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第71章:正言厉颜

贝加尔湖 作者: 羽飞仙

“你应该问问他们可带有皇上的圣旨,若是没有圣旨的话,你就算闭门不见,也不至于有罪。”李沐清低声道,“顶多是个慢待和冒犯的错处。”

崔意芝皱了皱眉。

bsp;?? 谢墨含不再说话。若说这么多年来,从未曾见过秦铮对谁有心,他对妹妹的确是捧在手心里了。但愿以后,也能依旧如现在一般。

大雨街上无人,谢芳华谢云澜燕岚并骑,身后侍画等八名婢女,再之后是两百护卫。

    若是没猜错,他体内的恶气,恐怕就是咒了。

    他是如何中的咒……

晚上,秦铮回来进了小书房,谢芳华随他进去看书。

侍画一怔,“小姐,您不是没看过他的卷宗底细吗怎么知道”

“嗯。”李沐清点头。

这也是个难题

谢墨含只能派听言先回忠勇侯府报信,自己则跟随崔意芝一起去见秦钰。

“还能如何好好说?事情不是都摆在这里吗?”忠勇侯怒道。

作者有话:在学校的班里还玩撕人游戏?这么高大上啊,想着咱们京门风月是好样的!么哒o(n_n)o~ ~ ...

谢芳华沉默地点点头。

谢芳华也皱眉,“我所知道的就是有人要借我对付忠勇侯府,四皇子是被我牵连的。至于临汾镇统兵和启封城统兵的八百里加急,恕我一个女子,实在猜不出他们凭什么根据说是害四皇子的。毕竟这一路上,四皇子是扮女眷跟随的队伍,没走漏丝毫风声。”

爱之深,意之重。

“是我要问芳华小姐这是何意才是?三更半夜在荒山野岭与齐国皇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待在一起,到底意欲何为?”秦钰面色也稍冷。

谢芳华眯着眼睛看着秦钰,他比她想象的更快地出现在了这里。尤其是带了这些骑兵,显然对于这二位势在必得。

二人也敏感地觉得不对劲,点点头,一个挑起帘子,一个撑了伞,扶谢芳华下车。

说话间,那一批人马来到近前,大约三十多人,均是清一色的衙门服饰,其中一人一马当先,三十多岁,络腮胡子,戴着官帽,看起来是领头人。他的旁边是侍画、侍墨共乘一骑。

“前面车里坐的可是小王妃?”那人下了马,上前对着马车行礼,“在下是掌管京兆尹的刘岸。”

英亲王很快就说了话,“秦浩?”

“我娘给我去上书房告了伤假,他们自然是要来看我的。”秦铮道。

“没有,我家公子在小厨房。”听言立即道。

那三人不说话,但心里却也是认同燕亭的话了。

燕亭连忙将干柴抽出来几根,但火苗还是不着,他又看着秦铮。

“哦,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是八皇子秦倾,我的四哥是四皇子秦钰。”秦倾解释。

秦铮点点头。

春兰挑开门帘,谢芳华走进了屋。

“左相在朝中一直提携他,他在朝中也争气,可惜在外多么人模狗样,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折腾起女人来就这么畜生。左相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英亲王妃又道。

“回来了?”秦铮抬头看她。

谢芳华挨着他坐下身,“娘出来紫荆苑后对我说,想早些抱孙子。”

秦铮不做声。

“有……有毒蝎子!”秦倾似乎忍着痛道。

秦铮也懒得看那二人,对飞雁摆摆手,“你带着他们去杀手门吧!”

