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许愿吧少女 第93章:酒色财气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4777

    连载(字)

54777位书友共同开启《许愿吧少女》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酒色财气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 54777 2019-09-02

他对此并不惊吓,可以说,从他来到这个有些奇特的世界的时候,他就有了心理准备。

谁说是要分开很久才想念,有种刻骨的相思,才一转身就会开始在身体里发酵。

但尤歌的情绪很糟糕,兴许是跟没自己今天生日有关,想到父母不能在身边,那生日蛋糕都失去了可口的滋味……

...朋友,这个词,包含的意义很深刻,并非每个人都能切身体会的。

“结婚啊,是大事,你真的不用再仔细考虑?”尤歌站在原地没动。

店长黑脸的表情很严肃,原本就对尤歌和龙晓晓的印象一般般,现在听到詹琦那么说,店长更是窝火,三克拉和两克拉的差别啊,不是一枚戒指,而是一对,一对,两只!也就是说,少卖了两克拉的钱,原本可以卖出那对一百五十万的!

尤歌满脸通红,又气又羞:“不害臊,你出去!”

许炎显得很平静,内心却是在翻涌着激烈的情绪,他淡淡地说:“容析元,我想跟尤歌说几句话,五分钟时间。”

许炎一走,龙晓晓立刻拉住尤歌问长问短,尤歌现在却不能将自己的实情相告。来这里上班,她只想被当作普通人。

霍律师忽地露出几分试探的口吻:“孩子,你的脑伤是不是有好转了?”

尤歌一听,果然小脸就垮了下去,撅着嘴说:“那什么时候可以生呢?小宝宝好可爱。”

“我都19岁了,我早就是大人了啊。”

尤歌吃痛,慌了,乱了,他象一头出困的野兽,以这种方式抒发着内心无处宣泄的**。恨不得将这小女人揉进身体里撵碎……她的美好,她的香甜和纯净,总是随时随地诱发着他身上暴虐的细胞。

尤歌想要挣扎,但身上的力气好似被抽干,心里乱成一团。

“啊?爷爷,您……”尤歌愕然:“难道您已经知道是谁做的吗?我正想跟您说,刚才有人来电话,说我……说我没资格照顾容析元,还说她(他)会照看的……这太奇怪了,爷爷,您看会不会是那个神秘的女人呢?她当年抛弃了容析元,谁都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我……”

“你看,今晚的月亮好大……”

尤歌甩甩头,眼中波澜渐渐平息,果真不再问了,两人又继续逗着小狗狗们。

可喜欢归喜欢,尤歌不能做事没交代。这一点,她自己也很清楚的,所以,她不可以就这样被消磨意志,该做的事情必须做。比如她上班的公司,可能需要请假两天……还有许炎,找不到她,他会担心的。

案的细节。这依然是她与容析元“开战”的第一步,她有志在必得的气势和信心!

而这些都是尤歌带来的,假如尤歌不在容析元身边,那么,他又会不会变回那个可怕的冷酷总裁?

当霍律师以家长的身份将尤歌交给容析元时,这场面真是有些感人的,因为来宾们都知道尤歌是宝瑞集团的董事长,父母双亡,所以只有请霍律师作为家长出席。

“嘿嘿,还是你最好啦!”

许炎不置可否,扁扁嘴,那神情好像在说:“没啥特别的。”

“听说你们两个刚才干了一件蠢事,原本可以卖出两枚三克拉的戒指,也就是六克拉,可你们到好,将公司的利益罔顾,你们这种猪一般的脑子,能过试用期吗?”郑皓月骂得这么难听,但她心里可过瘾了。

“好好好,一起睡……”

“许炎,你怎么来了?”尤歌惊愕,万万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许炎。

m国,病房。

“相信我,我真的没事。”

这个强势无匹的男人终于是倒下了,在精疲力尽之后,他发烧,一进医务室就躺下。

尤歌被沈兆吼懵了,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律师所说的很简单,但却深深地震撼到了尤歌以及许炎。

“你……赫枫?”尤歌认出来了,眼前这个妖孽得人神共愤的家伙可不就是容析元的朋友赫枫么?

