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眷恋之卿本无双:第91章:兴致勃勃

彼岸眷恋之卿本无双 作者: 哎哟阿胖

“小姨……”尤歌轻轻地靠在郑皓月肩膀,软糯的声音说:“我没有生你的气了……”

“不是的,黑珍珠还在,只是明天就要开始做首饰。”郑皓月随口答道,也没去留意尤歌的异常。

混蛋王八蛋!

尤歌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忽然一愣,随即疑惑地瞅着容析元:“弟弟?孤儿院?你怎么都没提过?是不是有什么需要解释一下?”

尤歌不是第一次来霍律师家,记忆里,好像是四五年前来过吧,这里的布局一切都没有变,连家具都还是以前那种。

一下子,这会议室陷入了死寂……容析元永远都是这样能带给人意想不到的戏码,每次都可以戳中要害,轻松地堵上众人的嘴。

容析元浑身僵住,大手停顿在半空,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这丫头虽然内里是个孩子,但身材却是个妖娆的姑娘啊,奥凸有致的曲线,对男人来说是种难以抵抗的you惑。

洗个澡。

几句话,让这办公室里的空气瞬间冻结!郑皓月身子一颤,脸色惨白,好像被雷劈一般。

唐虞梅差一点就说话了,她想说:“那俩雇佣兵早就死了,我的助理也早就死了。”

“红酒牛扒。”

还好容析元不这么想,他已经在开始琢磨,要从哪一步开始学习呢?

许炎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可他也皱起了眉头。

很面生,但这男人径直走到了沈兆身边,低声交谈了一下,他便到了尤歌面前。

“我……”

这激将法用得好啊!但可惜容析元这么精明的男人是不会中计的。没错正是因为尤歌忘记在门里锁上插销,所以容析元能凭技术打开门进来,可现在如果出去了那也许真的进不来。

nbsp; “那又怎样?有得必有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目前最重要是先把容析元挤出去,等我坐上老爷子的位置,大权在握,那时候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公司的声誉就算会有损,不过也是暂时的而已,那个位子本来就该是我的,等了这么多年,这次,谁都不能阻止我!”容炳雄看似亲善的一张脸,瞬间布满了煞气,他的决心里带着狠毒,必要时,他可以六亲不认!

最后在她娇软的哀求中,他才满足地消停了,可是那飘飘欲仙的感觉,深深地印刻在心底,久久不曾散去。

许炎双眼一瞪:“怎么用不着?这是海水,不是小河沟,万一你游着游着腿抽筋而是我又恰好去洗手间了呢?所以,没得商量,必须穿。”

“……我没有故意气她啊,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走了。”

何炬这一生只爱过一个女人,就是那个西班牙女郎,这是何家公开的秘密,大家心照不宣。他等了这么多年才能将她接回来,为了给她一个名分,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现在她不让位,将来公司还会有更大的损失!”

容析元狠狠一咬牙:“那小子果然没安好心!”

容析元深锁的眉宇间充满阴霾,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幕像是无比久远的画面……他被人袭击了,子弹打在身上,有一颗打中了他的脑部,紧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就是此刻。

两条腿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不听使唤,僵硬而又脆弱,这让他有种愤怒的挫败感。

在香港,对于豪宅的概念主要分两种。一是以地点为首要标准的豪宅,如山顶,中半山,九度山等地。另一种是以整体包装为标准的豪宅,称为新兴豪宅。

容析元的姑妈那张打了美容针有点僵硬的脸上露出愤慨的表情:“容析元,你是怎么*你老婆的?在容家,她还敢这么目中无人,你没告诉她吗?尤家欠容家一条人命!”

除了何碧翎的真实背景和她流产的真相,其他的事情,都被李大勇报道出来,这人还真是干拼,胆子特大,冒险爆出的新闻虽然让他自身有点危险,但如愿的,他成为了业界当下最红的一位记者。

尤歌竟无法反驳这个话了,越琢磨越觉得其实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起码一点,自己的老公对自己很感兴趣,至少说明在夫妻生活方面是和谐的。有哪个女人会希望自己的老公不碰自己?顶多是吵

佟槿听翎姐这口气有点惆怅,他眼珠子一转,适时岔开话题:“翎姐,我好像记得以前你在孤儿院的时候最爱唱歌了,有时候我睡不着,你还会唱摇篮曲给我听,直到现在我都还很怀念……翎姐,现在能不能唱首歌来听啊?嘿嘿,我期待已久啦。”

