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开户:第8章:九星天罗

阳光在线开户 作者: 孤独懿

接下瑞这部戏,是那一天蓝弦和莫老爷子谈话后决定的。

蓝弦很明白,自己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并不高,至少没有高到可以正面去活动。

我可不信,你是因为莫庭调出军区的人,对付大金集团和他背后黑神会一事而讨好我,我很明白你的身份……

再来,签约后,蓝弦红的太快了,星娱还没来得及给蓝弦打专业团队,给她定位,给她包装……

在国内,依蓝弦的资历,肯定没办法去参加影后的评选了,不过最佳新人奖倒是可以拿一拿。

“当然可以,有莫家在身后,再加上我们的运作,这最佳新人奖,应该没有人会和我们抢,橙色身后那人也要忌讳莫家的力量。”颜末的脸上扬着温和笑,只是双眼却是犀利。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你这样的行为,会引来日本官方插入的,很危险呀……

这件事情也让众人都明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蓝弦失宠了。

“好了,好了,你们也不体贴一下蓝弦,真是的……我们继续游戏,等蓝弦输了,我们再来让她安可……”主持人看众的情绪挑的差不多,又再次道。

蓝弦改变主意了,因为她知道墨云天最讨厌有权有势的人打压新人了。

“你今天莫名其妙了,莫庭。”蓝弦得理不饶人推开了莫庭,半坐在莫庭的面前,一副质问的样子。

眼见x导演的咸猪手就要搭在蓝弦的腰上了,眼见白雪就要不顾一切冲上来将蓝弦拖走了,可就在这一刻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明天各大影评人和媒体人士,将会大肆报导有关《神之子》的评论,同时还会将今天,发生在盛世皇庭的庆功宴上的事情,报道出去……

“我红了吗?好像至今我也就只演了一部电视剧,在剧中我只是女配,配角是再红也是有限度,至于我和墨天王的事情,我只能说大家误会了。墨天王是一个很提携后辈的人,我和墨天王是在芒果台后台遇上的,那一天墨天王上节目遇上我,才有后来的事情,之后我们与墨天王没有联系……”

r&m集团的权势可真大,可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了,融柳下葬了,有关于融柳的一切都将埋葬。

纸上的字体是陌生的,有些幼稚与难看,上面写着一个女孩子如何讨厌这个世界。

蓝弦一听,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立马收回手:“我没有……”

“有人说墨天王不出席开机仪室是因为不满角色人选?蓝弦小姐对此有什么看法?”某报社的人一女记者问出一个相当犀利的问题。

蓝弦略一犹豫,想着以后也没有机会再见了,道了一句:“云天。”

给读者的话:

“蓝…弦…!”

而身后,被称为李姐、王哥的二人,听到颜末的话,和两人方向,酸溜溜的看着蓝弦。

众人在羡慕蓝弦的同时又算计如何利用蓝弦。

莫总向来是个大方的人,不管是对女人还是对员工,r&m集团的薪水可是行业最高的,百分之五的奖金也有数万,难怪amanda高兴到失了平日的严谨。

“我已经说了……”

蓝弦心中怒火中烧,可脸上却是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双眼闪着满满的期待和信任,一副天真的样子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扬名国际吗?成为比融柳还要红的演员?”

得……什么蓝弦,什么圈子里最有原则的女人,不就是一个做着明星梦的傻女人吧了。

刚刚故意诱惑他,害他情动却连碰都不让他碰一下,现在要从他身边过,似乎不是那么容易。

呜呜呜……某空姐红着眼睛跑了出去。

当蓝弦与墨云天在前台与记者交战下来后,刚卸妆回到休息室,墨云天本想约蓝弦一起吃饭,但看到白雪急匆匆的样子,墨云天很实趣的走开了。

呜呜呜……好心痛呀。

有些想法一旦扎根脑海了,想要拔出就是不是那么容易的。

“白雪,我不一定要录唱片,我可以先录一张ep出来,制做唱片的时间太久了,ep足够了。”

之前剧组就有安排记者来探班,时不时来个煤料,什么人气小生任宇泽与新生代玉女沐菲假戏真做互生爱慕。

action……莫庭的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跺一跺脚就能让本市经济圈抖一抖的人物把你放在眼里了,对上莫庭的一笑一般人是什么反应呢?

