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腹黑总裁追妻记 > 第69章:以私废公

第69章:以私废公

腹黑总裁追妻记 | 作者:飞阳若陌| 更新时间:2019-09-02

最主要,蓝弦留在星娱,可以带动星娱的行象……

“哦……知道了,还有别的吗。”王亦诗不仅吸毒,还用毒品诱骗圈子里的女艺人,这事她也是知道。

“我也要吃饭,做为一个艺人,天天在外面吃饭是很危险的,而我不并天天吃泡面。”蓝弦很耐心的解释着。

“拿着,别离开你的视线。”蓝弦将自己手中的小包丢给了白雪,便与工作人员一同出去了,她相信白雪。

“半次,怎么做呀……”

要知道签上r&m集团的合约,就表示你被上流社会接受,至少认为你是一个有品味的人。

karl原本美丽的脸庞闪过一丝的恨意,突然karl不走了,站在t台后方,而karl不走,绽放的设计师又怎么可能继续往前呢?

艺人的脚受伤了,很长时间都无法工作了,更不用提蓝弦才刚火起来,遇上这样的事情那还真是倒霉。

“发生了什么事?”颜末与邵阳同时走了过来,责怪地看着白雪,怪他没有把蓝弦照顾好。

蓝弦从上到下扫视了一眼紫心与红颜,最后淡定的说了一句:“颜总监不喜欢你们这样的,遇上你们,被潜的就是颜总监了。”

白雪嘴角的水泡长了又破,破了又长。

蓝弦从头到尾到不发一语,摆正自己新人的位置,不过因为r&m集团的事情,这个圈子没有一个人敢拿蓝弦到新人看。

国际张的导演大多是大投资、大制片的,很多人都知道演他的电影一定能红,所以那竞争也不是一般的激烈,甚至惨烈。

“呜呜呜……蓝弦呀,我们怎么办呀,我们打了这几个人,麻烦就不断了…”白雪佯装的强悍没有了,想着地上几个人的身份,一时间头都大了。

原本,这项工作是没有的,可因为蓝弦用绽放的工作,来拒绝好莱坞的角色,再加上莫庭在国内,想见蓝弦一面比什么都难,于是我们英明神武的莫庭莫大bsos假公济私,借用绽放的名义把蓝弦带来法国。

摄影师、宣传部的人满意了,可是莫大总裁不满意了,他来法国是以工作之名,行恋爱之实的,可现在好了……

蓝弦虽不明白莫庭到底要做什么,但却明白自己要怎么做,温和的向前一步来到莫的身边。

“王亦诗的事情我知道了,颜总监,关于好莱坞那个角……”蓝弦被颜末拉的跑的急促,一路上也没有说话的机会,正想说什么却到了会议室,颜末给了蓝弦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

在蓝弦的事情暴发后,无数二、三流的艺人在电台、媒体面前大肆说着自己面对大金集团威胁,不从后如何被冷藏之类的……

白雪也是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看着莫庭停在门口,心里暗叫不好了,连忙冲上前,却发现……

“绽放的衣服,就是魔法。”不知是谁惊呼了这么一句,立马引来众人的认同。

“蓝弦名不见经传,凭什么入了绽放的眼?”

“ep好呀,ep快,只是蓝弦你觉得现在公司还会为你找专业写词、写曲的人吗?如果是三流水准的,只会毁了你。”白雪激动的心情只维持了一下,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哦,莫放被定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无罪释放了,而r&m的莫庭对融柳的事也就不再关注了,只要不去报道与融柳死相关的事情就行了。

天皇巨星与偶像在演艺圈是不会缺的,没有人会是永远的唯一。

蓝弦的背后并没有问题,可是正面相对莫庭才发现蓝弦的身上有不少的红肿和脱皮,这个女人也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蓝弦,提前酝酿情绪,最好一次就过。你放心那些虫子道具都一一检查过,不会有问题的,你的脸上不会出现真虫子,近镜头也只挑几个静态的画面。”导演一边示意众人做好准备,一边安抚蓝弦的情绪。

