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眷恋之卿本无双:第99章:毫不犹豫

彼岸眷恋之卿本无双 作者: 哎哟阿胖

“呼!”

危机无处不在!

在官道上。

滕青山眉头皱起。

第二天清晨,湿气很重。

滕青山起身,随即盘膝坐在走廊上,再度尝试练出第一股先天真元。

“师傅!”臧锋恭敬道,“青山师弟他实力不凡,也立下大功。的确有资格成为统领!只是,青山师弟毕竟太年青,经验甚少。当初师伯祖担任第一统领,我们三人信服。可是青山……我看,还是暂且让他担任第四统领的好!”

“小雨,看。”滕青山从其中取出了一件柔软的金『色』背心。

滕青虎一把接过这千年寒铁劲弓,这等兵器,那都是价格极为昂贵。单单那弓身那么多的‘千年寒铁’,就吓人了。

而滕青山却仿佛无事人一样又迅速地冲向赤鳞兽!

一人一妖兽,都是力量至强!

“我的身体早已经刚柔并济,可还是受伤了,论鳞甲防御,我比这赤鳞兽,要差不少啊。”滕青山瞥了一眼自己的右臂,右臂上出现了一条大的伤口,伤口翻开。不过以滕青山控制气血能力,没有流出一滴血,伤口完全封闭住了。

滕青山看了一眼关绿背影,笑着摇摇头,惬意地饮了一杯酒。

自己都提升三万斤力量了,依旧在以恒定速度提高着。

几两碎银子!一张『潮』湿的银票!

“咦?那这司马庆的脸上……”滕青山仔细地在司马庆下巴、鬓角等位置一『摸』索,便发现了,一用力,便将一张人皮面具揭开。

“什么东西!”六个人都是大吃一惊。

“青山!”滕青虎急切喊道。

“上!”冀鸿猛地一声低喝。

“哈哈,你们一个都别……”杜九得意的很,手中两柄短刀迅疾地挡下一个个暗器,在杜九看来,他冲在最前面,自然第一个采摘到黑火灵果。到时候,即使猛地将黑火灵果扔向自己一方人马所在处。

肚皮朝上!

轮回枪,足有九尺六寸!

猛地砸在光头壮汉胸膛上,令这光头壮汉仿佛一颗陨石,轰的一声,就被砸进岩浆流中。“轰!”一团火焰升起,代表着又一名厉害高手的死去。

逍遥宫有二人——黑、白二位长老。

“轰隆~~~”

那披散的长发,凌厉的眼神,随风而飘的空『荡』『荡』袖子,那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长刀。完全说明了他的身份——雷神刀吴越!

“不好!”冀鸿、魏苍龙、古世友、杜九、黑白两位长老……一大群高手们脸『色』都是一变,以《地榜》第九的实力,吴越一旦能立足,脚下有凭依。那数十丈外的众人,将根本无法威胁到他。

只见那雷神刀‘吴越’一脚刚踩到那黑『色』大石头上,“呼!”那右脚便冒出了火焰,着火了!那雷神刀‘吴越’甚至于都来不及上前两步,采摘下黑火灵果!只见那雷神刀‘吴越’就在右脚刚落在石头上的同时——

远处古世友的声音传来,此刻,不少高手都开始换靴子了。

谁敢杀他师傅?

“走?”滕青山有些急。

“少岛主,那秘籍……”乌岱连道。

乌岱也未曾进来过,他们一行四人只能小心谨慎地不断前进,先是沿着裂缝下到地底,随后透过水雾,来到岩浆流岸边。他们也不敢胡『乱』闯入旁边阴暗不可测的隧道,只是一路朝前进。

“以后每天来两次。”那白发秃顶老者说着也转身,这三人便和乌岱一起,沿着回头路走,可刚走几步,就发现前面弯角处,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青湖岛一方古世友三人怔住了。

“藤曼是我们的人编的,第一进这里的,当然是我归元宗的人。”冀鸿冷漠道,“你刚才可是说了,先来者先得!”第六十一章 赤鳞兽

所以,就慢下来。

……

“各位大人,尽管放心,在滕都统面前,小的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再逃了。”那精瘦汉子连恭敬道,“滕都统,各位大人,小的前面带路。”说着,精瘦汉子便一路朝洞『穴』深处前进。

“等一会儿,别急着出去,先透过缝隙,朝外看。看有没有外人,如果没有外人,我们再出去。”滕青山说道,杜洪和滕青虎都点头,他们都明白……这洞『穴』通道,是一个大秘密。

“呼!”杜洪竟然学滕青山,也从洞口一跃而下。

蛮荒,对普通武者而言是禁区,可对先天强者却并不算什么。或许,只有妖兽那些怪物,才能威胁到先天强者吧。当然……滕青山这个双臂拥有十八万斤的人类,也应该算是一个人形怪物。

那面『色』蜡黄的中年汉子持着那根长棍,看着古世友。

忽然,滕青山回忆起第一次,自己追那赤鳞幼兽,那赤鳞幼兽攀登上一座高山,然后从山崖上往下跳。

魏苍龙,为铁衣门长老,如今也过百岁了。和冀鸿算是老相识了。

呼!

