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眷恋之卿本无双:第81章:节衣缩食

彼岸眷恋之卿本无双 作者: 哎哟阿胖

“嗯,你的两个手下,就不怎么行了。”中年男子瞥了眼夏宝宝,摇头道。

杨夫子:“……”

杨夫子继续教导众少女:“一个人的容貌美丑,皆是从娘胎带来,上天注定,后天无可更改。世人皆好美色,也令女子越来越重视自己的容貌。”

这倒也是。

言语之中,颇有几分遗憾。

端太妃不敢再放声哭闹,抽抽噎噎地说道:“臣妾一时心急,还请太后娘娘见谅。”

周全是天子侍卫统领,平日住在宫中。而廉将军,平日住在军营,偶尔回廉府。两人成亲时,天子赏赐了一座府邸。

盛鸿也是装模作样的高手,亲切热诚地喊了一声顾山长。

一席话,听得盛鸿暗暗羞愧。

坐在上首棋桌沉浸在对弈中的顾山长,忽地轻声笑道:“六公主来书院读书,确实是一桩好事。”

江二郎江三郎连连点头。

淮南王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口。身子一晃,倒了下来。

提起椒房殿的语气,十分亲昵随意。

谢明曦换了一支稍小的笔,蘸足了墨,开始誊录。用的正是男子科举流行的馆阁体。字迹圆润端正,漂亮至极。

……盛鸿谢明曦竟在正殿里,正陪着俞皇后说话。

宫女们不敢违令,俱都退了出去。

正月二十这一日,徐氏进宫觐见谢皇后。

“今日我受邀去了萧府做客,和萧夫人秦夫人她们闲话时,还有意无意地夸耀显摆了一回。待明日成绩公布出来,我岂不是要跟着你一起丢人现眼?”

为了荣华富贵不要廉耻之人,被耻笑也是活该!

李湘如呆立片刻,忽地跑着追上前,一把攥住四皇子的衣袖:“殿下,你和陆迟之间到底存着什么矛盾?为何忽然闹至反目的地步?为何殿下要处处退让?”

李湘如硬是忍了这口闷气,挤出一丝僵硬的感激:“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七弟高明磊落,绝不是那等两面三刀的小人。”

至于谢元亭,先让他在这儿躺着吧!

谢钧怒目相视:“他这等行径,便是杨姑娘嫁他为妻,也辱没了人家。还想让人家甘心做妾!你有脸说,我都没脸听!”

尹大将军拱手应道:“皇上任人唯才,不拘一格。臣钦佩不已!”

午休时,谢明曦照例褪去外裳,只着中衣,躺在床榻上。

永宁郡主眉头拧得更深。

身为天子,宠爱中宫皇后众臣管不着。不过,天子膝下空虚,只有端柔公主一女。理应纳宫妃入宫,为天家传承子嗣开枝散叶才是。

“传哀家口谕,立刻治服宁王。”

众学生立刻乖乖应下,麻溜地进了书院。

千言万语,都不必再出口。

萧语晗展开信,迅速看了一遍。

这两年来,建安帝疑心越来越重,也愈发独断专行,行事狠厉。

对谢钧来说,这显然不算什么大事。

丁姨娘脑海中闪过各种混乱不堪的画面,胃中不停翻腾作呕,最后哇地一声,张口吐了起来。

永宁郡主面色有些难看。

“让她进来吧!”

谢云曦兀自不察,还想再说。

尊贵如六公主,也一样。

谢云曦下意识地抬头看向永宁郡主,希冀永宁郡主为自己张口求情。

李默身手不及四皇子,挨了一拳中了一脚,疼痛难当之下,也被激起了真火。拼着自己再挨一拳,也揍了四皇子一拳。

可惜,没一个肯听他的,不约而同地喊道:“你给我站一旁去!”

原本剑拔弩张的紧绷气氛,也随之冰消雪融。

一双好友在心中各自轻叹一声。

“殿下要守三年皇陵,才能归来。王妃可得养好身子。否则,殿下回来之后,见王妃枯瘦如柴,不知何等心疼。”

待到后来,便是礼部尚书,也特意找谢钧恳切地长谈了一回:“……你是蜀王岳父,又是正经的礼部侍郎。此事理当由你出面说话。实在不便和殿下直言,写封家书给蜀王妃也是一样。”

众人皆知谢钧和永宁郡主和离又和淮南王府反目之事,如今穆家和淮南王府结了亲,谢钧这一登门,不免有些尴尬。

事实上,自建文帝死后,俞太后从未有一夜安眠过。时常被噩梦惊醒。

或许,正如谢明曦所言,她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将他们夫妻一同召回京城。情形错综复杂,本就不完全在她掌控之下。如今再多这一双变数,也不知会演变至何等地步……

往日进移清殿议事的,有二十余人。如今有大半都随建安帝去了要命的皇陵,只剩下寥寥八九个。

数日前,他接到了顾山长的一封信。

昌平公主深呼吸一口气,将心头的怒火按捺下去,轻声道:“母后别说气话了。”

可千万别被气昏!

“同是姨娘怀胎十月所生,大哥自幼在郡主府长大,姨娘一个月见他不过两三回。而我,一出生便在姨娘身边,朝夕相伴。为何在姨娘心中,我依旧远远不及大哥?”

若传出去,岂不成了嘲讽七皇子假扮女儿身故意损害谢明曦闺誉?

