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拉文克劳式歌声 第99章:眉来眼去

拉文克劳式歌声

曲浅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5287

    连载(字)

65287位书友共同开启《拉文克劳式歌声》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眉来眼去

拉文克劳式歌声 曲浅橙 65287 2019-09-02

一脚踹过去,把豆豆踢得在地上打两个滚,然后又拉回来,再踹出去,如此反复……

“皇叔?你怎么来了?”

只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当然代价不会太小,毕竟九皇叔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啪啪啪……的打在曲惜花身上,很快就变成一截一截,落在地上,瞬间就腐烂了。

按这个速度,被撞上只有死路一条。

九皇叔和凤轻尘只会把萌宝当成普通的公主,给她衣食无忧、富贵满足的生活。

要知道,不是每一位皇帝,都要后宫佳丽三千的,也有愿意为凤离嫡女遣散后宫,只娶凤离嫡女一人的,可偏偏凤离王一样不同意。

“融睿,小小的事,我们自有打算,你不必担心。只是在皇陵思过三个月,并不会要她的命。”吃点小苦头也好,九皇叔并不是舍得孩子吃苦的人,当年奶宝吃的苦可一点也不少。

“是吗?回头让你父皇去挑挑,把合用的先挑出来,至于金银一物?就入你的私库。”凤轻尘已经从十八骑那里,知道奶宝弄来了多少好东西,不过……

“父皇……”奶宝小小叹了口气:“我不是很喜欢符小临,他那个人太精明了,也太滑头了,他的忠心我看不到。”

好吧,凤轻尘不夸了。

灰老开了口,还熬过了各种毒药的折磨,坚强的活了下来,本以为苦难结束了。结果谷主师弟却觉得灰老是个绝佳试药体,借给灰老医治的机会,又悄悄拿灰老试药。

想来想去,她好像真不符合这个时代,对女性的要求。

“地板,我要铺地板。”

凤轻尘应了下来,要求皇上把人清空,皇上一一召办,太医没有走,而是去隔壁救治谢皇贵妃去了。

太医们连连称是,趁皇上不注意时,狠狠地剜了凤轻尘一眼。

好吧,凤轻尘又赢了,本想逗弄一下凤轻尘,结果人没逗弄到,反倒把自己弄得更狼狈。

九皇叔突然放弃,把南陵锦凡震惊得不行,回过神后,他没有空去想,九皇叔为何突然放手,他现在只关心,能不能顺利拿到玉华兰芝。

他们慢了一步,随着下陷的山洞一起被埋了。

“不好。”凤轻尘和九皇叔的心“咯噔”一停,就在他们准备做什么时,下一秒就发现他们摔在地上,或者说摔在一间冰室里。

“没事就好。”凤轻尘看到豆豆和九皇叔都在,松了口气,起身打量起这间冰室。

“你是小偷,偷走了我一切。”

“已经传回去了,只不过我们的消息比西陵晚了一步,甚到还没有北陵来得快。”秋雨不敢去看苏绾的脸色,生怕她发火,却不想苏绾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皇上会理解的,我们在这里没有可用之人。”

众女惊了一跳,虽是从小习武,可面对气势惊人的长公主,众女还是吓得说不出话,只在心中暗暗惊叹:皇家公主果然有气势,这种上位者的气势和傲气,是她们学不来的。

宴会结束后,凌堡主作为主人起来说了几句话,每年都是那样,无外乎就是武林上下一心,今年能出更多少年高手,最后凌堡主也不忘提醒大家,天亮前天穹山顶见。

暄少奇站在原地看了一眼,轻笑一声,正准备独自离去时,却被玄月宫主和李玄月缠上,李玄月脸色不太好看,玄月宫主别俱深意地看着暄少奇,约暄少奇同行。

“公子?”丫鬟进来,看着盛怒的苏文清,吓得不轻。

凤谨和苏文航都很乖巧,只知道凤轻尘肚子里有小宝宝后,两个人都乖乖地不闹凤轻尘,就怕累着凤轻尘,连雪狼那个二货都知道,凤轻尘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不敢和以前一样,动不动就扑向凤轻尘。

精致的小脸是满满的自信与得意:“凤姐姐,你这么厉害,没有什么能难到你,文杭相信凤姐姐一定可以帮上忙的,对了凤姐姐,你给我的药我有吃哦,我一吃肚子就不痛了。”

