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第27章:神超形越

贝加尔湖 作者: 羽飞仙

“现在也只是工作。”蓝弦肯定的回答着,她的人生和莫庭牵扯后,就不再是她想如何便如何……

“蓝弦,你今天是什么意思?”那么明显的,把他当成炫耀的平台,这真是蓝弦吗?

……装孙子、摆架子,两者考验的都是演技,在这个圈子里,没有人不要演戏——颜末

蓝弦心中暗笑沐菲白痴,同时大方的去抽原本该死沐菲要受的惩罚——唱融柳的歌。“既然如此,大家都准备一下,我想不需要我提醒各位注意事项了,等主持人的开场舞跳完后,你们就一次出场,希望大家有个好的表现,更希望人们的电视剧大卖。”王姐官方的道,说完便把众人交给工作人员。

给读者的话:

之前的位置安排是蓝弦走在中间,绽放两位设计师陪着她一左一右往t台中央走去,现在换成了kar大师亲上,没有任何怀疑,肯定是蓝弦与karl走前面。

如果这是你想的,我会做到。

三个月的期限,他忍了……

莫庭的退让在蓝弦的意料之中,毕竟连宴会上,她拿莫庭的身份去炫耀,莫庭都忍了,这三个月之期,又怎么不会不同意呢。

不过不得不说颜末这个男人的确有谋杀胶片的实力,这长相、这身材不比天皇巨星差,以前蓝弦曾与颜末有过接触,清楚的明白那个男人外表的魅力,当然也更加明白这个看似优贵气的颜末本就质就是一个痞子的事实。

蓝弦按着剧主人物的需要一身紫衣长裙,清冷高贵的走了出来,引来众人一片喝彩。

“蓝弦小姐,初入大荧幕就能与墨天王搭戏,不知你有什么感想?”

在得知自己心中这个想法时,在察觉融柳的身影变淡时,墨云天逃也似的飞到了英国,想要把一切都抛下,可却不想越陷越深了……

也就是说风子秘书和他身后着军装的同志都听到了莫庭气急败坏的话,风子秘书努力克制自己不笑场,而身后的人都是部队出来的,那专业素质也是过硬的,顶多就是脸胀红一下。

“a军区的人。”莫庭的脸色依旧不好,但在“外人”面前,他的风度还是不错的。

“不是吧?莫蓝恋是真的?”

“不知道?”

“蓝弦,你和莫总是什么关系呢?”

“你好,不知你是?”蓝弦客气的笑着,语气中有着隐隐的俱意,对方身上很明显就有黑色会的气息,蓝弦即使不怕也得装出害怕的样子。

“好,我出去。”莫庭优转身,人却是站在房间里,从浴室里可以将莫庭的身影看得清清楚楚。

他也终于明白蓝弦要他出去的意思了,面对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他要是还能坐乱不怀,那就怪了……

“莫庭,如果以后,你发现我有事隐瞒你,你会不会生气。”靠在莫庭的怀里,熟悉的气息,温暖的怀抱,让蓝弦有一种昏昏玉睡的感觉,心里也忍不住多想了起来……

一直站在人群外的墨云天上前:“莫总,蓝弦是我们剧组的工作人员,我们必须保护她的隐私,如果你与她有约,麻烦你电话给她,她的住处我们不方便透露。”

无论墨云天对她抱着怎样的心态,蓝弦都没有兴趣玩他玩所谓的爱情游戏。

而t台上的模特厅在莫庭走近的那一刻也是眼前一亮,模特们对于有钱人可是相当的敏感的,莫庭一出来她们就怀疑了,可却不敢认,走到面前她们终于可以肯定了。

心里一怒,蓝弦一个用力推开了莫庭,手忙脚乱的扣好自己的衣服,条件反射的回答着:

