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眷恋之卿本无双:第102章:独具匠心

彼岸眷恋之卿本无双 作者: 哎哟阿胖

此时唐毅手中的断水已经飞出,直接将触手一斩两半。李建山见状,冲了上去,将水手一把拉住。待有其他触手伸过来想要将李建山和水手一起拉下水的时候。李建山软刃狂砍了五六下,将触手砍断。

每一艘战舰都至少能转化出数千的钢甲机器人,全部加起来的话,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

“沫沫……”苏沐风沉痛的唤了声,“你,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了?”

老夏面色凝重,“龙尧宸那个人不简单……”

纪小暖小声的嘟囔着:“我又不想请你吃饭……明明是你自己赖的。”

龙尧宸薄唇轻阖,看着颜若晞的样子,突然嗤笑一声,深邃的眸子噙了怒火的冷嗤说道:“怎么,颜若晞,你这是在逼我吗?”

乔治听了,撇了撇嘴,有些没趣的到一边坐下,偷偷的倪了眼苏沐风,暗暗咧嘴一时大意……夏以沫今天的情形,完全就和沐风当年差不多嘛!

想到此,sophie公主好似极为受不了,又好似是因为一时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气恼的转身就离开了病房,在门口的时候,遇到乔治,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让乔治莫名其妙的。

狠戾的眸光带着恨意射向远方,龙尧宸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线,双手猛然紧握,心脏的位置不停的抽搐着,这个……是他每天都要承受的痛苦!

“夏以沫,”龙尧宸冷漠的说道,“你要嫁人是你的事情……乐乐,我不会让他留在你的身边!”

“发生了什么事情?”龙天霖又问了,“也许,我可以帮你!”

“你,你昨天……”颜若晞的声音顿了顿,“我让兰姨准备了早餐,你回来吃吗?”

乐乐乖巧的喝了牛奶,龙尧宸接过杯子放到一旁,细心的给他擦拭了嘴后,给他盖了被子,说了句“晚安”后,就拿着杯子离开……

想着,夏以沫来不及想什么,摁掉电话后就急忙往书房跑去,刚刚推开书房的门,脑海里徒然就想起了昨夜的事情,她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却发现,昨天迷乱中扫见的狼藉此刻已经不复存在,一切已经恢复,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下面附上了几组照片,分别是苏沐风在卧室里,一身湿漉漉,情绪失控的拉着小提琴的组照和他挂着点滴在医院的照片,前面因为有大雨做了景致,照片看上去有些朦胧,而后面因为医院门上探视窗上的花纹,也并不清晰,最多,只能大致猜测。

烈风脸苦的揪到了一起,不情不愿的应了声。

“妈蛋的,黑死你!”乔治气恼的阖上电脑,反射性的朝着病床看去,就见苏沐风虚幻的眸光正看着他,“沐风?欸,你醒了……”

乔治眸光闪动了下,“没什么,就无聊八卦下!”

“咚咚!”

刑越送了医生出去,龙尧宸在床边坐下,看着夏以沫苍白无血色的脸,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痛楚。

乔治苦了脸,低声嘟囔着:“要不要这样无情啊?好歹安慰我两句会死啊?”

由于夏以沫一直低着头往前走,不知道龙尧宸突然停了脚步,猛然就撞上了他坚实的后背,顿时,刚刚搭在台阶上的脚下猛然悬了空,由于冲击力,整个人就重心不稳的向后倒去,两个胳膊更是像划船一样的在空中不停的划着……

“你很忙?”轻咦的声音透着压人心扉的迫力,龙尧宸没有动,只是目光淡漠的看着门口站着的人。

“如果我不放呢?”龙天霖挑了眉,冷冷疑问。

龙尧宸眸底深谙的噙着冰冷的气息,对于龙天霖的占有欲异常的不舒服:“真的就只是这个原因?”

“我……”夏以沫顿了顿,突然负气的说道:“没有别的意思!”

“不是还没有完成吗?”

“哼!”劫匪甲的拇指几乎已经挪到了启动键上,“你说我就信?”

通过夏以沫给的手势,他看出那是冥洛和五朵金花独有的手势方式,不用在去猜什么,冥洛为了乔诗语,迫不及待的想要还他这份人情,自然,这两年沫沫的去向也就不难去想。

凌微笑看着乐乐回教室的小身影,甭提多开心了。

龙天霖大刺刺的在夏以沫的一边坐下,瞄了眼电视,也不客气的自己拿了茶几上的英伦风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热茶,喝了口,方才说道:“哥今天的举动很意外嘛!”

