经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连连的说道,声音中已经多了几分恳求。

她的声音中,带着太多的高傲与自信,似乎这整个天下,就唯她独尊般。

绝王放着主子这般优秀的女子不娶,却娶别人,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他的这句毫不犹豫的话,以及那种当人不让的自信,让上官云端完全的明白了他对她的感情之深。

“我倒是不介意你以身相许。”凤阑绝突然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低语,声音中似乎仍就带着几分笑意,似乎有着几分半真半假的玩笑,但是他的眸子中却看不出半点玩笑的意思。

凤阑绝的唇角再次慢慢的勾起,一双眸子闪过几分异样的轻笑,突然靠近上官云端的耳边低语道,“小狐儿,要不……”

一时间,上官云端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他微依在一端的树枝上,悠闲而舒适。

上官云端假装害怕的躲在椅子后面,手中的细针,却对准四夫人的手,掷去。

众人纷纷的沉默不语,这里面很多是已经嫁了人的,在这种以男人为尊的社会中。

“但是,嫁了就是嫁了,有道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是,你却嫁了没多久,便被休了,像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嫁给绝王?”那个女子再次说道,只是,这次的声音中,似乎少了些许刚刚的底气。

她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上官云端,那眸子中的怒火,似乎狠不得立刻将上官云端给焚烧了。

所以,她提出蓝岚捐款的事情,也算是对凤阑绝的一个解释。

太上皇之所以下那样的旨意,应该是怕人会捣乱,但是一个女人,又能整出什么事呢,他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从不管朝中的事情,而且腿上还有伤,不能行走,竟然也进宫了?”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沉思,一个不理朝事,腿上有伤的王爷,这个时候进宫?

皇后也不由的惊住,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只是,看么上官云端那般的自信,还有那种与众不同的气势,不由的多了几分惊愕,云儿果真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有着一般女孩没有的气势与魄力,也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绝世锋芒。

这个时候父皇与母后都在泰和殿,难道?

直到他四十岁那年,才在朝中大臣的紧逼下,不得不选其它的女子进宫,在四十二岁下,终于有了一个皇子,就是当今的皇上。

太上皇此刻的眼神,似乎是以前见过云端一样,而且似乎有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

“哼,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进皇宫竟然就杀了太上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夜阑国派来灭我凤月国的。”刚刚那个男子冷冷的望向上官云端,再次厉声喊道。这罪名还真是越来越大,这男人含血喷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

皇后望向的她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唇角微微的多了了一丝轻笑,原本,她在听到那些传言时,也是有些担心的,只不过,她相信绝儿,既然是绝王自己选中的人,自然不会太差,更何况绝儿的来信中,也明显的表过出了对她的喜欢。

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脸色微沉了一下,再看到凤阑绝竟然不等他开口,就转身离开了,双眸中快速的漫过几分冷意,但是却更快的掩饰了下去,望着凤阑绝离开的背影,略略带笑地说道,“既然四皇弟跟已经定了的事,朕自然不好阻拦,希望西兄弟玩的开心。”

毕竟现在凤阑锐已经是皇上了,他就不怕被凤阑锐发现了吗?将来影响他的前程吗?

他还说什么,老鼠的生育周期短,吃了那种药后,效果会很快,只是,这两天也没有听他的结果,应该是还没有试出来吧。

还真是一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上官云端却还是眼尖的发现了,心中暗暗冷笑,尚书大人无非是让那官兵通知丞相做好准备。

心中不由的暗暗一惊,没有想到,在这密室中,竟然也会被人偷袭。

她此刻真的有些好奇这窗口上有什么东西?

凤阑绝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想要找出那个奸细,当然,也是想让那奸细向他的主人通风报信,只要暗中让人监视他们,相信就能够找到那个背后的人。