“嘿嘿,这可是好

尤歌再次看到容析元走神了,她能肯定,他真的是走神了,不是她看错。

尤歌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她还想到一件事……在去香港之前,她有一天去找郑皓月,香香在瑞麟山庄的花园里找到一颗纽扣,像极了是容析元衣服上掉下来了。

一来就看到了一幕令人惊诧的画面……

如果换做以前,容析元肯定会黑脸,但现在他却依旧保持着友善的浅笑,只是眼底那一抹亮彩在闪耀:“我也奉劝你一句,别太拼了,找个合适的女人就婚了吧,我和尤歌,我们家,会一直这么好下去。”

两人很默契地换个话题,气氛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尤歌不曾责怪许炎,她很理解他。

又过去三天,霍骏琰果真还没回来,看样子办案不太顺利。

尤歌能体谅老人家的心情,她知道是为她好,心里也是暖暖的,只不过会悄悄说抱歉……

===========

二楼,连坐电梯都省了,尤歌走着上楼,一边给许炎打电话,说她已经平安到家。

尤歌没想太多,直接回答:“是啊,喝酒始终伤身体的,就算是你干爹大寿,你也不能喝得不省人事吧?明天下午我要去医院检查,你可别忘了约的时间啊。”

挂了电话,许炎那双看似已朦胧的醉眼也亮了几分。他还在想着今晚容析元那些奇怪的举动,竟然要尤歌嫁给他?这男人是不是疯了?许炎甩甩头,揉揉太阳xue,喃喃地自言自语:“尤歌是要夺回公司,不是要跟你容析元谈情说爱的,尤歌不会嫁给你,你趁早死心!”

直到此刻,尤歌才真正的惧怕了,他的眼神好恐怖,像兽,随时都要吞掉她!

他转眼间化身为猛兽,不顾她的哀求和哭喊,侵略!

这么相处下来,两人之间有了微妙的变化,每天联系的时间多了起来,每天许炎下班回家,只要不是太晚,苏慕冉都会打电话问一声。虽然只是不起眼的举动,却能让许炎感受到被人关心的温暖,她确实像个小妻子一样。

如果是加班,如果是想来,那么,都10点了,他应该打电话来问一下吧

只是这片冰湖,该有谁来解冻呢,谁能用真爱如火去溶解?那个人是不是已经出现亦或是永远不见……

“好啦好啦,不要急,一个个来啊……”容析元耐心地安抚着狗狗们,伸手逐一抚摸它们的脑袋。

国际一线奢侈品品牌全都汇聚在这里,共同营造出来的气氛非同寻常。每一处都在闪亮,每一处都在发光发热,每一处都有值得人们驻足观赏的价值。

尤歌心里那个窝火啊,耳根都发烫,感觉到很多人都在看着她,有的目光带着谴责与鄙夷,好像自己穿的裙子都快被人们的眼神被扒了。

尤歌下意识地摆手:“不不不……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但霍骏琰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嫉妒……如火烧般的嫉妒在郑皓月心里肆虐着,五指收拢紧紧攥着,指甲嵌进肉里,压抑着的怒火找不到出口。

尤歌只知道那个地方距离本市很远很远,如果被送到那里,她还有机会回来吗?会被人卖掉吧?也许,说不定真的会死!

“好啦,我没开玩笑,这个周末,我想带着香香还有佟槿出海,租你家游艇啊。”

三人怎么都想不到,会在阳台那里见到容析元,这么晚了,他还出现在阳台,如果不是他们有耐心守到现在,就不会知道他醒了。

“不要,没有t……”

容析元忽地将装着粥的碗拿过去,在尤歌惊讶的目光中自顾自地吃起来。

咬着下唇,尤歌发呆了几秒,然后赶紧地掐一把自己的腿,暗暗告诫着:“没出息,他不就是吃点剩饭嘛,我至于要感动么?”