随着视频上播放的监控录像,龙天霖的脸布满阴霾,从小训练的警觉性让他排除了许多人,几乎没有几个可疑人物,就算今天亦是……看着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到了今天的中午,餐厅内来来往往的人渐渐开始多了起来,这家餐厅在a市颇为有名,不管是主菜还是甜点,故此饭点的时间来往的人都比较多,龙天霖眸光一眨不眨的认真看着每个人,就在餐厅门口出现了两个身影的时候,龙天霖眸光猛然一聚……

和冷冽在一起,她总是会想到那篇报道……可是要离开他,她舍不得!

那次冷氏集团的宴会后,她又被哥警告了,甚至,还断了爹地的一个投资,害的她被爹地骂了一顿……宋冉冉想着,心里不舒服的鼻子出了下气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嘟了嘴……自从那次议府宴会后,哥就好像变了个人,然后见过爹地后,爹地也好像奇奇怪怪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和莫忻然的那个什么亲生父母有关系吗?

宋冉冉嘟了嘴,“我想要……”暗暗咬牙,“我想要嫂子给我设计一套宴会穿的礼服!”比起这会儿在哥这里丢脸,也比在回头宴会上丢脸的好。前些天在宴会上的脸一定要在这次挣回来,证明她并不是真的在哥面前不受宠。

“嘿,拿来,不拿我们就打你!”

小麦闭上了眼睛,她的手不停的翻转在琴键上,耳边是spark那有着穿透力的音符,她不知道是沉浸在了自己的琴音里,还是被spark拉入了他的世界……但是,又仿佛两个人都在嘲讽着对方的无奈和对世事无法掌控的痛楚……

“唔”的一声痛闷声传来的同时,夏以沫还来不及去感受腰被铬在了铁架上的疼痛,已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只因为苏沐风倒下后,他的唇就像八点档的狗血偶像剧一样的贴在了她惊呼的唇上……

所有的动作停止,甚至,彼此忘记了呼吸,二人就僵持着这样的动作瞪着对方,两个人的脑子都忘记了反应……

夏以沫有些意外对方说的时间和地点,先是怔愣了下,随即急忙应声道:“好!谢谢你……”

“我去……”夏以沫突然住口了,她茫然的眨巴了下眼睛,是啊,她要去哪里?

这里不同a市,由于三面环山,道路构造不同于一般城市,如果不是对这里很熟悉的人,很有可能就走的迷路了,何况按照夏以沫那种经常走神的性子?

“或者,”龙尧宸抬眸,接着说道,“旧派党系的人利用夏志航对过去的怨恨而挑起事端,逼迫颜展翔对我有所动作的同时,顺便探探我的实力,最好我们斗的两败俱伤!”

思忖间,相拥的两个人已经分开,龙尧宸看着夏以沫,她脸上原本的忧伤被她笨拙的掩藏了起来:“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你希望我什么反应?”顾浩然垂眸看着手里关于新建高架桥的立项报告,看到预算的数字,脸上隐隐间有着愁色。

只是,这背后的人和颜展翔有关系吗?

兰姨暗暗撇嘴,放下水后出了房间,在关上门的那刻,她看着坐在床边不停的探着夏以沫发烫的脸颊的龙尧宸,暗暗思忖:这个世界上,如果宸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谁又能强迫他去做?现在……他脸上就算是极为不情愿的,恐怕,心里是担心着夏小姐的吧?

乔治站在病房外,他嘴角苦涩的勾起一抹释然的笑意,他在一旁的休息椅上坐下,没有进去打扰,别人不懂沐风,他是懂他的,就算他有多恨苏家,多恨苏浩,他其实还是渴求什么的,就像此刻,难过了,自己的陪伴,到底抵不过苏浩,那是一份来自家人的支持和默默守护,这个是血缘,谁也没有办法替代……

“其实……”向晚突然脸上的笑容渐渐收去,“我好希望以沫姐姐和宸哥哥可以幸福,我希望我能在他们结婚的时候看见,亲眼见证他们的幸福。”

龙天霖突然问道,蓝影只是轻倪了眼他,却没有回答,因为她知道,少主根本不需要她回答,大部分时候,少主都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只是因为知道,所以,他越发的难过。

“不合胃口?”