没有想到,他的王府中,竟然会有这么多别人的眼线,而且还在他的王府中,害他的王妃。

而且,她进了密室后,也没有丝毫的废话,甚至都没有再跟凤阑绝打招呼,便已经开始为那丫头易起容了。

上官云端怕秋菊害怕,会被人看出异样,所以,事先又特别的吩咐了她几句。那丫头倒也是个乖巧的丫头,微微点头应着,而且,神情间,便也多了几分坚强。

只是,她原本就是为了逃避选亲才配合着那些女人把自己的衣服弄破的,现在,她竟然又给她弄来一件新的。

而她的记忆中,成亲前,爹爹还是让月儿给她量了尺寸,给的裁缝师傅,做了几套衣服,因为月儿毕竟不精通这些,所以衣服还都略略大了些。

这丫的要是宫女,她就跟她姓。

皇上虽然不满,但是当着众大臣的面,听了那‘宫女’的解释,也不好再去计较了,只是一脸不耐的摆了摆手。

刚刚那些算计上官云端的女人看到上官云端竟然又进来了,而且还换了一件这么漂亮的,这么独特的衣服,脸上都漫过明显的妒忌。

“这个女人怎么还是来了,而且,她到底从哪儿弄的这身衣服呀?”坐在上官凌雨的身边的一个女子,愤愤地说道……

“哼,谁知道她是从哪儿偷来的。”上管凌霜狠狠的瞪了上官云端一眼,恨恨地说道。

就算他易了容,她也应该想到的。

“不因为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才这么做。”二夫人的脸色微沉,仍就是一脸的坚持,若是让她再重新选择一次,她还会这么做。

“现在,你可以走了,在我没有查清真相之前,你还可以苟且偷生几日。”上官云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脸上多了几分冷意,就让她多活几天,等事情查清楚了,她一定会为娘亲报仇的。

随后,凤阑绝与上官云端一行人便又回到了将军府,而夜无痕便吩咐人去找寻依琴与流萧。

王爷的意思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来南宫世家。

南宫逸听到凤月希的话,眉角似乎微微的挑了一下。

“不是娘亲的错,娘亲那么做也都是为了我们。”上官凌雨突然再次开口说道,竟然还维护着二夫人。

“不要,不要呀,不可以。”二夫人急急的拦在上官凌雨的面前。

小姐每次都把自己画成那副样子,她知道,那是二小姐与三小姐故意教的,大夫人死的早,如今府中的几个夫人与小姐,都是想着法儿欺负小姐。

路上看热闹的人很多,毕竟上官云端在这夜阑国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更何况,嫁的还是四王爷。

此刻王府书房中。

而此刻四哥这般咬牙切齿的要捉拿夜狐……,肯定是另有原因。

她的话,再次让众人错愕,这白痴小姐脑袋中到底装的什么,竟然还幻想着王爷去接她?!

“饿。”上官云端抬眸,极为无辜地说道,一副吃饭最大的表情。

而凤忆希似乎对上官云端很有信心,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兴奋的光亮,暗暗的为上官云端加油。

她的双眸微微的一闪,然后示意站在她身边一人小宫女为她倒茶,那小宫女原本也正听的专注,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示意,她只能拉了那个宫女一下,再次示意那宫女给她倒茶。

众人原本都在专注着听着上官云端背书,一个个的脸上都多了一些紧张,都想要知道上官云端最后能不能超过蓝岚。

蓝岚见上官云端竟然超过了她,一张脸瞬间的阴沉,身子更是极力的绷紧,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有着一股狠不得将她焚烧的怒火。

凤忆希更是怔在原地,只是呆呆的望着她,久久的回不过神来,没有想到,皇嫂竟然有这种大胆的想法,那么以后的她,能不能也像皇嫂一样,自己选择自己的幸福。

这个朝代,因为从小的教育,女人是不能顶撞自己的夫君的,夫君说什么,说是什么,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你都只能应着,所以,一个男人跟自己的妻子,特别是一个胆子懦弱的妻子说话间,的确像是有自言自语的。

刚刚那些捣乱的男子都被凤忆希清理干净了,那个女人此刻也淹没在这人群中,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份了,她此刻只怕也无话可说了,而且她再说什么,百姓也不会再听她的了。

那声音极为的响亮,而且还带着那种真心的欣喜与钦佩,此刻,他们每个人的臣服都是心甘情愿的。

突然传来了一声脚步声,更加的打乱了那琴声,随着那脚步声响,一个女子快速的走到了房门外,房间里的人,应该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那琴声便猛然的停了下来。

母后一向最懂他,他不相信母后会不明白?

多亏了,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她。

上官云端没有拒绝,也没有躲闪,而且还微微的做出了回应,他这般轻柔的吻让她的心中多了几分感动。

要嫁给他,要溶入这皇室中的生活,以后便注意会危机重重,她自然要有绝对的保护自己的能力,若是她懂武功的话,就最好了,上次之所以让上官凌雨的计划得逞,就是因为上官凌雨会武功,而她不会。

这样的话,整个天下,只怕也只有她说的出口。

“你不是月儿。”上官云端的眸子冷冷的望向她,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说,你到底是谁?”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