“蓝弦?”白雪被蓝弦看得心跳加速。

想到这里,颜末心里满是苦涩,一个仰头就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干了。

可这一次她的莫庭,有莫庭和她在一起,那么这些算计她的人,她不会放过……

“让开,你挡着我的路了。”说完,一点也不客气的将沐菲给挥开,动作虽然优从容,但对于沐菲来说却如同狠狠一个巴掌,墨云天是真正的贵族,任何场合他都不会有不合适宜的举动,而明显挥开女士的这个动作真的很失礼……

看着来显上白雪二字,蓝弦很快接起电话:“我是蓝弦。”

可是今天导演与制片人却同时变脸了,不等了,开拍……

这本来是第二集的情节,可是导演却把她提前了,蓝弦有点莫名的其妙的看着导演与制片人。

莫大少,怎么也不能娶一个被人玩烂的女人吧,这与爱情无关,而与男人的尊严有关。

面对这样的情况,导演组即高兴又失落,《无可救药爱上你》注定会成为今年热门的大剧,但是这个剧的主题却只有一个人。

编剧:……“有关融柳的后事与相关的纪念展览,稍后公司会有专门的记者招待会公布相关事宜。

“我听到了,你去找公司挑几个适合我的剧本吧,我想先从演戏开始。”蓝弦起身,直接说出决定便转身跃过发呆的白雪直接走了出去。

原本起伏的心情瞬间平静了下来,原本想要去调查蓝弦的念头也被搁了下来,蓝弦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蓝弦就是蓝弦,知道蓝弦是谁只会更难不是吗?

莫庭估计是没有习惯穿拖鞋,加上踩到了水果盘滴下来的水,莫庭脚步一滑,整个人就朝蓝弦的方向倒了下去……

三天,要处理完公司的事情赶来,比她预想中的快呢。

说完,挣莫庭的怀抱,这个男人,就没有一个正经的时候……

“脏死了,没洗澡……”

“那一起去洗,我们还没有在浴室里做过呢……”

这个圈子会有人签三年合约的吗?可偏偏他们手上的就是。

演艺圈的人果然人人都是戏子。

这种装扮即不会抢了女主的风采又不会让自己太过失败,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符合剧中人物的打扮,即可以讨好导演又能讨好公司。

还有就是这年头去娱乐中心随便点一个小姐也就是几千块的事,那小姐身材不比演艺圈的差,这些人有必要为了一个ooxx什么的就毁了自己的名声吗?

e艺人正任某公司高管磨着……

“怎么?你还想拿奖?”莫庭看蓝弦的样子,虽然竭力保持平静,但双眼中却透着希冀,这样的蓝弦让莫庭看着高兴……

蓝弦一边拿起自己的内衣,一边冷笑。

“瑞,这是什么意思?她很好,她就是我要那种东方女子……”蓝弦关门时,听到美国肥佬用英咆哮着……

我莫家的子孙什么时候学会仗势欺人了,没本事把人娶回家,就耍横把人家报社弄垮,好本事呀……”

当然,这对蓝弦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她推荐林宗儿,尽到了同门之意,她自己没被选上,是自己实力问题,至于公司吗?

墨云天特意找了顾子寒,说无论如何请顾子寒照拂蓝弦一二,与融柳无关。

蓝弦,能让墨云天欣赏,的确是有两下子。

就在整个圈子的人都以为蓝弦这一次必将跌至谷底、被这个圈子永远的排斥时,他们又看到了蓝弦更为鲜亮的一刻。

蓝弦没好气的撇了一眼白雪。“白雪,拿出你经纪人的专业素养,你不是艺人,别被人追捧的找不着北,别忘了这个圈子的定律,沉浮都是瞬间,今日我因r&m集团踏上云端,明日我也会因这辗入尘土。”

