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拉文克劳式歌声 第119章:急景流年

拉文克劳式歌声

曲浅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5287

    连载(字)

65287位书友共同开启《拉文克劳式歌声》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9章:急景流年

拉文克劳式歌声 曲浅橙 65287 2019-09-02

你蓝弦的靠山,靠不住了……

“那就好,这些问题都是我们与电台沟通好了的,蓝小姐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合适或者没提上的,我可以再加上去……”墨大神的经纪人丝毫没有放过机会展现自己的实力与人脉。

白雪定定的看着蓝弦,这个古典温婉的女子居然有如此霸道的一面,实在是……

脸红?蓝弦再次震惊了,这个流氓经纪人居然会脸红?果然人不可貌相呀。

接下来一个游戏中,按理是沐菲输了,然后唱一首融柳的歌,以展现她小融柳的称号。

莫庭根本不会回答的蓝弦话,而是起身,一个用力将蓝弦压在身下:“不错吗,我体谅你昨天累着了,没想到你现在还精力十足,既然如此,我们先来运动一下,把昨天欠我的补上……”

白雪,是的,面前这顶个大光头一脸流氓像的男人有一个很和好听的名字——白雪。

可白雪毕竟是一直混这个圈子的人,很快就恢复了冷静,本想用轻蔑的语气打击一下蓝弦的自信,可不知为何迎上蓝弦的双眼,白雪却怎么也无法摆出轻蔑的姿态,最终败倒只用平静的语气道:

想到这里,莫庭的语气没有之前的那么友好了,隐隐有着几分不耐烦:“张导,蓝弦的戏不是结束了吗?我先带她回去,明天会把她准时送到剧组。”

估计刚刚在酒店吃蹩了,也可能没尽兴,这才多久的时间呀。

在莫庭走到蓝弦身边的那一刻,蓝弦对着展齿一笑,明眸皓齿很是动人,这笑看在众人眼中是会心的一笑、是甜蜜的一笑。

盛世皇庭如此个性,可他越是如此越吸引人往里头砸钱。

之前她被丑闻缠身时,公司放任她不闻不问,隐隐还有卖掉她合约的迹象。

来到蓝弦的房门前,莫庭拿着房卡笑道:“蓝弦,原来发现你有趣的人不只我一个,可惜他的动作真慢,这么好的机会地对不会利用,看准的猎物就要赶紧下手的道理都不懂。”

可即便如此,当莫庭一路嚣张赶到机场时,飞往美国的飞机已经起飞了…

刚一坐下,墨云天的经纪人立马打开一瓶水给墨云天递了过来,同时小声的寻问着:

这一次绽放的绣场就是展现其设计师手工缝制的三十套礼服,其中三套由蓝弦来展视。

蓝弦,让你来见莫,一是希望把你介绍给我的家人,另一则是希望你能放下莫放对你造成的伤害。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不要,明天我就要出差了,我要喂饱你,你才不会出去偷吃……”

“水来了。”莫庭丝毫不摆莫少的大架,熟练的拿出杯子,将两杯白开水放到墨云天和简大的面前。然后将一杯蜂蜜茶放到蓝弦的面前:

问答就这么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和主持人做一些互动的游戏,而游戏的赢输都是有规矩的,任宇泽第一个输,他抽到的惩罚是以憨豆的样子走台步……

这样的风险太大了,一个不好蓝弦就永远的栽了。

这个圈子从来不缺这样的人,没有她依旧会有另一个人出现。

皮肤过敏一个处理不好可是很严重的事情,剧组的那些虫子也不知有没有经过检查的,万一出现什么会传染的虫子可不好,最好还是去检查一下,安全为上……

“不,我不想的,我希望融柳可以幸福,可以快乐,以前的融柳并不快乐。”莫放紧紧握着自己手,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死莫庭,臭莫庭。

