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第16章:点纸画字

贝加尔湖 作者: 羽飞仙

听了唐风的话,唐梅觉得有道歉,点了点头,随即拿出手机打给陶诗敏:“喂,那件事我答应你,不过我要足够的人手给我们,而且我现在要看到定金,必须先打两千万进我们的账户,事成后,在给我们剩下的。”

说着,容析元一把拽住了尤歌的胳膊,拖着她往卧室走去。虽然看似是嫌弃的口吻,这他眼里却是含着几分溺爱和纵容,此刻他更像个家长在监督小孩。

有了工作,尤歌便有了一定的底气,更何况这是在宝瑞上班,她的心有了一种归属感和前所未有的积极。尽管只是一个营业员,但尤歌也非常重视这工作,从宝瑞的底层开始了解整个公司,这样比一开始就坐在最高处,更适合她。

尤歌望望容析元,见他点头,她也就乖乖跟着郑皓月过去了。

眼前的年轻男子五官清秀,气质儒,最可贵的是他眼神清澈如孩童般纯净。

寂静的病房,郑皓月低下了她高傲的头……

这一声晚安,其实承接的是希望明早醒来时还能平静甜蜜地说声早安。

容析元喝完一碗汤,夹了几口菜,当看到大米饭时,容析元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翎姐体察入微,注意到了容析元的这个神情变化,不由得关切地问:“怎么啦?”

“尤歌,你想想,如果我们假设劫走容析元的人其实是某个在暗中关注关心着他的人,这个人对他的感情必须是不亚于你的,却又是不方便露面被人知道的……那么,谁符合这个条件?”

尤歌接到电话之后脸上浮现出丝丝失落,但还是笑着说:“好吧,你先忙,我们在海上等你。”

尤歌甩甩头,眼中波澜渐渐平息,果真不再问了,两人又继续逗着小狗狗们。

霍骏琰心里暗暗较劲,唐虞梅太狡猾了,刚才他半真半假的话就是为了让唐虞梅露出破绽,谁知道她竟这么强悍,硬是忍得住不开口。而他无奈的是,他口中那两个雇佣兵,实际上在前年便死了,家中只留下妻儿,他是从这两个雇佣兵的妻子嘴里得到一点线索,但人死无对证,这不能成为令唐虞梅入罪的铁证,所以他只能抱着一线希望借此试探唐虞梅,可她却不上当。

楼下,尤歌和郑皓月聊了一会儿,就跟平常一样的,没有特别的异常之处,可这样的平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现象。

合格的奶爸?这几个字,果然让容析元眼睛一亮,涌起了雄心壮志。

“哎呀,璇宝贝,我的眼镜!”

“好啦宝贝,起来让干妈看看你有没有尿尿……”龙晓晓正笑着,忽地,她脸色一变,下一秒,猛地尖叫起来……

“尤歌,小心这家伙对你乱放电。”许炎在尤歌耳边轻声说。

“……”

赫枫就是看着不舒服,明明这俩孩子是容析元的,可还有个许炎在这里,跟尤歌俨然像一家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许炎才是孩子的爹呢。

翎姐穿着薄薄的睡衣,正好贴着肚子,一眼就能看见是隆起的,腰也变粗了,胸部明显也比以前更加丰满……这些迹象表明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柔韧而坚强,这就是尤歌的特质,她不是那种尖锐的性格,但她也从未对困难低头和退缩。在容析元出事的时候,尤歌很明确自己不能失去这个男人,而现在,他被人劫走,她再一次地肯定,就算他是植物人,她也不要跟他分开!

“没事,小孩子哪有不顽皮的。”容析元一副溺爱的表情,还对着手机屏幕冲璇宝贝招手。

其实尤歌的游泳衣不是很暴露的,只不过因为她天生皮肤白皙,身材又火辣,即使不穿比基尼,就这普通的游泳衣,一样能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

“咳咳……只有这一件,你穿吧。行了行,别啰嗦,下去玩吧。”许炎推着尤歌的后背,跟她一起泡浸在海水里。

她眼里的关切,就像那夜空中闪亮的星光,能照亮他的整颗心。

他每次都说是公事,可尤歌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样的公事是会使得人做出如此怪异的行为。

尤歌一脸愤懑,举起手里那透明的塑胶:“这个t为什么会有针孔?”

没有了小雨伞,容析元简直如鱼得水。很快,这屋子里就响起了动人的娇喘,一章原始的晨曲,为这个清爽的早晨增添了生机和活力。

忍耐是有限度的,面对如此的语言攻击,已经不是讽刺那么简单,分明是想找骂!