尤歌气呼呼地说:“你看到容析元了吗?别说你在这里是巧合,哼!”

赌王的手下忙着查这件事,整个赌场都笼罩着一层阴影。

“嗯,元哥虽然很强悍,但嫂子似乎现在更胜一筹?不过赫枫说,打是亲骂是爱,咱们还是别去劝了,由着他们夫妻俩吧。”佟槿这货一边好奇地观望一边还在碎碎念。

尤歌不会用脏话骂人,她在最最气愤的时候也只会说这样表现,她不知道该怎么排解心中的难过,整个人都在发抖。

“尤歌……你听我说,你误会了……”

“哟,傻子也会发脾气啊?”乔馨在一旁冷嘲热讽。

“谁说我要有大量了那晚的事,就是你伤害到了我,把我的萝卜弄伤了,然后第二天还给我钱,就是再一次地伤害,你说,现在要怎么办我可是洁身自好的男人,可那晚你却……”

其实许炎先前只是想吓唬吓唬她,不是真想调戏,可现在就成是证据确凿了。

许炎这货暗暗发笑……看吧,救生衣真是一箭双雕的好东西,既能保证安全,又能遮住尤歌胸前那一片诱人的嫩白,免得被其他男人看了去。

“少爷……押运车的司机恐怕……恐怕不行了。”沈兆一脸痛惜,那是个无辜的人啊,却要为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歹徒凶残的行径买单么?

容析元嗤笑,像看白痴似的目光:“许家大少爷,你是不是当医生太久了变得天真了?真难以相信,许家唯一的继承人居然这么头脑简单,我真为你父亲的基业感到悲哀。”

如今,最棘手的不是容析元那边,而是宝瑞的各位股东们,知道首饰无法如期完工,将责任推到了尤歌身上,今天的紧急会议就是要将尤歌从董事长的位置推下来!

由于正式回归何家,现在应该叫她何碧翎了。

“少爷……你醒了?”一个年约五十的大婶惊悚的眼神盯着容析元。

“你的手在干嘛?”

“这怎么行?我们是夫妻啊,有什么不能做的?这叫恩爱,懂吗?你知道咱们国家那么高的离婚率中,离婚原因最多的是什么?”

“你啊,成天都在屋子里,也该多出去走走,比如去周围跑步也行啊,男人不光是要身体好,还要健康才行。你如果很少运动,那么你的身体很可能是处于亚健康状态。”翎姐一番话,透着浓浓的亲情,像长辈。

尤歌在短暂的怔忡后,立刻回过神来,罗永昌的手已经紧紧握住了她:“尤小姐,泰华酒店以后就拜托贵公司了。”

尤歌背对着他,他看不到尤歌此刻其实是睁着眼睛的,在他躺下的一刻,她差点就想质问他了,但尤歌最终还是忍住,一言不发,沉默着,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通过短片和实践,尤歌知道了什么是冰与火的冲击,容析元也享受到了一种新鲜的刺激感。两人之间这夫妻生活还真是挺和谐的,时常都充满激情和新鲜,也使得彼此的融合度越来越高,越来越亲密无间了。

“你什么意思?你在威胁我?不觉得很可笑吗?你的未婚妻,我的小姨还在这里呢,你就这么快地表现出你要娶我的决心,容析元,你也太惊世骇俗了吧?”

“是的,何小姐,你的身体各项检查指标都已经合格,可以开始我们的计划了。”

尤歌已经不再住楼上的房间了,她住到了那晚与容析元发生关系的佣人房里。

“尤歌!”龙晓晓激动的喊出声,喉咙泛堵,忍不住哽咽了。

天啊……龙晓晓犯晕了,脑子一片空白,但她还没那么糊涂,眼下明摆着就是尤歌不想让“老总”进去,她要帮尤歌!