“……”

龙昊琰并不介意龙天霖的话,只是温润的笑着说道:“你偷走我那么多酒,我还没有抱怨,你小子倒是先抱怨了起来……”

“她会保护自己。”

他缓缓抬起手,将小提琴夹在肩窝,琴弓搭在琴弦上……刺耳的声音惊起了沉寂的虫鸟,他嘴角的苦涩越来越浓,可是,他却还继续拉着……

兰姨在三楼很快的收拾了客房,“小姐,姑爷,房间整理好了,你们有什么需要叫我就可以了。”

“小麦姐……”

躺在床上,夏以沫没有睡意,脑子不停的充斥着和龙尧宸抵死缠绵和她站在门口听到那**声音的情景,顿时,胃里翻腾了起来。

开始,小泡沫回来,她不担心小宸不会弃械投降,她反而担心的是天霖会在小泡沫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所以,她去确定了,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可如今……

夏以沫没有说什么,只是提着枪就往另一边的方向走去。

冥洛笑了笑,眸光透着邪魅,“早完成一天,她就可以早一天回到龙尧宸的身边,我不觉得她会给自己十年的时间……十年,太久了,久到估计就连她自己都会失去信心!”顿了顿,眸光一凛,“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强化训练这几项,其余的也不能松懈……”冥洛又顿了下,方才若有深意的缓缓说道,“她需要多久……就要看她自己对龙尧宸的想法有多少了。”

“这是必须的!”夏以沫扬了眉,一脸的自信。

原来,自己也是懦弱的,根本不如自己想象般的强大……他怕,怕看到她已经幸福,怕看到她已经不属于他……

龙尧宸眸光轻眯的看着脸上泪迹斑斑的夏以沫,冷冷说道:“夏以沫,出来!”

就在龙尧宸暗暗得意的时候,夏以沫深深吸了口气,紧紧的咬了牙,不给自己任何后悔的时间的狠心将雪人的照片,甚至和龙天霖在雪人前的照片一起删掉了,然后,就在龙尧宸惊诧下,拿着手机,扬起手,用了全身最大的力气,将手机狠狠的砸到了墙上……

龙尧宸原本就深谙的眸子越发变的幽深起来,他就好像是失去了糖果的孩子一般,想要从别的地方找回一丝慰藉,而夏以沫越是挣扎,他就越发的觉得自己会失去更多……

“然然,”冷冽停止了动作轻唤,莫忻然疑惑的抬头看着他,正好对上他深邃的视线……只听他缓缓问道,“如果……我也向你求婚,”他看着莫忻然微微张了嘴,因为惊愕而扩散的瞳孔说出下半句,“你会答应我的求婚吗?”

“好……”夏以沫开心的不得了,“我先带你去住下,等下我们去……”她吩咐司机司机送了二人去了龙岛皇家别苑。

夏以沫撇撇嘴,“我们只是补办婚礼而已……”她朝着顾俊青一笑,“不好意思,我们已经结婚两年多了!”她得瑟的挑了眉后接着说道,“我送礼服到明天的新娘休息房,你们先聊着。”

本不该在这样的时刻来说这样的话,可是,现在不说……她怕回头没有办法让小然感受到,爱一个人不是光光在他身边就够了,他们要的也不仅仅是孩子这个联系……一纸婚约,代表的是携手以共!

突然,莫忻然很想冷冽。她不是个真正矫情的人,想了,自然就会去行动……翻身拿过一旁英伦风格的镂空桌子上的手机,她正欲拨打,手机铃声便传来……

冷冽篇明天结局!

“我知道,你快去吧……”夏以沫点点头,有些疲敝的在一旁的休息沙发上坐下。

安顿好了夏以沫后,苏沐风闪身穿入人群,他在黯淡的灯光下找寻着穿紫色礼服裙的小麦,时不时的还会回头看一眼夏以沫所在的地方。

他看着痴楞楞的夏以沫,心疼的拉起她的手,带着她走进了公园,这里,是《夏天的风》的完美收尾的地方,这里,是他和她的开始……

莫忻然没有理冷冽,还在那里一个劲儿的哭,她不想哭的,可是,就是止不住……

夏以沫面无表情,只是眼睛无力的扇动了下。

护士因为他沉冷的话险些将递给医生的镊子滑掉,她害怕的吞咽了下,怯怯的看了眼龙天霖。

医生的手不由得顿了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在继续着手里动作的时候,暗暗揣测着……

龙尧宸鹰眸轻眯了下,他沉冷的看着前方医生处理伤口,没有说话。

店长看着他的背影呲牙咧嘴了阵儿,心里郁闷却又没有办法,最后腹诽了两句,进去看莫忻然。

二人同时问出问题,冷冽蹙眉,莫忻然挑眉说道:“你先回答!”