“我父亲当年离开容家之后,遇上了我母亲,两人结婚,生下我,可是在我三岁那年,我母亲说要回到她家族离去,一去就再也没回来,丢下我和父亲相依为命。我父亲脱离了容家,没有要任何一点财产,他为了赚钱,不得不去国外谋生,加入了一只淘金的队伍。”容析元的声音听似平静,可这样的平静是他用无数个悲痛至极的日夜才换来的,都是血淋淋的伤口被撕开再结痂再撕开再结痂……如此循环着,现在的他,才能控制着情绪,讲出自己的故事。

...半杯红酒,老爷子喝下去之后也没有异常,这顿饭吃得很轻松,这都源自于老爷子态度的主动转变,容析元也不想破坏除夕的气氛,大家都尽量营造一种和谐的空间,虽然明知过了今天之后或许又会像以前那样了。

这样淡淡相交的方式,尤歌才能安心。这或许也是她上次提醒过容析元要注意跟翎姐之间保持该有的距离,他做到了,尤歌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渐渐的也就不再去想这个事。

许炎痛惜地望着尤歌,语气中夹杂着怒意:“你真的跟他结婚了?你忘记这几年我是怎么教你的?你怎么可以再一次被这个男人欺骗!明知是火坑还往里边跳,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你对得起这几年你吃的苦吗?”

苏慕冉神色一变,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酒窝更深了,甜甜地说:“许炎,我改变主意了,下个月20号,请你陪我一起去参加晓东的婚礼吧。”

但郑皓月有一点可是没说谎的……她说戒指的制作人在瑞士,做好之后才送回宝瑞本部,这确实是容析元制造出来的假象,除了他自己,公司里没人知道那位远在“瑞士的珠宝大师”究竟是何真面目。

泰华酒店的收购案虽然搞定了,可是后续工作还很多,尤歌是这个项目的大功臣,因此也就承担起了交接工作,每天要看泰华送来的各种资料,每天公司都在开会讨论关于泰华今后的发展策略,这酒店本有着良好的发展潜质,现在到手了,当然是要充分利用起来,将其打造成为一块金字招牌,这样,许氏家族又多了一棵摇钱树了。

苏慕冉在结束完今天的教课之后,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嗯,就这么办。

苏慕冉气愤地接起电话,一开口就没好气:“许炎,许大爷,求你饶了我行不行?既然你都已经明确地表示态度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明天中午吃什么,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

苏慕冉终于接起来了电话,只听许炎在电话里急急忙忙地说:“你在哪里?快出来,我在安检口!”

龙晓晓从尤歌那里得知霍骏琰的生日,前几天就开始计划要怎么做,最后决定亲自为他准备一份生日礼物,当面给他。

站在路边,霍骏琰怒斥:“你想找死吗?想过马路又不看车!”

孤儿院的孩子们在失去父母的情况下还能感受到人间温暖,还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过个温馨的春节,像一家人那样团聚在一起,这是个快乐的大家庭。

最近尤歌时常都会在家里做好了饭菜加热汤,给龙晓晓送去,就像对待自家人一样的贴心周到。

“激动?我一点都不激动,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交流交流,说不定还要向你讨教几招,到时候你别跑就行。”许炎在笑,可那眼神却是凌厉至极。

朱坤,是本市一个小混混,放高利贷的。霍骏琰知道这个人,在警方也有案底,只是想不到龙晓晓家里居然是欠这个人的钱。

“你现在有空吗?出来一下,案子有进展了,需要跟你沟通。”霍骏琰说话简单干脆,直接报出了在什么地点碰头。

在别墅的大门口是看不到容析元的阳台,更不知道他现在这准备跑!

“……”龙晓晓没好气地皱眉:“谁要当女汉子啦,我宁愿当个可以被人心疼被人捧在手心的小女人。”

假意的大方,绝口不提她自己曾是容析元的未婚妻,好像那是没发生过的事。郑皓月这份表面功夫做得太完美了,这让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失恋的女人。

“你就连吃饭都不正经!”尤歌说着就将领子往上提了提。

“少奶奶,您的问题,只有问少爷了……”

沈兆嘿嘿一笑:“少爷昨天有点事要办,去了一趟香港,今天回来的。少奶奶,您明明就很关心少爷,可是好像不想让少爷知道。”

一声闷响紧接着是瓶子摔碎的声音,那人的额头被砸出血,酒瓶也掉在了地上。

鲜血从裤管里流出来,碎渣伤到的地方血肉模糊,这种痛,一般人根本无法忍受。

可现在不是欣赏身材的时候,许炎可没忘记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奇葩的苏慕冉,约他来过招,这种怪异的约会,许炎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也不否认他是想趁此机会教训她一顿,让她知道他也不是好惹的。

许炎气得肺都快炸了!

“喂,你等等!”

