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拉文克劳式歌声 第180章:西窗剪烛

拉文克劳式歌声

曲浅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5287

    连载(字)

65287位书友共同开启《拉文克劳式歌声》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0章:西窗剪烛

拉文克劳式歌声 曲浅橙 65287 2019-09-02

但是,他到现在都还不能确定,她的身上原本到底有没有守宫砂。

这事情岂不是完全的乱了吗?

所以,她都没有出来逛过,更没有机会来这酒楼坐坐,今天倒是沾了这月无双的光了。

在这大街那般的横冲直撞,差点伤到了小女孩,这件事情,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而那人竟然还稳稳的坐在马车上,跟没有人一样。

孟千寻的眸子微转,再次望向花断尘,对上他眸子中那近乎疯狂的狠绝时,心中一沉,突然有了一个决定。

她明知道花断尘是另有止的,明知道,他今天进宫就是来捣乱的,她怎么可能还会给他这样的身份。孟千寻的心中暗暗一笑,然后突然的转向了北尊大帝,唇角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却是十分清楚地说道,“父皇,我是孟千寻,是你的女儿。”

只是,北尊大帝与李灵儿看到花再次拿出那衣角时,脸色却都是纷纷的一沉。

小宝儿的警惕性向来都是极高的,所以,当这个人走到她的床前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原本想着,她可以大声喊人,但是,随即一想,在这种情况下,她若是大声的喊人,虽然能够把外面的侍卫喊进来。

紧随她进来的李灵儿与北尊大帝看到空空的床上,也都是纷纷的僵滞,他们的此刻的惊愕与担心,也不比孟千寻的少。

“那天,我跟你在蓝宁辰的面前演戏时,被他发现了,他信以为真的,所以,便逼着我进宫向你提亲。”李逸风简单的说了一下,关于他们如何逼他的事情,并没有提。

她隐隐的能够猜到李老夫人是为何而来的,所以,此刻,她顿时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甚至想要避开她。

但是,伪证毕竟不是真正的证据,月无双也不是一般的人物,所以,难免就有被识破的可能,而且只怕反而会被反咬一口,变的极为的被动。

也就是在告诉孟千寻,若是她嫁给了夜无绝,那么莲花就有可能会来攻打北尊王朝。

“皇上这病来的突然,而且十分的严重,三皇子若是不快点赶回去,只怕、、、”初出想了想,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住,但是那意思夜无绝自然能够听到的懂。

毕竟,蓝宁辰是她喜欢的,是她一心一意想嫁的。

冷婉儿也就是算准了她说不出口,才会故意的用这件事来打击她的。

不得不说,李逸风的这句话,杀伤力的确够大的,一时间,也彻底的睹住了冷婉儿的嘴。

便让那丫头出去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把人家娶回来,就不管了,她现在可是你的媳妇,你既然娶了人家,就要为人家负责。”李老爷子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懊恼,声音也再次的提高了些许。这小子说的这像话吗?把人家娶回来后,就什么都不管的,哪有这么做事的?

“逸风,你怎么跟你大嫂说话呢,你大嫂还不是为了你好呀?”李老夫人见李逸风竟然吼向秦敏儿,眉头再次的紧蹙,低声斥道。

把一切交给时间。

所以,此刻,秦敏再次的重新问着这个问题,而且这一次,她问的更加的清楚,话语也说的极为的缓慢,极为的清楚,而且还微微的提高了声音,生怕李逸风听不明白。

所以,众人便对他更多了几分鄙视,刚刚的事情,可是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的,他竟然也抵赖。

“花公子,可不带这么冤枉人的,这众目睽睽之下,大家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哎,我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呢。:”那个男人微微的瞪了花断尘一眼,然后一脸不耻地说道。

皇上的眸子猛然的眸起,隐隐的带着几分怒意,难道他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这句话,已经算是一种提醒了,说真的,他实在不想听他再说下去,因为,他相信寻儿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花断尘还真够费心的了,竟然连这个都想好了。

她看人是不会错的。

他自然看的出李灵儿维护孟千寻的意思,毕竟女人都是感情用事的。

他便不再相信他了。

以花断尘的武功,那对于他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众人一直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打开给他看。”北尊大帝再次冷冷的说道,那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冰冷刺骨,让人忍不住胆颤心惊。

现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可能再让人去公布圣旨,毕竟皇上现在昏迷,那些侍卫也不可能会听他的话。

这个时候,让李逸风随便的娶个女人回来,那不是要了他的命吗,那完全就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会让他更痛苦地。

“连你也不支持我。”老爷子的眸子转向李老夫人,神情间多了几分不满,他原本以为,这件事情,老伴定然会支持他的,没有想到,连她都来阻止他。

现在,父亲这么的逼他,他也只有求大哥了。

听到白容的宣布后,他也没有任何的着急,等到众人都起了身,走向擂台时,他才慢慢的站了起来,不紧不慢的向着好擂台走去梦想进化最新章节。

但是月无双却仍就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向着擂台走去,速度十分的缓慢,似乎是在逛大街似的,一点都不着急。

如今再遇到月无双这副样子,他此刻的心情,肯定是无法平静的。

这就是夜无绝,霸道,狂妄,不可一世的夜无绝狂庶全文阅读。

孟千寻愣住,这个男人,此刻是不是太过冲动了、

他想知道,在她的心中,他到底算什么?