&n

“芳华,你说这老庵主的房屋怎么就塌了呢?”大长公主毕竟是宫里长大的,总感觉这事儿太巧了。让她觉得金燕的梦魔定然和这倒塌的房屋有关。

“大姑姑,我昨晚离开王府时,娘给我配了两百护卫,这些人,我都留给您,和您府中的护卫一起护送您回京。”谢芳华道。

“何人要上山?这条是通往丽云庵的路,从现在起,封锁了,任何人不准上山!”前方一个兵头的人喊。

...谢芳华回到落梅居,秦铮和听言已经出府了。

孟棋先是拿着岐山白玉棋摸索了半响,然后似乎才想起她不会说话,动手摆了一局棋,道,“别人都是由简入难,我们就由难入简。这一局古棋我一直没参透,我们一起参吧。”

谢芳华点点头,铺了宣纸,为她磨墨。

...

小泉子哀求地表情看着秦钰。

果然,片刻后,秦钰停住脚步,对小泉子道,“去,将李沐清和郑孝扬再给朕喊回来。”

过了片刻,秦钰问,“若是朕去漠北军营,你说,能见到他们吗?”

郑孝扬挠挠脑袋,“被打板子很丢人啊!可是我记不太清楚了。”

小泉子吓了一跳,有人立即从外面走上前,要拉李沐清和郑孝扬。

李沐清偏头看他。

“王妃进宫了?”李沐清又问。

英亲王妃扒拉开小泉子,冲进去后,几步走到秦钰桌前,对伏在玉案上的秦钰气喘吁吁地问,“华丫头怀孕,你是不是也瞒着我了?”

“不是不好,好奇怪耶。”玉灼挠挠头。

谢云澜点点头,站起身,吩咐小童付账。

谢云澜却不再说,对她道,“上车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回府。”

天色还早,响午稍微偏一点儿,春花、秋月并无困意,便待在画堂的榻上歇着。

赵柯来到房门口,伸手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他轻轻一推,门应声而开,他向里面看了一眼,面色瞬间立变,当即走了进去。

“是,小姐。”十八人齐齐垂首。

谢伊看着谢芳华,想了想,“五六分。”

“你想死吗”秦铮盯着他。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英亲王妃自然也知道自从孙太医被杀后,太医院已经没有好的太医了,医术都不精通,她叹了口气,“都怪我,给你看什么花啊。”

英亲王妃抿唇,想了片刻,点点头,“她是我的陪嫁丫头,进府后,嫁给了王爷身边的喜顺。王爷和我信任他们夫妻。否则也不会什么事儿都交给他们了。”

侍墨点点头,立即去了。

“你做什么”谢芳华恼怒地看着他。

这是一条正街,玉宝楼就在几十步远的地方。

秦铮看了一眼,立即道,“这一对我要了!给我收起来。”

“好喽!”掌柜本来不舍得,闻言自然不说二话了,连忙小心地将那对簪子包了起来。

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谢芳华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赵管事儿,云澜哥哥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说我能救他?”

    “只需要您的一碗血就好!”赵柯道。

    谢芳华站稳身子,目光也怔怔地看着谢

    谢芳华头疼得如崩开一般,她眼前有那么一片画面,似乎拉开了久远的记忆之河。

五人似乎并不是被秦铮强迫而来,面上都挂着笑意,她给五人见礼,五人给她还礼。

听言顿时愣了,抱着酒坛问,“公子,那这坛翠烟轻……”

总之,突然出了这等事情,秦钰这个皇上才是夹在中间为难。

一行人等在门口迎接皇上圣驾。

大长公主意会,李如碧的样貌被打的是轻还是重,需要有人亲眼所见,荥阳郑氏才能酌情看着如何处理。她拉着金燕,也随后进了屋。

右相夫人挨着她坐着,痛心疾首,拿着帕子哭得不成人形,口中连连骂着,似乎是气得失了理智。

谢芳华仔细观看李如碧被伤的脸,微微蹙眉,想着郑孝扬真是下了狠力,这样的伤,就算是言宸的医术,怕是也要留下疤痕,除非……

“我说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没说不一定治不好。”谢芳华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再耽误下去的话,便真的治不愈了。”

秦钰脸色微沉了沉。

秦钰怒道,“来人,去请太医!”

