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现世现报
作者: 大丸子呀呀呀呀章节字数:84485万

“砰!”

“朱果啊朱果,这炽热能量,比之黑火灵根,又怎么样呢?”滕青山坐在马上,心中感叹着。

“锵!”生死时刻,他左手上的刀鞘划过一道弧线,撞击在滕青山的枪尖上,借着撞击之力,整个人脚下一点,立即朝后方倒飞开去数丈远。一落地,臧锋才发觉额头满是冷汗,后背也被汗湿了。

臧锋输了,输的毫无还手之力!

而左边一排十八个座位,同样有十七个人坐下。只剩下左首位置没人坐!

“武者们修炼内劲,这内劲本来就能‘养神’,所以武者们一般都是神充足!要达到先天,对‘神’的要求,比常人精神充足,要高上十倍百倍!”诸葛元洪说道,“这要求最是苛刻,几乎绝大多数武者,都是困在这一关。无法踏入先天。”

诸葛元洪的境界,足以为自己师傅!

“咻!”

来不及拔枪抵挡!

嘴上那么说,可是许多武者心里也都明白——

所以,不愿去。

同样,赤鳞兽,也以为滕青山看不到数十丈外的它!在它眼中,在完全漆黑的环境下,人类就是瞎子。第七十三章??灵根奇效

“呼!”滕青山起身,拔出了『插』在身侧地面上的轮回枪。

滕青山、关绿应命。第七十二章 发大财了!

衣服内部便是一层黑『色』内甲!那黑『色』内甲,胸口位置同样出现一个大窟窿。

身体力量、内劲力量完全爆发,最强的‘毒龙钻’,就是蛟龙对上,都要受创!

鬼狐‘司马庆’,一旦被发现行踪,就要逃命!

可惜,包裹厚,主要是金票。根本没有秘籍!

原本滕青山心底还特想得到近身身法秘籍,毕竟《天涯行》只是远距离直线轻功秘籍,而不是小范围内腾挪闪躲!

“蓬!”“蓬!”“蓬!”

“躲的挺快嘛!”银发老者冷笑道。

那瞳孔表面的透明隔膜,能轻易承受如此高温。完全不同于人类的眼睛,不但能适应高温,还能在黑暗中,却像白昼一样视物。

这头庞大的赤鳞兽刚冒出头,通红的仿佛灯笼一般的大眼睛盯着这六人,那巨大的嘴巴一张——

“嗯,逍遥宫白长老都死了,那善水宗戚艳,也被赤鳞兽给吃掉了!咱们徐阳郡的李老先生也掉进岩浆湖死了,青湖岛的‘生死刀’杜九,也死了……死的绝顶高手,一双手都数不过来啊。”

高手死,才能满足那些武者们看戏的心理。

这一次黑火灵果争夺,谁想最后竟然被赤鳞兽夺了去。

“这些武者,没有统一指挥,怎么能赢?”滕青山看得出来,能交战场地就那么大,“即使那数千名武者,都不惜『性』命和各大宗派高手厮杀。各大宗派加起来近千人。也能将他们杀光!更何况,这些人,大多只是来看热闹的。谁愿意丢掉『性』命?”

所有人都惊呆了!

所有人傻眼了!

滕青山目光落在黑『色』石头周围,那汩汩不断冒起的白『色』岩浆:“是了!那个黑『色』石头,似乎是堵在岩浆地底通道眼上!周围正不断冒出白『色』岩浆,那白『色』岩浆,温度高到不可思议地步。而这黑『色』石头,成年累月和白『色』岩浆接触,怎么会不高温?”

这点高温,对滕青山一点影响都没有。

一阵『乱』响,一阵惨叫声,那飞向黑『色』岩石的七个人,当场就有六个人重伤坠下岩浆湖中。第七个人,只是多坚持霎那,紧接着就被一块石头砸在颈部,整个人直接坠下。

“冀鸿,看在咱们年轻时也有一番交情份上,我给你退路。你可别以为我不敢下手!你们三人中实力最强的应该是那‘滕青山’吧。哼,杀死孟田,实力是不错。不过,跟我比,差远了!”秃顶老者冷漠道,“我数到三,你们再不走,别怪我无情!”

