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拉文克劳式歌声 第101章:战绝

拉文克劳式歌声

曲浅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5287

    连载(字)

65287位书友共同开启《拉文克劳式歌声》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章:战绝

拉文克劳式歌声 曲浅橙 65287 2019-09-02

这柳湖街,是武安郡城富豪、大户人家才能居住的地方,那一栋栋府邸,每一栋占地广阔,价格也很昂贵。

现在拉好关系,是有好处的。

“是,哥。”青雨欢喜应道。

可现在看来,五行枪法威力显然极大。

自己的黯然飞刀?

那三大叠黑『色』鳞甲,一叠在滕青山的‘赤血马’身上,另外两叠都是绑缚在关绿的‘黑魇马’上。

两天半左右,待得第三天下午,滕青山他们一群人终于安全抵达江宁郡城。

滕青山看过去,是一名青衣弟子。

“你当我亲传弟子,不就行了?”诸葛元洪淡笑说道。

看在身上的破烂,滕青山看了看身侧卷成大团的黑『色』鳞甲:“这一团鳞甲,圈在一起,都有一人高!完全展开,估计得盖住一个庭院。”回想起刚才一战,滕青山也明白,“那赤鳞兽应该是刚刚完成蜕变!高度大概才两丈七八,并非书籍记载的过三丈。而且那吐火,仅仅吐一次,就似乎没后继之力了。”

许多武者都说,赤鳞兽经过那一战,要蜕变应该会离开地底,而是到地表寻一隐秘地。所以很多人都在地表上搜索!

“就这个小玩意,就能孕育出‘黑火灵果’。”滕青山心底赞叹,其实滕青山不知道……这黑火灵根,不单单是孕育出‘黑火灵果’,其实连那‘赤鳞兽’的诞生,都和这黑火灵根息息相关!

有些东西是金钱都难买到的,如玄铁,如更高的万年寒铁、暗金神铁等,而这赤鳞兽鳞甲也是。

无论是那手套,还是内甲。在滕青山的绝招‘毒龙钻’面前,都要被刺出个大窟窿。毕竟当年滕青山使用镔铁枪,实力比现在弱时,都能靠这招刺破蛟龙最外层的鳞甲了。滕青山现在很自信——

大量巨石『乱』飞,每一块都蕴含可怕的冲击力,其中数块巨石撞击在司马庆身上,司马庆无处借力,从高空落下!

沿着地底隧道不断前进,隧道是斜着往上的,当飞奔了片刻,滕青山亲眼看到那银发老者窜进水中,滕青山毫不犹豫紧跟着也窜进水中。在水底游了一会儿,前方便没路了,只能往上!

远处,山林杂草中央,模糊的一道身影正飞窜。

“死去吧!”银发老者陡然一声大喝,手中的长刀猛地就是简单的一记猛劈!

“啊——”

其实也是赤鳞兽运气好,黑火灵果刚好生长在岩浆湖中央,这样,它才能潜伏进来。否则,在那么多武者包围下,恐怕,数十个一流武者,联手就能压制住这头赤鳞兽了。毕竟,它还没真正蜕变。

“跟我走!”关绿一声令下,立即带着三十名精英,朝那深潭方向通道赶去。

“哈哈,冀鸿,你们来的挺快嘛。”那杜九正站在峡谷里,他麾下的青湖岛高手们,正一个个或是背着食物,或是背着水箱,攀爬进入洞『穴』。

“太热了,我一辈子没到这么热的地方过。”

“这人不必留了。”秃顶老者已经准备出手。

他们可就白忙活了。

岩浆缓缓流动着,炽热的气流朝四周冲击着。

“杜老九,你撒谎也不眨一下眼!那藤曼就是我们的人编的!”冀鸿声音很大,盯着那秃顶老者。乌岱看着双方争吵,暗道:“这藤曼都是人家编的,你青湖岛的人怎么可能比归元宗的人还更早进来?撒谎,都一下子被人戳穿了!”

……

滕青山站在山脚下,仰头看着那崖壁上迅速爬着的精瘦汉子。

“都统,咱们不追?”杜洪有些焦急道。

“全归你,三壶?”

“不过那个带路的小子,逃入隧道里,我没找得到。那里面一片漆黑,就是一『迷』宫。”滕青山说道,“我已经命令一队人马,悄然潜伏在峡谷中,静静等候。一旦那人从洞『穴』出来,绝对逃不掉。”

要靠近,耗费内劲越多。

谁能像滕青山一样,走在岩浆流边上,都不在乎。当然,滕青山也同样跟随冀鸿他们,距离岩浆流远远的。

滕青山坐在杂草上,依靠着背后的一棵大树。这是在大延山边上,往下看就能看到归元宗扎的营帐。

滕青山有预感——

还有好酒供应!

空气锐啸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惨叫声。

这吴越比孟田,绝对要强,而且强不少。

地面上出现一个个深坑,二人身影都迅速交错着。

“噗!”一道鲜血飞溅,那穿着银白『色』的青年抛飞倒在地上,胸口上有着刀痕,鲜血缓缓朝外冒。顿时铁衣门一大群高手立即涌上去,帮忙看伤势、止血等等。

山脚下,大大小小的帐篷有不少。而在帐篷周围也站着不少武者,武者们三三两两在一起,彼此谈笑着。仿佛这是一个盛大的聚会。归元宗一行人马过来,立即引起不少武者的注视。

“扎营!”冀鸿一声令下。

其他两支人马滕青山不清楚,不过自己的人马还挺顺利,大家都是黑甲军军士,大部分都有山林生存经验,在大山里,有滕青山、滕青虎、杜洪三人带领,根本不怕出现什么危险。

呼!

原本闭眼养神的赤脚青年,眼睛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