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千乘之国
作者: 不喝酒章节字数:22846万

从她被抬进房的那一刻薛莹就与huā丹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了。

“支灵川太危险了,我们贸然走进去,万一遇到雪崩怎么办?我们死不要紧,可殿下呢?殿下还需要我们保护了。”凤于谦气恼将地上一团雪块踢飞。

顾忌太多了,总是不希望这个受伤,那个受委屈,最后成全所有人,却委屈了自己。而现在,他一点也不想做个顾全大局的人,他只想恣意妄为。

“主子,姑娘,请用晚膳。”暗五打从出生,就没有怎么笑过,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讨喜一点,还是非常努力的扯出一抹笑,只是那笑容……

“本王什么也没有做。”秦寂言见顾千城一直在切肉块,自己还没有吃,便往她嘴里喂了一块,顾千城张嘴就吃。

这个孙女,没有嫁给楚世子,恐怕是有更大的造化。

“你父亲他是找死!怎么?你不知道秦家后代子孙,凡是储君都得去寻《夷国志》吗?”老怪物的眼皮一掀,凶狠的看着秦寂言。

按老皇帝预计,秦寂言至少还要一个月才到,突然收到秦寂言的信,老皇帝立刻就不淡定了。

“皇太孙什么时候出发的?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老皇帝屏退左右,招来锦衣卫首领。

“千城……”唐万斤像是找到发泄口一样,哭得更委屈,眼泪越擦越多,最后更是抱着顾千城痛哭,“千城,千城,我好怕,我好怕……”

“如果我是祖父,我这个时候就会去赵王府。”先声夺人,至于有理没有理,说了……这个一点也不重要。

可见,顾老太爷多么有先见之名。

“长生果?”老皇帝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好多年都没有听到长生果和药王谷的消息了,没想到药王谷重出江湖了,这可是天下百姓之福。”

“我?我不行。秦寂言把我的名声毁尽,我就算兵变成功,也坐不稳皇位。”淹了江南城,害死十五万大军,他在大秦声誉扫地,这样的他是罪人,没有资格当皇帝。

不知是“逍遥”调.教有方,还是五皇子学乖了。五皇子现在不仅不和秦寂言比,还把秦寂言捧得高高的,话里话外全是对秦寂言的佩服。

“千雪,我苦命的女儿,你放心,娘不会放过那个小贱人,娘会给你报仇的……”母女俩抱头痛哭,不管是顾夫人还是顾千雪,心里都明白,此事已成定局,别说贵妃娘娘帮不了忙,就是能帮贵妃娘娘也不会帮。

“皇上,有我季家帮忙,你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攻下西胡,大大减少伤亡,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季诺慌乱过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一脸平静的看着秦寂言,等他的答案。

“什么?”顾千城在屋内听到声音,急急走了出来,问向粗使婆子:“你说的可是真的?我院子里的孙妈妈死在池子里?”

“既已知晓我的身份,还不速速退下。”倪月冷着一张脸,神情肃穆,自有一股神圣不容侵犯之姿。

“轰……”像是巨龙出海,火山口里的火浆猛地冲上天,火红色的巨柱至少有数十米高,好半天都没有落下。

阳光之下,她可以骄傲的将自己说:她所有的事,都能摊在阳光下。

顾千城上前,捡起木板一看,“画板?”顾千城虽然不懂欣赏书画,可耳濡目染下多少也能看出一点。

顾千城眼中的泪,再次落下。

就像是为了打她的脸一样,她的话音刚落下,就传来顾千城凄厉的叫声,“不……不,我的孩子,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来人呀,快来人呀!”

在队伍的后面还好,官差看不到,可到了队伍的中段,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官差怎么可能不知晓。

在西胡有这么大能耐,又熟悉西胡天牢布局的,必然是西胡皇室。

封似锦苦笑,“圣上,臣……的棋艺只能称之为一般。”他不是太上皇,不知太上皇的后手,不知太上皇的底牌,又怎么知太上皇会做什么?