真的让他爱到心底,让他狠不得直接的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吃进肚子里。

“不会,只要想到宝儿,想到你,我一点都不觉的苦。”孟千寻的脸上却漫开几丝轻笑,她真的没有感觉到苦,相反的,她只会觉的幸福。

李老爷子还真是说到做到,竟然真的绝起食来了,一个人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不让任何人进去,包括李老夫人也不让进。

那个男人脸色微沉了一下,然后才再次说道,“因为,公主喜欢的人不是二少爷,所以,二少爷决定成全公主,而且为了公主,做了很多的牺牲。”

而此刻的李逸风听到他的话,却是猛然的惊住,李老爷子此刻说的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并没有点名是谁。

不会是当时他跟孟冰在蓝宁辰的面前演戏的时候恰恰被李管家看到了吧?

花断尘思索了再次,还是决定了再次进宫。

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还有脸解释。

外面慢慢聚集的人们,不知道内情的,看到他那般的深情,甚至对天发誓,都有些感动。

要不是夜无绝说要收拾他,现在还没有回来,她肯定会让白容直接的将他打出去了。

原本站在他身边的白容也是不由的惊住,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他这算是什么,以死来威胁吗?

还是,她觉的,他做的还不够。

花公了也是一个男人,不太可能会送一个男人花吧、

北尊大帝的眸子同样的望向孟千寻,带着些许的期待,“父皇知道,千寻有这样的能力。”

“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北尊大帝却是微微的一笑,神情间更是一脸的轻松,似乎一点事情都没有。

毕竟他这么多年,身边一直没有女人,所以没有其它的子嗣,所以,便少了很多那种激烈的皇室之争。

所以,这件事情,肯定是不可能取消了。

不过,她的个性向来都是不服输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她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屈服。

他就不信,这件事情,这个小丫头也能够处理。

“路将军,这件事情,可是已经积压了三年了,你此刻竟然搬了出来,你这不是为难公主吗?”丞相大人的神色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怒意。

在这古代,百姓都是靠天吃饭的,连续几年的干旱,那些百姓可就真的苦了。

但是,她此话一出,却是让人彻底的惊住,这公主今天才上任,昨天竟然就让人去了明城?

这样的情况,在意的并不是什么东西,也并不是在乎,那些东西有多么的珍贵,最关键的其实是那份心情,那份时时的在意着她,知道她心中所爱的心意,。

但是,跟他在一起整整八年,他从来都没有过,或者,应该说,虽然跟他在一起八年,但是那个男人只怕根本就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公主,那些花要、、、”那个刚刚取来字条的侍卫,却并不知道那么多,只是觉的,有人送公主花,公主肯定高兴,女孩子吗,肯定是喜欢这些的,更何况,那人又一下送了那么的,而且还在每束花上加了字条。

都会让人全部的扔掉。

“把那些花全部的搬进来?恩?”夜无绝见她坐在那儿,不说话,脸色更加的阴沉,一双眸子似乎快要喷出了火来,直直地射向要。

难道说,在她的心中真的没有忘记那个男人,而且,还在想着那个男人,爱着那个男人,所以,那个男人送来花时,她便被感动了,便要让人将花全部的搬进来。

“好了,本王、、、”夜无绝再次的一愣,想到刚刚自己的确是太过冲动了一些,问都没有问清楚,竟然就对她发火,刚想说什么,只是,微微垂眸时,却恰恰看到了孟千寻面前的几张字条。

所以,他此刻的惊喜,好像太过了一点。

所以,这一次,她看到他时,是极为的冷静的,也是极为的平静的。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听到她的称呼,他的身子微僵,双眸再次的一闪,似乎有着那么一刻的错愕,不过,却随即再次说道,“好,公主。”

所以,她根本就不善于说谎,那怕她是一名出色的特工。

所以,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起了桌上的奏折,微微的垂眸,认真的看了起来,完全的把他当成了空气,若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的自知之明,这个时候,也应该会主动的离开了吧。

而且,这种简单的方法,只要一场的比赛,就可以淘汰大部分的选手,当然,也不可能只用一场的赛跑就只留下那么几个人。

皇子怎么了?皇子就该特殊吗?

