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网址

彼岸孟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83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8章:无量圣

彼岸孟婆 84834

“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小心。”他不动声色地伸手扶了她的肩膀一下,又快速将自己的大手放了下来。

夏芷柔有些不甘愿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她一定觉得我很坏很坏,是我破坏了你们……”

“我、我办公室还有事情。我一直很认真工作的曲总,我这就滚了,好吗?”

只是可惜了那点主动与焦急,到底让他最后失了兴趣。

陈副总早早带着分公司所有在职人员奔到门口,依次排开两边。

可是眼下,这着急下班的男人已经不像他们从前的那个冷面总裁了,到似个诡异的居家男人——到点就想闪人。于是乎,这份合同到底是送进去还是不送进去,秘书室整体都犯了难。

她还记得那时候自己曾经无数次地追寻过他的脚步,下了课了也还是想要看到他,于是尾随着追出校门,却一眼看到那个开着大红色奔驰跑车,站在校外等他的美丽女子。

她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赶忙抬手揩过自己的眼角,有些仓皇地站起身。

该死!他要说的明明不是这个!

曲臣羽沉默,“淼心,别的人不懂你,我觉得至少就我跟你之间的关系来说,你不需要在我面前伪装坚强,毕竟你认识了我哥多久,我就认识了你多久,至少,我们应该算是朋友。”

乱中又凭生了一股愤怒,这不是他第一次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可似乎每次都是够了,这玩笑再开下去只能越来越过份,想着,她扬手就要打他。

裴淼心低头没有说话,收拾完东西跟几个姐妹一块出去吃东西,第一顿就选在观景客栈出来的没多远的古城小吃里。

“你走吧!在芷柔过来以前,你快走,她才是我的妻!”

你总以为要体会人生,就要多爱几回。

易琛自然也发现了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安静沉默了一下才道:“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想,当年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才会让一个又一个的汤蜜拿我的感情戏耍。”

夏母不信,“少骗我了,你一定又沉不住气。我知道你还在介意那天的事情,可你也该晓得,曲家的人对那女人到底有多忌讳。芷柔你是我的女儿,你得学聪明点。事情还没决绝到你所无法控制的境地,那就不要把一个男人给惹毛了,有时候你得顺着他的毛摸,你知道吗?”

夏芷柔坐在位置上独自生了会闷气,这才有些烦躁地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东西,“这个系列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已经说过我要最新最好的了,怎么还是拿这个款式给我?这款式又简单又无趣,怕我没钱付款所以故意敷衍我是吗?”

裴淼心快步从医院里奔出来的时候,易琛还是挽着袖子站在草地上的样子。

夏芷柔抿了抿唇,还是自嘲似的笑道:“当年他出国留学,我以为他那一去,也许我们这一生都再没办法遇到。可是后来他还是回来了,在我打工当小姐的夜店里,他陪几个合作商前来洽商,我们就在人与人之间,隔着那么多的人,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对方。”

夏芷柔嘲讽地笑了半天,“你有什么好抱歉的,你插足进我跟耀阳之间的感情,而我又破坏了你们之间的婚姻,我同你说,裴淼心,我们之间的帐永远都算不完的,永远不!要不是你的突然出现,好好地走了那么多年你还要回来,我就不会受刺激听了那几个人的嗦摆,去同卓太太她们做这些事情,我是被她们害了的!”

这一回她用的力道极狠,曲耀阳几次伸了手去抓她,可都叫她轻易躲开,又怕真的伤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只得住手站在原地,看她红着脸颊怒目望着自己。

裴淼心紧紧咬住下唇,越是在曲耀阳怀里挣扎,父亲在电话里的那声轻叹仿佛在她耳边便愈发清晰。

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后,才响起厉冥皓大笑的声音:“我随便说说的,你也相信?”

期间接到曲耀阳打来的电话:“晚上你怎么过来?要不要我来接你?”

拿着电话的裴淼心闭了闭眼睛,曲耀阳夺过去的那杯酒里,正好就被她放了一片扎来普隆。那杯酒她原意是要给自己喝的,她这一辈子似乎都在做错误的事情,接受着臣羽的爱情却又与曲耀阳发生那样的关系,她简直没有办法面对自己,到还不如喝一杯那样的酒,不管是睡过去还是死过去,都好过清醒着痛苦好上一些。

老人的意思大抵是想提醒她,芽芽很乖。

他摇头叹了叹气,等电梯门开了才继续向前,用密码按开了面前的公寓。

在他看似开心的外表之下,不知道正隐着一颗多么受伤的心。

他愤怒扬起的大手又想打上她的脸庞,恨恨拱起小脸的女人似乎早就料到他会动手再打自己。

她掌心触上一处高耸,坚硬滚烫且炙热得像要穿透她的灵魂与皮肤。

曲耀阳突然抱着她从床上起来,大手紧紧箍住她夹在他腰侧的两条白腿,一边艰难地上下挺动着自己的腰身,让她紧紧抱住他的脖颈,在他身前一起一浮之间,每一下都撞进她最深的里面。

“裴淼心,我总以为,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曲婉婉这时候从人群冲穿了出来,从身后将裴淼心一扶,道:“嫂嫂,我们走,不要再待在这里了,爸跟妈他们真是太过份了!”

“耀阳……”只这一声娇唤,满腹委屈再都倒不完。害怕他替自己担心,也害怕他难过自己受了委屈。她慌忙抬起另外一只完好的小手揩了揩脸颊上的泪痕,“你、你怎么来了?啊……”

曲母只好将所有的怒气吞回肚子里去,却涨红了一张脸,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来。

裴淼心点了点头道:“你从前很爱很爱她,后来若不是我……还有她做错了事,现在待在你身边的人也不会是我。”

“我是说过要听话的,可是就这一晚不行吗?刚才伯母都没说要赶我出去,反正家里还有这么多空房间,你让一间给我不就行了么,我又不是要跟你睡,你好小气!”

后头是小女孩欢快的笑声:“我不闪,我就喜欢你。”

“从前的你也像她这么无畏无惧,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了,没有那么多犹豫。”

“嗯。”曲臣羽没再多话,很快将车子开进了老宅的停车库里。

她踟蹰着想要同他谈一谈关于自己与曲耀阳之间的事情,可是他抱着熟睡的芽芽回家后没有多久,就一头扎进了书房里。

工作人员一惊张嘴,说:“怎么会,看上去多有夫妻相的两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