谢明曦目光掠过谢钧殷勤的俊脸,心中哂然冷笑。

区区一个谢家庶女,名声再响,淮南王也未必放在眼里。可自谢家接到赐婚凤旨的那一日起,再无人敢小觑她这个未来七皇子妃。

明着骂长孙谢元亭,实则是在暗骂永宁郡主的不敬公婆。

再然后,林微微起身端了酒杯。

夫子们这一席,饮酒还算有些克制。除了醉得不省人事的董翰林外,其余几位夫子皆是微醺而已。

“你也别再喝了。”谢明曦随口笑道:“大家今日都喝得不少了,酒宴就此散了吧!”

没人敢明着取笑储君,私底下却少不得要闲话几句。

站在四皇子身侧的盛渲,笑着打圆场:“我们一起去抽签吧!”

俞皇后眸光微闪,故作不经意地笑道:“她大概是有喜了,因时日短,羞于张扬。”

偌大的椒房殿里,约有百人。真正有资格张口说话的,只有建文帝俞皇后李太后三人。一众嫔妃偶尔插言,已算是颇为得脸。

他们也各自被亲娘教导过,自己的爹已经死了……原因各自不同,总之,都是没爹的孩子。

俞太后重新放松下来,低声喃喃:“哀家刚才做梦了。梦见哀家少年时,和娴之偷喝果酒后,一起以筷子敲碗,唱‘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抱着芙姐儿的谢明曦忽地略略皱眉,却动也未动。过了片刻,才冷静地说道:“叫奶娘来,替芙姐儿换尿布换干净的衣服。”

谢明曦也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待她换了衣服后,怕是再不肯抱芙姐儿了。”

母子两人谨慎小心战战兢兢地活着。

“谢妹妹,”穆梓淇挤出一丝笑容:“我今日冒昧前来,打扰了。”

盛灏!

有了儿子之后,她在宫中才算有了安身立命的资本。

盛渲和五皇子比起四皇子略一筹,不过,也都极利落地完成了所有规定的御马动作。同样引来阵阵喝彩道好声。

兄弟两个看完信后,又哭了一场。

羞辱难堪愤怒不甘等等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了汹涌的激流,在宁王的胸膛里激荡。

众人:“……”

又怎么了?

嗯,肯定是他的牙被酸倒了的缘故。

“林妹妹,你是不是写信给谢三小姐了?”陆迟低声笑道:“刚才我进林府的时候,恰好遇到了那个黑脸丫鬟。”

林钰很快下定决心,明日陆迟再来,他躲远一点。让好吃的六弟陪着陆迟过来。

简直不能更好!

谢明曦往日对她如何,历历在目。现在对她好,无非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这只狡猾的小狐狸,城府之深手段之高明,丝毫不弱于俞太后。

“太妃娘娘,”琴瑟迈着轻快的步子前来,满眼喜色:“蜀王殿下打发人送了信来。蜀王妃娘娘也令人一并送了衣物和吃食来。”

……

她对俞皇后充满了感激之情。别说是哄着卢公公,就是让她上刀山下油锅,她也心甘情愿。

殊不知,卢公公早已私下将此事告诉芷兰,芷兰又悄悄向俞皇后回禀。

六公主:“……”

六公主冷笑一声,转头对谢明曦说道:“我们走!”

只是,谢明曦为何会忽然出现在这儿?

谢明曦也随之转身,恭敬地喊了一声:“见过廉夫子!”

连红润的嘴唇也失了血色,不停轻颤。半晌,才挤出几个字来:“表哥不会这般对我。”

不,表哥这么喜欢她,绝不会这样对她!

“主子们较劲争锋,倒霉的总是我们这些做奴才的。”卢公公的语气中满是苦涩和悲凉:“先帝已归天,我也成了一颗没用的废棋了。”

如果俞太后有心给他撑腰,建安帝绝不会这般作践他。

可惜,对俞太后而言,他已没了用途,也失去了被撑腰庇护的价值。

他当时便应了下来。

大齐建朝百余年,盛家子孙繁衍壮大,至今已有数千人。单以宗族来论,也是人丁兴旺的大族了。

好在他前世一直孤身一人,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

顾山长拒绝就这个话题深谈交流,谢明曦也不勉强,顺着顾山长的话音笑道:“是啊,阿萝长大了许多。”

“启禀蜀王妃,”从玉等人也跟着换了称呼:“陆大少奶奶和李大少奶奶联袂来了。”

方若梦也算熬至苦尽甘来。

谢明曦:“……”

陆迟没有停下,头也不回地离去。

“启禀皇后娘娘,”玉乔恭敬地前来禀报:“淑妃娘娘前来请安。”

此时,俞皇后明明白白地点破,顾山长也不好再装傻,无奈地轻叹一声:“董夫子才学颇佳,做夫子尽心尽力,我对他颇为敬重。委实不愿因一己私心令他离开书院。”

这就是天意!

李湘如只得闭上嘴。

今日听闻如此劲爆的流言,方若梅哪里忍得住。一连串地说了下去:“听闻你亲娘是郡主的贴身丫鬟,叫嫣然。我还听说郡主和谢郡马一直都是假夫妻,郡主根本不喜男子,嫁给谢郡马,不过是个幌子。其实,郡主喜欢的是女子……”

翩翩风姿,足以迷倒世间女子。

然后,谢明曦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又奉上一盏清茶。

世人皆重传承,除了子嗣之外,有资格继承衣钵的便是正式收下的弟子了。顾山长这么多年从未收过弟子,谢明曦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以后会在顾山长心中占据何等分量,不问可知。

李湘如下意识地瞥了谢明曦一眼。

盛锦月顺势下台,绷着脸孔呵斥绛蕊,一张口便罚了她三个月的月例。

当日他胸口中箭极深,万幸没中要害。饶是如此,也是极重的伤。每日用最好的伤药,躺在床榻上八九日,依然虚弱。至少得一个月才能下榻走动!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