...只是凭着过人的敏锐触觉,李大勇动用了各种关系和人脉,最终查到了何碧翎的身份以及那位妇产科医生,紧跟着,一段豪门惊天秘闻就这么登上了头条,几小时之内就在社交圈被刷屏了……

容析元半眯的眸子里,墨色更浓了:“好,我知道了,这件事你暂时不要跟任何人讲。记住,是任何人。”

在何碧翎下,容析元第一次进了何家的大宅,被何家以“自己人”的身份邀请过去。何碧翎等这一天等了太久,想象着假如一会儿容析元提出要娶她,她该不该马上就答应呢?他会不会连戒指都买好了?

命运太捉弄人,她和他,注定这辈子都难以清账了。

不知谁先吻上谁,排山倒海的思念在爆发,这车里的气温都好像越来越高,前边的四个男人很自觉,一个都没回头……

别看这家伙昨晚释放过了,可对这个憋了近一个月的男人来说确实还没彻底尽兴,只可惜现在尤歌不方便,他只能先尝尝甜头,不能畅快淋漓的,需要忍几天才行。

容析元笑得有点邪魅:“就是xing生活不和谐,是导致很多夫妻离婚的主要因素,所以我们跟那些比比,难道不觉得很xxing福吗?”

尤歌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慢慢攥紧收拢,娇俏的脸蛋上笑意不减:“好啊,这才是我们应该有的专业的态度。”

一句“我的女人”,可谓是语惊四座,毫不意外地受到了震撼效果!

照片上,容析元抱着的人是谁?是郑皓月吗?瑞麟山庄现在是郑皓月独占,除了她还能是谁?看看照片上的拍摄日期,赫然正是三天前!

尤歌软软的声音里隐约透着一股伤感与落寞,容析元不由得心头一颤,低头在她发际轻轻亲了一下:“或许半个月,或许一个月两个月……”

以为这回可以平安无事了吧,偏偏她脑壳里那根金属又变成了死神的武器,要将她的命夺走……

一来就看到了一幕令人惊诧的画面……

是啊,严格说起来,许炎只是尤歌的朋友,但跟容析元一直都是情敌,凭什么他要帮忙?朋友之间的帮助,也是有限度的,像这样的情况,许炎完全没理由要挺身而出,他应该置身事外。

原本是计划跟霍骏琰一起去,可现在看来,兴许计划要发生变动了。

有保镖,有电脑高手,家里还有人照顾宝宝,尤歌终于可以去澳门实施营救计划了。

此时此刻,尤歌、沈兆、佟槿,以及家里两个保镖,一起到了澳门,去酒店把行李放好,在天色刚黑的时候,立刻赶去了唐虞梅的别墅。趁夜色,先探探底,看看别墅的保安情况,然后才能考虑救人。

容析元公私分明,不会因为尤歌是自己的老婆就徇私,好在尤歌的能力摆在那里,她当了代理店长,有人不服气,质疑,但也有些新人支持尤歌,觉得公司这一决定,让新人看到了希望。

“你……”尤歌鼓着腮,愤懑地瞪他……

容析元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复杂之极,但他却不想收回自己说的话。他是真的想看看,蜕变后的尤歌,究竟还有什么令人惊叹的地方?

容析元沉静的墨眸倏地迸出寒芒,眼底一丝愕然掠过,但很快就恢复常态。

多么痛的领悟啊,如果不是到今天,她可能还沉浸在三个月中与他相处得好像是一对的幻觉中。

有一次赫枫来家里看望孕妇,见到的就是容析元穿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还将水果切好了喂进尤歌嘴里,不得不让人咋舌,是什么力量让一个强势无匹的男人变成妻奴了?

“她是第一次来隆青市,怎么可能跟你见过?老兄,你搭讪的方式太过时了,下次换新的招。”男人毫不客气地嘲弄。

许炎是尤歌的医生,她的脑伤就是他治好的。这次与尤歌一起回到家乡,他也暂时留下来不走了,美其名曰是要好好体验一番家乡的美景,实际上,只怕是不放心他的病人吧。

确实许炎今晚很耀眼,比平时更加富有魅力,单扣的西装款式能很好地体现出他结实的胸肌,里边的衬衣开了三颗钮子,刚好能看见他戴在脖子上的……蒂芙尼青金石玫瑰金钻石项链。

“许炎,你还不了解我吗?裙子虽然好看,但它不该属于我,我还是穿我现在身上的就可以了。”尤歌的眼神坚定,没有因为这条裙子而蒙蔽心智,她的处境,她最清楚,她不想为了虚荣为穿上。

“汪汪汪……汪汪!”香香骄傲地昂着头,小脑袋在尤歌脖子蹭蹭,很是得意。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