赤炼水和郭保济虽然气恼,可他们挑衅在前,实力没人强,他们也只好忍了,再加上凤轻尘是真有真材实料,为人谦逊,让他们也无法生气。

和玄医谷谷主一样,进了手术室,赤炼水和郭保济就被手术室的干净、整洁、明亮给吸引了,当然最吸引他们的,还是在和兔子做搏斗的孙思行。

毁?的确毁,凤轻尘只要用力往上一顶,毁的不仅是东陵子洛的男性的尊严,也毁了东陵子洛未来的路。

“洛王,你这是在装糊涂吗?想要杀我的人因为什么,洛王还不清楚吗?只是半年罢了,难不成洛王下半辈子想和宫中的太监做伴?”凤轻尘丝轻轻一笑,在外人眼中,这一幕又是别有意思。

“新年礼物,呵呵~”凤轻尘看着手上的东西傻笑,弯弯的眉角怎么也压不下去。

他怎么会来,而且还带着大队人马,他是为自己而来的?

因为,面前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七长老长长地松了口气:“你没做就好,不然,不然……我一定会告诉大小姐。”

“大公子,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绝,那……毕竟是圣上的儿子。”符临有心想要劝说,毕竟王锦凌身后代表王家,有些事做过了,倒霉的是王家。

“公主是女孩子,平时就是呆在宫里,现在出宫也是去玄医谷。玄医谷那个地方,不比宫里防御差,公主在玄医谷肯定不会有危险,这可真是一个轻松的好差事。”暗卫二十五也很向往。

说完,不等凤轻尘发怒,豆豆便立马跳下马,然后……嗖的一下,不见了,留下凤轻尘一个人,在原地气得不行。

凤轻尘眼神一扫,在场的除了九皇叔还有车夫,那车夫……

皇上此举,让众巨心寒,让世家权贵不安,整个皇城的水都乱了,权贵、世家大臣,以从未有的默契,联成一气,请求皇上一定要查到直凶,以慰九皇叔在天之灵。

也许是强烈的执念,或者是兵符与凤离王的联系,让鬼将不敢冒犯凤轻尘,可并不代表鬼将知道凤轻尘是谁,会任凤轻尘摆布,任凤轻尘宰了他。

面前这个男人可信吗?

皇上盯着桌上的东西失神。九皇弟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进来时,凤轻尘就看到这些尸体,从血液的凝固程度来看,这些人至少死了半个时辰以上,人死了,九皇叔却不走,明显是在等什么。

“那是你们的事,与我何干。”云家大公子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任何与他交往的人,都会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可那是以前,临近手术,云潇紧张担忧,面对太医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哪里还有平日的风度。

九皇叔只是放话说要给凤轻尘庆生,下面的人就蜂拥而至,不需要九皇叔发话,山东总督的夫人就亲自上门,说是九皇叔此次来山东,没有带什么干事的婆子,她毛遂自荐,希望能尽绵薄之力。

只是一个生辰宴,就要耗费数万两银子,这是要把她前几十年的生日一起补回来嘛要。

肠痈症,指肠道部位的疾病,肠痈放现在来说,就是指急慢性阑尾炎、阑尾脓肿等,是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严重者也会因此而死。

只是不知,她这医德会不会影响智能医疗包那个医德系经,要知道她忙活了这么久,到现在也就只攒到了两点的医德,要扣医德点数可就惨了。

“你们家殿下有心了,替本…公子转告你家殿下,这情本公子承了,改日定奉上大礼。”听老者如是说,九皇叔便可以肯定,弄出这恶作剧整他的人定是西陵天宇。

可凤轻尘发现了:“所以九皇叔你是要告诉你,你这是光明正大的吃了?你是不是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带着一身脂粉味回来。”

凤轻尘气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卷着被子,背对着九皇叔……

凤轻尘默默地跟着两人身后,她早已习惯了皇上的做派,根本不会为皇上的行为生气,更不会为八皇子叫屈。

“高招。”谷主赞了一句:“这法子保险又安全,虽然时间慢了一点,但也不容易让人起疑。”

凤轻尘脸色一喜,她知道这人肯定没有死。

哪知凤轻尘身手灵敏的闪开:“我的头不是什么人都能敲的。”

她和九皇叔到底有没有夫妻之实还不好说,九皇叔弄得声势浩大,反倒有做假的嫌疑,她刚好利用这个机会,把这潭水搅得再浑一些。

“嘭”的一声巨响,上空升起一道黑烟,最紧接着就是一道道脚步声响起,整齐划一。

他要不要跟这两人出去呢?329九皇叔这只恶狼

凤轻尘手劲大,又专挑九皇叔腰上软肉捏,刚开始九皇叔还能一直忍着,没办法吃美人豆腐总是要付出代价,可当凤轻尘的手,不小心捏到前面捏过的地方时,九皇叔也忍不住呼痛,反正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