有人应声,飞奔而去了。

过了许久,他扶着玉案慢慢地坐下,无力地对谢芳华沙哑地说,“我若是喜欢她,就好了,哪怕到现在,我也喜欢不上。”

出来怕是就难了

忠勇侯点点头,请秦钰进画堂,然后对谢芳华道,“既然太子来接,你去收拾一下,带着待嫁的一应事宜,随太子进宫吧”话落,又补充道,“快速些,别让太子久等。”

谢墨含一怔,“他是否有安排”

“好,只要是你觉得对的,觉得值得的,觉得想要的,我就答应你。”谢云澜收了笑,伸手拿过了袋子,在打开之前说,“哪怕死,我也陪你。”

秦铮眸光蓄上一层笑意,见她来到门口,低声温柔地道,“别羡慕别人,我们也能的。”

李沐清见那二人进屋,帘幕随着他们进入飘飘荡荡,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谢芳华听到熟悉的声音,慢慢地转过头,正对上秦铮担心的脸,她一时微怔,“什么时辰了?是不是睡过了敬茶的时间?”

谢芳华敏感地察觉到了他情绪变化,她低头,只见自己因为刚刚起得太急,锦被滑落,不着寸缕的身子暴露在帷幔内,外面天色大亮,帷幔内自然看得清清楚楚,遍布吻痕,红红紫紫,她脸顿时烧了起来,一把揪起被子,就要往身上盖。

这意思不言而喻。

他选完后,看到一摞衣服地下的肚兜亵衣,眸光暗了暗,选了一套,然后一起拿着谢芳华的衣服进了屏风后,将之搭在了她木桶旁的衣架上,“你穿这件。”

谢芳华重新坐下,闭上眼睛,“那现在就学吧”

秦铮转过身,向外走去,“走吧”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房门打开,秦铮从里面走出来,他一眼便看到谢芳华坐在围墙下。

谢芳华笑了笑,“应该是为了忠勇侯府之事。”

侍画有些担忧,“小姐,皇上会不会责难?”

谢芳华微微弯起嘴角,声音又轻了些,“寻常人的脉象是平脉,常脉。怀孕的脉象通常是滑脉。”

他和她的孩子?

“小王爷,怎么不走了?”喜顺等人追上来,见秦铮低着头埋在谢芳华的盖头上,一动不动,不由纳闷。

喜顺在秦铮抬起脸的那一瞬间,忽然惊异地呆立在原地,直到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惊慌地匆匆跟了去。

秦铮忽然对他笑了一声,收回视线,不再看他,慢慢地放下了怀里的谢芳华。

“就是,一会儿送回去新娘子,出来陪我们喝酒”宋方也喊了一声。

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今日的大婚

秦铮抬起头,抱着谢芳华进了新房,径直抱着他来到床前,将她放下。

那挟持秦倾等人的人也只能住了手,其中一人身上已经挂了伤,对谢芳华看来,冷硬地道,“你若是不交出人,那五人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交出来的。”话落,他不惧秦钰,对他强硬地道,“四皇子,我家主子是为你做事情,你不能置他于不顾。”

这一声清淡,声音不高,却穿透了过去。

秦钰微笑地看着她,目光润华,“扔到我面前的东西,尤其是你扔的东西。我觉得和送是没有区别的。”

谢芳华不语。

谢芳华打消动手的念头,却将手中的茶盏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声音凌厉,“这就要问侯爷和永康侯府了,为何燕亭有家不想回?永康侯府到底都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让身为燕小侯爷的燕亭选择背弃自家,宁愿远走漠北!你不知反省,怨得忠勇侯府何来?”

永康侯闻言僵硬的面色再次沉聚上怒意,额头青筋跳了跳,死死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从书卷中抬起头,问道,“哥哥早就知道他们今晚要来,是否都安排好了?”

“王爷!王妃!”谢墨含对马车一礼,又看了秦铮一眼,温和地喊了一声,“秦铮兄!”