他一手教导出来的继承人,现在正蹲大牢,他手把手教导的孙儿,仍旧不改自私自利、目光短浅的本性,别说没有出息,就算有出息,依他的性子也不可能帮助家中其他人。

“罢了,罢了,随你吧。”顾老太爷原本准备了许多话,想将各种利弊一一分析给顾承志听,没想到顾承志关键时刻,看中的只有自己的利益,根本不在乎家人,顾老太爷准备的话也就不用说了。

顾承欢小时候也想过,和顾承志交好,可是顾承志这个人,实在无法让喜欢,顾承欢没少在他手上吃亏,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顾承欢要是不摆承志一道,都对不起自己。

慌乱无章的下人,总算反应过来,连忙把顾夫人和顾承志拉到一旁,同时将他的嘴巴捂上。

原本,猪头六是想把秦寂言拐进房里的,那间房里布满了机关,只要人进去,猪头六就有十成的把握,可以把人拿下,可是……

今早得到消息,说那条官府保护的船走了,猪头六这才大着胆子,带人出来抢劫刀疤,却不想走的了船又折了回来。

“老大,我们完了,我们完了,我们要怎么办呀?我老婆儿子还在山上呢,我死不要紧,我死了他们怎么办?”一干土匪哭天喊地,像是死了娘一样

顾老太爷看了太上皇一眼,见太上皇没有异议,顾老太爷这才颤抖的爬起来,只是他自己都站不稳,要怎么去扶封老爷子?

秦寂言面无情的道谢,可心底却是腻味:他哪有时间研究棋谱?

五天后,风尘仆仆的秦寂言,在夜晚赶到景炎的大营。

随着一声声口哨声响起,整个军营都随着震动,很快就有大队人马出来拦截秦寂言,并且还有弓箭手。

却不想,他这个皇帝侄子了,对他们已经失去耐心,根本不愿意圈养他们。

那样的生活不仅摧残身体,还摧残精神,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少女,不管做多少心里辅导,都无法从被关押、虐待的噩梦中走出来,整整一生都毁了。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跛脚男人,顾千城兴不起一点同情与感恩。哪怕对方可能救了他,哪怕对方也可能是受害者。

“属下这就去办。”子车压下心中的不喜,接过暗风剑,退了出去。

“许是打不了了。”承欢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握刀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后退一步。

“啊……”那打手痛叫一声,双手捂住伤口。

顾千城一边打,脑子一边在飞速的旋转,看两个打手越打越心急,顾千城知道机会来了……

顾千城虚挥了一下手中的刀,后退一步,在对方反应过来前,一脸欢喜的大喊:“祖父,你终于来了!”

今晚的月亮还算圆,可这点月光却不够顾千城看路,顾千城削了一节树枝,然后在上面缠上布,做成简易的火把,举着这火把往回走……

顾千城茫然地看着四周,整个人呆呆傻傻的,眼泪一颗接一颗地往下掉:“是我,是我害了他们,是我害了他们。”

有些事,即便是他动的手,也没有必要冲在前面,顾家的孙子顾家自己不想出面,那是做梦。

十一起案子,犯案手法相同,六扇门的人一致推断为一人所为,可一人要如何在十一家大户下杀手?

“千城,将军不是比士兵,不止要能打,还要会打仗,风遥他就算是天生和将才,也需要人教导。”

再三强调意外,就是想要老皇帝别把错全部记到顾千城身上,结果老皇帝直接忽视前半句,脸色阴沉的道:“针对五皇子和贵妃?莫不是她还在记恨,贵妃挖她娘坟的事。”

商业税!

心腹太监立刻下来取,小心地捧到老皇帝面前,老皇帝一看,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光彩:“这真是她写的?”

