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拉文克劳式歌声 第171章:福寿无疆

拉文克劳式歌声

曲浅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5287

    连载(字)

65287位书友共同开启《拉文克劳式歌声》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1章:福寿无疆

拉文克劳式歌声 曲浅橙 65287 2019-09-02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

“幸福集团,已从每股一两二钱银子,今日,涨到了一两五钱,这才开盘四个时辰,每股净盈三钱银子,陛下……几个时辰,内帑,就净赚了数十万两银子哪。”

毕竟送来时,绝大多数年轻人,本就是佼佼者,多少有一些底蕴。

弘治皇帝冷哼一声,却看向王守仁,脸色缓和了许多。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想好了,这股票,儿臣先买,西山将筹集所有可动用的银子,购买一批,其他人,随意。”

方继藩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让自己出银子了,自己很穷的呀。

他脑海里,几乎已经有了一个画面,在这个画面里,‘自己’如何神勇。

而这些,统统被大漠诸部的首领,以及无数的禁卫,看了个清楚。

此时,他若是说,这一切都是王守仁所为,只怕也没有人相信了。

还有王守仁,王守仁乃世家子弟,前途远大,他完全可以安安分分做他的臣子,却是冒着这天大的风险,跟着方继藩断绝了自己的后路,一往无前。

突兀的鹰钩鼻下,嘴角微微勾起。

此时,突兀的匕首,在‘皇帝’的身前虚晃,可接下来的话,却不是对着‘皇帝’说的。

首领们,或是面带喜色,或是忧心忡忡,却又不敢轻易上前,突兀距离大明皇帝,实在太近了,近到他们清楚,若是突兀发难起来,这大明皇帝,便要死无葬身之地。

方继藩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滚开!”

这个传说之中,有一个叫做至尊大可汗的男人,他身长八尺,眼大如牛,黝黑黝黑的,一拳,可以打死十头牛,祁连山顶的冰川,在他的拳下,也不过一合即破。

他已经一宿未睡了,听到外头,是汉人士兵的操练声,他整个人,松懈不下。

方继藩脸色惨然:“跟我没关系呀。”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皇帝必须出关,去见诸部首领,否则,必定大同内外,议论纷纷。陛下心心念念的宏图大计,可就彻底的完了。

方继藩苦着脸:“儿臣还有要事呢,禁卫那边,还没有安排妥当,儿臣……告辞。”

朱厚照道:“其实……我看王守仁长得很像。”

不得不说,大漠诸部的马屁,算是拍对了地方。

这殿中群臣,显然也为之兴奋。

鞑靼人内附之后,绝大多数的牧人,日子过的确实比之从前,好了不少,他们不愿再回到战火纷飞的年代,不愿意去劫掠,也不愿再苦哈哈的过着日子,可总会有一些,从前的旧贵,当初的时候,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却处处受大明钳制,心有不甘,怀着不满。

这话听得,朱厚照就很不乐意了。

方继藩掐着指头给他算:“他是山东人,自会说山东话,还会说官话,会说……”

弘治皇帝吁了口气。

人们贪婪的看着王不仕。

很贵的镜子呢。

好不容易,将朱厚照哄住了,方继藩便心急火燎的往西山赶,又将邓健叫来:“从明日起,你就去王家为仆,我与那王不仕,早就事先商量好了,你去做王家的管家,他的生活起居,都由你料理。”

方继藩所提及到的后果,令他有些食不甘味。

他们终究所了解的,还是农业社会那一套,可如今这一套新的东西,凭着他们数十年的经验,就有些吃不消了。

弘治皇帝心里瞬间舒服了些,可面上依旧是一副肃然,从嘴角里冷哼出声:“那么,若是太子大不敬呢。”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确实是斗胆,评论过太祖高皇帝,说是太祖高皇帝,诛杀了不少的豪强。”

方继藩道:“这是因为,这群狗东西,害怕啊。可是……我细细想来,这样不好,为什么要害怕呢?不就是手里揣着无数的银子,害怕有人眼红,有人破门灭家吗?倘若这些巨富,个个都是如此,谨慎甚微,这天下的百姓,能得利吗?”