“敬重?只要不气死我就成了!”英亲王摇摇头。

“王财,你可还有什么话不曾交代完?”皇帝又问王财。

“还是别了!您身份尊贵,哪里有必要操这小心。还是让侄儿的人看着吧!”秦铮话落,不等皇帝开口,对外面道,“将这两个人带下去,好好看管!”

“就你这般样子!还想早日大婚?做梦吧!”皇帝显然是动了肝火。

那时候的秦铮,是丝毫也没留有余地在逼婚。

英亲王暗暗觉得,这件事情真要查个水落石出的话,怕是真会卷起京城动荡,朝局动荡。但若是不查,这等要害她王妃刺杀他儿子的隐患,他自然是决计不允许存在继续姑息的。

“法佛寺僧人的僧衣,也都是有规制的。无忘是戒律院的首席大师,他的僧袍自然是和别人不同的。”普云大师道,“我和主持虽然一样都穿着僧袍,颜色一样,但你们若是凑近细看,也会发现,我们的僧袍也是不同。”

燕岚无奈地对谢芳华呶呶嘴,不说话了。

朝臣们对看一眼,都齐齐垂下头,跟随秦钰去了议事殿。

秦钰目光随意地扫了一眼,见城内的百姓们都看着他,各种目光都有,他收回视线,目光落在了哭得肝肠寸断上气不接下气的柳太妃和沈太妃的身上,面色发沉,“到底是哪个奴才在两位太妃的面前嚼了舌头根子?让两位太妃不明所以,不问情由,便来当街拦截朕公然质问?”

“一个人叫玉言宸,一个人叫齐言轻。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秦铮冷哼一声,“一个是北齐的小国舅,一个是北齐的二皇子。”

谢芳华失笑,拉着他往谢云澜府邸走去。

“你和李沐清从小相识,交情不错。你虽然嘴上从来不承认,但是也不想他有事是不是?”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尽力救他吧!”

秦铮面色顿时绷紧。

秦铮顿时恼怒,“谢芳华,你这是什么话!”

谢芳华抿唇,言宸因为救她姑姑,赶去北齐,他一句话,他半途中费尽辛苦,掩护住了被永康侯府和皇帝双管齐下拦截的燕亭,到了北齐后,顶着玉贵妃的怒火之下,救回了她姑姑的性命,如今回来,因为临汾镇李猛之事,她为了牵制秦钰,他快马加鞭赶回来,几日夜不休息,累死了几匹马,到了临汾镇,从秦钰手中夺下了那个孩子,昨日夜间发生的事儿,今日他也不过才能休息而已。她怎么能狠心且忍心地再将他叫起来?

身后的小童似乎也惊了个够呛,听见二公子传话,连忙看向英亲王妃,见英亲王妃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没有反对,他立即取了银票,数够一百两,上前递给了钱班主。

燕亭待英亲王妃走远,忽然一个高蹦到谢芳华身边,伸手去抬她下巴,“抬起头来,让本小侯好好看看,你哪里得了秦铮兄的眼了?竟然让他破例收贴身婢女了。”

作者有话:若是说云山啊,我居住的地方有点儿像。日日生活在仙境里,对面大爷大妈分不清,不用爬山都走在雾里,穿件宽松的衣服,披个披肩的话,就感觉长袖飘飘,仙风道骨的。其实,生活在仙界,我想说,还是比较辛苦的……

要说男人打女人,确实寻常处处可见。但正因为秦铮从来不近女人,哪怕是左相府的卢小姐对他围追堵截多年,他除了厌恶不喜外,也没动过手。这回据说忠勇侯府小姐是他在灵雀台逼婚求来的,皇上不准,他和皇上都闹翻了脸。

平阳

“就算他是皇上的人又如何?”秦铮笑了一声,“我住去他的府邸,他不敢动我不是吗?”话落,又看向她,“忠勇侯府一日不倒,他也不敢对忠勇侯府如何不是吗?”话落,他眸光隐着深深算计地道,“正好也说说我和你险些被毒蝎子所咬的事儿。”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