这个圈子新人难混呀,尤其是第一个角色,要接千万得谨慎,一个不小心就翻船了,想再卷土重来可不容易。

白雪看着这群记者一脸受惊的样子,心里暗爽。

说完,还不忘哀怨的看着蓝弦,一副蓝弦你看看莫总对你多好,你知足吧,赶紧嫁了吧……

这一次蓝弦所选择却不欧式礼服,而是一袭紫色的托地古典宫裙,配以古典盘发,整个人就如同是仕女画中走出来的大家闺秀。

蓝弦那身衣服,没有任何意外,让莫老爷子一整天都是笑意,看蓝弦也顺眼多了……

什么?爱?莫庭说爱她?

比如,给蓝弦安排过量的工作,又或者炒作蓝弦的绯闻,说句不好听的,直接派人给蓝弦来一组奇怪的照片,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从不看偶像剧更加的抑制偶像剧,我一直认为偶像剧只是给天真的女孩一个不切实际的梦,让大部分的女孩子相信灰姑娘的存在。

看样子,清闲的日子没几天了,她去准备采购衣服了。

蓝弦与莫庭一出机场,就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等着外面,两人上车后,车子一路朝莫家驶去。

在场的众人全部静声,集体等着蓝弦的回答,众人都明白,蓝弦此时的处境相当的尴尬,回答又不是,不回答又不是……与at的执行长用完晚餐后,蓝弦婉拒了对方去出海的邀请,回到自己的公寓去了。

心情愉快,白雪一路哼着小区,把蓝弦送到家,确定蓝弦安全到家后,白雪立马给邵阳打电话,报告今天晚上的情况……

话落,蓝弦就感觉自己被腾空抱了起来,落入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可惜蓝弦依旧没有同意,在她的经纪约到期的那一天,蓝弦手边所有的工作也结束了,好吧……除了绽放的代言。

番外……现在木有写的感觉!历时两个月,蓝弦与莫庭这对强强组合……终于美满了,希望大家喜欢。我一直认为这个圈子无时无刻不在演戏,我一直以为自己做的很好,可到今天我才明白,原来我一直在我自己。我把演戏当工作,而有一种人把生活当演戏,她自己就是戏中人——蓝弦

明天拍戏便要再见了,他会保护好蓝弦,让她至少在这个剧组中不会被人欺负。

另外还有一家报社,直接就用:蓝弦步步生牡丹,尽显国花之芳华……

而蓝弦能绑住莫庭多久?众人都在猜测了,莫庭最长的恋爱记录是三个月,最短的是一天,而蓝弦现在是两个月零二十天,不知蓝弦能不能刷新记录……

“蓝弦小姐,蓝弦小姐……”

莫大boss,我蓝弦虽然生涩,但却并不是没有诱惑力,我就不信青涩的女人就没有风情。

顾忌莫家,邵阳根本不敢,不经蓝弦的同意就替她接活,也不敢什么赚钱接什么,只能一一放在那里,看蓝弦愿意接什么活,就接什么活……

很快,手机上显示:“gameover!”

他就说吗,依莫家的门弟怎么可能容许一个戏子蹦达。

她可是陪了那几个老董好几天才换到的,而蓝弦吗?听说是颜总监与邵总亲点的,这样一个人背景之大不是她能得罪的。

隐隐有几分失落,深情的双眸带着几许期许……

王亦诗的丑闻,爆的如此恰到好处,处在这个圈子多年的顾子寒绝对不会放为,那是意外……

“这样才能稳打稳扎吗,把根基打好,把观众缘拿下,这样风险小。”这是演艺圈一惯的模式,先小打小闹让观众熟悉你。

白色万分的纠结,要知道依蓝弦现在的名气,根本不可能有导演和制片人找上她,只能去公司挑一挑有没有自制的剧片,让蓝弦插一角了……

他们两个风口浪尖一般的人物,要是一同出现在公众场合那是很麻烦的,虽然剧组为了宣传《神之子》,经常安排他们一同出现,或者流露出一些两人对手戏的剧照出去,但是这是私人时间不是工作,他们不想被利用了……

六点,正值交通高峰期,好在蓝弦住的地方偏,没怎么堵车三人就到了。

相处一年多,白雪自认了解蓝弦。蓝弦除了在剧组勤快外,其他时候就是一个懒女人。

写个小说咱的就这么堵心呢?g友说的那本书,话说我还真没有看过……郁闷。我就想写个重生,选择娱乐圈。“蓝弦,晚上九点要去ktv,恩,本市了大的那家金碧辉煌,制片人的邀约,颜总监说了你必须去。”走出剧场,白雪不放心的再次提醒着蓝弦。

“蓝弦,你别难过,日子该是怎么过还是要怎么过,现在的局面对我们大好,以后只会越来越好的。”