不过她蓝弦只是平民小百姓,她不想和这些豪门贵子多接触,同样也不屑把自己身上小老百姓的习惯给改了。

就是蓝弦肯,他白雪也不肯,他们家蓝弦是实力派,不是偶像派,虽然蓝弦长了一张偶像派的脸……

今天星娱娱乐通知他们来公司,就是为了宣布公司对三叶草的最新决定……

有一种要是天生的明星,无论她处在什么样的场合,她都能成功的吸引人的神线,而蓝弦或融柳就是这样的人。

白雪起身给蓝弦倒了杯水,又将手中三个剧本递了过来:“蓝弦,颜总监让我去挑剧本,我看了一下这三个比较适合你,你看看想出演那个。”

蓝弦情不自禁的赞叹着,这应该是她第二次吃这家餐的白松露了,上一次吃是和顾子寒。

“那拍…通知三号机,脸部给特色。”导演咬了咬牙,既然蓝弦能挺住,那就没问题了。

导演一声令下,工作人员立马将上前将蓝弦身上的虫子给清理掉,尤其是蓝弦脸上的。

蓝弦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潜规则无处不在,但是蓝弦很确定天皇娱乐那几个女艺人,勾搭的那几个外国人绝对没有说话的份量,身份气质一看是精英,但这也说明他们就只是一个打工的罢了……

“恩,下班了。”莫庭掐断了手中的香烟,轻轻一弹就掉入了烟灰缸中,这姿态有着说不出来的帅气,看这身手比军人不逞多让。

让蓝弦把那份抵制金鸡千花奖的声明收回。

要知道现在蓝弦可是公司力捧的一个艺人,有墨天王不否认不承认的态度,再加上《无可救药爱上你》的火热,都让蓝弦成为星娱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公司的摇钱树……

更的有点晚,bs我的有木有?那啥,放美男子莫放,嘻嘻……一年多没有出席这种场合,再次亲临现场,让蓝弦有一种久违的感觉,看着台上依旧是那一男一女的主持人,蓝弦笑了笑……

这个女艺人也是蓝弦颇有尊敬的一个艺人,有演技,为了也很圆滑。

“好好好,知道你蓝大小姐厉害,天生的演员,把那些金牌导演制片人哄的一愣一愣的。这下好了明天的广告约不用推掉了。”白雪哈哈大笑一声,明天蓝弦终于有进账了。

他莫庭倒要看看,这世间有没有那样的女人。

蓝弦配合的点头。

“专心工作吧。”白雪拍了拍剧组小妹的肩膀,然后一脸得瑟的跟在蓝弦的身后。

当烫金的请柬送到蓝弦的面前时,蓝弦笑着接下,眼中有什么光芒闪过,一闪而逝,根本就来不及捕捉……

而作为获奖无数的《神之子》为何,独独没有拿到最佳新人奖?

这话是事实,这也是蓝弦看着莫庭开车到她家楼下而不说的原因,来了也进不去……

据说,据说,莫庭boss喜新厌旧的程度让人咋舌,从十八岁到现在三十岁,十二年来莫庭boss换女友无数,而这些女友启今为止还没有一个超过三个月的。

紧接着就是答记者问,而这些问题基本上都不需要蓝弦回答,自有公关部的发言人全全代表了。

“哦……上帝呀,boss大人,你能不能晚一点,就算法国人不喜欢加班,可是我喜欢呀……”摄影师看到莫庭的身影,一脸的郁闷。

这个号码是融柳的出生年月日,蓝弦一点也不相信这是巧合。

“各单位请注意,各单位请注意,一辆红旗黑色轿子,由东向南,超速行驶在机场高速上,请拦截……”

想到这里,蓝弦不仅没有羞恼的感觉,反倒是觉得大大的松了口气呀。

墨天王猛得站了起来,将衣袖上的钻扣扣好,迈着修长的腿走出化妆间,那模特般的身材、天生巨星的脸,再加上良好从身带来的贵气与优,生生让小小的化妆间瞬间变得如同皇宫大殿。