一身的青紫,呜呜呜,她好长时间都不能出席需要穿礼服的场合了,毕竟她身上的青紫,就是用粉也遮不住,也不知莫庭从来学来的,只见青紫不见痛……

《无可救药爱上你》融入了时下我们最关注的元素,除了有我们坚强的女主外和富二代男主外,海龟精英ol们的生活也是有……

主持人的问题很风趣,隐隐有打探任宇泽隐私的嫌疑,不过任宇泽都回答的想当完美,一看就知道有着丰富的经验,而台下的观众也在任宇泽一波一波的回答中不停的尖叫着,人气小天王还是有魅力的……

叶灵吓了一跳,立马缩回手,心里更加的不甘了,这个蓝弦居然入了颜总监的眼……

至于蓝弦的服装,莫庭更是早早的做好了准备,根本不用蓝弦操半分心,绽放为了蓝弦的礼服,三个月前就开始做准备了……

在爷爷把我找去,问你的事时,痛……

这个圈子每一个都是人精,这几天蓝弦的势力无人可挡,他们当然不敢再欺负蓝弦了。

拍摄结束后,导演宣布收工,但却没有大家回去。

今天上午,没有做避孕措施,蓝弦也没有吃避孕药,不知道这一次能怀上一个不,对于孩子,莫庭是相当的期待……

跌进办公室的蓝弦白着一张脸,一双美目瞪向面前的经纪人。

要知道,这是z国,不是她想如何,就能如何的,有权势的那一方,只要一句话,她就可以无声无息的消息在那个圈子里。

路上,白雪看着神色如常的蓝弦,心中想好的千千万万安慰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蓝弦嫁人了,嫁谁了呢?

不过,三年后,某对外事务部,出现了一个蓝弦的女主任。

蓝弦笑了,如果这个男人,真有这样的气度,也许可以试试……“过了,过了,非常精彩。”导演松了口气,蓝弦不计较那就好了,只是蓝弦真的不怕吗?

当蓝弦准备就绪,朝电视台走去时,白雪在蓝弦约定的时间赶到了,大汗淋漓尽致、气喘吁吁,很明显这一个小时白雪很忙。

这份合约签了下来,她才可以真正做到平步青云,无视娱乐圈的潜规则,有r&m集团保驾,没有人敢动她。

蓝弦略低着头,眼睛的余光扫向众人,将众的人情绪尽收于眼底,好半响后,在认为众人的情绪被调的差不多时,蓝弦才开口:“既然如此,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神之子〉在邵阳与颜末的推动下,早早的就送上去参奖了。

虽然这样会让她失去新闻的价值,但是蓝弦明白,要想要得到墨天王好感什么的,就必须如此。

钱钱钱呀……除了片子外,还有各种代言呀。

白雪表面客气,可是心里却是不屑,这两人可没少欺负他和蓝弦,仗着自己在星娱的一哥一姐,不仅明着拿话说他和蓝弦,暗地里也没少使手段,对于这两个人,白雪是不喜欢的。

“是的,他是我的经纪人,他很好很照顾我。”

呜呜呜……墨大神……

简大经纪人惊的张大嘴巴,眼神在莫庭与蓝弦的身上扫过,双眼明显的诉说着:jq!

暗暗一个深呼吸,蓝弦压下心中的惊骇,将刀叉放好,拿着餐巾擦了擦唇,巧笑倩兮的看着莫庭,没有一丝尴尬或者紧持,落落大方的道:

“莫总,对不起,我下午要赶通告,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当然害怕了。

蓝弦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潜规则无处不在,但是蓝弦很确定天皇娱乐那几个女艺人,勾搭的那几个外国人绝对没有说话的份量,身份气质一看是精英,但这也说明他们就只是一个打工的罢了……

而在这个部长双规后,金鸡千花奖也被取消了,以后在国内就没有这个奖项了……

“蓝弦,这就是你口中的亲如姐妹吗?她们说你虚伪、做作,她们说你不配合团队活动,说不大牌、欺负队员?”