司马峰手中的重剑脱手而出,一记枪影抽打在他身上,只听得骨头碎裂声,司马峰整个人抛飞起来。

“滕青山,不愧是《地榜》高手啊。”

……

滕青山端着大碗酒喝了一口,笑道:“统领大人,我们周围那些武者们都眼馋的很呢。”冀鸿也瞥了一眼远处周围的其他武者,笑了。

“你可别心慈手软。”冀鸿笑道,“如今的先天强者,八大宗派之一的西北雍州嬴氏家族如今有一位长老,名叫‘赢如凡’,实力很强,当年年轻时,他名列《潜龙榜》,不少人挑战他,他每次都是点到即止,难得伤人,更别说杀人了!结果呢?许多人欺他心善,专门找机会挑战他,有人专门拿他来试验自己的剑法、刀法……后来,这赢如凡不胜其扰,终于下狠手了,这日子才清净!”

能在《地榜》中排前十,还是残废,这人天赋、毅力,绝对可以说是可怕。

“长老,没伤到要害。”一名中年人连说道。

就在这时——

冀鸿一声令下,八十几号人都上了战马。

少数武者住在客栈里,大多数武者都住在山脚下,而且几乎都选在靠近金家庄这边的山脚下。

滕青山和关绿都点头。

……

“昨天下午,怎么楚郡的楚城里,铁衣门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精英高手队伍,赶往徐阳郡呢。那队伍为首的是铁衣门的长老‘魏苍龙’。十年前,他可是曾名列《地榜》的高手。”在这独臂男子身后不远处,一桌上几个武者开始谈论起来。

独臂男子却是身体微微一颤。

……

当初其他护卫们瞧不起这个穿着朴素,还赤脚的青年。曾有两名护卫要敲诈这青年,哪想……其他护卫们只看到血光一闪,那两名护卫便已经轰然倒地,他们的喉咙都被割破了。这群护卫这才骇然。

原本闭眼养神的赤脚青年,眼睛睁开了。

滕青山的《莽牛大力诀》,孕养到如今,第九层大成,内劲也能瞬间爆发六万斤巨力。

人体存在于大自然中,有其局限『性』。如滕青山达到十八万斤巨力,已经是极限。

看着滕青山离去的背影,段侯笑的更灿烂:“靳涛?你不想我说?哼哼,我偏要传,要传的扬州,还有旁边的青州高手,也都赶过来。哈哈,大量高手云集,那样才热闹啊。”这段侯是唯恐天下不『乱』。

滕青山看着冀鸿,笑道:“统领大人,这关统领不会暗地里针对我吧。”

滕青山淡笑着道:“接着说!”

……

商人多了,形成一个大团体,大家就能请很多护卫,这样也更安全。

而直线距离,就要短的多。

吱呀一声,书房房门推开,诸葛元洪此刻已经起身,点燃了蜡烛。

诸葛元洪眉『毛』一掀,能称之为紧急信件,绝非一般,诸葛元洪皱眉接过,展开信纸,一阅读,随即便笑了起来:“哈哈……真是一个惊喜,青阳师弟,你来看看。”

可滕青山也算身世清白,这样的绝世天才,不培养,难得让其他宗派抢夺走?

忽然——

他在用耳朵听!

“没想到,让这妖兽给逃了!”滕青山无奈的很。

“那妖兽太过狡猾!我没能杀死它。”滕青山摇头道。

如果滕青山不施展《天涯行》身法,根本无法追上。

“不可能!!!”孟田心中根本不愿意相信。

“我已经深受重伤,如果持续厮杀,肯定要命丧滕青山之手。之前我断臂,吃亏在我的血月刀,比他的枪要短!这一次,即使他长枪刺穿我,我也要趁势杀他。”孟田下了决心,不顾一切杀死滕青山。

从黑暗中,滕青山走了出来。

黑甲军二十二人,现在已经倒下二人。

“不足二十岁,枪法却好似滔滔江水,大气磅礴,让人难有抵挡之法。”孟田有些急了,“哪一个老怪物,能教导出这样的徒弟。再过几年,恐怕我都不是他对手!”

唯一会有破绽的一招,就是毒龙钻!

“哈哈……滕青山,老朽佩服,看来过不了多久,你也能名列《地榜》,不过我孟田说话算话,今天,我饶你一命。”说着这孟田一笑,便朝远方黑暗中冲去,可是一道锐啸声响起!

“轰隆隆~~~”枪法带着可怕的气爆。

滕青山的耳朵一动。

同样五万斤的力量,不过,却有内劲辅助,出枪速度瞬间快了六七成!

因为他是商人!

一个后天高手,即使能名列《地榜》,也依旧只是后天高手。双拳难敌四手,一旦面临成百上千人马的箭矢齐『射』,也要被『射』死。

“到时候,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那好好歇息,这次,是真的全亏了兄弟你啊。”朱崇石满心感激。

云来客栈!