车在挺稳后冷冽率先下了车,莫忻然也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开了车门跨出了腿,正要撑着座椅起身……她整个人就腾空了。

“没事的,那种女人皮糙肉厚的……”宋冉冉看着一脸担心的庄纯安慰道,“哥还能因为她来和你怎么着?”

回别墅的路上,冷冽胳膊随意置在扶手上,视线落在车窗外……脑子里闪现出医院里,莫忻然那惊慌的视线。

“怎么这么突然?”

“我答应小泡沫带她去太阳岛。”龙天霖浅笑的起身上前,示意蓝影将夏以沫的行礼放好,他径自拉着夏以沫到了他旁边的座位,将她轻轻摁下后,细心的给她系好了安全带,然后自己回到座位坐好。

“我知道……但我不介意。”龙天霖嘴角噙着一抹苦涩,“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的心里会有我的位置的。”

顾浩然一听,摇摇头,“哪能啊?”随即笑着说道,“最多我安排下,让她的小组和那帮狼崽子搞个联谊什么的,这工作做了,也解决下他们的个人问题……一举双得嘛!”

窗户没有关,细雨偶尔会被风吹了进来,落在平常,这样的天气,夏以沫会将原本打开通风的窗户关起来,可是,她现在不在了……

苏沐风缓缓打开琴箱,跃然眼底的是那把众多小提琴家都梦寐以求的斯特拉迪瓦里琴……一抹讽刺滑过眸底,蛰痛了他的心。

**

鬓角轻动,龙尧宸缓缓睁开眼帘,眸底已然恢复了一片沉冷的淡漠,他缓缓转身看着怒不可遏的颜展翔,薄唇轻启的说道:“颜副总统真是好气魄!”

龙尧宸微蹙了眉,沉沉的说道:“她没有往回家的路上走,依照她那简单的神经,肯定是顺拐。”

就在刑越腹诽的时候,龙尧宸薄唇紧抿的拨出了夏以沫的电话,他的耐心从未有过如此差,而在电话里传来一直恼人的等待音的时候,他有股想要见到夏以沫后就掐死她的冲动。

顾浩然却并不以为然,也不介意,只是,目光有些不经意的看着玻璃窗外那个被苏沐风拉着的夏以沫:“spark为人本就狂傲不羁,就和他的音乐透给人的感觉一样,不会被约束,他一向如此,他不想,谁的账都不会买!”

苏沐风好似看懂她眼睛里的疑惑,笑着说道:“wing是我的学姐,虽然隔了好几届,但是,我对她还是很倾慕的,毕竟……像她那样不拿慈善当作秀的人太少了……有了好奇,自然就会想了解……知道龙尧宸也就不奇怪!”

“是因为……”夏以沫几乎脱口而出真正的原因,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被她硬生生的打住了没好气说道,“要你管!”

小麦,不管你的路有多长,我们都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用你最灿烂的笑来迎接未知的每一天……

“等你和苏沐风离婚了……”

夏以沫出了绯夜的停车场,她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苏沐风的身影,这些天,她知道他都有偷偷的跟着她。

夏以沫回过神,不想理颜若晞,她转身就欲离开,可是,脚才跨了两步,给她找添堵的声音就传来了。

一个身影默默的在她身边坐下,她边哭,边抽噎的问道:“龙天霖,你是不是跟踪我?”

不管是emp还是绯夜,更或者是xk,哥的时间不可能会这样稳定的。

龙尧宸听的很认真,龙帝国这次要落成的,全世界最大型的游乐城由于设计理念的统筹,会侵占到属于绯夜一旁准备要弄休息区的地界,这会严重影响到他最初要在齐亚岛落成一家全方位赌城的想法。

“给我兑换了……”龙尧宸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

龙尧宸听着夏以沫的抽噎声,竟是薄唇微微扬起,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哭着,可是,他却满足着,也许是她刚刚的那番指控,也许是她此刻的娇嗔的指控。

那个女孩在龙天霖看她的时候,淡笑的下,不失礼仪,却又不会和那些人一样毫无顾忌的巴结谄媚。

慕子骞:“不了,明天和墨儿要去m国,今天有时间,就顺便过来看看你,你和大哥……”

想着,龙尧宸就知道了,显然……今天早上那一幕,对澈澈的刺激不小!

慕子骞微微蹙了眉,早上在别墅他是见过夏以沫的,虽然还不知道这个女孩儿和天霖以及小宸到底什么关系,可是,他是过来人,三个人之间肯定有猫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