“我看看。”蓝弦接过剧本翻了起来,看着剧本上所写的都是戏份不多的配角,对此蓝弦是理解的。

电影是一个小成本的都市剩女相亲择偶记,而能给她的角色是女主的一个同事,出境时间不到一分钟。

“你好,蓝弦小姐,你的资料我们有看过,你是非常优秀的演员,希望我们有合作的可能。”说话是一个大胡子,身份、名字全无,用着怪腔怪调的中说着。

封后了,见家长了……蓝弦演艺圈的路也就要完结了,完本基本上就在这一两天了,不知为啥,好舍不得呀……“总裁?”莫庭的超级特助,莫庭口中的风子秘书推门而入,看着黑暗的办公室,也不敢开灯,顺着莫庭手中那忽明忽暗的香烟找到莫庭的所在。

这是蓝弦第一次在公众场所公开专声明,她对金鸡千花奖,最佳新人奖的在意,在一阵伤心过后,蓝弦又一次的发表公开声明……

而这些问题是,蓝弦早就有了答案。

众位记者虽然不是十分满意,但是在蓝弦透露了国际大导演瑞那一段后,众位记者满足了。

颜末这几天打电话打的舌头都起泡了,可却收效甚微,去警告红颜与紫心吗,这两人又不听劝的主,她们正被媒体捧晕了头,再加上沐菲也在唆使……

“灵姐,我的助理通知我是八点半。”蓝弦丝毫不在意叶灵语气中的质问,特意看了看手表,提醒叶灵她没有迟到。

在美国蓝弦虽说小有名气,但绝对不是家喻户晓,美国的记者也没有兴趣来天天堵她,最主要她在美国也不会有什么八卦。

黑亮的眼眸如同深水看不出情绪,嘴角上扬的弧度却显示出他的兴趣。

总裁加班,他跟着加班,总裁不加班,他还要加班。

当邵阳与颜末知道这个消息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与所看到,《神之子》送去参奖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现在,蓝弦提名金棕奖,而莫庭要各大报社,把这事大肆报道的要求也发了下来,报社怎么会不给力呢,这绝对是热门呀。

莫庭没折,乖乖地在玄关处将鞋换上,穿着不怎么习惯的拖鞋,踏入蓝弦的家。

这一点也是众人不解的地方,而这一点只有盛世皇庭公关部的负责人可以解释了。

“一楼的宴会厅给我取消,不要了。”就这么一句,电话挂了。

无论多么漂亮他都不碰,因为他觉得演艺圈的女人脏……

星娱的高层们似乎也通通没事,带着一干小明星浩浩荡荡的往盛世皇庭赶,一个个锦衣华服的,那样子哪里像是参加庆功宴,这明明是参加电影节……

当然了,既然是庆功宴,《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剧组也是会参加的,不过他们的位置就没有蓝弦的那般好了,很偏,很不适合拍照……

“哈哈哈,小事,小事……”成功的与蓝弦交好,简大经纪人很满意。

“恩?”

“哦……上帝呀,boss大人,你能不能晚一点,就算法国人不喜欢加班,可是我喜欢呀……”摄影师看到莫庭的身影,一脸的郁闷。

尤其是墨云天看蓝弦的眼神让莫庭实在不喜欢,蓝弦可是他莫庭声明了的所有物,墨云天有什么资格用那种纠结的眼神看蓝弦。

看着手机,蓝弦的难得忧愁起来。

“莫总,你用什么身份来说这句话?”

连夜开车回到自己的别墅,无视管家与女佣的惊讶的眼光,莫庭冲向自己的卧室的浴室,拧开冷水就淋了下来……

他绝对不能让墨云天把蓝弦带到英国去,不能让墨云天有近水楼如先得月的机会……

大家相处久了,对蓝弦也没有那么排斥了,有时候剧组的都为蓝弦叫屈了,蓝弦的演技大家是看在眼里的,无论蓝弦凭什么手段取得角色,她的实力都是摆在众人面前的,即使是嫉妒也有个度……

莫庭,我要让你看到,你的眼光真的不好,这个叫蓝弦的女人不值得你花时间。

老爷子要是认可了蓝弦,那么打蓝弦的脸,就是打莫家的脸,老爷子的政敌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莫家不怕,但是蓝弦在那个圈子却是不会好过……

而电话切断后,莫庭终于明白,自己突来的不安是因为什么了。

正在上谈话节目的蓝弦,鼻子突然微微一动。好在有着极强的自制力,蓝弦才将这哈啾给压了下去……

“对呀,对呀,你知道什么公司找你代言吗?”白雪说着说着又笑了出来,眉眼都都挤成一朵花了,一副你快问,我等不及要说的样子。

蓝弦没有像一般人那样狂喜,反倒是冷静的可怕。

白雪似乎被蓝弦给震醒了,整个人不安的看着蓝弦:“蓝弦,你说这事有古怪?”