何矩说话挺客气的,不知是因容析元的身份还是因自己的女儿看上了这个男人。

“她是第一次来隆青市,怎么可能跟你见过?老兄,你搭讪的方式太过时了,下次换新的招。”男人毫不客气地嘲弄。

当她脑伤痊愈之后,她的智商飞速猛进,她才明白,她失去的,是父母留下的一切,是父母生前的心血,却在她手里稀里糊涂地丢掉了。并且还是一种被骗的方式。

也难怪外界会那么传了,单从容析元四年间的行为来看,谁都会联想到是不是他xing取向变了,或者那方面不行了?

“啊?”郑皓月有点失望,可也知道容析元是个工作狂,她必须忍耐这一点。

女人们好像在一瞬间都忘记了容析元是有未婚妻的,一个个跟打了鸡血那么兴奋不已。

蓦地,前方突来一个人撞上了他,传来一声调笑。

尤歌一把抓住了赫枫,激动得呼吸都凌乱了:“你刚才说的是谁的狗狗病了?”

“你……你也老大不小了,还不想结婚?霍叔叔可是成天想着抱孙子呢。”

可是尤歌很快就发现,在容析元身后还有人……是郑皓月和霍律师。

这俩爷孙总算是有了一个值得欣喜的开端了,一声呼唤就能拉近彼此的距离,但似乎还都有点不好意思。

大哥发威了,手下也就没了脾气,谁会傻到跟钱过不去呢,当然是要钱比要女人重要了,没钱还怎么找女人?

在容析元这犹如x光线投射般的注视下,郑皓月心头一紧,却还是极力保持着镇定,越发温柔地望着他:“析元,不用太担心,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其实我也认为,尤歌已经不是董事长,可能被人绑架的机率很小了,兴许是她一时贪玩走丢了。你也知道的,她以前走丢过几次……”

尤歌紧紧贴着香香爪子上的肉垫,哭得肝肠寸断,她想起了在车上香香被人踢了一脚,如果不是受伤了,香香不会这么虚弱的。

尤歌气得咬牙,他还不承认!

但尤歌却说:“你慢慢说,说仔细,我听着。”

尤歌当然也听说过了,这得归功于公司里的人爱八卦,尤歌时常会听到他们说“许家”的少爷出手阔绰,一掷千金,自家的游艇送出去只为追到他看上的女人,说他是个败家子……八卦听多了,尤歌自然有点印象,可万万想不到,人们口中的“败家子”居然活生生就在自己眼前!

...病房里很安静,但外界却不平静,即使夜深了还是有很多人在忙碌和焦虑着。警察在抓紧时间抓歹徒,记者们有的在医院门口守着蹲点儿。

管家容樯在老爷子身边伺候着,衣着整齐,头发光亮,面带笑容,略显小心地问:“老爷,您又游了一圈,是该消消气了,别再游了,医生说你每天晨泳最多半小时,今天已经超过两分钟了。”

小伙子苦着脸,连连点头:“嗯嗯……我知道了,大少爷。”

“下不为例?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吧,今天你还好意思再给我重复一遍?怎么你以为这是小事吗?由此可见你对待工作多么不上心,你的注意力都去哪里了?一份报告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更重要的事?公司不养废物,不管是通过什么方式进公司的,别以为谁能保住谁,公司里是靠工作能力说话,如果不能专心工作,那就趁早滚蛋免得浪费公司的资源!”汪副经理重重拍着桌子上的件,她那两片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的很像是血盆大口。

那晚在他家,她做了爆炒大虾,很好吃,厨艺没得挑,可他没有赞扬一句,只是埋头吃,但心里是有数的,再后来,她经常为他送饭无医院,让他每天中午都能吃到可口的饭菜,他也都不曾说过感谢的话,只默默记在心里。

许炎不是傻子,他知道苏慕冉为什么要那么对他,主要还是因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