“杜老前辈,果真厉害,归元宗的人竟然就这么走了。”乌岱奉承道。

顿时,青湖岛三人悄悄地朝右边前进,明显比左边更宽敞,通道虽然曲折,可是因为太宽敞,令青湖岛人才走了数十丈,就看到了远处另一方人马。

“前面就是黑火灵果所在了。”精瘦男子连说道。

不过……

……

……

十余丈那可是足有四十米左右,相当于滕青山前世世界十几层楼房高,那么高摔下来,那股冲击力,就是一流武者如果用手接,估计手臂都会断掉。只见滕青山右手在那精瘦汉子身上一托,一卸,卸去九分冲击力,然后再收手任凭精瘦汉子跌下。

明白任何人发现黑火灵果的反应,就是独占!

二人都是一流武者,爬的也是几块,几个呼吸时间,就进入了洞『穴』。

随即冀鸿感叹一声:“这天下,一些苦修高手,如那吴越,一埋头就是二十年。这一爆发,就能排到《地榜》前十,这使用长棍的中年人,应该也是一个苦修多年的高手!”

“嗯?那滕青山竟然做到‘入微’之境?”原本一手抓着烤兔肉的雷神刀‘吴越’原本很是随意地观战,可看到这一枪后,他便震惊了,仔细盯着滕青山,“不错,就是入微境界!内劲控制到圆润如意地步,没有一丝浪费,不过……这入微境界,他到底达到什么地步,得要认真看了!不过这么年轻,应该是初步达到入微境界。”

“看来我小觑天下高手了!嗯,这里高手众多,且等等看……待得这边事了,我就回幽州,找师傅!闯『荡』八年,也该回去了!”燕铁心中暗道。

……

比试切磋、仇杀等等,屡见不鲜。第五十六章 高手如云

“呼!”“轰!”

滕青山、冀鸿到的时候,便是看到的这一幕。

许许多多的武者,或是为了争夺黑火灵果。或是为了争夺黑火灵根。

“谁知道,他走的好,在这边,老子心里总是发『毛』!”

人体存在于大自然中,有其局限『性』。如滕青山达到十八万斤巨力,已经是极限。

“你说什么?”滕青山眉头一皱,“黑火灵果,肯定是在赤鳞兽长大后,才成熟?”之前段侯没说这么详细。

“咦,客官消息真灵通。”那小二惊讶道,“那大金庄一个多月前,开始有族人无缘无故没了,一开始每天消失一个人。后来每天两个人没了。前两天开始,每天三个人凭空没了!客官,你能猜到,是啥原因不?”

如今‘滕青山’这个名字,名气太大,徐阳郡,楚郡这一代都在盛传滕青山击败孟田的事情,滕青山暂时不想麻烦,所以报了假名。

在这红石帮,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得到了热情的接待。

“今夜,大家再撑着,好好巡视。”白发老者说道。

段侯仰头嘶喊道:“怪物!”

如影随形枪法——八万斤巨力!

“锵!”

呼!呼!

段侯笑着说道:“有人不想让我说,我偏要说!秦狼兄,这赤鳞兽是一头极为厉害的妖兽,传说,它足有三丈多高,五六丈长,看起来犹如一座小山。而且全身赤红。就是先天强者都难以攻破它的鳞甲!而且能口吐火焰,火焰能融金化铁!”

……

管你什么招式,管你什么意境!

滕青山心底一阵叹息。

“呼!”

同样五万斤的力量,不过,却有内劲辅助,出枪速度瞬间快了六七成!

楼梯传来脚步声。

滕青山杀死孟田,对俊秀青年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至于商人还练武,对他们而言,只是自保而已。

滕青山听得一惊。

人消失的没有丝毫踪迹,太不符合常规了。

“依旧是那样,没人知道什么原因,就大活人,凭空找不到了。就昨天晚上,大金庄一下子没了三个人!”店小二叹息道,“三个人啊,就这么没了!这样下去,大金庄还得了?”