蓝弦无视众人的打量,大方的坐着,双手交缠,不言不语却自有气势,让人不敢轻视。

丝毫不退缩,但也没有刻意针对的意思,至少蓝弦看上去依旧温婉,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知道是蓝弦,莫放故意装做没有发现,继续埋头工作,他想看看蓝弦要做什么……

“周婷?”蓝弦听到这两个名字时,眼里闪过一抹震惊,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变,依旧笑的温婉。

给读者的话:

“颜总?我是白雪……”白雪连忙接听,心里隐隐有几分不安。

风子秘书拿出手机,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朝顶楼天台走去。

蓝弦,你还真是千变女郎,不过你再怎么变也逃不出我莫庭的手心……

“出去吃饭?”蓝弦反问,莫庭是不是抽风了,他真当那些娱乐记者不敢报道他的事情吗?以前不报道是因为莫庭不和女艺人扯,现在扯上她那绯闻可是可以满天飞的……

一步一步,走向主位上,蓝弦的位置相当好,就在星娱老总邵阳的旁边。

紧接着就是答记者问,而这些问题基本上都不需要蓝弦回答,自有公关部的发言人全全代表了。

“叮铃铃……”就在简大经纪人还想要说什么时,蓝弦的手机响了。

而在手机刚入下时,蓝弦的手机又响了,上面显示“莫庭”一秒钟千万上下的人,好意思和我计较——某大师

“那你记一下,13919800620。”墨云天大方将自己私人号码报了出来。

蓝弦承认自己做的不对,可不这样的做,莫庭根本不会放她走,这一次拍《洛杉矶之战》对她来说,不仅仅是拍一部片子而已……

很快,莫庭那处处充满力量,却没有让人恶心的腹肌身体完全的展露在空气中,躺在浴缸里,任按摩浴缸将自己全身精绷的肌肉放松起来……

蓝弦,这一次,我们才是真正的开始……莫庭果然是说笑的!

莫庭那个男人太过高深莫测了,他是蓝弦唯一一个看不懂的男人。

“蓝弦,做好准备,第十八场,蛊窟,你ok吗?”副导上前,提醒蓝弦做好准备。

“奇怪了,墨天王今天不是没有戏吗?”

而他莫庭无法接受,他的女人被人如此轻视……

karl紧紧的握着杯子,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

有点单薄但却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韵味,只一个侧身也足够吸引人,这种感觉墨云天只在融柳身上看到,那个无时无刻360度完美的女人……

墨云天有着极好的出身,据说他的外祖家是有英国女皇授的子爵爵位,而他之所以为会踏入演艺圈据说是因为一个女人,不过墨云天从来没有说过那个女人是谁……

“恩。”莫庭应了一声,切断了电话。

“杨叔,我是莫庭。”

蓝弦对那个奖项很重视,他不想要有什么误差。

“情节需要,就做了调整。”导演倒是颇为客气,毕竟他没少拿沐菲的好处,这样的调整他也很不好意思,可是剪辑和编剧都认为这样的比较好,就是制片人在看了这两个镜头后也要求将lisa的镜头先放出来。

沐菲气的相要拿面前的饮料砸人,可在经纪人的制止下生生的忍住了。

“没事,大家继续看吧。不得不说蓝弦的演技真的很精湛,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lisa就像一个活生生的人物,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某个空间。”星娱一中层出来打圆场了。

蓝弦从头到尾从在那里不发一语,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第二集和剧本上的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而这样沐菲的脸色才缓缓好起来,她才能自欺欺人的说自己还是《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女主。

而这一次r&m集团居然找蓝弦?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蓝弦,这实在是诡异……

“哦,好,我这就去。”还是不明白,但影说了去买,那就去吧,去买套漂亮的,也许影的心情会好的。

“好”幽韵琦没有猜错,如果是别人,他一定不会去见,但那个是是她爷爷,是他认可了的长辈,他前去拜访是应该的,另外,人家的孙女儿嫁给了他,一生的基业也给了他,他没道理还拿乔。