“大将军是糊涂了吧,花公子是皇上特别派遣的,而且花公子不是朝中的大臣,不受朝中的俸禄,不管朝中管束,而且,皇上当初曾经说过,花公子所做的事情,直接受皇上来管,其它的任何人都不得干涉,如今大将军竟然说要弹劾花公子,这话只怕不妥吧?不少字”丞相大人的双眸微沉,直望着大将军,平时温和的他,此刻脸上也多了几分严厉。

虽然招亲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但是她现在,也要出去见他,她知道,他会明白这件事情,不会怪她的。

孟千寻愣住,刚刚孟冰跟宝儿明明说夜无绝在皇宫?

“不会。”李逸风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了两个字,虽然声音很轻,但是这一刻却是十分的坚定的。

“你的意思,皇兄的病真的医不好了?”孟冰也是惊的半天不能动弹,回过神来后,一脸惊愕的问道,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轻颤,她的皇兄真的病的那么严重吗雷武裂天全文阅读。

“是,正如皇后所说的,皇上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皇上可能无法处理朝中的事情。”李逸风也随着李灵儿有些委婉地说道。

“千寻,既然太医说,父皇需要静养一段时间,那么这段时间,朝中的事情就暂时让由来处理吧,父皇相信你的能力。”北尊大帝的眸子直直地望向孟千寻,一脸认真,一脸严肃地说道。孟千寻微惊,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些许,一双眸子更是快速的望向皇上,神情间下意识的隐过几分担心。

孟千寻愣了愣,随即明白,娘亲正在正宫中等着他,他定然是怕娘亲担心,不想让娘亲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皇上,皇上。”雪太医见状,也急的脸都白了,声音中甚至带着几分轻颤。

虽然着急,不过她此刻的声音却还是极力的压低了。

“皇上,这怎么可以呀,招亲昭书都已经散布天下,天下各地的人都已经来到了北尊大朝,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取消?若是取消了,那皇上岂不是要被天下嘲笑,辱骂,说皇上不守信用,那以后皇上的名誉可就完全的毁了,北尊王朝也定然会受到严重的影响。”丞相大人一听到皇上的话,连连的跪在了地上,一脸紧张的说道。

“皇上,丞相大人与左将军说的极是,这招亲的事情,若是取消,皇上与北尊王朝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后果太过严重,还望皇上三思呀?”右将军也跟着跪了。

孟千寻再次的怔住,他既然都已经下了取消招亲的圣旨了,那么肯定就不是骗她的,肯定是认真的,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自责,看来,真的是她误会他了。

“臣等今天也定要冒死进谏。”而那些跪在地上的那些大臣们,一个个也都急了,一个个也都跟着喊道。

只是,话一说完,却是咳了的更加的厉害。

她刚刚已经听说了,北尊王朝已经来了很多的男人,都快要把京城挤爆了,都在等着选驸马的事情呢。

皇兄竟然决定的事情,而且都已经公告天下了,那么多人都是因为看到了昭书而赶来北尊王朝的,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至少,要给那些人一个交待吧。

所以,她觉的,这件事只怕不会像夜无绝想的那么简单。

再说孟千寻直奔向大殿,不顾侍卫的阻拦,直接的闯了进去。

皇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竟然发了这样的昭书,为千寻选驸马,这千寻明明已经是夜无绝的王妃了,而且他们都已经有了宝儿了,皇兄这不是胡闹吗?

孟冰微愣了一下,顿时恍然,“对呀,夜无绝肯定也看到了这样的昭书,那他肯定也赶去了北尊王朝了。”

现在,也只能尽快的赶去北尊王朝了。

“我也没想让她就此罢休,好戏还在后面了,到了北尊王朝你就知道了。”北尊大帝此刻却是故意一脸神秘地笑道。

李灵儿语气,是的,其实她也是担心的,毕竟现在的夜无绝跟当年的他真的太像了。

“让开,替我看着宝儿。”孟千寻却是冷冷的望了她一眼,一脸坚定的说完后,便快速的向着大殿走去,这一次,她一定要问个明白,跟父亲把这件事情说个明白。

他的眸子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看上去应该二岁左右的年龄,粉嫩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你是凤阑国的三皇子。”小宝儿眼睛转了一下,突然说道,声音中却并没有太多的疑惑的语气,反而带着些许的兴奋,她觉的,面前的人就是她的爹爹。

当然,宝儿说出来后,还是一脸的期待的望着他,看着他神情间的变化。

“那我来宝儿一个问题,宝儿能回答我吗?”不跳字。夜无绝微微的呼了一口气,隐隐的感觉到呼吸似乎一下子变的有些急促,那话语中也带着几分小心。

总之,主子是心思,不是他们能够看的透的,他们只要无条件的服从主子的命令就可以了。

“呵呵、、、”二皇子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只是那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深邃。

