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下载 第19章:一曲阳关

阳光在线下载

Save倾煊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444

    连载(字)

14444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一曲阳关

阳光在线下载 Save倾煊 14444 2019-09-02

画面里,只有一个人,苏放。

俞婉是俞家的女儿,他是谢家的子孙。俞太后和谢皇后势同水火,俞家和谢家自然立场不同。

便如眼前恸哭的尹潇潇,她何尝愿看到自己的夫婿成了众“逆贼”之一?哪怕心中已有猜测,仍然抱着深切的希冀跟着他们一起来了这里。

谢钧语带责怪:“明娘,你见了殿下,为何不行礼?你这样也太失礼了!”

杨夫子:“……”

周家上下所有的人脸都放出光来。

“守灵时本就不该沾荤腥。便是母后,每日也是馒头素菜,我何能例外。一旦被人察觉,便是现成的话柄。”

咯嘣一声!

杨夫子站在顾山长面前,低声将事情原委道来:“……江家人必不会就此甘心,定会寻到书院来滋生事端。恳请山长为我撑腰做主!”

顾山长目中闪过异彩,欣然笑道:“好!你且放宽心。莲池书院岂能容人胡闹滋事!他们敢来,我定让他们悔不当初!”

很显然,顾山长已生出收徒的心思了。只是要再暗中考察一段时日再做决定。

……

她自信同龄少女中,无人能胜过自己。

哼!

“我这张老脸,简直被你丢尽了!”

可惜,论怼人,谢明曦从来没输过谁,揶揄一笑:“枝头麻雀已经成群了,就是想在意,也在意不过来啊!”

一个照面,尹潇潇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不情愿地将满肚子的恼火按捺下去:“是我冒失,差点冲撞到五皇子殿下。殿下大人大量,该不会和我一个区区弱女子计较吧!”

三皇子心中隐秘的喜悦激动,丝毫不弱于谢明曦盛鸿两人。

“阿渲!”

盛鸿一想也对,立刻将这点小小失落抛诸脑后,低声笑道:“明曦,不瞒你说。昨晚阿萝出生啼哭的那一刻,我不争气的偷偷掉了两滴眼泪。”

拥有她们母女,于他而言,便已拥有了全世界。

谢明曦也只随口问问而已。

盛锦月咬牙暗恨。

不过,他在人前并无醉态。只目光略有几分涣散。

李湘如又试探着笑道:“云曦妹妹进府也有几日了。殿下一直未曾召幸,不如今晚……”

李夫人:“……”

“立刻将她叫来!”

谢钧以逃命一般的速度,领着谢明曦回了谢府。衣物行李皆未来不及收拾,只将几个丫鬟带了回府。

当晚子时,夜色正浓时,一身酒气的四皇子回了府。

而他,却未收到任何邀约。

陆迟俊秀的脸孔如笼罩着一层冰霜,寒气逼人:“李默,你什么都别问了。我已和四皇子斩断昔日同窗之谊,今后永不来往。你若心疼四皇子妃,不愿再登陆家的门,也随你的便。”

李湘如硬是忍了这口闷气,挤出一丝僵硬的感激:“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七弟高明磊落,绝不是那等两面三刀的小人。”

是徐氏闻讯赶来。

廉姝媛好气又好笑,想嗔责几句,不知为何,眼眶骤热,泪水竟夺眶而出。

其中一个忍不住张口:“为何不能杀!朝廷的兵已经快杀进来了。我们难道就在这儿眼巴巴地等死不成!倒不如先开了门,将这些朝廷命官全都杀了,然后再出去杀个痛快。”

李太皇太后死得太过突然。现在想来,也不无好处。盛鸿和她又多了一年时间,可以从容筹谋安排。

反正是喜事,猜出来也无妨。

谢云曦怀了身孕,四皇子有了子嗣,对她这个四皇子妃而言,也是一桩喜讯了。

李湘如倒是更欢喜,一把握住谢云曦的手,亲热地喊道:“妹妹有喜,我心中亦是欢喜。殿下若是知晓,也一定分外高兴。”

谢云曦谨记永宁郡主吩咐,在父兄面前表现得极有自信:“三日之后放榜,父亲大哥就等着好消息吧!”

他是谢家唯一的儿子,便是庶出,也十分金贵。这十余年来,父亲谢钧从来舍不得说半个字重话。没想到,今日竟为了谢明曦这个臭丫头训斥自己……

……

廉夫子正要点头,六公主却道:“不用了,我参加比试无碍。”

六公主实话实说:“今天早上是董夫子的课,我听不懂也不耐烦听,睡了半日。现在半点都不困。”

陪在一旁的徐氏也满心惴惴,低声嘀咕:“淮南王府为何忽然叫了阿钧过去?还让明娘也一并过去。莫非是书院里出了什么事?”