很明显,说话的是一位女士,她不惊艳于蓝弦的美,她惊艳夏绿的美。

可蓝弦呢?在保镖的护卫下,那些记者根本近不了她的身,蓝弦一路畅通无阻,根本不将这些记者放在眼里……

两中声音在脑中不停的交错着,蓝弦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

“你是……”莫庭肯定的说着,同时惩罚的一用力,咬住了蓝弦的耳朵。

原本以为一个艺人她堂堂沐大小姐去追肯定很快就能搞定,可是还没开始追她就知道墨云天身世不凡,不是她一个小小沐氏集团可以比拟的。

此时,墨云天正一步一步朝蓝弦与沐菲所在走来。

主角不来。减戏吧。

这本来是第二集的情节,可是导演却把她提前了,蓝弦有点莫名的其妙的看着导演与制片人。

回去的路上,蓝弦一路沉默,脸色微沉,莫庭看着蓝弦的样子,一阵的心疼,安慰的话说不出来……

蓝弦,她没事吧?

蓝弦说的没有错,虽然,虽然莫庭很肯定蓝弦的动作青涩的没有技巧可以,但不得不说同样风情无恨,因为他已经渐渐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了。

混蛋!

要知道,亚州的艺人混国际市场时,最吃亏地方的就是英了,实际上主办法,还配了翻译,刚刚要不是蓝弦开口快,翻译就上前了……

“好大的胆子,你不怕小偷吗?”暖香惜玉在怀,莫庭有点心猿意马了,好久没有抱蓝弦了,很想很想……

“你在吃醋?”蓝弦笑问。

“蓝弦,以后不要推开我。”

拿起电话,想拨个电话安慰一下蓝弦,可按出通讯录却是发现他没有蓝弦的电话。

莫庭的装扮则是简单了许多,一身黑色的与这白色旗袍相衬的中山装。同样是中国风。

紧接着,就看到沐菲穿着一身黑色的吊带礼服裙,优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邵阳和颜末在纠结时,白雪却是春风得意了,他终于如愿意以偿,从厕所旁边的办公室,搬到二十八楼了,在星娱经纪人中的地位仅次于颜末了。

有,有也不给你……

刘哥和李姐两人看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有着非参加今晚庆功宴不可的决心……我以为那是上帝给我开的窗,原来是我眼睛花了,那根本不是什么窗,只是画在墙上一幅画罢了——蓝弦

等到蓝弦试镜时,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而蓝弦玩了两个小时的超级玛丽,继续停在第三关。

蓝弦依旧摇头。“白雪,演戏才是我的想要的,一旦观众认为我是歌星,我演的再好也不会有人欣赏我的演技,唱而优则演我不排挤,但我更喜欢演而优则唱。

“上位有压力,要求赶紧的结束融柳的事情带来的影响,三天后报纸估计不会再报导融柳的事情了,明被天你就会发现融柳的报道减少了。”白雪无所谓的耸耸肩,对于这样的情况习以为常。

白雪坐在办公室里,电话是接过一波又一波,蓝弦在办公室足足等了他一个小时之久,白雪硬是没空理她半句。

“蓝弦?出了什么事了?你别吓我?”白雪一听,全身一个机灵。

蓝弦不是融柳,融柳代言r&m集团时在这个圈子已有了不错的根基,甚至在国际上也是颇有盛名,r&m集团的代言对于融柳来说是锦上添花。

融柳的第二反应是,不知她死了,她那贪财的经纪人会不会哭,少了她这棵摇钱树,她拿什么钱去养一个营的小白脸呀……

如果只有蓝弦回来,莫庭肯定会耐心的解释,可现在……

给读者的话:

“蓝弦,对不起,那些虫子我检查过的,而且你脸上也有药,我也不知怎么一回事,要不你先喝口水,漱一下口吧。”道具一脸尴尬的递上一瓶水,他也不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一回事……

和《神之子》剧组请了半天的假,蓝弦与白雪带着邀请函来到了翡翠名门大酒店,而这里有他们要拜访的对像。

就这样,蓝弦在日本闹的万分嚣张,又同样高调的离开了日本。

“总裁?”风子秘书小心意意的确定到,总裁没事吧?

拿来的奖,被收回,这多打脸呀,以后还让不让人混呀?

