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墨以倾梦怀 第29章:光可鉴人

墨以倾梦怀

晴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561

    连载(字)

78561位书友共同开启《墨以倾梦怀》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光可鉴人

墨以倾梦怀 晴呈 78561 2019-09-02

雪人族对天昌大陆的人类修士而言,乃是一个弱小的种族,其实力最强者甚至不到分神期水平。但雪人族在冰雪天地里有着极为强大的隐形实力,若是他们摒住气息,传闻即便是渡劫期高手也不能轻易将他们从冰雪里找出来。这也是雪人族因何能够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生存的最大资本。

“那你既然出现了,就一定有解救的办法了?是不是需要我帮忙,直说吧。”梦嫣仙子臆测地说道。

废话,梦嫣仙子当然明白其中意思。而且,这种双修之法在修真界也不是什么奇功,许多修士都知道,而且需要多修士也正在修炼。甚至于有些居心不良之辈,还曾借着双修之名四处拈花惹草,惹下一身数不尽的风流债。

那团液体骤然之间,绽放强绝气势,竟是生生地将易峰的手掌弹开,将手掌的火焰熄灭。

斩天此时只能叹息一声,并未多说,同时也祈愿易峰的侥幸心理会成为现实。

“然后就看你的造化了。”斩天没有详细解释。

“乃是绝世的练道修真奇才对吧?”小乞丐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根本不正眼看那糟老头。

******

郭师兄刚刚落下,便对久候多时的文师弟道:“不好,来的是元婴期的蟹婴兽,快带着小师妹一起离开。”

“呵呵,剑宗弟子确实是有点本事,不错不错。”沙鼠妖随意地应了一句,似乎没有了动手的意思。

那大个子怪物虽然愚钝,但却也知道,如此下去的话,它肯定挡不住敌人了。

——————————————————————————

这还不算完,又一会儿时间过去后,大坑之中又有一块石碑缓缓升起,整体与第一块石碑相近,但上面的图案与小字明显不同,但两块石碑的内容似乎隐隐关联。

鬼头强者的扑咬与血灵镜的剑光将冰霜巨龙带去了巨大的麻烦,它那虽未被击碎的龙鳞,却是不能消敛它身体中的翻涌,一道道清晰的痛感从身体各处传来,让它怒吼连连却又无计可施。

易峰自己也没有闲着,从天宫空间里挥手招来几条星系,飞速将之压缩,狠狠地砸出天宫,对着巨人的胸膛轰然而去。

可那小花猫却是笑盈盈地将易峰的储物戒指吞了下去,让易峰一阵无语。

今夜无雪,天幕上繁星密布,遥远的星光,穿越了不知多少岁月,呈现在易峰眼中,显得深邃而奥妙!那漫天星斗中,哪一颗是地球呢?

又是一会儿时间过去,漫天星光忽然大盛,在银色巨剑一声震耳欲聋的剑鸣之后,星光竟让如一道道飞射长空的长虹一般笔直飞来。

“是,小师妹当时就那么说的,她猜测对方是天尊级高手。”年轻弟子继续解释道。

谭林走路很快,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便回到了他的住处,竟然是在城卫军的城中大营旁边的一个大院子里。

战刀在易峰手中不住地抖动着,似乎想要挣脱出去,但在十系神灵之力的强势压制下,它宛如陷入深渊的被无数恶魔缠绕的巨龙般,只能悲吟,难以解脱。

目标是那战刀的主人……炎傲!

“呵呵……小哥倒是有点真本事,可以驱使飞剑伤人了。”女鬼似乎并没有多少惧色,身形在空中忽隐忽现,如款款而舞的蝴蝶一般。那红色飞剑却死死地追着女鬼的身形,只要女鬼稍有停顿,它便会透体而入。

这些二流仙门之中,虽然都有仙君存在,但那些只有一位仙君的二流仙门就遭殃了,他们成为了易峰首先打击的对象。

当易峰实在走不动了,在一处雪山脚下停驻时,却是见到一位熟人,正是那雪人族的公主,她此时貌似也受了重伤,脚步踉跄地向这边行来。自己这边的手下被屠杀干净,而对方却是只损失了五千不到,它们在之前的战斗中几乎都是三、四个斗自己一方的一个,能让它们有如此损失已经是手下们十分拼命了。

