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眷恋之卿本无双:第138章:山肴野蔌

彼岸眷恋之卿本无双 作者: 哎哟阿胖

我猛然睁开眼睛,发现窗外的天空已经黑了,要不是还有几颗星星照亮,我都看不见屋子里的东西。

我以为自己会睡意浓浓,却没有想到任由我一直在床上辗转却是难眠。无论如何我都睡不着。

不信邪的我们来来回回的试了好几次。都是一样。我无论如何都拿不动。小珏想怎么拿就怎么拿。

我与张兰兰面面相觑。这是怎么状况?况且我也没有看到人。蓝先生这是在跟谁说话。

我也松了一口气:“这么说,杨先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我早已经忘了来此的目的,光顾着欣赏起杨美玲的美貌了。好在张兰兰没忘了正事,只见张兰兰在杨梅林的身体上仔细的查看着。

再三犹豫下,我放弃了睡到自然醒的想法。抓过手机,从八点钟以后设置了好几个闹钟,又把拖鞋的给摆放的乱七八糟,最后将床头的小夜灯给打开后,我才放心的呈大字型睡在床上。

张兰兰看到我这样,对我打趣地说:“你的心真大,今天下午才看到那么多鬼,晚上就这么放心的去骨头汤。也不怕里面是用人骨头给你弄的,就像你之前遇到的那个骷髅一样,他不是身上的骨头都没有吗?指不定都是拿那些来炖了一锅汤。”

买好了机票,办理了登机。我闷闷不乐的坐在飞机上,张兰兰要先把剩下的几个飞头蛮给抓走,所以我只能先一步赶到买家的城市。

张兰兰嗯了一声,对我说:“我猜想这最后一个游离魂,他的前身可能是道士或者是法师之类职业的人,所以他才会喜欢这些符纸。”

“好可惜啊,我以为你会不怕我,所以才要找你玩,竟然你怕我话,那么我就不跟你玩了。”小女孩说着,毫无预兆的就伸出了她的小手,那双本二、三岁小女孩的手,忽然间就拨长了数米长。并且紧紧的就掐住了大明的脖子。

张兰兰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刚才,我心里也就有了这个怀疑,只是我不愿意相信吧。

我对他做了一个鬼脸,抓住他的手,拉起他就准备回家。虽然宫弦现在法力是提升了,但是对于这样大白天的在外面游荡怎么的都还是不太好。

我身边广场舞大妈们看一下局长的眼神都冒着星星眼,我的心中一阵恶寒……

我环顾了四周。还好,我确定这是正常的夜晚的景色。而不是之前我逃命时那种黑乎乎的黑云。

我只能呆呆地待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此时我倒真希望这附近有一些妖魔鬼怪,就算出来吓我一跳也好过我自己一个人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

也不管宫一谦回复我没有,直接就倒头就睡。这一路来我实在是太累了。我正在胡思乱想时,那个已经大有投降意思的棺木忽然间从棺木里散发出一股非常强烈的黑雾。那团黑雾在空中化为了一个大大的蛇的模样,吐着黑乎乎的信子就朝宫弦俯冲下去,我这才明白了张兰兰说危险还没有解除,让我不能过去的原因。

我正钻了个空子,坐到旁边,然后找了个地方坐着喝水。突然间听到宫弦说的这句话,我一口水没咽进去,呛得直咳嗽,咳得脸都红了。

这里安静得吓人,除了踩在地上的枯枝、树叶传来的走在上面的声音,就没有任何声音了,就连山林里本该有的小鸟及一些小动物的踪影也没有,这里也太安静得过了头了。这让我心中的不安更加的扩大了。

却在这时,我发现我真的想错了。那个一直靠在树干上的身影,他并不是模具,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会动的物体。

“你呢?林梦,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发现?”

该来的终究还是逃不过,无论我怎么躲藏,那个鬼物也还是注意到了我。眼看他就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朝我飞过来,我想都不想的就直接在我的手指上咬破一个口子。

我已经离开家这么长时间了,他一个电话也没有联络我。难道对于我的是否离家出走他一点也不在意吗?

宫弦放下了他的左手,然后看着我。他的眼神意味不明,可是听到了张兰兰性命无忧时,我喜极而泣。也顾不上去研究他眼中那抹神色。

“我们在这时对张兰兰施救吗?”我看着宫弦,心里纳闷着他会以何种方式来搭救张兰兰。可是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法子,只能握住了张兰兰的手,看着沈小姐对她说:“您放心,这既是从我的店铺里面卖出去的东西,我就一定会负责到底。就是有一件事我希望您能知道,就是发生这样的情况是谁也不希望的,如果要是能将问题给解决了,能不能帮忙将差评给消除了?”