“蓝弦,这就是你口中的亲如姐妹吗?她们说你虚伪、做作,她们说你不配合团队活动,说不大牌、欺负队员?”

停好车子,蓝弦在疗养院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莫放居住的小别墅,小别墅依旧是纯粹的白色,踏入这里,让人不自觉的放缓脚步,让人不自觉的心情愉悦。

可走近,才发现,莫庭衬衫上面三粒扣子全部解开了,露出了漂亮的锁骨,阳光下,白皙的肌肤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泛着诱人的光泽,虽有几分瘦弱,但那斜靠在椅子上的慵懒姿势,却昭显着无限的风情……

他就是r&m集团的总裁莫庭。

蓝弦配合的点头。

这手段,也太小儿科了,她拍的电影里,这样的情节老出现,用来考验他们年轻人的耐心什么的……

莫庭对从政一直就没兴趣,如此只能找个媳妇从政了,看蓝弦在日本的应对,莫老爷子觉得蓝弦绝对是一个可造之材,好好培养,日后与莫庭一政一商,完美的契合呀……

“墨天王,你的温柔为什么不是对我……”剧组小妹站在后面,看着一身黑衣,古代皇族打扮的墨云天,和一身白衣出尘脱俗的蓝弦,一脸的怨念……

“专心工作吧。”白雪拍了拍剧组小妹的肩膀,然后一脸得瑟的跟在蓝弦的身后。

莫庭熟门熟路的将车杀入停车场,拿着自己偷偷备份的钥匙上去了,这个时候蓝弦应该是不家的……莫庭没有等到的蓝弦怀孕,反而是等到了蓝弦,获得国际金棕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的消息。

哪知莫庭突然伸出右手在蓝弦面前晃了晃:“没关系,我带了……”

莫庭没折,乖乖地在玄关处将鞋换上,穿着不怎么习惯的拖鞋,踏入蓝弦的家。

“哦……上帝呀,boss大人,你能不能晚一点,就算法国人不喜欢加班,可是我喜欢呀……”摄影师看到莫庭的身影,一脸的郁闷。

“boss收回你的眼珠了,人都走了,看不到了。”摄影师一脸不客气说着,嘴巴里嘟囔着什么,莫庭没有听清在,他也没有听的打算……

说实在的,蓝弦还是蛮怕她去一次医院,被记者发现写成:蓝弦疑似有孕,孩子的父亲拒不承认!

尤其是墨云天看蓝弦的眼神让莫庭实在不喜欢,蓝弦可是他莫庭声明了的所有物,墨云天有什么资格用那种纠结的眼神看蓝弦。

手机书城穿越频道,有阿彩的专题推荐,顺手的卿卿们去看看吧,签个到、留个言、收个藏,拜托了……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而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蓝弦

有点单薄但却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韵味,只一个侧身也足够吸引人,这种感觉墨云天只在融柳身上看到,那个无时无刻360度完美的女人……

墨云天的经纪人连忙上前替墨天王解答:

“最佳新人奖是怎么一回事?”

“大少,你找我?”电话那头,被莫庭称为杨叔的人,依旧身着军装,在桌案上看着件,他就是那天给莫老爷子汇报情况的人。

沐菲第一个镜头拍的实在不怎么样的说……

不就是借着墨天王红了没,凭什么抢她的戏。

主委会和主办法,一个个莫名的看着台上一幕,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台上两个女人闹了起来……

而这一次r&m集团居然找蓝弦?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蓝弦,这实在是诡异……

“爷爷听到一定会高兴死的。”边说边推天竹门。

“影,据说这把就是用世上唯一一块千年玄铁打造的长剑,墨。”说完,便从那破旧的鞘里面抽出了影眼前这把,漆黑如墨,却隐闪寒光的宝剑,隐隐还能听到它嗡嗡的声响,玄铁宝剑墨,果然名不虚传。

左盼右等,终于在年夜饭的前一天,幽韵琦盼到了她爷爷传来的消息,东西到手了。

后悔,从未有过的后悔,他居然看不见蒙尘的明珠,就那样与明珠错失,并且将明珠亲手送给了他的皇兄,当他知道是那个女子让皇兄重新站起来时,他恨,他从未如此憎恨自己的愚蠢,这就是他与皇兄的差距吗?他看不清那人的重要性,所以,他注定惨败吗?

