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网址

彼岸孟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83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0章:斗烈

彼岸孟婆 84834

这翰林院里,清贫的人不少,他们见这股票挣银子,而且贪婪于新股的巨利,不少人,是四处挪借了银子去买的。

而在王宫的寝卧里。

弘治皇帝眼前一亮:“还能涨?”

所有的生员有点猝不及防,没有料到,师祖招呼都不打,抬手便射击。

方继藩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让自己出银子了,自己很穷的呀。

他想说,又不敢说。

许多人见突兀取出了匕首,大惊失色。

首领们顿时一惊,纷纷像见鬼似得,看向皇帝。

脚下,首领们长跪着,眼里从胆怯,变成了敬畏,他们小心翼翼的看着这大明天子,至尊可汗。

他目光如刀子一般,扫了众人一眼,语重心长道:“若汉人怀柔,我等十年之后,与普通的牧民,就没有任何分别了。可若是汉人征战,哪怕我等一败再败,子子孙孙,也不失为王侯。”

咱干爷爷,就是睿智。

萧敬磕磕巴巴的道:“齐国公……齐国公……这样会死人的啊。”

拍拍他的肩,外头有人匆匆而来:“齐国公,齐国公……礼部那儿请您……”

朱厚照道:“父皇自己要找死,看来是没得救了。”

方继藩皱着眉,他这个人,有些杞人忧天,对于异族,他历来是有所防范的。

他拼命摇头。

朱厚照咳嗽,乐了:“老方,本宫答应了,银子的事好说。”

弘治皇帝道:“现在诸部俱都聚于大同,希望和大明会盟,此事,方卿家来安排。”

这认购的过程,极快。

一会儿工夫,便有人来报:“少爷,王不仕来求见,说是有事……”

细细一想,还真是。

这王不仕老爷,他如此高调,生怕别人不知他有钱似得,这样真的好吗?是不是太高调了。

敲铜锣,太俗。

邓健站在王不仕的身侧,笑吟吟的给王不仕斟茶。

弘治皇帝对此有印象:“这几月,都有成长,有时一月,竟可成长一成。”

于是任他们摆布,穿戴一新,洗漱的时候,用的竟是参茶,他也已经懒得去问价格了,指望着去账房里看账目的时候,可别吓死自己就成。

只不过……

方继藩摇头:“陛下,这件事,只能邓健去办,王守仁等人,不及邓健之万一,给邓健提鞋都不配。”

弘治皇帝也觉得索然无味起来,懒得再和朱厚照计较:“都退下吧。”

方继藩道:“你到了王家,什么也不必管,就恢复你的本色就可以了。其他的事,不用担心。”

…………

时代变了,玩法也变了。

弘治皇帝想起了什么:“还有,将这些数目,往后都要抄送内阁一份,也让几位卿家,多看看。”

萧敬现在都忍不住,想要在厂卫里,也招募一批精于计算的人才,在这厂卫内部,弄一个统计局出来,和那保定统计司对抗了。

他看得出神,甚至有时候,会提朱笔,记录下一个个数据,这是为了让自己更深刻的记忆,省的以后,想不起来。

“真是好东西啊,朕现在,到时很想见一见,保定统计司的统计使了,听说他在求索期刊里,还发过两篇论文,此人大才,你们啊……都学学。”

…………

弘治皇帝随即瞪了朱厚照一眼,冷哼着从鼻孔里出气:“朕听说,蒸汽机车,还在改进?你的蒸汽研究所,可要加一把劲,争取在铁路贯通之前,弄出一个更好的机车来,运力要大,要能装载更多的货物。”

可在通州和保定府,人口和产业的不断衍生,对于一个地方官吏而言,他们所面对的情况,却越来越复杂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依靠几个小吏,询问一下,就能笼统的明白事情的原委,而这时候,专职的统计,就有了作用,每日,都会有不同的数据,直观的出现在官吏们的面前,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统计的本质,就在于知己,把情况通过罗列的数目,看清楚了,才可以准确的做出判断。

干爷爷好啊,没有干爷爷,就没有今日的刘瑾。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方继藩在旁,暗暗点头。

可唯独,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火铳和火炮,炮声和铳声一起,顿时便是摧枯拉朽。

“去那高塔上看看。”

第一次,商贾们们看着交易中心那一条一柱擎天的阳线,有一种望洋兴叹的感觉。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依旧……还是喝茶,当值、下值。

这种敬畏,比之那些叽叽歪歪的翰林们,更加透彻。

在翻阅了一座雪山之后,终于……一片郁郁葱葱的世界,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王文玉眼里噙泪,他想到了师公的许多交代,心里不禁在想,当初听说,徐师叔出海,无时无刻的都想念着师公的教诲,现在看来,果不其然,人在外漂泊,这等苦闷和煎熬,这等思念师公的情绪,竟比思乡还要严重。

那提着火铳前去打猎的老李,匆匆回来:“快看,快看那里。”王不仕轻描淡写的说出三百万两银子。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

弘治皇帝皱眉:“那么卿家以为,会不会有这样的局面呢?”

每一个能优秀的飞行员,都能获得杨彪的赏赐……他娘亲自做的牛肉干。

沈傲忙是取了一个大包袱,而后给刘瑾开始系上。

刘瑾:“……”

他抽出了望远镜,望远镜下……是云层。

“还有!”弘治皇帝突然冷冷的侧目看了萧敬一眼:“以后再敢在朕面前,乱嚼口舌,就收拾了东西,去孝陵吧。”

于是,血水开始泊泊的顺着手腕流出。

王不仕惊慌不安的看了房间里的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位公爵阁下。

王不仕便下意识的看向葡萄牙的总督。

他很艰难的道:“你在明国内部,对其舰船,还有他们的水师,有什么见解?”

他艰难的说出这番话之后……

……

得罪了梁家人,大不了,虽是可惜。可没了名声,可就有辱门楣了。

这管事,以为梁储会勃然大怒。

方继藩惊讶的道:“陛下怎么说这样的话,儿臣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乃当代柳下惠也,是谁乱嚼舌根子,儿臣尽心教授女医们学问……而且退一万步说,这些女医,有数十上百人,儿臣一个人,怎么吃得消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