弘治皇帝看了朱厚照一眼,精锐的眸子里透着疑惑。

弘治皇帝接过了章程,细细看了一遍,抬头:“战略保障局,这名字,听着稀罕,专职海外刺探之事,这是你的主意,还是继藩的主意。”

于是这到嘴的话,朱厚照努力了很久也是没说完全。

这样的情况,王文玉此前就遭遇过,因而显得格外的镇定。

狭路相逢,需要向对方证明,自己并不害怕他们,只有如此,才可和谐相处。

匠人都是现成的,除了抽调一批骨干,还需再招募一批。

方继藩对王不仕,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看来有银子的人,都难免具有高尚的情操。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毕竟,大爷我可是分分钟多少两银子的人,人一下子开始膨胀了,不将小钱放在眼里了。

他清楚,这是自己的干爷爷在抬举自己。

朱厚照一脸无语之状:“喂,本宫还没有答应呢。”

飞球已升至极高。

方继藩道:“我还有几句话,想和谨儿说。”

“奴婢在。”萧敬道。

“你记一下,从此往后,所有百官上奏铁路营造靡费钱粮的奏疏,统统都留中,朕不看。”

箱子里,有剃刀,有锥子,有刮刀,有匕首………琳琅满目。

现在,西班牙已经陷入了恐慌之中,他们无法理解,如此先进的舰队,居然会被明帝国击溃。

那位公爵觉得头已有些眩晕了。

一旁的理发师见状,立即道:“天主,阁下体内的魔鬼依然没有驱散,我们应该进一步的进行治疗。”

这个世上的人,虽然口口声声都说仁义道德,可说到底,大家终究是现实的啊。

这个王文玉,当初还曾在科学院里当值。

这一句话,确实是不该说的。

刘焱愕然,朝着大笑之人看去。

这……接下来,会有什么影响呢?

那么,索性,就赏赐刘文华吧。

前头没有奉天承运皇帝……

却很快,他发现弘治皇帝的目光,严厉的朝自己看来……

有人摘下了自己的口罩,几乎要夺门而出,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的厉害。

方继藩倒也识趣,她来求教,往往都会让第三人在场,虽然这个时代,避嫌的用处不大,可至少,这样会让自己良心好受一些。

梁如莹霎时懂了,痴痴的看了方继藩一眼:“公子……公子是大好人,心怀天下,救死扶伤,天下没有人可以和先生相比。”

他抚案,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卿家,可有主意?”

虽然这绕了一个大圈子,可至少,名正言顺了许多。

朱厚照只好气咻咻的和方继藩一道退出奉天殿。

方继藩道:“殿下以为呢?不然,朝廷要钦天监做什么?”

“不必了,最紧要的是,娘娘需要好好调理,只要人急救回来,便可恢复如初。”梁如莹缳首,行了个礼:“请陛下不必担心。”

弘治皇帝才恍然,心里一阵激动,暂时也顾不得这些女医们,上前:“皇祖母。”

“家父讳储。”

她微微一笑道:“想不到,竟是梁卿家的女儿,本宫见你医术高明,这些,都是继藩传授你的吧。”

梁如莹微微一愣,她有些无措起来,慌忙要拜下。

另一边,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已急匆匆的到了大明宫了。

为首的宦官,显是东厂的档头,神气活现,请了一个青年人下车,面带微笑。

不过……十之八九,是陛下对于这位叫刘文华的举人,颇为欣赏,明言了要以礼相待,因而,这宦官……显得极客气。

那刘焱,顿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宫中特别请自己来,就为了奖励自己。

却还见这些女医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明显是一群来捣乱的。

能救活?