白白瘦瘦小小……眼睛黑黑的没有神,手脚僵硬,看人的时候呆呆的,和师兄说得鬼一模一样……238送药,你们不走我走

“呼……”凤轻尘吐了口气,昏沉的脑子因着这刺痛,也清醒了起来。

消毒酒精接触到伤口,嗤嗤声响起,这声音对凤轻尘来说极其的熟悉,正因为太过熟悉,她才明白这痛一时半刻结束不了,她要撑住。

双手放在身体的两侧,紧握成拳,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头上的青筋暴出,凤轻尘不停地吸气呼气,闭上双眼,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不痛,不痛。

“我是世子爷,我命令你先走。”

“将安平公主的信息透露给他,本王要他在这十天内,有与东陵联姻的念、。”

此举,无疑是告诉众人,战斗一天一夜依旧神勇无比的黑骑,确实是九皇叔的人马。

这两个人同时来是怎么一回事,这怎么谈正事,凤轻尘头痛,不过想到可以王锦凌来了,就有人帮她摆平暄少奇,她心情就好了些。

王锦凌说得没有错,九皇叔不在,南陵等国就会蠢蠢欲动,九皇叔虽然不能震慑三国,可有九皇叔在京城坐镇,其他三国轻易不敢妄动。

“我会的。”展颜轻笑,不自觉地流露出小女儿姿态,不复之前的哀愁与郁结,可见她在东陵的这段时间,过得很不错。

国公府,他以前不出手是因为代价太大了,现在……为了凤轻尘,这点代价,他愿意付,至于关于上天不满的谣言?

困意袭上头,凤轻尘实在扛不住,为了能睡个安稳觉,凤轻尘果断的把自己给卖了,顺着九皇叔的话,说了一句:“不忘。”

“嗷呜……”雪狼不满地叫了一声,可见凤轻尘挥刀砍向鬼兵,也只得认命挥爪子,替凤轻尘开路了。

一路前行的凤轻尘没有发现,挡在她面前的鬼将,在她出现时,会有两到三秒的迟疑,而且旁的鬼将,根本不敢朝她出手……1983决战,挥剑断生路(六)

“果然是个通透的。”九皇叔看着礼盒,并没有打开的意思,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

“别再笑了。”

“咳咳……”九皇叔别过脸,不敢盯着凤轻尘瞧,就怕心猿意马,一个没有忍住,把凤轻尘按在桌子上直接办了。

“可是,那里住着凌天,凌天他疯了吗?”太上皇和蓝景阳搅和在一起还能理解,谁让这两人有九皇叔这个共同的敌人,可是凌天?

“这个时候去,会不会太晚了?反倒打草惊蛇。”这都大半夜,她实在想不出上门的理由,更想不出去内院查看的理由。

夜叶满嘴都是苦味,几次想要开口,让九皇叔派人给他送一杯清水,可一抬头就对上九皇叔那双好像洞悉一切,又隐含嘲讽的眼眸,夜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左岸,怎么是你?”凤轻尘脚步一顿,站在马车下,一时忘了上去。

九皇叔要他们当天接走明微公主可以,但不能管他们什么时候出发,他们要在驿站休息一段时间。

要是以前,他也许会冒险,可现在?洛王能不能登基还是个未知数,他可不想成为权利斗争下的牺1;148471591054062牲品。

离得越近,血腥味越浓,凤轻尘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凝重,她知道因为她,九州大陆要死很人,至于无不无辜,凤轻尘不愿意去想,与其自己死,她宁可别人死,哪怕是无辜的人。

“在这里,不怕九皇叔来抓我们?”王锦凌笑道,完全发自内心的笑,他觉得让九皇叔那张冰山脸露出别的表情,比让凤轻尘接受他,更有意思。

凤离族对嫡女的要求很简单,聪慧、坚强、勇敢、自信、狠辣、果断,还有才华横溢。凤离族不养懦弱无能、天真纯良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在凤离族只会成为棋子,一如之前的凤轻尘。

虽然,现在没有凤离族的人来执行这一条,但孙正道自己便会做到,这是烙在孙家人骨子里忠诚。

“这……”众面面相觑,终是无人敢应承取得令牌一事,此事只得暂时放下。

甚至可以说,没有玄医谷当年的支持,九皇叔没有这么快达到今年这个高度。除了银两方面,玄医谷的医术也为九皇叔拉拢了不少武将。当年凤轻尘的父亲身边之所以有玄医谷的人,并不完全是巧合,而是玄医谷想要拉拢凤战。

“轻尘,我不……”九皇叔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枕头砸,完全不知如何反应,就这么呆呆在站在原地,被砸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