《神之子》的宣传一波又一波袭击着众人的眼球,这一部电影本身就是天皇娱乐年度贺岁大片,要赶过年档期上映。

而对于爷爷所做的事情,莫庭什么也不能说,因为爷爷做的没有错。

车子缓缓行驶在马路上,莫庭握着方向盘一个左转,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立马踩着刹车,拿出电话给莫老爷子的传令兵打了个电话。

只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才改变了命运的齿轮……

“情节需要,就做了调整。”导演倒是颇为客气,毕竟他没少拿沐菲的好处,这样的调整他也很不好意思,可是剪辑和编剧都认为这样的比较好,就是制片人在看了这两个镜头后也要求将lisa的镜头先放出来。

第二集和剧本上的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而这样沐菲的脸色才缓缓好起来,她才能自欺欺人的说自己还是《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女主。

呃……

态度强硬,不经意便流露出女王气场,把众人给震住了,场上的气氛又有一瞬间陷入了尴尬。

白雪激动的人都跳了起来。

现在蓝弦可谓是内忧外患,r&m集团为什么要指定蓝弦代言呢?

真是的,又摔了一个杯盖,那套茶具还要怎么用呀,不需要补过一套新的吗?

“影,这个是千年雪莲,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快吃吧。”不由分说,便从玉盒里取了出来,整朵塞给他,千年万年才这么一株的雪莲花,居然被她当成豆腐一样,塞给他吃了。

点了点头,影不再像之前那样无视她,抬头,发现人半天还未走,似在等他什么似的。

闻人靖暄告诉他,是父皇,父皇下令杀的他的,哈哈哈,如果可以他真想仰天长笑,父皇呀,他的亲生父亲,要杀他。

“谢太子殿下。”婉如的脸上荡出了如花的笑靥,眉角亦带笑,太好了,终于不用回那如狼似虎的曦王府了。

傻姑娘,明明自己没有准备好,为何还那样冲动的跟着他回来呢?我是让你放下过去,并不是让你把过去都当没有发生过呀,你娘是希望幸福,但你也不用急着来这里做着所谓的了断呀。

影看了吴清一眼,把吴清一惊,这男人发现了他私底下的动作?不是吧,他不像是有武功修为的人。

对,他也是故意的,宇府是吗?这宇会虽奢华,但也值不了多少钱,以宇家的财力,再建十个百个亦无妨。

“怎么了?着凉了吗?”

“都知道了吧?”这话是问吴管家的,刚刚吴清隐在一旁,已听到了秦知心的话,吴清去请吴管家的路上,应该把这事告诉了吴管家的。

“那‘他’呢,联系‘他’,让‘他’出手一定成。”想到‘他’,女人如果想到救命稻草一般,‘他’的能力他们都知道,一出手,必成功。

司徒将军看着眼前这个几近疯狂的女子,摇了摇头,他对这个计划一直都很担心,他不像皇后那样,认为那个孩子很好掌控,连那个被他们万般宠爱长大的孩子都掌控不了,怎么能掌控的了一个从小被教成一件武器的人呢?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掌控的东西。

“晗”这一声离的很近,声音刚落下,秦知心人就进了轩辕晗的房间,轩辕晗故作睡意朦胧的样子,挣扎着起身。

“知儿,来来来,快快来坐,让娘亲看看我的知儿变美了没。”秦夫人的语调轻松而欢快,知心已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开朗的母亲了,睁着眼睛盯着秦夫人看,娘这是怎么了?