“死丫头,爷爷不传消息给你,你就不知道来看爷爷了。”看着孙女儿心情好,幽老也高兴,这个孙女可是他的宝贝呀,她能幸福比什么都好。

“宇家早已成为皇家的眼中盯,再一味的隐瞒只会让皇家更忌惮,还不如亮出家底与皇家谈判,好谋个活路。”早在还是那个男人当皇帝时就开始关注着宇家的一切,宇家自以为稳当,却不知早已落放他人的算计中。

说完,还真的大声叫着管家。

“姐姐,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能够再看到你,真好。”婉如拉着知心,顾不得还有众人在场,眼泪刷刷流了下来。

如果,如果那秦知心真的没有治好他的腿,那么就别怪他心狠了,秦知心,你要是没本事让本王的腿站起来,那么本王就让你用双腿来偿,今生本王要让你死不如此。

三皇兄,你要干吗?才沉寂了三年,你就受不了吗?可是你再受不了又能如何,以你的身体,你以为你还有争的资本吗?你争到了又能如何?你以为轩辕王朝能接受你当皇帝吗?

不待吴清说完,影便打断:“我行,后面的路还长,必需保足精力,明晚你们留守”

日子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着,一眨眼过了三个月了,寒冷的冬天都快过去了,院子里碧绿的花草提示着春天的脚步就要来了,而轩辕晗的腿还没有什么进步,只不过这个冬天,寒毒最易发作的季节,在秦知心的控制在只发做了一次,而且很快很快,那痛就过去。

轩辕晗哈哈一笑“娘,爱妃,你们慢是聊,晗先去下去休息一伙了”在这个秋末时间,轩辕晗的额头竟有丝一丝薄薄的细汗,秦知心看到了,皱了皱眉,寒毒不会那巧,今天发作吧?

“靖暄那孩子,认定了的事就是认定了,我们想劝也劝不了。”闻人老爷直坐在床边。他也忧呀,那个知心,太复杂了,他们闻人家不怕麻烦,但是知心那个麻烦太大了,惹上皇室,闻人家对皇室,这闻人家的胜算能有多大?

“过年呀?”过年,去年过年还是在秦府,那时候五皇子刚向秦府定了亲,爹因此待他们母女俩特别好,她记得,去年过年时,娘特别开心,特别高兴,因为,她要出嫁了,还是嫁给轩辕曦那个尊贵的男子,娘那一天,特意做了一套红色的衣服,说是今年是个喜庆的日子,要高高兴兴的,可不想,这一年竟是一个多事这年,她嫁了,嫁给了终日不了床的三皇子、娘死了,间接死在她嫁的人手里、秦府没了,也是间接毁在她嫁的人手里,三皇子,不仅仅改变了她的命运,还改变了秦府所有人的命运。

“朕,谅你也不敢”哼,敢说他的儿子,一气就遇到天灾,什么意思,他儿子运气差还是他运气差,这不就是变相说轩辕王朝时运不好吗。

“知心,益州在发瘟疫呀。”闻人靖暄睁大着眼睛看着知心,那个地方,那些个被皇上点名的太医一个个苦着一张脸,在那里交待后事,一个个都不想去,知心她既然,就算,轩辕晗在那又如何,只要轩辕晗没出事就行了呀。

“靖暄,你不觉得奇怪吗?益州真的是发瘟疫了吗?”眼神,直直的看向闻人靖暄,不容他躲避。

“无论如何,那个地方,我都不能让你去。”闻人靖暄摇了摇头,说他胆小,说他自私,什么都好,他就是不能让知心去冒险,他宁可自己去。

听到轩辕晗的话,郑怜心如同被判了死刑一般,整个人跌坐在地,轩辕晗相信又如何?她还是郑怜心吗?还是太子侧妃吗?不,她什么都不是了,皇家不能容忍心她,郑国公府?还能容她吗?想到这里,郑怜心抬头满是希望的看向郑国公,那个最宠爱她的爷爷。

一路上,轩辕晗他们更觉得怪异,这黑族族长绑了知心引他们前来本是敌对,可居然还派人前来接走不出树林的他们,不仅如此,还一路礼遇,如此?为哪般?