好吧,秦寂言不高兴,打就让他打吧,反正她再生气也没有用,秦寂言打都打了,还能收回去不成。

片刻后,一灰衣身影出现在大殿,“回圣后的话,秦皇正在船上品茗下棋,姿态悠闲,从容不迫。”总之,就是没有一点大战即将到来的紧迫与不安。

殿内,除了圣后的凤座外,再无其他桌椅,圣后所说的椅子,自然是指凤座。

他身边的人用命保护他本就是应该的事,这个太监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身为帝王有必要因此而感动吗?

封首辅一开口,凤老将军也跟着道:“圣上,算算时间京郊大营的兵马该到了。圣上此时下山就能遇上他们,有京郊大营的兵马保护,圣上定能安全回宫。”

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实在太多了,而且手段层出不穷,他们担心秦寂言在这里会有危险。

一干人再次折回,来到棺木前。仵作听到这话,行了个礼便跑上前,趴在棺木上,看了一眼后,大声道:“风遥将军的血,渗进了白骨!”

管家吓了一跳,匆匆跑出去,回来时脸上也带着笑,“老太爷,大小姐回来了。”在院外喧哗的小丫鬟,是去给顾千城请安,得了顾千城的赏赐,这才高兴。

老太爷看也不看他一眼,对窦氏道:“去,给千城说一声,府中下人失误,让她不要往心里去,我在书房等她。”

窦氏带着老太爷的命令赶到顾千城的住的小院,结果却连人都没有见到。

他们昨晚喝了一晚的酒,此刻一个个醉得不醒人事,寨子里只有一群老弱妇孺在做善后清理的活。

这一人一貂到底在玩什么?感觉像是玩人?

声音不大,却引起了大殿内向导的注意,向异忙停手,谨慎的看向左右:“什么人?出来?”

当他看到小雪貂手上的金珠,不由得有几分郁闷,因为……秦寂言的武力摆在那里,之前露的那一手太快,许多人没有看清楚,可现在提起来却不免胆战心惊。

在城内,拿下秦寂言。

天助自助者,既然没有人来帮他们,他们只能靠自己了。

和顾千城说承欢的事,想必她不会觉得为难。

顾千城不否认好的家世,可以带来更好的未来,可对一些不努力的人来说,就是给你好的家世,你也做不到比人家更好。

“千城,你的情三叔记下了,以后要用得上三叔的地方,你尽管开口。”顾三叔扶着顾千城上了马车,心里说不出来的感激。

张渊身高在一米七到一米五米之间,方脸,面白无须,左眼角下方有一颗黑痣,发髻线较高,额头饱满。

“言倾?我是不是要去见一面呢?”顾千城一边穿衣服,一边认真思考这个可能。

“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顾千城抽出被顾承意抱着的手,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审视地看向顾承意……从北齐边境带十万大军到江南,绝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做到的事,秦寂言不可能一直等凤于谦,和凤老将军说了汇合的时间与地点,秦寂言便走了,至于去哪里?

顾千城笑了一声,没有多说……

“不用了,我没事。”顾千城露出一抹笑,端起碗筷吃了起来,可是……

顾千城笑了一声,说道:“我猜……是武毅。”

在秦寂言的放纵下,大殿瞬间变成了菜市场,太上皇派系的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中坚力量,开始不遗余力的拉其他人下水,试图将所有人都拖下水,好让皇上法不则众。

有这些把柄在手,秦寂言不认为他的大臣们,还敢跟他对着干!

众大臣以为,秦寂言一定会秉着法不则众的原则,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可不想秦寂言却黑着脸道:“你们……一个个目无法纪,纵容家人鱼肉百姓,确实该死,来人……”

顾千城下棋半点灵性也没有,和顾千城下棋着实没意思的紧。

“为什么要改进?我又不是棋手,我不靠下棋吃饭。”不过是消遣之物罢了,何必这么较真。

“老爷子,我喜欢的是医。”顾千城不想敷衍封老爷子,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把精力,放在研究棋局上……