他该明白的,他与母妃对于父皇来说只是一个玩具、一个皇权下的牺牲品,母妃是用来牵制皇后用的,而他则是用来激励皇兄更加出色的棋子,当父皇有能力去消除皇后的势力时,当他的皇兄能够独当一面时,他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他背负着如此的罪名死去,他的母妃还能活着吗?

轩辕晗一脸你很笨的样子看着闻人靖暄。“以他们对我的了解,他们要做的事,我定猜不到。”

婉如,再见,再见,泪迷了知心的眼睛。

知心,不论如何,我都会把你从过去找回,那个吟诗浅笑,那个悠然自得的才是你,我真的不希望你像在青州那样噙着一抹自欺欺人的笑无欲无求的过着日子。

宇定北欲上前,却被影挡住了:“闻人大人,去而复返,为何?”

……出城了,城门还有接应的人马,比这安全多了。

知心扶着轩辕晗一路小心意意的避开着沿路探查的官兵,慢慢的往城门口走去,一路行来,虽然有轩辕晗在一旁提点如何躲避盘查,但知心还是紧张的混身是汗。

“还不快去。”天生的威严,让那门房吓的屁股尿流。

“本王没事,知儿你冷不冷,怎么才穿这么一点,怎么这么不懂照顾自己呀,虽然现在已是春季,但天气还是很寒的。”看着冷的发白的秦知心,轩加晗心疼道。

“可你……”也抗不住呀。

儿子?现在在皇后的眼中,那个人不是她的儿子,而是阻碍司徒家族得到更大的权势与荣耀的绊脚石。

知心现在的生活非常充实,每日吃了早饭便散步到轩辕晗的院子,陪他聊聊天,轩辕晗的腿保养的极好,即使三年没有下过地,但肌肉却没有萎缩,知心有一次无心的说着,还好你的腿上的肌肉没有萎缩,不然的话,那就永远没有站起来的希望了。这话原本不没奢望轩辕晗回答的,哪知轩辕晗却答了。

“退下”在房间里的轩辕晗虽然很是奇怪,秦知心怎么会在这近半夜的时候找他,但他还是迅速的调整了,把向他汇报情况的影挥退了下去,自己也立马装作睡着的样子。

“爱妃可来了,娘正在等你呢?”娘?是的,轩辕晗就在刚刚那么短暂的几分钟成功的攻下了秦夫人的心,他也跟着知心叫秦夫人娘了。

“没事,知儿是看到娘高兴。”狠狠的瞪了轩辕晗一眼,知心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轩辕晗用这么暧昧的举动,但一切好像很自然似的。

“怎么了,知儿?”秦夫人吓了一跳,这声音?很痛苦,这发生了什么事呀。

“恐怕已是深陷进去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暄儿他……

“对不起,靖暄,我真的没办法去。”别看眼,不看眼前的闻人靖暄带着乞求的眼神。

“伤还没好,少说话。”知心看到躺在被子里的轩辕晗脸上那不正常的红晕,立马上前查看。

知心一直认真而专注的做着这些,此时的她只把自己当成医者,小心意意的处理着伤口。

大殿上,皇上狠狠的丢掉手中的奏折,益州,居然是益州,在他的太子刚到益州的第三天居然传来益州发瘟疫的消息。

众大臣都明白,太子是司徒老将军的外孙,司徒大将军肯定是很关心他的安危的,此时,太子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靖暄,你不觉得奇怪吗?益州真的是发瘟疫了吗?”眼神,直直的看向闻人靖暄,不容他躲避。

待吴管家出去后,轩辕晗静静的从窗个看着外面的星空,五皇弟,你以为我这三年什么都没做只能任你打压吗?我亲爱的五皇弟,等我能够行走的那一天,便是你付了代价的那一天。轩辕晗紧握双拳,残腿一仇不得不报。

