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网址

彼岸孟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83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章:气冲禅

彼岸孟婆 84834

方继藩沉默了一下子,然后看着兴冲冲的邓健。

一个可怕的念头,自他的心里升腾而起。

邓健染了风寒,吸了吸鼻子,啊呸一声,吐了一口痰至墙根,见这街里瞬间四下无人,正待要开口对方继藩说什么。

宛如晴天霹雳,方景隆一下子摊在地上,他眼睛通红,再难遏制住泪水,拜下,泣不成声。

接着弘治天子又连续看了几篇,偶尔会颔首点头,可有时,也会轻描淡写的加一句评语:“这篇也尚可。”

“你们哭什么,谁敢哭,就打断他的腿,要笑……府里的规矩,你们不知道?我是我爹的独子,爹现在为朝廷带兵剿贼去了,现在这个家,就是本少爷说了算,谁敢反对?”

那青衣小帽的家伙,则躲在榻边上低声抽泣着道:“少爷,少爷,方大夫是伯爷请来的名医,你别怕,扎几个月针便好了,伯爷修书回家吩咐过,少爷的病只要能好,无论用什么法子…总之,万万不可讳医忌疾……少爷是伯爷的独子,少爷忍一忍……忍一忍……”

方景隆见方继藩沉默不言,还以为自己的话惹得儿子不高兴了,即道:“好好好,为父不说,不说了,为父知道你不爱去办差,不爱受人拘束,以后再不提了。”

方继藩心里破口大骂,这人还是人吗,猪狗不如啊,连爹都不认。

啪……

刚刚逃过了一劫,方继藩又空虚寂寞起来,难道自己这辈子都要假装自己是个人渣下去?

众人纷纷道:“是。”

于是一个个提笔,兴冲冲的开始答题。

丢人啊,老脸都丢尽了,崽卖爷田,算是没脸做人了。竟连陛下都已知道了,还派了御医……

大夫忙尴尬的笑:“学生想着……公子大病初愈,怕公子的病又复发,所以便……”

“真的好了,绝没有假,曾大夫实是妙手回春啊,当真,当真,老夫说的话还有假不成?不信?好,我告诉你,昨日牙行的王东家就登门去了,你猜怎么着,方家公子要卖地呢,不只是卖地,家里值钱的都卖,这不就是咱们的方家少爷才能做的出的事吗?你是不晓得,清早的时候,老夫还见京兆府的书吏跟着王东家一道去方家作保,据说都已签字画押了,方少爷很高兴呢,他们走的时候,方公子亲自送出门,朝他们招手,还大声嚷嚷,说下次还看上什么,记得登门哪,那喜庆的劲,吓得王东家和保人反而吓着了,那往常脸皮十尺厚的王东家,竟都觉得惭愧,像没脸见人了一般,心虚的很。”

很快,他就明白咋回事了。

都很聪明。

他一时也不知接下来该怎么才好。

陈彤见陛下将这作坊的话题转移到了未来储君克继大统的问题上。他心里一凛,忙道:“太子乃是至真的性情,且足智多谋,这是他的好处。只是太子从未学习过御人之术,平时又有齐国公随时的辅佐,自然而然,这方面的学习也就松懈了。臣以为,这帝王之术的学习,需从帝王之术而始,这也是为何历来东宫都读资治通鉴一般,当然……这本不是臣该说的话,臣这是胡言乱语,还请陛下勿怪。”

毕竟……还有此前的订单撑着。

因为……后几日,明显销售量是一日不如一日,若是下半月还如此,甚至可能连五万瓶都卖不掉了。

朱厚照这才想起什么:“这喝的是什么鬼茶,统统都换掉,所有的都换掉,去采买最好的茶叶来。”

于是,刘健捋须,摇头晃脑:“陛下所言甚是,经营之道,无非是持之以恒,再教之以方。最忌的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吓……

陈凯之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随即将书信收了,先是命人飞马去了洛阳城,随后带兵直接抵达了洛阳城下。

好在新军暂时能稳住京中的局面,新军人虽不多,却从飞鱼峰源源不断的得到补给,甚至是洛阳学宫的读书人,此刻也都变成了辅兵,他们负责将无数的火药和器械运上城头。

他吓得面无血色,忙道:“你们都要反吗?你们都要反吗?”

而陈凯之来到这里,第一句,便是问起杨义,这让原本紧张的文武官员们,一下子松了口气。

他难道就不担心,梁萧等人带着楚军回了国,重新反叛吗?

在这长夜里,这样的歌声,带着几分凄宛。

是夜……楚军大乱!

耀武扬威,那也不该是在别人家的男人们出去抗击异族时,自己去寻一群老弱和妇孺耀武扬威。

“胡说!”项正怒了,他冷笑:“这是陈凯之的攻心之策,梁卿家也说了,不过来的,也不过是五六千人,五六千人而已,又能奈何?杨卿家,你莫非是被陈凯之吓破了胆吧?”

这士兵,一下子身子软了下去。

已经不可能了。

数十个将军,伫立在这大帐之中,丞相杨义,亦是沉默寡言的站在一侧。

是大陈的新军。

而民夫们,却在雨中,一个个瑟瑟发抖。

直到曙光初露,天空翻出鱼肚白。

吴燕沉默了片刻:“陛下所虑甚是,是臣……糊涂。”

虽然陈楚联合,可项正却无一日不是忧心忡忡,可现在……显然就是一个机会。

项正听着连连颔首,他毕竟也是一方雄主,倒也能听得进杨义的建议:“既如此,如何是好?”

杨义便行了个大礼:“老臣,遵旨。”

晏先生听罢,哑然一笑,忙是点头:“陛下说的也有道理。”

天下一统!

原以为,全营都会一片哀嚎,毕竟,胡人才是他们的盟友,只有击败了汉军,西凉才可免遭汉军的攻击。

他原以为,这陈凯之一定会按自己原先所预料的那样,依旧还需借助赫连大汗,只要这陈凯之还存着这个心,他便还有生还的可能。

现在他们的处境,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那么他们的命运,几乎可以想象。

在其身后,他们哀嚎哭喊,这凄惨的声音,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何秀口里反反复复的念叨着,可他心,已是彻底的凉了,出关十五年,这十五年来,一次次的为胡人谋划,可谁料到,最终却成了今日这光景,原以为的荣华富贵,现在却是朝夕不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