“那些啊,说起来放太长了,他们似乎是被什么灵力很高的灵体控制住,那些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我只是负责把你骗过来而已。”

“那么你是如何跟那个女的联系,她还要你做什么。”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仅是把我骗到此地的那个女人,不会那么无聊到只是把我骗来而已。”

“那个女人只好她能联络我,我却是找不到她的。”这一回黑雾没有再犹豫,立即就解答了我的问题。

我重新看向那个黑影,却见它又朝着我们方向飘回来。这一回我看得真切,确实是用飘的,它的脚并不着地,就像是影视剧里看的那些鬼片那样是飘过来的。

曾大庆挠挠头发,表情中有些不知所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那时候你妈妈生产的时候就直接把你给生出来了,小寒跟小清都直接就是死胎。”

“哈哈哈,怎么样,原先我还惧怕你,想着只要你能够放了我,我就跑得远远的,可是想不到连老天都帮我,谁让你还要顾及到车里的那个女人呢,如此一来你就没有了与我一斗的能力,你还是放手吧,看在你我同属于同根的份上,我不会让你魂飞魄散,那么一百年之后,你还有可以慢慢长成人形,再修炼个几百年就可以随意活动于这天地间。”

还傻乎乎的想着,会不会在这里碰上一个两个那种修仙的老神仙啊什么的。

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我可以无所谓的往下跳,反正吓醒了也是醒了,结果一样就行了。

因为他的意愿,自己被迫跟他冥婚,自己从来就不愿意,可是结果呢?

随着我的动作,那个一下一下拨弄着我的头发的手也离开了我的脑袋。说不清是失望还是放松的这种奇怪的感情就冲蚀着我的内心,我浅浅的呼吸着,胸膛的一起一伏都是那样的牵动着我的神经。

镜子中的我憔悴的不行,浓浓的黑眼圈,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我甩了甩头,拧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回响在封闭的厕所里,我的心越来越乱。

见到我走过来其中的一圈走下来,笑呵呵地对我说,“姑娘,你来啦,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做手术啊?”

忽然张飞扯开了噪门大声的喊着服务员,那声音之大吓了我一大跳。

所以我无法想象,在那个不通汽车的三队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但是司机是蛮辛苦的。我还可以一路东张西望的看看风景。而司机却只能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

我将车费付清,又额外地给司机100元的小费。反正也是小米报销,我何乐而不为。处理差评,我几乎都是带着泄愤的心情来花钱。

我的身体在往大明方向靠,好在刚才大明为了寻路,往前面走了近百米的距离,现在正往回走,这才让我没有立即就对大明投怀入抱。

殊不知金龙可能只是无心的说,却让我感觉到一真的受伤,好不容易才调节到自己的心情变得不那么难受的,现在这人倒是好,哪壶不开提哪壶。

听完宫一谦跟张兰兰的解说,我拍了拍我胸口,真是命大啊,张兰兰他们这样都能将我给从死神手中给救了出来。要知道当时我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如果张兰兰没有出现,我觉得我再撑个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也就撑不下去了。那还不是被那厉鬼吃下去啊。

宫弦定定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就当我准备放弃,要装作我什么话都没有说过的事情,突然间,宫弦对我说道:“嗯,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老婆你要放心,我永远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在我们进到电梯里面,跟我今天坐电梯的情况又发生了。一楼的按钮无论如何都不亮,不仅如此,整个电梯都往下沉。

我不由自主的往张兰兰的方向靠了过去。却看见张兰兰一脸黑沉盯着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难道这个男人有问题?我靠的张兰兰更近了,整个人都几乎要靠到她的身上。

我回忆了一下丹凤的家,然后想了想之后对前台说:“我想要一间朝南的,九楼的房间。”刚出丹凤的房间的时候,我就已经观察过丹凤家里面的地理位置了,丹凤家换算成正常的楼层是在九楼,而朝南的客房一面的窗户正好可以对着丹凤的家。

出了会所以后,直到我觉得我们已经走了很远,我才对张兰兰说出了我心中的疑虑:“兰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张会长有点怪怪的,但是我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对了。”

从早上张兰兰将我从那个怪物手中救出来看,张兰兰撒过去的那药应该是可以制得了那个怪物的,否则我们也跑不出来。

却未曾想,我还没开口呢,他倒先开口了:“空姐,请来一下。”

当我坐直了身体时的那一瞬间。检查室的大门也被人从外面很粗鲁的推开。我惊讶的看向了大门的方向,却见推开大门的人是大明跟小功,他们也是一脸疑惑的站在大门外,看到我时,他们眼中的惊喜更是令我迷惑不解。

我等着张兰兰回短信的时间,已经能够让我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我猛地睁开了双眼,眼前车水马龙。虽然是深夜,可是街道上还有许多人来来往往。刚才我撞到的确实是一个女子。

犹豫了半会,我终究是没有追上去。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在我的眼前。

刚才他并没有随我们一起进来,想必这是他为我们布下的结界,我们是安然无恙了,可是他呢,他在外面有没有受到伤害。

他围着我上下看了好几眼。直到我把我的工作证递给了他看时,他才连连称道:“缘分啊缘分了。”

华先生再次被张兰兰的问话给问的哑口无言,他只是深呼吸然后叹气,小声的说:“现在的夫人跟以前的夫人没有什么区别,同样也是那么的爱我。只不过是比以前更会打扮了,更懂得勾人了。”

说完,我重新在秋千上坐了下来,不再去理会他。

没想到宫弦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我生怕大妈不同意,于是赶紧拿钱来说事。

这一餐饭我跟张兰兰两人吃得很是尽兴,估计吃习惯了城里的,这里的农家饭让我吃得赞不绝口。

我察觉到了机会,于是顺水推舟的问下去,“如果我让你女儿变回正常的样子,你就删评价吗?”

我说:“你家不是只有你一个女儿吗?”难道他们家有宠物,宠物还上桌吃饭?

“嗯…我想想,倒也没吃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今天中午吃了洋葱……”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