一旁的谢云曦,早已被吓得泪水涟涟,心中悔恨不已。

永宁郡主脚步一顿,略略转头,扫了恼怒不已的谢钧一眼,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的冷笑:“元亭一片孝心,便留下吧!”

“我还从宫中带了一些吃食,今晚,便陪着山长小酌两杯。”

现在处处被压了一头,都斗嘴都直不起腰杆来。实在可恨可恼啊啊啊啊!

方若梦和谢明曦对视片刻,然后挫败地叹了口气:“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我还以为,我今日掩饰得极好,不会被你察觉。”

“你有什么烦心事,想说便说,不想说,我也不会追问。”

河间王笑容略略有些僵硬,莫名地有些紧张。

俞皇后任凭四皇子跪了片刻,才淡淡道:“别跪着了。待会儿皇上来了,还以为本宫故意苛待你。”

然后,又看向五皇子和盛鸿:“你们两个也别心急。待三皇子四皇子大婚后,再操办你们两个的喜事。”

盛鸿顶替六公主的身份,见了莲池书院,和谢明曦成了同窗,也日渐情深。

可惜,和自矜自傲爱面子的四皇子不同,盛鸿脸皮厚度堪比城墙。很快又笑道:“母后放心,我今年勤奋苦读,说不定能像三皇兄一样,结业考试能考个第一回来。”

俞皇后含笑起身行礼:“臣妾见过皇上。”

谢明曦仿若什么事也未发生过,微笑着行礼问安:“儿媳见过母后。今日母后气色似好了一些,看来,殿下归来,母后心中也踏实多了。”

谢钧忙收敛心神,和其余众臣一起拱手行礼:“微臣见过蜀王殿下!”

一个荷包要做足一整日,十个,就得做上整整十日!

以后得先改了这规矩。

谢钧天生软骨头,又最重功名利禄。永宁郡主私下定是许了什么好处,所以谢钧“摒弃前嫌”,帮着永宁郡主拉拢示好。

几位藩王也是独居一间屋子,屋外看守的逆贼多达十余人。

眼角余光,已落了一旁的尹潇潇身上。五日后。

这一局,以谢明曦大获全胜而告终。

六公主轻轻嗯了一声:“考取头名的谢明曦很好,我和她坐在相邻的位置。”

就在此时,两道目光越过重重人影,落在她的身上。一众堂兄弟姐妹中,阿萝年纪最小,口齿却最是伶俐。很快成了众孩童的中心。

廉姝媛身量颇高,英姿挺拔。目光熠熠,神采飞扬,那份潇洒利落的气度,令人心折。

玉乔陡然惊醒,一骨碌翻身起来,迅疾冲到床榻边:“太后娘娘怎么忽然醒了?莫非是做噩梦了?”

谢明曦抿唇一笑:“你在做月子,当然不能下榻。这哪里算得上失礼。”

尹潇潇:“……”

片刻后,换了一身干净衣物的李湘如扬着笑脸进来了:“三皇嫂,真是对不住了。我没料到芙姐儿忽然有这举动,被吓了一跳,倒显得格外失礼了。”

八岁的孩童,正是淘气之龄。姐弟两个时常私下换衣物,装着彼此的样子出去骗人。贴身伺候的宫人,也分辨不出。更不用说宫中妃嫔宫人了。

“启禀梅妃娘娘,皇上即将驾临寒香宫。”

此时,盛渲和淮南王世子都在淮南王床榻边。

穆方是正经的三品朝堂官员,执掌鸿胪寺,平日所到之处颇受人敬重。结果,前日在谢家受了一肚子窝囊气,心里岂有不怒之理。

病中的淮南王,从盛渲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焉有不怒之理!将淮南王世子叫来怒骂了一通……

正殿颇为宽敞,足以容纳百人。今日有资格进宫觐见的,皆是三品以上的诰命,人人都能入座。不过,先入座的坐在第一排,后入座的,只能坐第二排或角落处了。

这种滋味,实在美妙至极,令人飘飘然欲仙,令人深深沉醉其中。

第二组第三组也在一炷香的时间里跑完五圈。不出所料,第一轮众学生俱是十分。

谢明曦和六公主也忍俊不禁,对视而笑。像尹大将军这样豁出脸面给女儿加油打气的,可谓独一无二。

盛鸿动也未动,右手稳如磐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四王兄,承让了!”

右手酸软后背俱是冷汗的鲁王,张口打圆场:“时候不、早了,今日就、散了吧!”

众内侍宫女如释重负,麻溜地退了出去。

早知如此,她刚才真不该将话说得太满。直接说自己不擅击鼓,改做抚琴吹箫之类的乐器不也挺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