龙晓晓还在望着卓毅车子消失的方向发呆,霍骏琰冷不丁地说:“看够了吗?人都走了还在看,这是你暗恋的对象?如果是,那我劝你还是小心为妙,毕竟你们很久不见,他人品怎样,你根本不知道。”

...是人都有脑抽的时候,霍骏琰就是不小心被龙晓晓说的话刺激了一下而已,真的只是一下下,然后他就成现在这样了……英姿中带着几分邪气,冷漠中带着几分戏谑,居高临下望着眼前这个紧张兮兮的女孩子,霍骏琰竟然笑了……

唐虞梅讲很多关于他小时候的事,她离开时,他才三岁,当然记不得,可是她却能说出一些他以为只有自己和父亲才知道的事,还有她拿出的老照片,上边有一家三口,背景就是在他小时候住的地方……

容析元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笑意越深了,却也越冷:“她的幸福不需要你操心,况且,你许家也不适合她待,你自以为是的幸福,不过是你的臆想,自家的事自家清楚,如果不是因为有所顾忌,你也不会等到现在才下决心了。就算尤歌离开我,你就真能娶了她?恐怕就算是你想,你背后的家族也不会答应吧,我说得可对?”

尤歌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可她还没消气,当然不跟他一道了。

尤歌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累得快背过去了,好像随时都可能一口气上不来。

“什么?你……你再说一遍!”尤歌气得想咬人了!

这个女孩子站在尤歌身后,时而对尤歌投去欣赏的目光。她是被尤歌身上散发出来的自信所吸引,再看看自己,缺乏的就是自信啊,忍不住会想,什么时候也能像别人那样信心勃勃的就好了……

看来上次在泰华酒店见到的戴口罩的女人就是尤歌,他竟然与她擦身而过。她是故意的吧?故意要在今天的场合用这样的方式露脸,卖出项链,等于狠狠抽了他一耳光!

容析元瞬间有种暴走的冲动!她还真敢!

不少人都看着这边,同桌的几个人更是讪笑着等看好戏。

容析元瞬间就联想到了尤歌曾经脑部受伤,记得廖院长曾说过,尤歌由于小时候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所以即使是以后,她康复的可能都很小很小。但从今天她的表现来看,她的智力应该不是四年前的状态了。

他放大的俊脸越来越近,快亲到她的唇了!

容析元是家族中的另类,他坐的位子向来都在老爷子旁边,如果谁想让他坐到最后去,他会直接走人不参加家族会议。整个容家,只有他敢这么做。

别说是郑皓月这样成熟女人了,就算是青春少女或者大婶大妈级别的,一样会为容析元的长相和气质着迷。

什么是恐惧?冯奎觉得此刻就是他有生以来最恐惧的时候。他很清楚像容析元这样的人,如果真要他的命,那都不是难事,可他最怕的是受到非人的折磨生不如死。

郑皓月也是豁出去了,再不隐瞒,干脆全都吐出来,将那股压抑在心中的憋屈都爆发,一下子她就成了被害人似的。

尤歌呆呆地坐在电脑面前,一只手点鼠标,另一只手紧紧捂着胸口,那里在抽搐,在发痛,搅得她浑身冒冷汗……邮件里都是照片,最开始的一张很模糊,像是在一个酒窖里,角落蜷缩着一个模糊的身影,看不清楚长相,辨不出男女,只能看到那人的手臂缠着白色纱布,纱布上还有暗红色的一团,似是血迹。

这晚,容析元又出去了,尤歌思忖着该去找郑皓月。站在楼上阳台望望……这里距离瑞麟山庄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就是虽然每次的时间不用持续过久,但是有时候,次数可以稍微增加一点点嘛,比如现在……”容析元坏笑着,翻身将她按住,熊熊火焰又复苏了。

这可把容析元给吓到,赶紧地过去了,抱起奕宝贝。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容析元仔细欣赏着眼前的妙龄佳人,心里暗暗赞叹,只有尤歌才配得上这套首饰,不枉他亲自设计,加上宝瑞公司精湛的制作工艺,成就了这套足以传世的佳品。

忽地,佟槿推门进来了,看到容析元,佟槿惊讶地打招呼,可是却被容析元拽着推出了房门,让他去外边玩一会儿再说……

“尤歌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几句,那晚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想想,翎姐怀孕的时间也不对啊,才四个月,而那晚的事已经过去半年多了……”容析元情急之下也没顾得上那么多,焦躁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混乱。