“青山,这是我的结拜兄弟刘虎!二弟,这位,可是归元宗黑甲军的都统滕青山!那可是名列《地榜》的高手,这一次,你哥我如果不是青山兄弟,怕是几年在海外,都白吃苦了。”朱崇石介绍道。

“你们这些人。”杜洪一身重甲,冷漠看向另外一些人,“朝旁边挤挤,让出一张桌子来!”

此刻外面天早就漆黑一片,那管家吴潭,取出了银针和兰云珠,检验饭菜有没有毒。黑甲军军士们同样检验了一下,随后才开始吃起来。在外走天下,特别是荒凉野外的客栈,必须得小心。

“真的有毒。”最先昏『迷』的是朱崇石的小女儿,而其他人也感到了一些头晕。幸亏滕青山提醒的快,他们只是吸入少量,否则,早就昏『迷』过去了。

这就令两千马贼可以跟上,还有一千马贼在后面跑着。

他重重跌倒在地,心里还不敢相信。

今天周围可是有整整五千马贼,而且马贼们一个个嗜酒,怎么可能不外传出去?

加上黑甲军本身的名气,徐阳郡内的几大帮派,以及一些宗派,都没敢来抢掠。

“都统大人,都说这徐阳郡『乱』!都统大人上次立威,我们这两天,一次抢劫都没遇上啊。”杜洪笑着说道。

“老爷!”一名绿装美『妇』人不安地说道,“咱们进入徐阳郡已经整整四天了,估计还有两三天就能走出去了。到了楚郡,咱们就安全了。可是……老爷的那些兄弟们,会没一点动作?”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那中年人冷漠道,从头到尾,这中年人都是盯着手中长刀,根本没看短衫汉子一眼。

这份手段,就连朱崇石本人都心生敬意。

“你滕叔叔,比你爹我要厉害多了!”朱崇石笑着一『摸』自己大儿子的脑袋,“以后,你也得好好习武,成为像你滕叔叔一样的英雄豪杰。”

“嗯!”那男童连点头。

“爹,滕叔叔现在在干什么呢?”朱崇石的女儿说道。

滕青山淡漠道:“景玉佛,作价十万两!现在加起来,才四十三万两银子。还差七万两!盏茶时间差不多了,你取不出来,我断你两条胳膊!”

周围一片寂静无声。

从滕家庄赶到宜城,连半个时辰都没需要。

不过,无论是都统,还是统领,都是黑甲军的!

在酒楼门口已经有一些军士三五成群的聊天了,一看到两匹战马飞奔过来,立即有军士喊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

“青山大哥!青山大哥!”庭院门外传来声音,滕青山三人一道走出去。

“青山大哥,我知道你升了都统,又搬了新地,是特地来贺喜的。”诸葛云说道,忽然诸葛云察觉旁边的妹妹‘诸葛青’不太对劲,旁边的诸葛青正盯着‘青雨’,因为此刻青雨正抱着滕青山的手臂,显得很是亲密。

“真的?”诸葛青心底暗喜。

滕青山和朱崇石交谈间,便兄弟相称了。

之前天『色』还好,可突然狂风骤起,乌云密布,雷声轰鸣,紧接着就是暴雨!倾盆般的大雨,让赶路的车队苦不堪言。

“锵!”“锵!”“锵!”……

夏日的傍晚,很是燥热。

冀鸿不由尴尬。

杜洪、滕青虎二人躬身领命,随后立即选了麾下一支十人小队。

滕青山遥看北方。

“都去准备一下,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可就出发了。这来回加起来,可得有四千里路程。”滕青山吩咐道。第四十章 血石坡

加上十人为一个队,彼此辅助,十人冲杀,可以说是绞肉机。

要绕道,那可足足得多走三百多里路,这等于要多走近三天。

来的时候,滕青山想回家不成,因为上面有白崎都统。而现在,滕青山就是都统,这一营人马最高首领,他说怎么做自然就怎么做。

滕青山微微点头,随即看向滕青虎:“青虎,我们走!”在众多军士在的场合,滕青山必须维护都统的威严,喊滕青虎,也得喊‘青虎’,而非表哥。

可知道刘三爷事迹的,谁不知道白马帮刘三爷手段狠辣?