“是,是,太子爷,那……”郑国公早已没了刚刚在满情楼的嚣张与得意了,小心意意的问着,虽然他是权臣,但是他也是皇上的臣子,轩辕晗虽是他的孙女婿,但摆在前面的是太子的身份呀,这个时候他纵是权势再大,也做不了什么,孙女嫁人了,就是人家的人了,自己的孙女出了这事,还不是轩辕晗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这丫头”此时的知心只以为这个小依只是为了能出去玩而高兴,却不知这单纯的小依竟是晗王爷安插在相府的人,阴差阳错之间被秦夫人挑来给知心当陪嫁丫鬟了。

“姐姐,记得,一定要来看我呀。”

“闭嘴”韵琦现在可没空理他,她现在要关心影的情况,影的进步太大了,让她惊喜不已。

“幽韵琦,你会后悔的。”临行前不忘放一句狠话,他今天在这里丢的脸可大了。

“爷爷,我……”郑怜心像是突然清醒了一般,看着这情景吓的大叫,赶紧扯着这被子往自己身上裹,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想到这里,更是悲伤,一个月前,那匆匆一见,竟然是母女间最后一次见面,如果,如果早知道,她一定会努力留下母亲,或者多陪母亲一伙,可现在,现在一切都晚了,她再也找不到,找不到那个满脸慈爱的满是骄傲的看着自己的人了,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三天前,突然传来岳母的死讯,我很是奇怪,于是便派人从二十三天前查起,发现当天五皇弟去了一趟秦府,五皇弟走后,秦府便传出岳母病重的消息,三天前五皇弟又去了一趟秦府,当天下午便又传出岳母去世的消息。”轩辕晗不是故意误导秦知心的,他知道定是因为秦夫知到了什么,秦夫人可能为了他们,想要出来报信,五皇弟他们怕自己做的事情泄露出去,才杀秦夫人灭口的,人绝对是五皇弟与秦相杀的,只不过,事情的起因起是因为他轩辕晗而已,轩辕晗不敢说,他怕说了,知心会无法原谅他,秦夫人在知心心中的地位有多重,他比谁都清楚,那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年轻人,确实不错,心思细腻,大胆敢想呀。”影此话一出,幽冥手就明白,这个年轻人猜出了些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呀?”恩什么恩呀,不会回她一句吗,生气,她生气了。

断崖其实是一座很矮,而且风景不错的小山,之所以命名为断崖是因为这山的背面是一处深崖,至于那崖有多深呢?没人知道,因为那崖下终于烟雾笼罩,从崖上根本看不清,那崖有多深,当然,还是有一部分的人知道这崖有多深的,不过,他们一起都在崖底做伴了,没法上来说了。

“咦,它走了耶……”其实秦知心是想问,等伙他们下时了,怎么回去呀,马走了耶,光靠那两个轮子,那车走不了吧。

“闻人宰相,以你刚刚的话,朕可以摘了你的脑袋,但念在知心的份上,朕就不与闻人宰相计较,闻人宰相退下吧。”

“除了皇家,你的生命中还有其他的。”比如影,比如她。

老泪纵横的说着“爷,您总算回来了。”

“你娘待你也很好呀。”在知心的印象中,二娘待婉如比待弟弟还要好些吧。

“选择我?如果不是我处心积虑,他又怎么会选择我。”

“姐姐,你也一样,要幸福呀。”婉如露出了真心的笑,这是第一次,她们姐妹二个如此温馨的相处。“平身”皇上的声音还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恍惚。

轩辕曦与婉如起身后,就静静的站在轩辕晗的身后,即使是兄弟也是君臣有别,他是太子。

“不是秦知心,怎么可能呢?明明一模一样呀,儿臣有见过秦知心。”

接下来的,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话题总是若有似无的围着宇定南打转,宇定非正在生气,他没心情掺和,影,则像个局外人一般,坐在那里看着众人侃侃而谈。

“养好精神,晚上行动。”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