“你”这么大的人,怎么不小心点,可在看到轩辕晗脸上那种认错的表情,害知心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看着轩辕晗身上的绷带已被血浸透。

“无论如何,那个地方,我都不能让你去。”闻人靖暄摇了摇头,说他胆小,说他自私,什么都好,他就是不能让知心去冒险,他宁可自己去。

知心摇头,太医,谁知那群太医心里打着什么主意,皇宫的人,有几个可信。

“你去就不危险了吗?”靖暄,总是什么事情都把她放在第一,她的安危比他的性命还重要,明知道有危险,明明就很讨厌轩辕晗,为了她却可以保证轩辕晗一定不会有事。

“吴管家,吩咐整个王府的侍卫,务必要把好每一个关,现在是最后关头,我想五皇弟他这个时候该是会有所动静的。”轩辕晗认真思索着可能发生的一切,仔细布局,虽然一直有特别小心谨慎,不让秦知心为他医腿的事泄露丝毫,使得轩辕曦的人无法探听到他的腿医治的事,但轩辕晗也明白,即使他再小心谨慎,以轩辕曦的能力与势力,要知道是早晚的,他只能拖延些时日让轩辕曦不那么早知道,却防不到最后,现在已是最后关头,轩辕曦肯定知道了什么的,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轩辕曦怎么能容忍他站起来呢?就在他轩辕曦快要君临天下之时,他轩辕晗的站起来了可将会打破这一切既定的事实。

“是,爷”吴管家一直都很佩服自家的主子,温的表面有着一颗七巧的心,足不出户,却知天下事,抬手之间便可谋篇定局,这三年的时间爷只是低迷,却没有失了那骄傲与自信,现在的爷比三年前更甚,轩辕曦在爷手上讨不得一点好了。

“影”轩辕晗突然对着空气一喊。

“知儿”一进入黑族,他们遇到不是黑族的阴谋也不是黑族族长,而是坐在医馆前,为众人医治的知心。

“威胁?”

更显然的是他明白,如果不是事情真的很严重,黑言舒这人怎么会惹来他与闻人靖暄,他提的条件,黑言舒到时定会答应,现在没有必要逼他做答。

轩辕晗一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秦知心脸色刹白,一动也不动,很是担心,加快步伐上前,给她解开穴位,这要刻意的点穴,控制这么久,对身体是一种很大的伤害,但他是没有办法,他必须将危险控制在最小。

秦知心,本王可是为了你踏出了这三年都未出的房间,你可别让本王失望才是呀。

第二天,婉如的丈夫出现在众人面前,知心看着这个男子,高高壮壮的身材,方方正正的脸,说不上什么好看之类的,只能说很普通的一个人,看上去甚至有些粗鲁与野蛮,怎么看,知心都觉得这个人不像个好人,知心不是以貌取人,纯粹是觉得这个男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实在不佳。

知心看着轩辕晗,这个男人,此时和平日的温尔又有些不一样,此时的他带着一丝冷与傲,让知心觉得陌生,他对吴清,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再看看秦刚,连他的属下都如此不简单,知心越来越发觉,对于轩辕晗,她是不是了解的少了些。

“不哭,哭太多了对身体不好,对孩子也不好。”

就在知心欲再说什么时,门外响起了同样打扮成送货长工的护卫的声音“爷,快到城门。”

“你先下车吧。”

“宇敏之,别以为你们宇家财大势大就可以作威作福,别人怕你,我长天派可不怕你。”一脸的正气凛然,好似他面前的那人是个十恶不赦,仗势欺人的恶霸一般,哦,不对,在他的认知里,对方就是个恶霸。

“爷,太好了,你们真的没事。”在四周寻找的吴清,听到崖下传来的笑声,惊喜的趴在崖边,看着那调在崖边的轩辕晗与知心,显些感动的流泪了。

巡视了一下房间各个角落,发现原本这个主人很爱看书,房间里,到处放着各试各样的书籍,有诗词、有兵法、有游记也有一些经商的书,皱眉,看样子这家该是商人吧,不然怎会有经商类的书,还有账册呢?