“好,既然知儿为你求情,那就算了。”拥着知心就往回走,那样子一点也不像在人家地盘打了人家一般。

“你们当然敢,但现在去做不到,不是吗?我黑族,也不是那么好欺的。”

看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不停的说着,知心气节“够了,晗,别与他们做无谓的争执,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走。”

“头上的朱钗也太多了,都取了吧,只留一根别住头发好了。”知心起身,才发现自己头上平起平日来不知重了多少,这小依当她去干吗?如些奢华的打扮她。

一辈子,好长呀。知心叹息,他们两人的一辈子,会永远只有他们二人吗?

“你给我听着,无论你愿意与否,爱我与否,晗今生今世都不会放手,即使死,也只能死在我手上。”

身复皇命,轩辕晗有了足够的理由开始布局打击郑国府,也有了足够的理由与郑国公府往来从密而不担心皇上的怀疑了。

下朝后轩辕晗约郑国公在京城第一大酒楼满情楼商谈一下事情,郑国公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席间二人相谈甚欢,对于如何打击曦王府,如何壮大自己的势力等等问题,郑国公是说个不停,许是因为自己的孙女总于成为太子妃了,或是离自己的目标更进了,郑国公今天是显得特别的高兴也特别的豪爽,许是轩辕晗今日的举动和轩辕晗的态度,让郑国公认为轩辕晗没他不行了,郑国公到后面居然真的摆起长辈的谱把轩辕晗真正当个晚辈在教导了,轩辕晗也不恼,对于郑国公的自大,他一直不温不火的再给他添上一点。一个时辰后,郑国公终于尽兴了,放过了轩辕晗,二人准备走了。

太子爷,哈哈,你再尊贵又如何,太子的侧妃居然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大的丑闻,皇家想遮都遮不住了,周围的窃窃私语着。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母亲去世的消息,为什么不告诉我呀?”秦知心大声哭喊着,在说到母亲去世的时候,几乎悲伤的站不住,母亲,是秦知心最最主要的人,比轩辕晗还要重要,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秦夫人的支逝,让秦知心的世界塌了一个角,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补起来的角,那曾经是秦知心生命中的全部爱与温暖。

“你说……”秦知心调整自己的状态,以着大无畏的表情看着轩辕晗,秦知心她只是单纯并不是愚蠢,她知道,轩辕晗这样说,她母亲的死,肯定很不一般,也很是不堪。

幽冥手的妻子,无人知晓其人是谁,见过她的人只说是个绝色美人,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她闺名叫:玉燕,喜爱燕型的物品,当年幽冥手为了她而退隐江湖,在她死后,就亲手建了这竹屋,在每片竹子上刻上栩栩如生的燕子,而那燕子楼就是就是用了玉燕最爱的燕子为名,这一切没有人知道,因为知道幽冥手的妻子是谁的人都死了,今日影如此说,他就知道这年轻人定是猜测的。

接下来的路程,秦知心很小心,没有再分心的看着那些有药用价值的草了,只是一个劲的往上爬,崖底上才有寒虚草,他们时间不多了,得快点上去才行。一个时辰之后,两人终于爬上了断崖,知心找了个平地坐了下来,先喘伙气,才有力气找,吴清站在一旁也不多说什么,他知道王妃累了,需要回复体力,默默的将手中的水递给知心,那是王妃说能恢复体力的水。

轩辕晗笑了笑,果然是因为这件事,闻人靖暄的消息真不是一般的灵通呀,他今晚才将人接进皇宫,他随后就赶来,看样子,他对他太放心了。

虽然气极,但闻人靖暄还是礼道周全的行礼退了下去,他是个商人,懂得什么对自己最有利,硬碰硬,死的只有他:“微臣告退”

看了一眼坐在地上,衣衫脏乱的闻人靖暄,轩辕晗笑了笑。“本宫不屑与一个失败者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