整个黑甲军整齐划一停下。

“听到了吧?”杨柯瞥了一眼身侧的刘三,“那位滕青山他回老家了!见不到滕青山,你也顺道和那几位百夫长认识认识。对你只有好处没坏处。”

“外公,爹……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滕青山有些吃惊,自己当都统的事情,连滕家庄都知道了?

“啊,吃个午饭就走?”

滕青山也遥遥看去,远处,统领‘冀鸿’正大步走来。顿时,五位百夫长都安静下来,不再多说。

……

“哭,还哭!”冀鸿喝斥道。

“这唐含,当年也是天资极高,名传天下,名列《潜龙榜》的一代少年英杰。二十一岁那年,他双脚双手被敌人废了!这唐含,那可是手筋脚筋都被挑断,只能坐在椅子上,可以说手无缚鸡之力!可人家,埋头于暗器典籍中,钻研三十年!一朝现身,凭借那无双的暗器,曾经一人灭杀过百名一流武者!”冀鸿冷声道,“后天高手中,谁敢说能稳胜唐含?他的暗器,奥妙不可测。那‘仙女散花’,就是先天高手都心怀惧意!如果不是手脚不便,移动上受到限制。他名列《地榜》第一都有可能!”

杀胡童?

策马飞奔,董延几人痛苦的很。

“中了鬼灵针,他死不了?”银发中年男子问道。

“这些紫金,是这人偷带出来的,当然得带回去。”滕青山平静说道。

可‘天剑’,就有过百斤。

滕青山自己不怕,可是却帮不了别人。

白崎双目欲要喷火般,整个人都快疯了。

不过,这是古代,并非前世科技社会。

……

“财帛动人心啊。”滕青山很清楚金钱的力量,前世那黑暗世界,各种杀手之所以杀人,还不是接了任务收了金钱?

万凡祥此刻,根本没将白崎放在眼里。

“一点东西都没查出来。”万凡祥、刘和二人也摇头,万凡祥嘴里咒骂道:“那些狗日的,还真有手段!这紫金矿区戒备这么森严,他们竟然能够将十斤紫金给带出去。到底怎么带出去的!”

“问白崎,他肯定知道一些东西。”田单说道,“不然,他怎么能追杀那个李老三。”

白崎眉头皱起来,盯着远处二十余丈外的中年汉子身影:“这山道上,这么多兵卫,我要下手估计都要被他们发现,特别从那中年男子身上再搜出紫金。被周围兵卫们看到并且传开,那就糟糕了。”

白崎冷漠盯着那中年汉子,在他眼里,这么一个粗鄙汉子根本就是手到擒来。他现在需要考虑的就是——别被兵卫看到他杀人,看到他搜到紫金。

“哼。”

“哼。”白崎一脚将那李老三尸体踢到一旁,而后长枪在李老三右腿上一划,顿时将裤子划破开一层,隐约看到,扎在李老三小腿上的布袋,这布袋已经有了裂缝,一粒粒碎紫金正『露』出来,紫『色』光芒,动人心魄。

滕青山和田单二人躲在草丛中,盯着这边,因为距离远,滕青山他们并没有看到紫金。

《朝阳九枪》练成的白崎,就是和岳松比,也相差不了多少。

嗤!

“阿延,你带大胖先逃!”银发中年人急切道。

“大人!”周围一片恭敬的声音,白崎转头看去。

“那还不赶快去?这搜身的小事,有这些兵卫们负责就是。”白崎都统淡笑道。

“下一个!”胡童说道。

其中有一个,身高七尺的瘦小汉子正是‘董延’,周围的三个人却都围着他,这三个人,有两个都是身材高大,比较肥胖的大汉。还有一人是一头发银白的中年人。

一个年轻的汉子趴在『乱』草丛中,目光炯炯地看着前方巡逻的兵卫:“这些兵卫就不累?早点到旁边打瞌睡去啊。”这汉子心中急得很,进入矿区当苦工,拿着那点工钱算得了什么?

逃失败,是死亡。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448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