的确,影是猜的,但他却有七分把握,因为燕子楼、燕形玉牌还有这建竹屋的竹子上刻满的燕子,种种与燕有关的,这燕肯定是个特别的存在,所以他大胆想着,这一切定是为了某个人而建的。

闻人靖暄这个时候找他干什么?他的登基仪式今天已经全部确定好了,难道为了那件事?虽疑惑,但还是让太监放他进来了。“宣”

“没这么快呢,要待到冬末春初之时呢。”一说到肚子,婉如脸上的笑越发的柔美,原来当母亲后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恭喜你,婉如。对了,孩子的爹呢?”

“婉如,你先去休息吧,挺个大肚子很辛苦的,我过去看看就行了。”

“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不幸,也是最大的幸福。”

“婉如,你过的好吗?”听到婉如的话,知心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时代的女子的生活大多如婉如,自己不过是运气好碰到那样好的娘,如果自己是二娘的女儿,也许自己也早早的死了。

“果真不是秦知心?”这句话像是在问知心也像是在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女子真不像一般的官家千金,因为,这女子身上没有一丝的世俗,完一不像似人间该有一般,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子,清高淡,眼中一片清明。

轩辕曦与婉如起身后,就静静的站在轩辕晗的身后,即使是兄弟也是君臣有别,他是太子。

“哈哈哈,曦儿,婉如,你们看错了,晗儿说这个女子叫知心,不是秦知心,她只是一个山野村姑。”皇帝笑着说着,他刚刚一直坐在那里看着轩辕曦与秦婉如夸张的表情,和知心的不为所动,还有轩辕晗的老神在在,一句话,把矛盾踢给了轩辕晗与知心,那话里表明,只是他们说,而他还未信,给轩辕曦十足的信心,让他发挥。

影的眼神转向了那坐在还算靠前的宇则安,刚刚是他开的头,那就拿他开刷吧。

炎烈与黑言舒轮流带着知心骑着马,日夜赶路,终于在三天三夜后,到达了益州,但却发现,这益州早已封城,进出皆不能,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经他们打听,益州正在准备迎接太医院的人马到,两天后,太医院的人将会来到益州他们比那群人早到,要是他们已进入了益州,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今晚要进城。”

益州,可不仅仅是不让人出,还严禁人进,这完全是把轩辕晗困在那里了,一个人,孤军奋战,再强,也有个限度了。

“那是你欠我的。”当时知心的确悲痛万分,把郑怜心所说的话全部当真,但随即一想,这里面也有不少的破绽,比如,他怎么知道自己会医术,这个可是连父亲都不知道的,再比如,娘的死,娘死在了父亲的手上,这应该不是轩辕晗能计算得了的吧,还有就是轩辕晗怎么会跟秦府过不去,他堂堂一个皇子,怎么会只动一个秦府呢?很多很多的事,一直在知心的脑海里打着转,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轩辕晗引起来的,但是,背后还有没有黑手呢?

“知儿,对不起,我只能说从圣旨下来的那一刻,我就有派人监视你,你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汇报给我听,最初是因为你吸引了我,我才制造机会接近你的,后来,知道你懂医术,你能医好我的腿,所以,我告诉自己假装爱上你,让你也为我动情,这样,你就会尽心的治我的腿,我一直以为,我都是假装在爱你,假装对你好,每一次宠你时,我都告诉自己这是假装的,可舒不知,与你相处的越久,就越受你吸引,那些所谓的假装的话,只不过是我用来欺骗自己的借口罢了,知儿,我爱你,真的爱你。”轩辕晗满脸深情的看着知心。

“从没想过吗?”知心嘲讽的笑着,他居然说从没想过,哈哈哈,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轩辕晗最初接近她目的就不单纯,最初对她就是虚情与假意,难道那不是伤害吗?自己的母亲因他而死,秦府也是因他而灭,而自己更是因他而落到如处地步,难道这就不是伤害吗?

秦知心猜的没错,真正要置秦府于死地的人不是皇上,而是皇后郑国公与司徒大将军,他们不仅要置秦府于死地,还要置秦知心于死地,这是郑国公与皇后他们的交易,皇后他们除了秦府与秦知心,而郑国公助轩辕晗今年冬祭之时登上太子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