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注册

蒲公英ing-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337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8章:毁家纾难

蒲公英ing 23372

只是奈何,忠勇侯府她一定要保住,英亲王府夹在皇权和忠勇侯府之间,比起忠勇侯府,英亲王府和皇室的血脉至亲更近。若是有朝一日,英亲王府挡了她的路,那么她也不会手软。

“你告诉他折返回去吧!”谢芳华摇摇头。

侍画、侍墨看着她离开,心下发急,但是碍于她的吩咐,又不敢跟去,只能干瞪眼。

马车一路顺畅地回了忠勇侯府。

谢芳华眸光沉了沉,“崔二公子这么想浪费时间,看来是不将清河崔氏看在眼里了。那就算了。”话落,她扬手要挑帘幕离开。

“你为何当时不下山?”秦铮有些郁郁。

第二日一早,天刚微亮,喜顺便来到了落梅居,林七和玉灼都刚刚醒,一个正准备去小厨房做早饭,一个拿扫把扫院子。见他来了,玉灼迎上前。

秦铮伸手一把将她拽进怀里,低头吻她,“男人绣荷包像什么样子?”

谢芳华颔首,“嗯,是这样。”

府中早已经得了信,李猛的夫人李柳氏带着府中的仆人站在门口迎接。

她立即招来一位安插在李猛军营的兵士询问,当得知她被谢芳华三言两语劝住了时大怒。气得摔了茶盏。

小太监快跑几步上前禀告,小心翼翼,“秉皇上,忠勇侯、谢世子、芳华小姐到了。”

分外安静。

“爷爷,已经发生了,难道我说了,让您知道了,您杀了燕小侯爷赔我的健康不成?永康侯府只有一个小侯爷,赔不起吧!”谢芳华轻声道。

只见秦铮伴随着话音走了进来,一身锦缎竹青色轻裘,包裹着颈长的身子,腰束玉带,行止轻缓,整个人看起来少年风流,颇有些倜傥贵公子不知愁滋味的味道。

春天的皇宫肃穆庄严,隐隐花粉清香。

连天地都不惧。

不是生,就是死。

受心血溢出喷薄万仞割心之苦,受世间人所不能承受之重。

一时间,霞光照亮了整个机关斗室,刺得郑孝扬的眼睛都疼了,几乎睁不开。

谢芳华失笑,“我也不说出去。”

玉灼意会,连忙站起身。

她刚躺下,秦铮忽然又从里屋走出来,直奔她的床前。

这样一想,他顿时打了个激灵,酒意醒了大半,扫见西院的灯也亮着,他立即抬步向西院走去。

“我差点儿便能娶成忠勇侯府的小姐。”秦浩道。

外面人似乎再没事儿可禀,见秦铮再没什么吩咐,他撤退了下去。

李沐清、谢墨含对看一眼,也跟着燕亭去了小厨房。

秦铮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寻常地挥手,“你们若想今日留在这里吃饭,就去屋子里等着,若不想去等着,可以进来帮我烧火。”

“记住你的话!”秦铮脸色稍霁。

谢芳华想着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耍燕亭!

“好香!”李沐清赞了一句。

谢芳华洗好手,秦铮已经将火点燃了,她在锅里放了油,熟练地往里面放肉葱花菜调料……

半个小时后,二人净了手,端着七八个菜从厨房出来。

“糊涂”英亲王妃怒喝,瞪着他,“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儿,瞒着左相府就能瞒得住?你以为你媳妇儿醒来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还会坐得住不回家告状?左相和左相夫人只这么一个疼宠的女儿,由得你包瞒作践?”

谢芳华知道上一辈的事儿,不言声。

“这是飞雁,杀手门的第一杀手。你在平阳城这么久,你识得吧?跟着他去就是了。”秦铮话落,伸手一指桌子上的药材,“杀手门的所有人都中了六时伤,这些药是解六时伤的解药。”顿了顿,又道,“如今是丑时一刻了。寅时二刻毒发。你们必须赶在这之前到杀手门熬出药来救了满门的人。时间有限,所以,现在就出发吧!”

一盏茶后,王倾媚臭着一张脸来到了房间,站在门口,倚着门框阴阴地看着秦铮,“你最好是很重要的事情找我,否则,你就算是我小侄子,也不能打扰我和我丈夫欢好的

秦铮一言不发地带着谢芳华离开。

谢云澜此时开口,“因咱们都住在丽云庵最后面的院落,距离这老庵主的居所有些远,再加之夜里大雨,山风太大,我们带来的人只守卫自己的安全,无人发现,很是正常。”

“无碍,我跟随你们一起上去看看情况。”谢芳华道,“英亲王和忠勇侯都忠君为国,为黎民百姓谋福。若是他们在这里,也会不顾安危,立即上山去查看情况。我虽然是一介女流,但山上毕竟十几条人命。”

谢芳华点点头。

“青云岚山的画啊,我找了许久,不想收在了铮二公子这里。”楚画看着墙上挂的那幅画,走上前去摸,似乎又怕碰坏了,眼睛舍不得离开。

“我一看就像是你洗的,听言那孩子我让人教了多次,他总学不会将衣服展平整。”英亲王妃松了春兰的手,对她道,“你回去吧,一个时辰后来接我。”

李沐清瞥了他一眼,“虽然是黄金打造的椅子,但是夜夜坐到三更。你觉得皇上真好?”

“臭小子,你少跟我装蒜!别告诉我华丫头怀孕了,你不知道?”英亲王妃竖起眉头。

秦铮看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军营里坐镇,竟然还让人悄无声息死了?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秦钰抿唇,“夜里,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秦钰眯眼,“金针?哪里看出来?”

秦钰转身出了房间。

谢云澜揉揉额头,见她实在困倦,沉默片刻,应承道,“好吧!”

谢云澜摇头,“不是从胭脂楼给你带来了两名婢女吗?有什么事情,你让她们来喊我。”

秦铮闻言如玉的手敲了敲桌案,忽然笑了,“原来天下还有跟爷一样院子里没一个女人的人。倒是有意思了。”话落,他站起身,“备车,我现在就去会会谢云澜。”

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二人刚进宫,便见小泉子疾步走来,来到近前,给秦铮和谢芳华见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可算是来了,再不进宫,皇上就要冲去英亲王府了。”

谢芳华无奈地将秦钰衣服洒了酒,侍画带他去落梅居换衣服的事儿说了。

“舍不得走”秦铮见谢芳华不动,偏头。

小泉子点头,“是命,您是天子之命,自然不能与小王爷相较。”

守门人小心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试探地询问,“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

右相一愣。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春兰说不出话来。

秦钰颔首。

秦钰轻哼一声,“今日的药按时喝了吗身体可有不适”

“那路途中呢再出什么事情呢”秦钰看着她,“你没找到他之前呢到底什么事情,非要你出京证实不是说好交给李沐清和秦铮的吗”

谢芳华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裙,出了内殿。

谢芳华嗔了他一眼,对掌柜的道,“将这方砚台包起来吧!”

    谢芳华在院中怔愣半响,扭头问风梨,“我刚刚听到了云澜哥哥的声音,我没听错吧?他可是在屋子里?”

    “你们二人就等在外面吧!”谢芳华不回头,对二人摆摆手。

    里面暗室昏暗,有两个人,一人被绑在类似刑具的东西上,一人正在那人后面给他扎针。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