天下掉馅饼,还是一个金馅饼,一般人肯定会砸的狂晕,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

飞奔过去,揉着幽老的脖子,撒着娇“爷爷……”

是你先挑起来的。

“啊,知儿,知儿,你等我呀。”转够了,高兴够的轩辕晗,抬头,却发现知心已走至宫殿外,一边追赶出去一边叫着,除了皇上,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了,太子爷今日的失常了。那黑衣人不知从哪里抓了一个医术精湛的老大夫来为轩辕晗疗伤,老大夫一边战战兢兢的打量着黑衣人,一边小心意意的为轩辕晗清理伤口,别清理边摇头,唉,这年轻人呀,怎么伤的这么重呀。

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呀,走?来了还走得了吗?留?留下来,继续心痛到死吗?为什么在青州时,她认为自己可以坚强的面对了呢?

宇定北欲上前,却被影挡住了:“闻人大人,去而复返,为何?”

“多谢闻人大人,定北,还不快快收下大人的礼。”宇定南要是落在闻人靖暄手上,对宇府可不是什么好事。

知心这才记起,轩辕晗腿上的伤还未处理。“我还以为你不相信我能治好你的腿呢?”秦知心回了神,听到轩辕晗的话,心里一暖,很是高兴。

“回爷,是的。”跪在下面的人,很是肯定的回着。

“晗”秦知心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显得特别响亮,要不是她一声大叫让隐在暗处的侍卫知道了秦知心,那么秦知心此时肯定没命了。半夜闯入轩辕晗院子里的人还能活着出去吗?

“知心”好听的男声伴随着重重的睡意,好似在怨被吵醒,很烦一般。

“是,爷”吴管家一直都很佩服自家的主子,温的表面有着一颗七巧的心,足不出户,却知天下事,抬手之间便可谋篇定局,这三年的时间爷只是低迷,却没有失了那骄傲与自信,现在的爷比三年前更甚,轩辕曦在爷手上讨不得一点好了。

“说吧,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轩辕晗狠狠瞪了郑怜心一眼,看也不看她,转头看向那两个匍匐在地上发抖的男人。

“太子爷,怜心冤枉呀,怜心是被人陷害的,真的是被人陷害的。”郑怜心哭倒在地,那两个男人的死让她瞬间清醒了,他们也许就是她的下场了,不不不,也许她的下场会更惨。

哪知郑国公根本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把眼睛移的远远的,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一般,郑怜心绝望了,爷爷这种动作她很明白,这说明她是一个没用的东西,郑国公府是不会要她的。

一路上,轩辕晗他们更觉得怪异,这黑族族长绑了知心引他们前来本是敌对,可居然还派人前来接走不出树林的他们,不仅如此,还一路礼遇,如此?为哪般?

“王妃去了,去了,就当是散散心吗?”见半天也说不动知心,小依撒娇着说着,经过这么几日小依也明白知心的个性,也有些没大没小起来。

简洁明了,直奔主是,没有过多的语言。

点了点头,没有高兴没有得意,好似一件很普通的事,也是,对于影来说,这么近的距离却实不算什么。

“内力呢?影,内功有在修练吗?”奇长,练武奇长呀,要是爷爷知道了,一定会乐死的,他的武功后继有人了,哈哈,爷爷再也不用逼她练了。

“这叫夫唱妇随,没事,你可以滚了。”走到门边,打开门,做出个请的样子。

两人忙乎了半响,终于长度够了,吴清把那用腰带与外套系好的长绳一头绑在自己的身上,一头递给影。

太子爷,哈哈,你再尊贵又如何,太子的侧妃居然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大的丑闻,皇家想遮都遮不住了,周围的窃窃私语着。

敏之?影疑惑亦不解,发生了什么?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妇人拿着帕子擦着眼角的泪,欢喜与担忧并存,醒了就好,可敏之这身体。

语气里有着伤感,燕子楼和这竹屋一样,对他来说,是有意义的,可是自己的孙女没有继承的心,他又能如何。

“爷爷,忙完这段时间后,就去宇府长住吧,我会让人重新收拾个给院子给爷爷。”影是真心的邀请,韵琦为他做了那么多,他同样也可以为她做很多,眼前这个老人,是她的爷爷,他同样会尊敬、孝顺,只不过他不会用言语去表达而已。还有就是,这个老人,无论他有多强大,他有多厉害,他毕竟年纪大了,一个人呆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怎能不寂寞。

“恩”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