“三皇兄,你不会也对这件事有意思吧,不过,你也是娶了正妃的人,虽然说,你的王妃现在不知道去了哪儿,但是,你娶王妃的事情,可是众所皆知的,而北尊王朝的昭书说,可是说的清清楚楚,只是娶了妻子的人,都不以参加。”五皇子看到夜无绝突然停了下来,微愣了一下,连连说道。

夜无绝听到一半时,便整个人呆住,特别是在听五皇子说到,北尊王朝的皇上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时,便突然感觉到如同晴天霹雳,一时间震的他不知身在何处。

“把这两个人给本王解决了,特别是那个姓刘的。”夜无绝的脸色阴沉中带着几分让人惊颤的恐怖,这样的人竟然也想去参加招亲大会,就算不能阻止其它的人,这两个人,他也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人去北尊王朝。

“算了,既然他们不想说,谁问都没用的。”孟千寻轻声揽住了她,她跟宝儿都没有问出来,孟冰去了肯定也不会有结果。或者此刻她的心中反而有些害怕让孟冰去问了。

“这事是真的吗?”不跳字。前面有人看到昭书,半信半疑的问道。

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乱,不能怕。

“我帮你包扎伤口。”梦千寻知道这个时候,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止住他的血,将他的伤口包扎起来。

梦千寻快速的在自己的衣摆下撕下了一截,然后用快的让人错愕的速度,快速的为夜无绝做了包扎,黑暗中,她根本什么都看不到,所以现在,能做的就是止住血。

只是她一个大府的小姐,怎么会做这些?

“主子。”冷霜惊滞,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留下主子,自己离开。

“回皇上,皇宫潜入了刺客,皇上还是留在房间里,免的被刺客伤到。”皇上的房间此刻可是围了满满的侍卫,为首的侍卫,一脸紧张地说道。

“皇上,刺客还没有找到,这个时候,皇上去大殿实在是太危险了。”那个侍卫一惊,连声阻止,要是皇上出个什么意外,他们的脑袋也就跟着搬家了。

玉血灵珠藏在这儿的事情,除了他,便只惠妃知道。

“惠妃,玉血灵珠呢?”皇上望向她的眸子中却是让人惊颤的冷意,说出的话,更是更直接的质问,很显然,他此刻是完全的怀疑惠妃的。

惠妃记的,当她刚打开机关后,便被人打晕了,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梦千寻那个死丫头。

她快速的跪在了地上,急声道,“皇上,都是臣妾的错,臣妾不该带她来大殿的,那怕当时她杀了臣妾,臣妾都不该带她来的,当时臣妾实在是吓糊涂了,臣妾只是一个弱女子,那曾见过那样的场面呀。”

更何况,惠兰宫那么多的侍卫,难道都是死人吗?梦千寻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够混进去。

“千寻,是你吗?”不跳字。那一刻,皇浦拓是呆愣的,一双眼睛似乎也直了一般,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孟千寻,眼珠都不转动一下,他真的不敢相信,此刻站在他的面前的女人,竟然就是孟千寻。

惠妃听到她这话,却差点失笑出声,这个女人的脸皮也太厚了吧,她做了那么多缺德的事情,先设计害了她的娘亲,又三翻五次的害她,如今竟然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个死丫头这个时候要找皇上做什么?

但是,他却没有。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梦啸天此刻显然是有些慌了,有些六神无主了。

“这、、”梦啸天语结,不由的微微的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再次说道,“我不是没有办法才来找你的吗,你的办法向来最多,你说要怎么办,这次,我全听你的。”

孟千寻愣了愣,原本以为他可能说的是梦若婷那件事情。所以也并没有多想。

而且,就算她明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是惠妃跟梦啸天的阴谋,如今听到二夫人有事,她也不能不管,毕竟,见皇上,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但是若是二夫人真的出了事,而她却错过了,那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就算只是有一分的可能,她也不北尊王朝的皇上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的消息一瞬间传遍了全天下,众人纷纷的议论,纷纷猜测。

“二皇兄,你真的不去呀?”四皇子望向坐在椅子时,慵懒而随意的二皇子,眉角微挑,略带试探的问道。

所以,对于那昭书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他都不知道她出来的消息,怎么北尊大帝竟然就给她选驸马了。

夜无绝快速的回神,意识到刚刚自己失态,连连的掩饰住自己脸上的情绪,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只是淡淡的说道,“本王还真是有些惊讶了。”

夜无绝的脸色瞬间的阴沉了下来,一双手,更是猛然的收紧,狠狠的击向面前的桌子,顿时,那桌子便变成了碎片。

二个月的时候,宝儿已经会走路,虽然走的有些摇摇晃晃的,但是小家伙却是十分的得意,一走三晃的来到北尊大帝面前,十分骄傲的炫耀着,“外公美人,宝儿会走路了,宝儿棒吧?不少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