化成人形的小黑,宛如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只是头上有着两个小巧精致的龙角,将它的形象显得极为怪异,就如同小龙人一般。

而禾儿公主也是如此说,甚至愿意为那妖族修士诞下后代。

说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几日之后让袁清与禾儿公主完婚,等禾儿公主怀上袁清的孩子后,便让易峰着手以袁清的性命来营救龙皇妃。

剑芒虽然为星辰之力组成,虽然星辰之力还不如神灵之力高级,但是在紫色剑芒之中,还杂着黑白二色的混沌之力,那攻击力就不一样了。

“小子,今日就让你见见神的厉害!”

不过,易可儿虽然逆天,但毕竟现在实力还不强大,只是一个照面,竟是已经让那神君给击得倒飞而回,又让易峰扶了她一把。

确定没有被锁定之后,易峰进入了天宫之中,然后对四把武器的意识体进行了审问。

“呃……你这小子撞了什么大运,居然有了如此实力?”斩天很意外地问道。

未战而先逃,这不是易峰的风格。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可不像地球古时那般父母之命重如山,虽然大部分儿女还是很听父母之言,但也要看父母说的是对是错,而这个对与错完全靠儿女们自己判断。

易峰不明白之前自己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会记得班德这号人物的存在,只是觉得自己的肉身应该是崩溃了,而四颗魂珠逃逸了出来。

被一方帝君盯上了,易峰当然会心中一阵紧张,并且还不自觉地拉着冷依依退开了一些距离,生怕那强大的阵法在解决掉三位超级神兽后,会来对付自己。

六劫高手的拼斗威势太甚,这座星球上的修士都是一脸惶恐。不过,这些高手似乎也都有所顾忌,纷纷腾身进入星空之中,将战场完全转移他处。易峰则是十分疑惑,酒楼已经炸开,南宫雪琪与韩烟儿哪去了呢。

南宫老怪与东辰天尊则是微微错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片刻之后,东辰天尊直接遁走,但也没有走远,似乎在一边观望战场,不准备帮助易峰。

还好南宫老怪战力非凡,看样子还可以支撑一会儿。

他们一直都觉得易峰不凡,虽然易峰的修为程度与他们差别很大,但他们靠近易峰时总是会觉得心中有紧迫感。当然,这大多是因为易峰身上的混沌之力与九系神灵之力太过高级,微微透溢出的波动,自然会使得神君级高手感到压迫。

修士们脸色都很急切,有的甚至是抓着头发,苦苦思量着脱逃之策,奈何这里却是任何计谋都不能奏效之所在,唯有达到那种实力方可破开禁制。

易峰交待好一切后,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取出了斩天剑。

“这倒是。不过,谁说那部功法对你就一点用没有呢?”九魅狐妖若有所指地道。

不过,稍稍思量一番后,易峰就自嘲地笑了笑。因为韩烟儿的这种举动,其实也不能说明她就对易峰倾心,或许是劫后余生的激动,或许是因为可以突破金丹期的欢喜……

“呃……这个还用试吗?”易峰有点头大地说道。

这次谈话,提到过云邪,可骆氏兄弟居然是不知道此人的存在。虽然云邪没有承认,但易峰心中笃定,云邪必定是和云空天尊以及小莲有关系。不过,骆氏兄弟一脸的茫然,让易峰又觉得自己似乎是多心了,也许真的是巧合而已。

——————————————————————————————

革膺帝君自己的神器是依仗之一,但仅有这个还是远远不够的,自己的任何一个儿子,在实力上都不如其他帝君,就算多一件神器也是一样。但是,若是能够多几件神器,或者多些强大的功法与丹药,一样也是依仗。

在华庭宗山门这么远的地方,易峰已经觉得天地灵力十分浓郁了,若是在其山门之内恐怕更盛。

所幸的是,收藏时空法则的铁盒子上的小字,虽然存在于神界大陆很久远的时期,但也有修士能够辨认出来。

小黑似乎对那些方才还臭屁无比的青年高手的表情十分满意,淡淡然的点了点头,随后默默退到了易可儿身边,几近讨好地道:“可儿妹妹,你黑哥为你出气了吧?”