这个帮派,就是朱崇石麾下的人马。原来朱崇石海外闯『荡』的同时,也命令心腹建立了这马贼帮派。

那些护卫已经有几十号人倒在地上了,很多人身上都『插』着箭矢。

“看来,还真有埋伏。”滕青山眉头皱起。

“这徐阳郡的马贼,竟然敢真的动有黑甲军保护的货物。”朱崇石暗恨不已,他这批货物对他而言,非常的重要。他想了许久还是请黑甲军的人马。在朱崇石看来……弱小的马贼团伙,根本就是被黑甲军屠戮的。

“这位好汉,这货物给你,你也用不了。”朱崇石朗声笑道,“这样,我奉上十万两白银!好汉你放我们带着货物离开……这样,大家都不伤和气。毕竟一旦厮杀起来,这死人太多就不值得了。现在好汉你们一人不死,就得十万两白银,不更好?”

那大当家一窒。

“兄弟们,咱们就是刀口上『舔』血,怕什么?头掉了,碗大个疤!”大当家嘶吼着,面容狰狞,“他娘地,咱们这有五千兄弟,如果还让他们这点人活着离开,咱们还有个屁脸面?干脆『自杀』死去算了!”

在滕青山前世世界的历史上,在千军万马中,夺上将首级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今天,滕青山就展『露』了这一手。以他如今的枪法,这些马贼连阻拦他的脚步都不能。不过为了保护朱崇石等人……

“提高黑甲军的优越感!这样,也会产生更强归属感。”滕青山很明白这一点,瞥了一眼那马车,此刻那朱崇石已经呆在马车里,陪他的三个孩子了。想到孩子,滕青山不由心底一疼。

江宁郡城,是靠海的一个城池。

一伸手捡起这背心,这背心非常的轻。自己衣服穿的玄铁内甲,重达数十斤。而这金蚕丝背心,估计一斤重左右。

本来,大当家是不想将这宝贝弄出去的。

滕青山抓着两柄长刀,一张千年寒铁劲弓,金蚕丝背心,怀里揣着价值十几万两的金票银票以及一块景玉佛,便朝自己车队走去,同时淡漠喝道:“还不让你的人都给我让的远远的!”

“哥!”青雨瞪大着眼睛,回头看那城卫,“黑甲军还真厉害啊。连城卫都不敢收钱。”

“都统大人!”

当即,五百黑甲军浩浩『荡』『荡』,在滕青山的带领下离开了宜城,一出城,当即策马飞奔,黑甲军以极快的速度,呼啸着赶往江宁!

“都统的住处,比咱们百夫长的住处,奢侈多了。”滕青虎赞叹着看着四周,“青山,你这房间多,我可就在你这住了。”

“我哥是最强的。”青雨立即一抬下巴,自信说道。

“走,我们出去!”滕青山一声令下。

“爹,我想骑马!”

滕青山默默点头。

“朱兄,漂流海外,是为经商?”滕青山问道。

“好大的雨啊,周围能有一个躲雨的地方就好了。”朱崇石苦笑道。

滕青山脸上也『露』出笑容。

“没想到才回来不久,都来不及去看招收新人,就要出去!”滕青山虽然这么想,可心底很是期待,楚郡在整个扬州的最北边,从江宁郡要赶到楚郡,要赶近两千里路程,因为要押着货物,每天能行个两百里,算不错的了。

“当然做!这么多护卫,还请黑甲军的人,这货物,最少也得几十万两银子。”大当家目光冷幽,“就是有赤血马,我都让他没法活着离开!”

滕青山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前面一里地就是血石坡了。

“停!”滕青山一伸手,车队停下。

滕青虎一怔,随即『摸』着脑袋,嘿嘿笑道:“到时候该咋办就咋办!”

“你直接学《烈火五式》,难度大些!不过我亲自教你,问题不大。”滕青山很有信心,“你听劲的能力,很不错了。估计再过几年,你就能达到人枪合一地步。”滕青山年幼时,很容易就达到人枪合一。

“是。”刘三笑着应道,可心底却有些失望:“听闻滕青山老弟成了都统,没想到却没能见到!下一次要见到滕青山,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

“哪来的骑兵?马贼?可就两个啊。”

顿时滕家庄练武场上的众多族人们,立即朝大门处涌了过去。

“嗯,我好想哥哥。”青雨仰头看着她的哥哥,她从小就是在滕青山宠爱下长大,这突然和滕青山有近半年没见面,她真的不习惯。

“新任都统?”其他人都彼此看去。

“新任都统,应该是在咱们五人中选!”田单说道,“论实力,青山他最厉害!论资历经验,老杜最高。不过选都统,那都是宗派定的!是看忠心,最令他们放心的,他们才会选来当都统。”

“滕青山!”冀鸿喝道。

而这十斤紫金,被偷带出去的方法也查出来了。的确是有秘密通道,不过那通道很小,平常用矿石等挡住,加上那地方深、不显眼。加上矿洞深处隧洞众多,这才令黑甲军军士查三天,都没查出那秘密处。第三十章 中毒

董延却是状若疯狂,冲过去。

那里面可都是紫金!

对于毒,滕青山并不怕!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