梁如莹厉声道:“所有人,让开。”

因为接下来,他终于找到了方继藩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罪证。

看看吧,看看哪!这些,还是妇道人家,都还是人吗?

所有人都痴了,一脸无法理解的看着,此时的梁如莹无视所有人的目光,先上前,接着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太皇太后的心口。

朱秀荣启齿道:“平时父皇从不说这样的话,现在却突然有此抱怨,或许,另有隐情。”

这些人,只一看眼神,立即明白了什么,纷纷告退。

她笑吟吟的道:“陛下……真这样说的?”

这个丧尽天良的老东西!

弘治皇帝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宫里的气氛不太对劲。

好了,言尽于此,你们行囊都收拾好了吧,我送你们入宫。”

父亲在两个兄长的搀扶之下,早早的侯在了道旁。

突然,他疯了似得挣开了两个儿子的搀扶,跌跌撞撞的竟是要冲到道路中央来。

这也算是深明大义吧。

来的,乃是岭南刘氏的管家。

“没……没有。”王金元信誓旦旦:“他们没这个狗胆,打不死他们。”

随侍的宦官,忙是上前:“陛下有何吩咐。”

女婿来了,弘治皇帝的脸上,红润了不少。

“加紧印制,这一次,印刷量要多增一些。”

英国公张懋,早已至太庙,恭候圣驾。

李东阳才意识到什么:“只是哀叹新津郡王……哎,方家,又留下了两个独苗苗啊。”

这里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金吾卫严防死守,又有低级的文武官员,在此静候。

传报的乃是通政司堂官。

李东阳浑身打了个激灵。

现在这事儿,太让人无语了,仔细想来,怎么处理,还得有依据才好。

“不过……”李东阳倒是心念一动:“倒有一件,差不多的事。”

他随即道:“理当去见陛下才是,此等大事,当请陛下圣裁。”

可现在是什么场合。

刘健忙是取出了羊皮卷儿,上前:“陛下请看,这是送黄金洲送来的快报。”

弘治皇帝面上轻松了一些:“看来……是这样的。”他反而松了口气:“可是……”

弘治皇帝道:“这里,你来善后,继续进行祭祀,只是祭祀的,你自己随便挑一个吧,爱祭祀谁就祭祀谁。”

祭祀继续进行。

张懋好不容易稳住了情绪,擦擦眼睛,将自己的眼睛擦红了,努力的使自己的嗓音哽咽一些,沉声道:“先祖们勿怪,勿怪……”他口里说着,心里却忍不住想,接下来……怎么收场才好。

方继藩道:“这四舰被歼灭,一旦俘获他们,将他们带回了陆地,若是他们之中,有人传递出了消息呢?到了那时,西班牙人,便会知道,我大明有如此巨舰,定当会小心防范。”

方景隆笑了笑:“这些话,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不过,老夫也承你吉言,这些日子,老夫重伤在身,倒是亏得你鞍前马后,辛苦了。”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理解,方继藩为啥内心比自己还要强大。

方继藩一听,顿时豁然而起,突然觉得朱厚照是自己真兄弟了。

拿下了人之后,放走王细作以及另外一个使节,就是让他们想办法,逃回吕宋去。

当圣驾出了大明门时,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文武百官们,纷纷拜在御道左右,口呼万岁,随即,人们站起来,随着圣驾,朝着太庙方向步行。

自己的爹……十之八九,真的薨了。不堪一击。

萧敬立即面带微笑,身子微微弯曲,小小的后退一步:“奴婢遵旨。”

到处都是哀嚎,是绝望。

至少……也可给登州的军民百姓,一个交代了。

那萧敬拜下:“奴婢恭喜陛下,恭喜太子殿下,恭喜齐国公。”

“是啊。”弘治皇帝笑了:“只是,却不需恭喜朕,恭喜太子和齐国公吧,他们……才是出了大力的,你们哪,都该跟着太子和齐国公学学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