内斗是最残酷的斗争,他们相信皇上不会乐意看到大秦的官员内斗,所以他们的存在就很有必要。

“刀枪不入?那用火吧,这玩意儿水嘟嘟的,咱们把它烤干。”顾千城的话落下,暗卫就立刻把它丢地上,那白卵落地的瞬间弹了一下,又在地上滚了几圈。

就如同京城七夕那晚,如果他当时非要赶尽杀绝,景炎也逃不掉。

“你可真狠!怕我调兵追你吗?我还没有那么无耻。”闻着发丝烧焦的味道,景炎俊美的五观微微扭曲。

五岁的小孩,多智近妖又如何,真要一棍子拍下去,他就是妖孽也得死。

程将军此会顾千城一点也不了解,与其花时间去查,她不如找秦寂言,反正秦寂言也知道这件事。

子车几乎拿出当年在杀手营训练的狠劲,哪怕身体已疲惫到极致,哪怕眼前已模糊不清,他仍旧没有松开老管家,就这么拖着老管家不断的往前游。

如果是以前,秦寂言还不会这么担心顾千城,可顾千城怀孕后,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没有武力,秦寂言真得无法不担心。

蜷缩在角落里的顾千城,听得一清二楚……秦寂言用尽手段拿到活火山的地址,圣后当然不会认为他只是为了好玩,或者打长生门的脸。

可是,秦寂言今天实在太反常了,反常到让顾千城想要不过问都不行。

“我下午召集了大臣,商量攻打西胡的事。”顾千城避嫌不过问政务,可秦寂言却不在意让顾千城知道这些,刚认识顾千城那会,秦寂言就知顾千城不是一般女子,她的眼见与手腕,与男子也不遑多让。

“民女哪敢欺君,皇上你别吓我。”顾千城顺势坐在秦寂言的腿上,并调整好姿势,免得坐着不舒服。

不能做什么,稍稍安抚他一下也行呀。

“老太爷是不是知道什么?”顾千城又问。

“不必,圣后想必等急了。”秦寂言脚步不停,越过带路的人往前走。

圣后的话落下,内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五彩的光芒倾泄而出,一瞬间晃花了人的眼。

为了安全,顾千城离开山洞后并没有一直往里走,而是在差不多的时候,寻一棵树爬了上去,然后靠在树枝上休息,准备等天亮再做打算。

要知道,药王谷主可是“杀”了他不下百次,此仇不报他还是人吗?

顾千城默默抱着龙宝坐在一旁,默默望天……

他现在只想给龙宝和顾千城铺路,只要他们母子二人好好的,他不介意臭名昭著。

取了墨迹后,顾千城用火折子小心地烤了一下,将其烤成一个点便松手。

秦寂言轻轻点头,立刻就有官差上有记录。

顾千城所猜半点不假,现在六扇门是六部中福利最好的部门,而且每破一个案子,秦寂言都会给属下一定比例的奖励,充分调动了六扇门的人的积极性。

他们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老鼠!

自从秦寂言离京的消息传来,老管家就十分谨慎。之前他一直可以和京城通信,哪怕放到明面上,老管家都不管,可现在却不行。

老夫人一大清早,被一辆半旧不新的马车,送到了城外的庙里,和她同行的还有两个老嬷嬷,这两个老嬷嬷是老太爷安排的人,用来看住老夫人。

这一下不仅仅是顾国公,就是顾二爷也十分厌恶顾千城,只是顾千城有老太爷保着,他们不敢妄动罢了。

“你手上的血?”顾千城虽然说没有事,可子车还是不太放心。

“不必。”他不至于连个女人都不如。

“我进去过,里面没有危险。”或者说,危险已经清除了,因为他发现里面有两俱尸体,而且还不是什么小东西的尸体。

“封大人是什么人,他可是封家大公子,有封家大公子在,他一定会救我们的。”

现在,封似锦出面,三两下就把场面控制下来,这对他们的计划十分不利。几个人相视一眼,便决定给混在百姓中的同伴发信号,让他们再几个炸药包。

“麻烦管家了。”顾千城笑着说了一声,没有将老管家的打趣放在心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28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