尤歌木然的神情很像是一只没有灵魂的*,喃喃地说:“我……我想回家。”

翎姐闻言,身子轻轻一颤,手里的杯子差点没端稳。

沈兆虽然在驾驶室,但也会偶尔从车内后视镜里瞄一瞄,看着容析元和尤歌这么亲密,他也是衷心地感到高兴。其实这几年最了解容析元的,就是沈兆了。只有他才将容析元的孤僻冷傲都看在眼里,可他只有暗暗着急。每次听到外界怀疑说容析元会不会是同志时,沈兆都很想冲上去揍人……

“算,怎么不算了?就算!反正我赢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尤歌想想都觉得自己脑瓜子够用,先前说要喝白开水不喝茶,就是为了带走这个杯子。

“慢一点,抓紧……不要往下看了……”男人的鼓励和引导,给了尤歌一点信心。

男人被尤歌这大胆的举动激起了厌恶,他一只手还拽着她手腕,她居然能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戳他的……胸?真把他当男公关呢?岂有此理!

那位英明的警官讥笑着说:“不这么吓唬吓唬你,你会自觉醒过来吗?”

下一秒,容析元急切地与她合为一体,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说:“别拿t了,才刚过,很安全的……”

这货,现在不觉得围墙碍眼了?想想第一天看到围墙的时候,他是怎样的吃瘪啊,被尤歌气得七窍生烟,再想想,那好像也是乐趣的一种,因为两人早就雨过天晴了。

没人闲下来,但也觉得生活的味道变得更甜了。

这些消息,总算是让容析元彻底放心了,翎姐的归属问题得到解决,她多早多难的日子已成过去,她今后将会是何家的公主,过去吃得苦受的罪,她都可以在今后的生活中逐渐弥补回来。

整个别墅都能听到尤歌这一声犹如河东狮吼的警告,就连佣人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里除了容析元,唯一只有翎姐没笑。

赌王当然知道容析元和许炎的背景了,也正是因为知道,才会同意会客,否则,一般人怎么可能见到赌王。

&nbs

尤歌扁扁嘴,哼哧哼哧地说:“我才没吃醋,不就是按摩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无赖!”

“呃……我也说不好,反正就是要看得顺眼的吧。”

“你去死!”

若是双亲健在,他们会说什么呢?会笑得很开心吧,父亲一定会兴奋地喝上几杯,而母亲还会亲自下厨为父亲炒点小菜……那样温馨的画面,在尤歌脑海里挥之不去,想起父亲的慈祥母亲的温柔,她的心还是控制不住地颤抖,眼眶里聚集的酸涩被她狠狠压制。

“姓名,年龄,xing别……”

“女。”尤歌愤愤地说出这个字,气呼呼地瞪他。

警察却是认识这位律师的,本市一位著名的金牌大状之一,平时办案子也曾打过交道,他更知道这位律师的“出场费”十分昂贵。

但这些都是他的亲人啊,如今却闹到这样的下场,佟槿很心痛,无法理解翎姐的做法。

我的做法你不认同,我也无话可说,只是,你确定真的要这样排斥我吗?”

...遇到这种事还能淡定的人不多,赫枫的心理素质堪称强悍,不慌不忙地走出去,嘴里还哼着小曲儿,那悠闲的样子很像是古代富家公子哥儿出来遛鸟。

&n

这群人的闲言闲语,难听的讽刺质疑,她还能淡定如常,冷眼旁观同事们的表情,她心里憋着一股气……她自己很清楚事实真相,她没有依靠容析元,她是凭自己的真本事。但这些,一时间没人会相信,她要做的就是继续保持良好的状态,总有一天,人们会知道她不是个花瓶!

关系户……关系户……这对尤歌来说太讽刺太打击人了!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这三个字扯上关系,她一直以为自己能得到老板的赏识和重用,都是因为她自身的能力和表现,现在看来,她以为的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东西,原来都是错觉?

可是在听到俞总和人事部主管的一席话之后,尤歌这才回忆起一些巧合……怎么他们口中提到的许哥,也姓许?她认识的姓许的,只有许炎一个!

许炎……就是他告诉的,说有几家公司在招人你,不然尤歌哪有这么快找到目标?为什么那么巧她第一次找工作就成功了?并且还是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不知道多少人抢着上呢,偏偏却是她……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