其实,易峰心中确实很想念烟儿,但目前形势未明,天灵宗倒底打的什么注意尚未可知,自己不得不谨慎一些。毕竟,自己这小命可是来之不易呀!

凌灵仙子听了易峰的言语,忍不住喷了出来。在短暂的愕然之后,她眼角挂着鄙夷之色,但语气却是十分和缓地道:“若要救你,我就得用了化灵丹。对了,你还不知道化灵丹是什么灵丹妙药,我来给你解释一下……”

可就在此时,远处海面上忽然传来一声惊天震吼,一片黑压压的云团正翻滚咆哮着扑来。不用多说易峰也能明白,小莲虽然实力强横,但对比起能够将云空天尊都弄死的人物而言,还显得有点孱弱。云空天尊之所以要封印了小莲的功力与记忆,就是不想小莲为他报仇,免得枉死。不过,云空天尊下的封印还是可以破开的,而且是当小莲受到生命危险时就会破开,这也算是后手。

此时,斩天虽然不能对易峰灌顶,但也可以帮助他分析和理解阵法与禁制,只是需要的时间肯定十分漫长。

而洞穴的四面还有着几道通道,似乎也是延伸到了外面,入口不止一个。

东辰天尊得到了这两个铁盒子,看了又看,确定没有被打开过,才对易峰道:“我肯定不会接受你来对我传输那些内容,因为我怕你直接崩溃了我的灵魂,因为你的魂力修为实在太高,我怕我无法承受一击,故而,为了保险起见,我要对你搜魂!”

“先别忙!”

“咦?”那修士明显有点意外,刚要再次出手,斩天剑就带着易峰破空而去。

隐隐之中,战刀里还有鲜血在流转,似乎曾经饮过无数高手的鲜血。

当大家都坐下后,三眼碧水猿又跑到屋子里取出了几个大箩筐来,里面却是装满了各种果子,诡异的是却没有一点能量波动从那些箩筐里透溢出来。

时间主宰是最后加入,并没有给易峰什么功力,似乎她修炼的时间法术也不需要功力,这世界似乎也根本没有所谓的时间之力。

又走了一会儿,易峰已经可以确定,山洞腹地,必定还有妖兽存在,只是实力应该不算太强。

于是,当易峰说了第二遍后,挡在最前面的几位仙人纷纷退开了。

不过,剑之领域覆盖极广,此时已经将传送阵也包裹在其中。只是在剑之领域的笼罩之下,传送阵一样不能被使用。而在剑之领域外放之初,那些被笼罩的仙人们就已经身死当场,在无数极品仙器级别的剑光攻击下,确实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的。

“你如何认得此树?”这是斩天说的。易峰虽然是说谎,可也说的很靠谱,就连斩天都觉得易峰确实认得此树。

不过,天空之中,斩天剑已经聚集了足够的能量,晴朗的天空中忽然星辉大耀,一条紫色的星河从天垂落,宛如有一条紫色河流奔腾而来。

易峰以往与无数妖族高手拼斗过,自然知道它们的特点。

在这里的许多战斗,让易峰的思想被麻痹了,让他有了惯性思维。

易峰在戎武星上流连几天,彷徨难安,苦苦思量着如何去探听消息。

满地都是堪比神器级别的骨头,虽然对于仙人们而言都是宝贝,但太多了就不值钱了,而且,这些骨头其实带回仙界也没有什么大用。

反正自己已经在原来的神界大陆消失,再消失一次也无妨,空间与时间的奥秘对他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既然这里有异样,他不弄个明白,心中肯定会留下遗憾。

巫妖状若雄鸡,却只有一条粗腿生在腹部,也与血兽一般通体血红,一双锐利的眼眸却如利刃一般闪着红彤彤的凶光,长达半尺的尖嘴,微弯如钩。

按照斩天的要求,血焰魔帝将各种材料依次投入器鼎之中,炼器也正式开始了。

易峰觉得很有意思,便没有停下,同时还加快了吸收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